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33章 舍生

十来分钟的功夫,江之寒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是否走对了方向,忽然听到林墨轻轻的叫了一声。他回过头,急切的问:“怎么了?”

林墨疼的皱起了眉头,江之寒弯下腰,只见有一根带着刺的灌木枝干插进了她洁白的小腿里。

心里一疼,江之寒却知道现在不是啰嗦的时候,他柔声说:“忍住啊,林墨,我帮你拔出来。”手抓着露在外面的头,一使劲,带着一颗血珠,和哎呦的一声轻呼,把它拔了出来。

江之寒问:“带手绢了吗?”

林墨嗯了一声,递给他。

江之寒试一试,太短,抓起自己的短袖Tshirt,撕下一幅,草草的绑了一下。一低头,看见林墨穿着凉鞋的赤脚脚背已经划了好几道浅浅的血痕。

江之寒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侧耳倾听,好像听不到追兵悉悉索索的声音。一阵风吹过,树林间发出些许的声音。除此之外,好像再没什么动静。难道,我们摆脱了他们?

江之寒轻轻拍了拍林墨的小腿,示意她蹲下来。很自然的,他把她拥进怀里,轻声说:“林墨,对不起,把你带进这样的……哥一定会把你安全的带出去的。”

林墨伸出手,轻轻的捂住他的嘴。她摇摇头,刚才伏在背上流过泪的双眼还隐隐带着泪痕。

江之寒看着她的眼,就在二十公分之外,清澈,宁静,还带着些许的高兴。没错,好像就是高兴,她仿佛无声的在说,别说话,我愿意,我愿意和你同生共死。

江之寒不由自主的点头,我明白了,他用眼神告诉她。

忽然间,林墨伏在他耳边说:“你听……”

江之寒仔细的听了片刻,嘟……他捕捉到一声汽车的喇叭,距离似乎不那么远。

江之寒笑道:“你指的方向是对的,林墨,真了不起。”

林墨骄傲的笑了笑,“这应该是北边另一个停车场,是地图上标着的那个小一些的。”

江之寒说:“现在就往下走,可以吗?”

林墨使劲点点头,站了起来。

拉着她的手,一路劈开挡路的荆棘灌木,两人脚上腿上都被戳到,但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一点小小的疼痛,只是一味的往前赶。现在他们急切想找寻的,是人群,和汽车。

顺着汽车的声音,一路下行,越到后面,声音越响,慢慢的连人声也听的清晰。江之寒腰里插着把刀,左手牵着林墨的右手,右肩的疼痛似乎退却了好些。他在心底祈祷,希望这里没有人在拦截。

终于,拨开茂盛葱郁的草木,一个简易的停车场就在眼前。身后的林墨忽然痛叫了一声,江之寒转过头,问:“怎么了?”

林墨痛的坐在地上,“我……不注意踩到石子上,把脚崴了。”眼看胜利就在眼前,却出了意外。

江之寒蹲下身子,抓起她的脚踝看了看,安慰她说:“我们不需要走路了,别急啊……把手机拿出来,在看看有没有信号?”

过了片刻,林墨略有些失望的声音说:“没有。”

江之寒说:“你留在这里,我往前看看。”拉着她的手紧了紧,便放开了,往前潜行了几步,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观察的地方。他四处看了看,有七八辆车停在那里,视线搜索了一圈,除了三两个站着抽烟的司机,并没有什么行踪可疑的人。江之寒知道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刻,耽误几分钟,也许后面的追兵就到了。他心里想,这个停车场是比较偏僻的那个,对手估计不会想到他们绕来绕去到了这里。

江之寒回身招呼林墨,“林墨,跟我走。”一只手搀着她,有几分艰难的往前走。

两个人出了树林,都有些狼狈:身上粘着些黄叶,腿脚出有些划痕,衣服更是皱皱的,江之寒的Tshirt还被撕下来一幅,绑在林墨的小腿处。林墨一只脚踝红肿着,踩到地上一次就是一阵钻心的痛。

江之寒眼光扫过,停车场里的人都投过来惊讶的目光。他看准了一辆小面包车车,走过去,开门见山的说:“打个车回霍庄。”

那人眼光扫过江之寒腰间别着的刀,迟疑道:“我是等着接人的。”

江之寒打断他说:“500……”

那人啊了一声。

江之寒说:“到了地儿再给500,就去旅馆就好。”

话音刚落,停车场最边上停着的一辆面包车的门打开,里面跳出来三个人。

其中一人叫道:“操,应该就是他……小三儿,去叫黄哥他们,告诉他们人在小停车场。”

江之寒心里操了一声,希望这两人里没有刚才那样的高手吧。他现在右手等同被废,体力接近枯竭,手里抓着的是自己并不擅长的器械,还有不知道多少的追兵马上就会赶到。

江之寒已经没有退路,他拔出刀,对着前面的司机,“钥匙。”

那人哆嗦了一下,正要掏钥匙。那边两人已经冲了过来,嘴里叫道:“谁敢带他,我砍了他!”

江之寒一推车门,对林墨叫:“上车!”

左手持刀,不太听话的右手已经迅速插进那人摸钥匙的兜里,把车钥匙抓了过来,只来得及说了句,“不想死,你也可以上车。”回过头来,两个汉子舞着砍刀已经冲到了身前。

江之寒左手一挥,已经迎上第一个人的刀。

砰的一声,两刀相碰。江之寒往后退了一小步。还好,自己力量弱很多的左手比对手还是要强一些。他边挡便退,绕着那小货车慢慢的退到车头,采取的还是一向的策略,先分开两人,再一一击破。

忽然间,他听到林墨尖叫了一声,心里一紧,发现另一个人已经舍了他,绕到另一边的车门,好像要冲上去。

江之寒使出吃奶的力气,一刀把前面的这个家伙砍退,人已经绕过车头,冲了过去,只见另外一个汉子刀插在腰里,一只手已经强行打开了后座的车门,正要冲上去,不知道是不是意图把林墨拉下来当人质。

江之寒顾不得许多,一个滑步,人已经冲了过来。他连续劈了两刀,如果不是左手,加上体力去了八九分,那人仓促拔出的刀早已脱手。不过趁着他吃力招架的时候,江之寒瞅到个空儿,一脚踢在他膝盖骨上,那人哎呀一声,已经坐在了地上。

说时迟那时快,后面一人已经包抄过来。江之寒已经听到风声,但时间是现在他最大的敌人,只要刚才追他敌人再到一个强一点儿的,自己就没有半分机会。他故伎重演,往前斜冲了一小步,拼着自己背后被划上一刀,先解决前面这个快失去抵抗力的家伙。

感受到金属切入骨肉的声音,江之寒的刀已经切入对手的大腿血管,他全身力气撑在刀上,就地打个滚儿,想要尽量卸去砍在背上这一刀的力度。

忽然听到嘭的一声,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回头,只看见林墨不知何时赤手空拳从车上扑了下来,正撞在后面那人身上,出其不意的阻了他一下。那汉子愣了一愣,反应也算不慢,反手一刀,在林墨的肩肋处划出一道深深的血口,把她往外一推。

就这么一秒钟的时间,江之寒已经捕捉到了空隙,他跳起来,反手一刀砍向他的肚皮。那人转身欲躲,衣袖却被受伤的林墨死死的抓住,动作迟缓了那么半拍。江之寒眼睛已经红了,他一刀划过,改劈为刺,下一刀捅进他的肚子,死命往前一送,似乎已经捅了个透心凉。

下一刻,他扔了刀,扶起林墨软软的身子。只见血汩汩的往外流,不知道是从哪里出来的,似乎一会儿的功夫就浸红了半个身子。

轰的一声,江之寒只感觉脑袋里炸开了,一时间一片空白,所有的冷静从容,算计对策,一下子全都不见了。人好像被抽空了力气,全身都软绵绵的,身在一场噩梦里。

他愣在那里,嘴里喃喃的说,不能这样……怎么会这样?

这样是不行的?江之寒心里掠过这个念头……他使劲拍拍自己的脸,强迫自己清醒镇定下来。想了十秒钟的功夫,他把林墨抱起来,横放在后座上,绕过车身,只见那个司机还站在那里,满面惊恐,手脚都不由控制的抖着。

江之寒拉了他一把,把他推进驾驶室,把钥匙递到他手里,沉声说:“安全开回霍村,我给你5000块。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手稳一些,不要把车开进沟里,把我们的性命,连同你自己的性命一起送了……”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权威而平静,不容他有任何质疑或者反抗。

司机瞥了他一眼,把钥匙插进去,手抖了几下,终于还是发动了引擎。江之寒打开后座的车门,跳上去,命令道:“开车!”

坐在后座上,江之寒小心的把林墨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把她的短袖Tshirt小心的往上卷。林墨大概流了太多的血,闭着眼像是昏了过去。

终于,江之寒看到了那伤口,在靠近她右边肋骨第六根和第十一根之间,斜斜的一道,比他想象的要短,却相当的深,血根本止不住,汩汩的往外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