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30章 游湖

江之寒迅速的解决了货物被骗的事情,心情自是大好。掐指算来,从中州出门已经三周了,最近这半个多月林墨都乖乖的呆在萍乡,除了偶尔和舒兰结伴去海边走走,多数时候乖乖呆在屋里看书复习。这段时间中州酷热无比,林叔叔和古老师对林墨呆在萍乡复习倒也没什么意见。在江之寒认识的人中,林墨的父母和温凝萃的父母可以并列最开通民主的家长。

江之寒带她出来一趟,只陪她玩了两三天,心里很是愧疚。想到据当阳不过一百多里路的地方,有一个风景秀丽的所在,唤作小翠湖,便打电话给已经回到厂里的橙子,让他安排一个车把林墨送过来,自己陪她去小翠湖游览一圈,然后去龙泉坐飞机回中州。

江之寒知道这次解决事情的办法,得罪了当地的一些势力,不愿在当阳久留,一早便坐车去了小翠湖旁边的一座小镇,叫作霍庄。刚吃过中饭,送林墨的车就到了。

江之寒得知她路上并没有吃中饭,便又找了一家小饭馆,招待林墨和送她来的司机吃了一顿这边很有名的爆鳝面,谢过司机,打发他回萍乡去了。

征求林墨的意见,问她是想今天先休息,还是马上就去游湖,小丫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小翠湖的好处是刚开发不久,外地来的游人还不算多,不会出现节假日翠湖那样看人多过看景的情形。但坏处同样在这里,道路还没有很好的开发出来,从霍庄过去路不远,只有破旧的中巴车,路也不算好。

两人被热情的拉上一辆中巴车,售票员说好马上就开车,结果一上去又变卦说要等客满,二十分钟后还停在那里。车里面有一股浓烈的烟味儿,还有些不知道哪里来的奇怪味道。江之寒催她开车,威胁说要下去换一辆,那售票员倒也不恼,说我们这里都是要等到客满才走人的,我这辆车现在只差六个人,你换一辆等的还要久。江之寒心里倒是后悔把萍乡的司机打发回去,自己有辆车会方便很多。他从皮包里掏出二十块钱,说我替空着的六个座位付账,你现在就给我开车。一车的人都转过头来看他,像是看个傻子。售票员眉花眼笑的,连声叫,老刘,开车了,开车了,半路上还是忍不住停下来,又上了四个人。

下车的地方,是小翠湖的东南角。来之前,江之寒稍微研究了一下旅游的信息,东南角这一块儿是迄今开发的比较多的,有不少商业配套设施,还有游船可以租借,而北面那一块儿,现在去的人还相对少,但据说风景更为秀丽,山林茂密,别有一番风味儿。

江之寒计划着,今天下午就租船去湖里游一游,明日去湖的另一面,然后再住一夜,便去附近的龙泉赶飞机。

这时正是盛夏时节,湖面一隅,荷花正开的茂盛。大片大片的绿叶,托出红的花瓣,黄的花蕊,一眼望去,仿佛花海一片。

太阳高悬头上,湖面上偶尔有一丝风。也许是天气酷热的缘故,游湖的人不算太多。

江之寒租了一艘带蓬的小船,机动的。如今,翠湖上供游人自划的小船已经没有机动的了,说是为了保护环境。在这个地方,却没有这个禁忌。

江之寒把船开到那一片荷花,林墨兴致勃勃的,就近看那盛开的花蕊。她双手撑着船尾,把上身斜斜的伸出去,凑到里最近的荷花只有二十公分的地方,看的如饥似渴的样子。她看了半天,很开心的炫耀道,哥,你有没有看出来,这里其实有三种品种,只有细微的差别,都是在花蕊上。

林墨看着花,江之寒乐呵呵的看着她,这些天的忙累算计一下子好像都抛在脑后了。林墨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的人,在课业之外,除了母亲要她去学的小提琴芭蕾舞,她对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抱有极大的兴趣,武侠,历史,科普的读物,她都看的津津有味。这个暑假,江之寒偶然发现她在看《自然集》和《告别经典物理的伟大变迁》,两本写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物理化学史的科普读物,大起知己之感,和她很是讨论了一番。大概部分由于这个原因,林墨常说班上好些男生把她当哥们儿看,因为男生们讲起的话题,军事也好,历史也好,政治足球也好,她都能一本正经的发表一番评论。林墨自嘲说,她向来是样样都通,一样不精。

江之寒操纵着船,在这一片荷花边上慢慢驶过,不时的停下来,笑着问林墨:“看够了没?”

林墨嗔道:“你怎么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江之寒笑笑,“谁说的,我兴趣大着呢。”

林墨站起身来,扶着船篷,把手放在眼睛上挡着太阳,眺望那一片的荷花。好半天,她才坐下来,叹道:“真美呀……哥,你把它们照下来了吧。”

江之寒说:“嗯,都是背景,主要照的还是你。”

林墨嗔道:“我有什么好照的,快照荷花……嗯,拿给我,我来照几张特写。”

江之寒教了她半天怎么用自己的莱卡相机,便帮她把相机挂在脖子上,任她折腾去了。

捣腾了足有二十几分钟,林墨终于满意了,忽然意识到什么,啊了一声,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儿,“糟了,这一卷剩的不多了。”

江之寒微笑,“放心吧,我带着多的呢。”

林墨拍拍胸口,很可爱的摆出一副如释重负的神态,问江之寒:“哥,听说翠湖的荷花也很有名,一定比这里更美吧?”

江之寒摇头道:“我看也差不多。荷花嘛,就这个样子。”

看到林墨一副你不懂欣赏的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他笑道:“如果高考考的好,下个暑假到青州来玩,住我那里,想玩多久就玩多久。”

林墨一口拒绝说:“那倒不用了。”

江之寒扬扬眉毛,“你已经想好去别的地方旅游庆祝了?”

林墨甜甜的一笑,“如果我考的好,以后每个周末都可以去翠湖边玩儿,干嘛要暑假提前去呢?”

江之寒呆了呆,“你决定考青大?”

林墨嗯了一声,“青州环境优美,地理位置也好。再加上青大的分数线不算那么高。我的水平,可比不上倪裳姐姐,也就和你差不多吧。”得意的眨眨眼,大概是暗讽了江之寒水平一般,心里很是舒畅。

江之寒没有想到林墨不声不响的已经决定了要考青大,以林叔叔古老师的开通,他们定然是不会反对的。江之寒在青大呆了两年,对母校的感觉挺好,想到林墨到了青大,至少第一年自己还可以罩着她,应该算是件好事情。

两人说着闲话,把船驶离了荷花盛开的地方,往湖中心开去。

林墨指着前面一个拱桥,要求道:“哥,把船开到那边去。”

江之寒问:“干嘛?”

林墨说:“钻桥洞啊……多有意思。”

江之寒心里很是羡慕小丫头,能在普普通通的事情中,寻找到很多乐趣。听话的把船开过去,从拱桥的一个桥洞中穿过,又穿回来,再穿过去,如此三番两趟,林墨很满足的叹口气,“真有意思……我们把船停在这下面,休息一会儿,好吗?”

这倒是个好主意,拱桥挡住了炙热的阳光,下面清凉幽深,看看水面,有青绿色的浮萍,偶尔还能看到一条金色的鲤鱼慢悠悠的游过。

江之寒把船停在靠最边上的一个桥洞下,躺下来,把头枕在手上,闭上眼,仿佛要睡着过去。迷迷糊糊的,似乎听到有人在叫他,他喊了两嗓子,却发现发不出声音来。江之寒急了,使劲的想要叫出声,忽然觉得身体一空,往下坠落,心里一惊,却是醒了。

一睁眼,只见林墨正坐在身边,神色温柔的俯视着他。那样的眼神,不似她常有的调皮灵动,或是听话乖巧,让江之寒有一点点陌生。他闭了闭眼,觉得自己仿佛仍在梦中。再睁开,林墨的目光已经移走了,她静静的坐在那里,一身浅蓝印碎花的连衣裙,青春淑静,风姿嫣然。

江之寒在脑海里搜索,那目光神色倒有几分像生日前两天,在林墨的家里她送自己礼物时候的样子。他笑了笑,懒懒的说:“我还真睡着了……”

林墨柔柔的说:“这些天太操心了吧……”语气里好像刚才看荷花钻桥洞的兴奋劲儿也不见了。她提议道:“再睡一会儿?这儿挺凉快的。”

想起两三天前,自己还在和人勾心斗角,深夜突袭,这时候呆在小翠湖上,面对佳人,任小船在身下轻轻的摇晃,还真是截然两面的人生。

※※※

第二天早晨,两人都醒的很早。

像在萍乡一样,一大早林墨就来敲江之寒的门。昨天坐中巴让江之寒感到相当的不爽,再加上今天去的地方也没有直通的车,下了中巴还要沿湖边走上好一段。江之寒昨日回到旅社,和老板好说歹说,最后付了他押金,谈好租金,准备今天骑车去逛小翠湖。

太阳刚出来,江之寒怀里揣着张简易的地图,就和林墨出发了。像中州长大的很多孩子一样,林墨并不会骑车,当然只有坐在江之寒的后座上。她双手放在身后,抓着后座,倒是蛮享受被骑车带人的感觉。

感觉到风声呼呼的从耳边吹过,林墨说:“我要学骑车。”

江之寒听的不是很分明,问:“学骑车?”

林墨说:“嗯。”

江之寒笑,“你想学的东西可多……到了青州,我再慢慢教你吧……嗯,到时候不用我教,你们班上的男生一定会全体报名倒贴的。”背上被很大力的打了一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