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32章 逃亡

那汉子一脸你不自量力的神色,伸出大手,一把朝江之寒的左手抓过去。他一抬手,江之寒便看到他腰里别着一把像砍刀一样的家伙。眼神飞快的一闪,其他两位腰上也别着家伙。情形看起来比想象的还要糟糕很多!

细说起来,这不过是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反应更多来自本能而不是思考。江之寒一折手腕,迅速而灵巧的反手抓住了那汉子的手腕,全力一扭一捏。伴随着一声惨叫,他右手飞速的跟上,已经把他腰间的家伙拔了出来,果然是一把已经开了刃的锋利砍刀。

江之寒不再犹豫,一刀就向中间那位劈了过去。虽然从没有专门练过兵刃,但他的力量,准头,和步法都在那里,不是一般人所能及。

这下一招制敌,拔刀砍人,惊呆了在场所有的人。但接下来心惊胆战的,就轮到江之寒了。他出人意料的抢攻,手里还带着家伙,想着把中间那位见了血,迅速的解决掉这几位,手里有了兵刃,后面四个人追上来也不再惧怕,要以雷霆手段把他们一一击破,比一味逃窜是更好的选择。

没想到,那人反应极快,往后一个跳步,身子同时往后倾斜,江之寒的刀刃堪堪在他小臂上留下一道不浅不深的血痕,他已经拔出插在腰上的一根短铁棍,正是他吃饭的家什儿。

江之寒也没什么特别的招数,但力量速度都发挥到极致,对准他胸腹间就是猛砍。那人横棍抵挡。乒乒乓乓,金属带着风声撞在一起,似乎能看到溅起的火花。那人力量技巧本来并不输于江之寒,但亏在右手先吃了一刀,虽然闪避的快,还是见了血,一用力,疼痛影响了力度。他一咬牙,左手和右手握在一起,一边往后边退边抵挡江之寒狂风暴雨般的砍击,一边大叫道,拿家伙上,愣着干什么?

江之寒全身的力气都使在右臂上,心里却是禁不住震惊。这个对手的臂力丝毫不输于自己,招架也是密不透风,在碰到的对手中,除了王义宁,无人能及。他原本以为对方不过是普通的小混混,一下子制服左边那汉子以后,心里更是加固了这种想法,却不曾想,这里面还有个真正的好手。而手里这把砍刀,比以前遇到过的地痞流氓拿的武器不知道要锋锐多少倍。

听到那人的叫喊,江之寒双手握刀,用尽力气又劈了一刀。那人奋力挡住,右手伤口处裂开更多,洒出些血花。他喘了口气,往后连退了五六步,对面这个家伙看起来就是普通大学生,没想到不仅会功夫,一出手还狠辣到了极点。

下一刻,出乎他的意料,江之寒没有追击他,一旋身,反手就劈向那被他夺了兵刃的家伙。那人显然没有中间这位的身手,赤手空拳向往后躲,却没能躲开,大腿上被化开一大道血口,惨叫着滚到路边的沟中。

江之寒再一旋身,像猎豹般冲向右边靠着湖边那位,已经来不及细想,只能祈祷他没有中间那位的实力,否则今天自己八成挂在这里,还要搭上一个林墨。

右边那人被江之寒冲过来的气势完全压倒了,他不是没有拿家伙打过架,但自己的斤两还是清楚的,不是个榆木脑袋。他狼狈的举起手里的刀,奋力挡了一下,差点被震得刀脱了手。他退后了一步,看见刀光闪过,又向自己劈来,往后一跳,脚下却踩了空,滚到了水中。

江之寒来不及追击,因为余光扫过,他已经能看到后面的追兵。他最大的噩梦就是站在一旁的林墨被伤害,或者抓起来当了人质,心里想,只有速战速决的华山一条路。

一咬牙,江之寒朝着剩下这位高手冲过去,而对面这位先是中了偷袭,然后又策略失误,看着两个同伴【虽然是废柴同伴】一伤一落水,心里的沮丧加上震惊,慢慢的演变成几分惊恐。看见江之寒眼睛赤红着,上来一副拼命的模样,他一咬牙,翻腕就是一棍,重重的砸向他的右边肩颈处。

这一招,讲究的是攻敌之必救,理论上来说没什么问题。而且时间角度拿捏的相当精准,可惜却不适合这个场合。他其实只需要老老实实的格挡,等到后面四个人赶到,里面有一位和他至少不相上下的,那么江之寒就是瓮中捉鳖了。

在这要命的一刻,江之寒身子似乎往前又冲了一小步,刀直取对手的胸腹处。那人没料到这两败俱伤,甚至两败俱死的打法,脑袋嗡的一声,似乎变成了空白,身体的动作却是没有停止,自然的延伸出去。

如同他预料的一样,他出手的角度相当巧妙,比江之寒的刀快了那么一线击中对手。不过要紧的关头,前冲的江之寒避开了肩颈的内侧,被结实的打在肩膀上。几乎就在这一刻,那刀也划开了他的肚皮。

江之寒只觉得眼前黑了一下,整个右臂都失去了知觉。但他反应极快,左手伸出,抄住了失去掌控往下掉的砍刀。毫不犹豫的,在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反应的对手身上又刺了两下,看着他骨碌一声滚在地上。

江之寒大叫,“林墨,推车过来!”。麻木之后,彻骨的疼痛传来,一咬嘴唇,已经咬出血来。

转眼看过去,林墨小脸已经血色尽失,卡白卡白的。她双腿有些哆嗦,却奇迹般的推着车,绕过旁边的灌木丛,走了过来。而这个时候,后面的追兵已经在视野里了。

江之寒左手扶住车把,让林墨上了后座,温言说:“别害怕,抱住我,但不要碰我右边的肩背,好吗?”

林墨咬着嘴唇,脸上全是坚毅的神色,她点点头,没有说话。

江之寒一手把着车把,飞快的往前蹬。感谢这几年经常和顾望山骑车出游,一只手失去知觉,再加上后面还带着个人,却影响不了他的平衡。但刚才那番恶斗,虽然不过半分钟的时间,已经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他骑出去几分钟,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

林墨伏在他背上,忽然说:“还有五六分钟,我们应该就到了。”

江之寒不说话,深呼吸了一口,拼命的往前骑。慢慢的,他感觉到背上有温热的润湿,却是林墨伏在他背上,看着他悬着的右臂,止不住泪水沁透了他的衣衫。

后面的追兵,这时候只剩下来两位,冲在最前面的是闽西武馆的,一心要为师弟报仇。剩下的人,看见躺在地上开肠破肚的高手,和大腿上还在汩汩流着血的那位,心里已经惧了。打架虽然是家常便饭,给人放血也不是一次两次,眨眼的功夫就放倒三个人的家伙,显然不是自己可以对付的。两个人主动留下来照顾伤员,包扎伤口,剩下那位,蹬车的速度明显慢了,一会儿的功夫,就让一马当先的人拉下好一段距离。

江之寒骑车拐过一个弯,林墨在他背后说:“过了这个直路,我们就到停车场了。”论起记路,江之寒这个半路盲比她差了好几条街,难得的是她现在还能冷静的判断。

忽然间,江之寒看见远处有两个人。看见自行车,他们从路边站起来,相互交谈着什么。江之寒眼力极好,他眼光扫过两人的腰间,虽然隔的太远看不真切,但却像是带着家伙,心里一沉,难道……还有第三批人?

林墨这时候似乎也看到了,她急切的问:“是那伙人么?”

江之寒放慢了车速,沉声说:“很可能。”

林墨忽然一指左边,叫道:“哥,左边有条小路……”

江之寒来不及多想,一打龙头,便往那斜坡上冲去。

往前骑了不过一两百米,路愈发的窄,两旁的灌木伸出头来,渐渐的封住了道路。再往前十来米,却是一个陡峭的坎,自行车没法上去。

林墨心有灵犀的,一扯江之寒的衣角,已经跳下车来。

江之寒简短的说:“跟着我。”左手提着自行车,往树林深处走。走了几步,回头看,林墨不声不响的跟着,脸色苍白,却并没有太多惊慌的样子。

江之寒心里赞叹了一声,往前走了几步,却看见两条分岔的道。他大声问林墨:“走哪条路?”在不如别人的地方选择相信别人,这算是江之寒的一大优点。

林墨犹豫了片刻。

江之寒说:“三秒钟,给我答案。”说话间,后面似乎能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

林墨说:“上面。”

江之寒也不说话,抬起自行车,使足力气往下面那条路一推,左手拉着林墨,便往上面走。走了三五分钟,却是没有了路,到处都是蔓生的植物。江之寒抽出那把砍刀,问林墨:“给我个大致的方向……”

顺着林墨的手指,他打量了片刻,拿起砍刀,砍出一条窄窄的通道,拉着她往前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