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29章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徐从龙不屑的说:“土财主一个,恐怕就是拿钱开路。人家收了钱,当然要表示一下,真的会为他做什么,我看不太可能。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要在当阳和我们斗,他太高看自己了。”

徐继承问:“仓库那边你可去看过了?”

徐继承说:“我这三天去了两趟,都打过招呼。那边是我一个亲戚在坐镇,没有一个是厂里的人。派出所的人我也打过招呼,那边派出所就在仓库旁边三四百米的地方,不会出事的。”

杭鹏试着说:“萍乡那面的人,是不是和他们谈谈……”

徐从龙怒道:“小杭,你怎么这么天真?开弓没有回头箭,怎么谈?除了把货全退给他们。可能吗?拿那些钱到处打点一下,报社也可以去打点一下,还怕他们能闹翻天?”

杭鹏看着徐继承,徐继承摇了摇头,“从龙说的有道理。那一千五百万的货,我们付了四百万的预付金,现在才收回来两百万的款子。另外一批谈好的,下个星期才发货,那边会收回三百万左右。剩下还有一千万的货,先放一放,过了风头再去处理,做的好能有一千两百万的收入,就算折价处理也至少有七八百万的进账。”

摆了摆手,他总结道:“这些都是小事,只要不影响我们按既定的路子走就好。今天就这样吧,各自把负责的摊子看好了,随水注意联系……”

※※※

萧诚父亲手里拿着报纸,已经看了十七八遍。他笑着对江之寒说:“小江,还是你厉害,一个多星期的功夫就把报纸的关系搞定了。把事情曝曝光,总是可以威慑一下他们。”

正说着话,小王和小黄一起敲门走进屋来。

小黄带着几分兴奋,“老板,我们再次确认了,货物应该都在石桥路的仓库那边,姓徐的最近几天去了两次。这一招敲山震虎还是见效的。”

江之寒看一眼小王。

小王说:“那边也确认了,和我们十一点四十在枫桥路会合。”

萧诚父亲忍不住站起身来,“知道货被他们放在哪里啦?”

江之寒点头。

萧诚父亲激动了一阵,又颓然坐下来,“唉……知道了又有什么用。总算托你的福,我们法院政府都打了招呼,希望走清偿程序的时候能分到一点吧……”

江之寒问:“你觉得可能性大不大,萧叔叔?”

萧诚父亲说:“折腾个两三年,能拿回一半就算不错。如果把时间价值算进去,这一千万我基本上已经在账上算了七百万的损失。小江,你那一部分,我以后慢慢的还你,不能让你跟着赔钱不是……”

江之寒淡然一笑,“你这么说可就见外了……不过我倒是同意你的判断,正常程序慢慢走下来,在当阳这个鬼地方,我们找的人能量有限,能弄回来三五百万就烧香大吉。”

萧诚父亲说:“就当买个教训,血染的教训啊……”

江之寒摇头,“既然对方喜欢用非常手段,我们也可以用非常手段嘛。”

萧诚父亲愕然。

江之寒说:“你中午就赶回萍乡去,我连夜把货给取出来,往回运。到时候货回了萍乡,要是人家找上门来闹事……”

萧诚父亲一竖眉毛,“他们敢?在萍乡我混了几十年,还没他们闹事的份儿!”看一眼江之寒,“你晚上去取货?……”言语里多少有些不敢相信。

江之寒点头。

萧诚父亲说:“那这几天跑的那些地方?”

江之寒微笑,“我们也不敢肯定能找出这个地方。不过既然找到了,那些关系就算是我们修的栈道吧……”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他说:“当阳这个鬼地方,呆了半个多月,我可是真的呆的腻烦了……”

※※※

小车跟在一辆军用大卡后面,小车的后面则跟着一辆超长的集装箱大货车。

小王开车,小黄坐在副座上。后排三个人,依次是萧诚父亲,一个穿着上尉军服的军人,和江之寒。萧诚父亲没有听从江之寒的安排,而是把他的亲信下属先遣回萍乡去做安排准备。

借着手电筒的光,那名军人又大约扫了扫合约,还给萧诚父亲,说:“江先生的话,我们是信得过的,就不用细看了。”

说话的功夫,前面的车已经停下来。

小王说:“我去前面领一领。”和小黄一起下了车。

江之寒陪着那上尉坐在车里,萧诚父亲则是有些紧张的出了车门,站在外面往前观望。

大约十分钟的功夫,一个士兵跑到车旁,敬了个礼,“连长,全部到位,向你报告。”

黄连长向江之寒点点头,说:“我们进去吧。”

两个人并着萧诚父亲,走进仓库,只见灯火点得通亮,角落里有四个值夜班的人,被三个战士看着,乖乖的坐在地上。那帮家伙已经傻了眼,军队入室抢劫,这都是什么世道?领头的那位还算精明,有人敲门,看见有军人的时候,已经打了电话给徐总和杭总,心想自己也算是尽职尽责了。

萧诚父亲走到放置货物的地方,抑制不住的身子有些抖,“就是我们的,就是我们的。这种木箱是我们公司专门订做的,你看,上面打了我们的厂名。”

马上尉也不多说,一挥手,几十名战士便有条不紊的往停在门口的大卡上装东西。

十分钟后,住家靠的近的杭鹏先到了,他大半夜找不到司机,是打出租车过来的,一下车,就见几个派出所的人隔着半条街,站在街边。有一位却是他认识的,这里的所长,胖胖的姓蓝。

杭鹏快走了几步,过去招呼道:“蓝所长,是吧?我是红星的杭鹏啊……我听说有人进仓库抢我们的货!”

蓝所长看他一眼,“是军队上的人……我能干什么?我给分局打电话了,让徐总给王局长也打个电话吧……”

杭鹏咬咬牙,壮了下胆子,转身一个人往仓库走去。出乎他意料的,外面正在装货的士兵像是没瞧见他,没人来把他拦着。

走进仓库,杭鹏一眼就看到萧诚父亲,他旁边还站着一个年轻人和一个上尉军官。杭鹏也是老于世故的人,一眼就看出来萧诚父亲对那两位恭恭敬敬的很客气。

杭鹏走到近前,看着萧诚父亲说:“萧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萧诚父亲冷笑一声,“杭总,你黑了我的货不给钱,我只好把货运回去了。”

杭鹏梗着脖子,“这货已经不是你的了,你这是明目张胆的抢!”

萧诚父亲冷笑,“成,你现在把钱付给我也行……姓杭的,你们明明就要破产了,还故意要一千多万的货不付钱,没有买主放在仓库里藏着,你这才是抢钱!”撕破了客气的面具,咄咄逼人起来。

杭鹏一时语塞,让站在旁边的马连长心里倒是更确认了几分。

又过了十分钟的功夫,东西全部进了货车。一行人也不理杭鹏,就往外走。

刚走到仓库门口,听到警笛声响,徐从龙跟着分局的王局长,和派出所的几个干警迎了过来。

徐从龙看到杭鹏,大声问:“货呢?”

杭鹏指指大卡。

徐从龙转过头,恳求道:“王局,这可是抢劫,你要替我们做主啊!”

王局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打鼓,不过还是走上前,对着马连长说:“怎么称呼?”

马连长说:“姓马。”

王局长说:“马上尉,我是清水分局的局长王登科。我们接到报案,说这里仓库里的货物都是公司库存,你看……”

马连长淡淡的说:“王局长,你了解的情况可能有些出入。这家公司恶意诈骗货物,逾期不支付货款已经很久,卖家今天来把货物提回去,是合情合理的请求。我们只是跟着来维持一下秩序……”

王局长心里操了一声,脸上还带着些笑容,“这些事情,还得法院来判决,你看……如果这样运走了,我这个负责维护地方治安的,不太好说话呀……”

马连长冷然说:“王局,我们可不是要越界来管你的事儿……不过,诈骗骗到我们头上来了,胆子未免大了些。我们师长和你们市局的书记通过气了,你不妨打电话去问问。”一挥手,就往前走,不愿再和他啰唆。

王局长站在那里,一时有些进退两难,总不能拔枪和这些军人对峙吧?想了想,还是咬牙拨了个电话,把领导半夜从被窝里吵醒。

两分钟的功夫,他放下电话,瞪了徐从龙一眼,“你是在设局让我往里面跳么?”冷冷的哼了一声,居然转身就走。

徐从龙和杭鹏不一样,是混道上出家的,性子里颇有些狠劲和泼皮作风。他身后还站着两位带过来的手下,看到那上尉已经进了车,王局长一副撒手不管的姿态,他一咬牙,向着走在最后的萧诚父亲冲过去,嘴里叫道:“姓萧的,不要血口喷人,先把事情说清楚再走!”

马连长刚进了车,士兵们也上了军卡和运货车,他正对江之寒说,我让一排长带几个人押车回萍乡去,便听到外面徐从龙的叫声,一皱眉头。

江之寒笑笑,说:“你不用管。”

只听到外面噼噼啪啪一阵打斗声和叫声,很快的平息下来。小王和小黄手脚利索的放倒了对面的三位,而蔚为奇观的是打斗现场的一边站着警察,一边站着军人,都一动不动,像是什么都没瞧见一般。

车里的马连长笑笑,“身手不错。”

江之寒说:“那是,以前和你是同行。”

马连长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三辆车到了枫桥,马连长示意小王停了车,说:“我先走了。”

江之寒和他握握手,“多谢,代我感谢几位首长。”向小黄点点头,小黄下车去后箱拿了一个小皮箱,递给江之寒。

江之寒塞给马连长,“给首长的,到时候分给大家吃个夜宵。”

马连长也不推辞,接过来,掂一掂,颇有些分量。

车重新启动,萧诚父亲还在兴奋头上,“小江,还有个好消息没告诉你!”

江之寒哦了一声,“什么?”

萧诚父亲说:“今天仓库里的货,好像不止一千万。这些家伙大概有些货还没出手,我看至少有一千两三百万。”

江之寒呵呵一笑,“那正好……我今天慷慨的给了八十万的出场费,就都算在你头上了……”

萧诚父亲笑着,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来。他说:“没问题,没问题……哈哈哈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