《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34章 病床前的对话

江之寒看着那翻开的血肉,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坐在前面的司机师傅忽然开口说道:“座位下面的箱子里,正好有些止血纱布,我在药房领了,替人带的。”

江之寒把林墨轻轻放下,低下头,一眼就看到了那盒子,有几分手忙脚乱的打开来,里面一边装着些消炎感冒药,另外一边正是止血纱布和棉签。他三下两下撕下一大块,压在林墨的伤口上,在外面固定了。一会儿的功夫,那纱布似乎也隐隐有了些红色。江之寒咬咬牙,在外面又包了一层,把短袖放下去,手按住伤口,想加一些压力,把血流止住。

应该没事吧?江之寒心里安慰自己。他叫了林墨两声,女孩儿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好像是在回答他。

江之寒柔声说:“林墨……林墨……不会有事的,嗯……血已经止住了,不会有事的,啊!”他一边语无伦次的安慰着她,一边从林墨的裤兜里摸出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一看,居然有了两格的信号。

江之寒问司机,“师傅,你们这里有110报警电话吗?”

司机倒是镇定下来,答道:“我们这小地方,哪来什么110啊?”

江之寒催促道:“你开的再快一些”,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尽量简洁的说:“小顾,我现在正从小翠湖往霍庄赶,被人追杀,有生命危险。林墨负了不轻的伤,我不知道对方还有些什么人,有没有警察护着。现在我得先去医院,你帮我联系一下霍庄的警察,尽快帮我找到能保障安全的人。有消息回我的电话。”

小顾很冷静,只是简短的说了声好,你等我的消息。江之寒放了电话,第二个拨给周龙山,“周哥,有一群人在追杀我,我现在正从小翠湖往霍庄赶,应该是当阳那边的家伙……”

周龙山打断他,叫道:“我昨天晚上已经让小王小黄退了机票,回霍庄去接你。他们……他们这个时间应该在那里了。他们没有手机,要是可能的话,你先开到你住的旅馆处,看看他们在不在那里。”

江之寒放下电话,心里叹了口气,周龙山比他的斗争经验却是丰富的多。如果小王和小黄已经到了霍庄,自己只要进了城,便安全了很多。他心稍稍的安定下来,在两排座位之间跪下来,握着林墨的右手,他在她耳边温柔的说:“乖,没事了……我们就要到了,你可要坚持住啊……”

在心里,江之寒发誓说,林墨,林墨,我告诉过你,你是我生活的坐标,我不会让你沉没的,我不会允许你沉没的……永远也不会。

※※※

江之寒坐在急救室外面的座位上,鼻子里全是消毒水的味道。他抬头四顾,只觉得四周的墙壁都卡白卡白的,缺少着生气。

小王站在他身边,小黄则警惕的守在楼梯口。二十几分钟后,顾望山联系到的人出现了,一身便装,中等个头,自我介绍叫封项,是这里刑警队的队长。

江之寒已经冷静下来,他和封项握了握手,道:“封队长,我只有两个要求。一,保证这里的安全。对方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挥刀杀人,是穷凶极恶之徒。二,如果可能的话,现在就开始抓捕。我砍翻了两三个家伙,应该伤势不轻,他们一定会送医院的。还有那辆面包车,我记得最后三位数是778。”

封项说:“警备区的同志已经在往这边赶了,我手下的人会在这里守着。你放心,他们是配了枪的。抓捕的事,我来负责,现在就开始。你……就请专心养伤。”

江之寒点头,“大恩不言谢,我会记在心里的……”

封项说:“你言重了。”敬了个礼,招手叫来一个年轻人,介绍道,“小李在这边负责,这是江先生,急诊室里还有一位林小姐,你必须保证他们的绝对安全。等会儿病房外给我安排专人看着,医院门口也要有人,随时和我联系。”

封队长很有些雷厉风行的特质,几句话吩咐完,也不多话,腾腾腾的下楼去了。即使没有上边的人打招呼,这样的案件在这个小地方也是罕见的恶性案件,他当然要急着去解决。

小王劝道:“江总,你……也进去包扎一下吧?”

江之寒摇头拒绝道:“不过是骨头断了两根,早点晚点儿没什么区别。等到林墨处理完了,我再去不迟。”

※※※

龙泉医学院附属一院是军队系统的医院,院长是挂大校头衔的。龙泉的人都称它为附一院,是市里面设备,医生,和护士配备公认最好的医院。

昨天晚上,林墨在霍庄的医院做了紧急止血处理以后,江之寒只是简单的把肩部固定了一下,两人便被小顾的关系找来的车连夜转移到了附一院。今天下午,江之寒做了肩部碎骨的手术,而林墨因为失血不少,人还比较虚弱,两个人便共用了一间特护的病房。

夕阳透过窗帘照进宽敞的病房。江之寒略微动了动身子,麻醉的效果过去,手术的地方开始感到一阵阵的疼。虽然吃了止疼药,还是不能完全压住。

他慢慢坐起身子。病房里静悄悄的,手术以后为了不打扰他休息,他手下的小王小黄,连夜赶过来的橙子,舒兰,小顾,和温凝萃都没有呆在这里,各自回住处休息去了。

江之寒在床上调整了一下姿势,坐了半晌。夏日夕阳的光还有些强和硬,把他一边的脸照的通红,另一边却留在阴影里。

几米开外,林墨的声音传过来,“哥,才做了手术,不要乱动。”她也刚从昏昏沉沉的睡眠中醒过来。

回答她的,是江之寒下床的声音。

林墨嗔道:“你干什么?”

江之寒淡淡的说:“我没事儿。”把脚放进拖鞋里,踢踢踏踏的走过去,左手拉过一张椅子,坐在林墨病床旁边。

也许是因为失血的原因,林墨的脸蛋儿少了平时常有的一抹健康的淡淡的血色,显得有些苍白。她神情疲惫,大概还没从昨天的惊吓中恢复过来。再坚强镇定的十七岁女生,经过那样的变故,回头想去,一定是心有余悸吧。

江之寒俯看着林墨的脸,柔声说:“林墨……对不起。”

林墨展颜一笑,“你说什么呢?如果没有你的话,昨天我可跑不出来。”

江之寒抿嘴道:“没有我的话,你……根本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儿。”

林墨问:“是和橙子哥厂里那件事有关吗?”

江之寒回道:“嗯,那边不是骗了一千多万的货吗?在当阳的时候,我设法找到他们的仓库,找军队的朋友帮忙,把货给截回来了。我虽然想到他们可能不甘心,但以为自己只露了几分钟的面,一早就离了那里,到隔了一百多里的小翠湖,还在不同的省……没想到,我还是大意了,那些家伙居然一直追我追到了湖边……”

林墨柔声说:“是我不好。这次出来,你本来就是来工作的,是我一定要你带着我……”

听她说的真诚,江之寒心里的负疚感却是更重了。他痴痴的看着林墨巴掌大的脸,忽然觉得她很成熟很懂事,真的已是一个大姑娘。有很多话想要说,一时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林墨说:“老是看武侠小说,这一回,总算不是叶公好龙了。哥,你真的好厉害哟……”甜甜的给他一个笑容。

江之寒苦笑了一声,伸出左手,轻轻的握住林墨在床边的右手。

十指相扣,林墨的身子微微抖了一下。江之寒说:“林墨……我再也不会犯昨天的错误了。这一辈子,我一定,一定不会让你再受那样的惊吓……”

林墨抿嘴一笑,那美丽的红晕似乎又回到脸上,还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她看着江之寒,没有说话。在心里,她说,我愿意的。

真的,那是我愿意的。

两人握着手,在那里静静的对视着。过了一会儿,林墨垂下眼光,却没有松开手。

江之寒说:“不过,要是万一以后再要遇到这样的事情,我是说万一,你一定……一定不能像昨天那样做,知道吗?”把一定两个字说的重重的。

林墨抬起眼,“问你一个问题,要诚实的回答我。”

江之寒嗯了一声。

林墨说:“昨天我从车上下来,是不是帮了倒忙?”

平心而论,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林墨突然冲下来,虽然只阻了江之寒背后那人几秒钟的时间,但她的行动完全出乎那人的意料,让他一时有些失了方寸。趁着这空当,江之寒才能一招把他重伤。如果没有林墨那一下,江之寒背上受伤几乎是肯定的,带着伤要击退他,是相当不容易的一件事。

但江之寒恐怕这样说出口,小丫头以后会照章办事,那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正在犹豫的当口,林墨忽然绽开一丝笑容,然后那笑容就像一颗石子儿投进了小河,慢慢荡漾开来,化作一个开心的毫不掩饰的笑。

她说:“不用讲了,我知道答案了,你骗我也没有用。”

江之寒握着她的手,郑重的说:“有没有帮上忙,不是重要的,你知道吗?我是练过的,身上被多砍一刀,少砍一刀,没什么差别。可是你完全没有防御的能力,昨天要是他的刀再偏一些,你想过没有?……啊,那样的结局,不是你父母能承受的,也不是我能承受的。”

林墨点头,“我知道了。”

江之寒微微摇头,知道这丫头并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心里去。

看着近在咫尺的江之寒,林墨心里忽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一种怜爱的感觉,她在心里悄悄说,如果这世上,有人是我愿意用生命去换取的,爸爸妈妈算是两个,你……是第三个。

也许,以后还会有吧。但我可不希望那样的人太多。

我希望,你是那最后一个!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