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28章 各有打算

杭鹏打个哈哈,“好,我们商量商量……这事儿得我们徐总做主,你找他才是正经。”说着话,要从那大汉身边绕过去,却被他一伸手抓住胳膊,动弹不得。

杭鹏一皱眉,“你要干什么?”

那大汉冷然道:“我们老板话还说完呢!”

他身后的小王已经冲了过来,“你干什么?还不放开杭总!”伸手来抓大汉的手臂,使劲扳了扳,却奈何不了他。小王急了,一个熊抱,从背后抱住大汉的腰。大汉松了杭鹏的胳膊,右手手肘倏然向后一顶,右脚踩向小王的脚面。这两下电光火石一般,小王还没反应过来,便上下一齐中招,跌倒地上,惨叫出声。

那大汉一旋身,伸脚悬在小王脸的上方不足十公分的地方,“闭嘴!”声音不大,但足以让他止住了叫声,心里全是寒意。

杭鹏手脚有些发冷,心里已经把徐从龙诅咒了好几遍,身子却像被黏住了,一步也挪动不得。

萧诚父亲看着他,冷冷的说:“杭总,一千来万,在你眼里可能是小数目。对我们小企业来说,那可是性命攸关的事情。十年的生意,上百的员工,可就靠着这个活命。要是逼急了……”

杭鹏嗓子有些发干,他努力镇定住自己,说:“萧老板,我不是说了么,一定优先考虑给你们付款……不过钱的事儿,我还真的要请示徐老板,我做不了主。”

萧诚父亲说:“那,今天就带我去见见徐老板?”

杭鹏说:“徐老板被国资办的人叫到省城去了,还真不在当阳。”

萧诚父亲点点头,“好,我就再信一回杭总,就像……前几个月一样。杭总,既然找到了家门,以后经常可以来拜访。不管怎样,你要回家不是?”话里威胁的语气再是明显不过。

杭鹏干笑了两声,心里想着好汉不吃眼前亏,难得的顺手拉了一把自己的司机,匆匆忙忙的上了车,连声催促说,快走,快走,去公司。

※※※

小会议室里,烟雾袅绕。红星厂的三个当家人,正聚在一起商量工作。

杭鹏道:“这姓萧的看起来不是个善茬儿。我那时候就说了,厂子卖卖也三千多万,别去多此一举,黑他那点儿货。”

徐从龙不屑的说:“小杭你就是胆小。他乖乖要送上门来一千万的货,过段时间转手卖卖,七八万到手容易的很,不要白不要啊!”

杭鹏说:“老家伙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徐从龙呸了一声,“在当阳他还能闹翻天不成?”

徐继承打断他们两个,“从龙,法院那面跑的怎么样?”

徐从龙说:“钱他们都收了,事情也都答应下来。我转达你的意思了,速战速决,以免夜长梦多嘛。除了农行的贷款,其余的清偿争取一个半月内判下来,两三个月内就能到我们那两个公司的账上,呵呵……”

徐继承说:“好……那批萍乡的货,妹夫,现在在哪里?”

杭鹏说:“在城南租的那个仓库,就是石桥路上那个。”

徐继承说:“这样,再加派两个人过去,再和当地的派出所打个招呼。这个事情,除了我们几个,厂子里不要让太多人知道。”

杭鹏说:“知道的就那么两三个人,我都打好招呼了……”

徐继承沉吟了一下,“从龙,你过两天过那边去看看,再去派出所活动一下。那边的刘所长和妹夫是小学同学,应该会关照的。妹夫你就先不要去了,免得被人家盯上。”

杭鹏苦着脸,“他们盯上我家了……”

徐从龙哼了一声,“你怕个什么?不就是有个打手吗,还真能让他们无法无天?我去你们街道派出所打个招呼,下次再来骚扰你,把他们抓进去蹲两天就知道厉害了。”

徐继承说:“市里和省城,我已经基本上把事情说定了。四百号工人,根据工龄长短计算买断费,平均下来一个人一万五,这里是六百万。农行那面,说好了还他们八百万。其它的,算五百万活动经费,我们大概还能有一两千万的利润。”

徐从龙说:“平均一万五,是不是给的太多了?”

徐继承瞪他一眼,“不要贪那点小利。如果反弹的厉害,我考虑升到两万甚至两万二三都不是不可以。这事儿的关键,是要低调的办好,不要捅娄子。人家虽然收了钱,但闹得太大了,也不好帮我们说话。”

看了看两个亲戚心腹,徐继承说:“安抚厂里工人的事,我亲自来抓。从龙你负责法院那边的联络,其它方面的联络妹夫你往上顶一顶。”

※※※

徐继承三人密议的时候,江之寒也正关上门,和萧诚父亲,还有小王在房间里商量应对之策。

小王说:“我们的人又过来了两个,我在楼上订了个房间。”

江之寒嗯了一声。

萧诚父亲说:“我仔细分析了一下,估摸着他们货还没有出手,先存在某个地方。等到清偿判决下来,可以抵钱赔出去。关键是他厂子一倒,我们去纠缠也没用。最后只有走法院这个路子,在这上面大概他们已经安排好,是吃定我们了……”叹了口气。

江之寒沉吟道:“几百号工人呢,拿国家工资的,恐怕不是说遣散就可以遣散的吧?”

萧诚父亲说:“有一件事很奇怪……我一直在琢磨,这个破产,到底是上面的意思,还是厂里这几个头的意思?如果是姓徐的他们几个推动的,这事情就非常可疑。亏损严重的国营企业海了去了,坐在那个位置上,要么好好活动一下可以调任其它地方,继续当官。要么死赖着不走,每年进出的流水中间吃些回扣,是轻易而举的事情,和厂子亏不亏无关,反正银行的贷款可以先死撑着不还。不管是怎么一个情形,搞破产对他们几个都没有丁点儿的好处!”

江之寒说:“那……你的意思是?”

萧诚父亲说:“除非清偿过程有大的猫腻,然后他们几个从中可以拿到很大的好处……”

小王说:“据我们得到的消息,这事儿好像不是从上往下推动的,是红星厂主动提出来的。现在的方案大概是保留厂子的两个车间两百多号人,其余四百多人都买断工龄遣散。”

江之寒和萧诚父亲对望了一眼,默契的点头。

江之寒说:“如果叔叔你的判断是对的话,我们这事儿现在根本不是他们真正操心的事儿。他们手头的事情可多着呢!”

萧诚父亲说:“可是,我们拿他们基本没招。我已经叫人准备要求赔付的正式文件,到时候进入程序以后可以提交给法院。法院那面,当然可以花些钱,但效果如何,还真是很难说。即使判决下来,以我的经验,这个执行过程会既漫长又艰难……唉,想不到我居然会在同一处地方翻了两次船,真是惭愧啊!”

江之寒并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他苦苦思索了一阵,开口说:“萧叔叔,我们现在确实能做的事情不多,虽然认识些人,多半只能传递一下消息,别的很难做什么……我想来想去,先还是造一下舆论吧。”

萧诚父亲问:“造什么舆论?”

江之寒说:“历史悠久的国营企业要破产,这也是新鲜事嘛,也是改革开放过程中急需研究的新课题。报纸上应该从正面的角度好好讨论一下。这个破产,在当阳这里应该也是新事物,值得研究讨论,为以后提供可借鉴的经验,摸着石子过河嘛。”

萧诚父亲点头同意说:“把事情搞的大一点,即使中间有猫腻,对方应该会收敛一些。我觉得这个办法还不错,至少会有些帮助。”

江之寒拍拍手,“那就这样吧,我们分头行动,报社那边有人给我推荐过了,我去打电话联系。”

※※※

徐继承放下电话,点燃根烟,吐出几个烟圈,沉默着脸色不大好看。他又拿起电话,拨了个号,说了几句话。

徐从龙试探着问:“老板,有什么坏消息?”

徐继承不答他。

十来分钟的功夫,徐继承的秘书推门进来,手里拿着三份报纸。把报纸放在桌子上,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徐继承抓起一份报纸,悉悉索索的翻着,皱起眉头,一边看,一边说:“自己看,第七版……”

几分钟后,三个人放下报纸,对视了一眼。

“谁干的?”徐从龙和杭鹏异口同声。

徐继承敲敲桌子,“不管是谁干的,上面的人很不高兴。都说了,这个事情的关键是要低调,低调!……”他加重了语气,并不隐藏自己的怒火。

过了半晌,他开口问:“你们觉得,会是谁去找的报社啊?”

徐从龙说:“上面的领导,没有帮我们打打招呼?”

徐继承说:“招呼已经打了……但人家报社收了钱,又有人撮合,鬼知道他们还敢不敢再来一次,来个后续报道?”

杭鹏开口说:“我今天接到工业局一个领导的电话,询问我们拖欠萍乡厂的货款的事。”看了一眼徐从龙。

徐继承哦了一声,“帮他们施加压力来啦?”

徐从龙说:“市法院的人也告诉我,他们好像在那边开始活动,有个刑事庭的副庭长是他们找的人。”

徐继承微微点头,“这个外乡客还有些能量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