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31章 遇险

其实不过半个多小时的路程,二人已经到了小翠湖的边上,沿着湖边往北骑。

小翠湖虽然带了个小字,面积却是翠湖的三倍大。不像翠湖千年前就修出平整的湖堤,这里绕湖的石板路还有些崎岖。偶尔越过一个小坎儿,便如同坐过山飞车一样,让林墨呀的叫出声来。

江之寒倒是蛮喜欢这样没有完全开发的状态,一路上行人比昨天的少很多,因为时间尚早,北边的开发也不如南面。

越往北走,一旁的树林越发高大雄峻,沿着斜斜的小山丘,往上方延展。侧耳聆听,似乎能听到山上溪水的声响,忽远忽近,不知道身在何处。

这是一个美丽的夏日,蓝的耀眼的天,白云一缕一缕,极缓慢的移动着。偏头看去,湖水湛蓝湛蓝,好像要和天空来一场颜色的竞争。清澈的湖面上,绿树白云的倒影清晰可见。水色天光,映为一体。绿树青草,生机盎然。

走到一处宽阔的所在,江之寒停下车,两人找个干净的所在坐下来,换个角度静静欣赏翠湖的景致。

江之寒看见林墨装作不在意的揉自己的臀部,知道今天坐在后座,路又有些颠簸,小丫头被折腾的不轻。他促狭的笑笑,朝着林墨眨眨眼。

林墨脸红了红,别过脸去,不理他。过了一会儿,指着远处,说:“那是我们昨天去过的拱桥和荷花,隔的可真远!”

江之寒心里暗笑,小丫头深知什么话题对自己有利,避开尴尬,避重就轻的技巧,倒是从小就精熟无比。

坐了一会儿,江之寒拿出矿泉水,给林墨喝了些,便准备起身继续行程。正在这时,有两辆自行车飞快的驶过,到了他们身边,却忽然煞住,有个一脸凶相的男子扭头看了两人一阵。

江之寒转头看了他一眼,便转回来继续看他的湖景。那人嘀咕了一句,招呼一声同伴,一阵风似的走了。

林墨见他走远,嘀咕道:“这人长的好凶……”偏着小脑袋,想了想,又说:“奇怪,我怎么觉得他挺面熟的。”

江之寒呵呵笑了笑,“到千里之外还能遇到熟人,你真是相识遍天下哟……”一把把她拉起来,道:“来,照张相,就准备出发,争取中午能骑回南面去吃饭。”

上了车的后座,两人继续往前行。往前又骑了一阵,林墨在后座上大声说:“哥,我想起在哪里见过他了……昨天下午,我们在租船的附近见过这个人一次。”

江之寒哦了一声,“看来和我们兴趣相近,昨天坐船游南边,今天骑车来游北边儿。”

林墨嘀咕道:“我怎么觉得他们不像是来旅游的,倒是像来找人的……”

江之寒漫不经心的答应了一声,正往前骑,忽然看见前面四五百多米处,刚才那人正站在那里,身边却是又多了两个人。

江之寒说:“你还真说对了,那个家伙好像已经找到人了。”

林墨说:“他们哪来的自行车呀?我刚才听他们说话,好像不是本地人呢。”

江之寒心里一跳,忽然想起刚才两人的对话。他在记忆库里使劲搜索,对,那两人说的……好像是当阳的方言。

下意识的,江之寒捏了一下刹车,停了下来。他们说的是什么呢?江之寒耳朵灵敏,虽然没有着意去听,好像也捕捉到几个字。他心念飞转,好像有……是他两个字。在当阳呆了两个星期,江之寒天资聪颖,虽然没有学会方言,最简单的还是勉强能听懂一点点。

他不由倒吸了口凉气……不可能吧?小翠湖离当阳有一百里开外,而且越过了省界,这里已经是江南省的地盘了。

江之寒心念飞转,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关键是……自己身边今天有这么个小丫头,是他绝对不能容忍出了半点差错的。

他往前又骑了十来米,停下来,指着远处的景色,嘴里说:“丫头,那边的景色美吧?”不等她回话,江之寒说:“林墨,别紧张,你听我说……我怀疑,只是有一点怀疑,刚才那个人是来找我的。”

饶是林墨素来冷静,也免不了啊了一声,“哥,他们来找你报复的?”

江之寒说:“我不知道,也许是我瞎想。不过以防万一,你现在下来,对着前面指指点点的同我说话。我们看着就像改变了主意,要从原路返回,然后你上车,偷空帮我瞧瞧他们有没有跟上来,好吗?”

林墨嗯了一声。

江之寒柔声说:“不要害怕,我在这儿呢。”

林墨轻轻的说:“我不怕。”

两人站在车前,对着远处的湖景好一阵指点。江之寒心里却是波涛汹涌,如果这伙人真是从当阳追过来的,这几天自己就犯了无数的错误,先是遣走了小王二人,然后把林墨招来,到离当阳一百多里的地来游玩。如果今天只有自己一个人,凭他现在的功夫,他是一点都不惧的。除非对方像二王一样持有枪械,江之寒自信突围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事儿。

但是林墨在这里……

江之寒不敢赌这一把,他越想越危险,慢慢的从左边裤兜里掏出手机,不动声色的揽过林墨的细腰,把她抱进怀里,在她耳边悄悄的说,抓住我的左手,里面有一个手机,我用身子挡着你,你替我拨一个号。

林墨乖巧的拿过手机,抬头看看,见江之寒已经挡住了她的视线,便慢慢的把手机拿到眼前。看了一眼,她沮丧的说:“哥,没有信号。”

江之寒心里诅咒了一句,面上却是保持着平静。

他说:“那好,你把手机收好。现在我们决定往回走了,不要急,就像刚才一样上车。嗯,抱住我的腰。”

调转车头,江之寒跨上自行车,林墨慢慢的坐上来,把身体往前倾,环抱着江之寒的腰。

江之寒一蹬地,保持着正常的速度,往前骑。

林墨抽个空子,飞快的往后瞄了一眼,松了口气,“哥,他们好像没有追上来。”

过了半分钟,她又转头瞄了一眼,假装在欣赏风景。

林墨叫道:“哥,他们追上来了……他们骑的很快!”

江之寒只觉得自己的心在往下沉。他大声命令林墨,“抱紧了”,使劲一蹬,车飞快的往前冲。他能感到小丫头的心跳的很快,因为她软软的胸正完全贴紧了他的后背。但林墨咬着牙,没有发出一丝惊慌的声音。

江之寒心里想,到了南边大路就好,这帮家伙难不成会当众行凶?到时候有了信号,赶快的报警,就万事大吉了。心里难免有三分悔恨,怎么就想到跑这荒凉的地方来观景?

风呼呼的往后吹,两边的树木飞快的倒退着,林墨把脸整个趴在哥哥背后,慢慢的心好像不那么慌,跳的也没那么快,只是感觉到他背部的温暖,心里一点儿都不怀疑,他能护得住自己的安全。

江之寒飞快的蹬着车,扭头看了一眼,已经看不到对方的身影。那群家伙虽然一人一车,离自己却是越来越远,心里安定了不少。

拐过一个弯儿,前方三十来米的地方,路中间赫然堆着三块大石,三个人站在那石头后面。中间一人点了点头,左右看了看,把手伸进怀里。

江之寒大吃一惊,没想到居然会是前有堵截,后又追兵的局面。他咬咬牙,把所有的负面情绪排除在外,脑子飞快的转着应对之策,身子却没有停下来。他一个急刹车,堪堪的在石头面前停下来,车身往左一倾,好像刹车太急,自己险些摔在地上。背后抱着他的林墨轻轻叫了一声,才稳住了身子。

江之寒拉住惊魂未定的林墨,忽然用英文对她说:“别怕,你推车站到树林里去,但不要走远。我争取在后面的人上来之前把这几个人解决掉。”

林墨张了张小嘴,她有些懵懂,但差不多听懂了江之寒的意思。江之寒看了她一眼,紧了紧抓住她的小手,然后松开来。

江之寒用英文同林墨说话的时候,石头后的三个人不知所云,却一点儿不在乎。这一次出动这么多人,是因为上面说这个小子身边有两个身手极厉害的下属,好像是退伍的特种兵,所以都带了家伙,还有两个闽西武馆的人也来了,要的就是个万无一失。没想到,对方只是一对少年男女,这不是牛刀杀鸡是什么?看那男孩儿急刹车就险些摔倒的样子,也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江之寒知道自己逃跑的架势逃不过前面三人的眼睛,现在他唯一的秘密就是他不是对方想的那样一般的学生,在当阳的时候他可从来没有动过手,刚才他又装作掌握不好平衡。

但他现在没有太多的时间和选择,只好一步跨上那大石头,却似乎差点儿摔倒,嘴里说着:“你们要干什么?”,伸手就去推离他最近,站在左手边的那个汉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