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27章 破产的蹊跷

中石化当阳招待所,是一所不起眼的三层楼灰色建筑,立在几所居民单元楼之间。进了室内,才发现里面装修的相当讲究,在当阳也算是一等一的条件。

江之寒他们住了三个房间。江之寒自己一间,萧诚父亲和他的一个远房表妹夫,姓郑江之寒称他郑叔,合住一个房间。周龙山派过来的两个人,小王和小黄合起来住一个房间。

江之寒本意是让萧叔叔坐镇萍乡,保证生产顺畅,自己带着工厂的人过来看看。萧叔叔坚持说,其他的人他不那么放心,萧诚经验还不足以应付这样的大事,再加上工厂运作一切正常,所以回家呆了两三天,理顺了工厂的一应事宜以后,他便陪着江之寒一同返回了当阳。

今天中午和晚上,江之寒一行才分别和他拐了好些弯儿找的关系吃过饭。一位是当地工业局的一个处长,一位是当阳交警大队的副队长,一位是当阳市法院民事庭的副庭长,还有两位是“包打听”的角色,名下挂了几个皮包公司的名,主要是给到当阳来的各色人等提供些牵线搭桥和通风报信的服务。当阳这地儿,人生地不熟的,江之寒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能找到这么些人,已是殊为不易。

吃完晚饭,几个人回到招待所,江之寒又接了两个电话,便出了房门,敲开隔壁萧叔叔的门。

郑叔出门办事去了,两个人坐下来,江之寒开口说:“萧叔叔,我这里反馈回来的信息,大致和你通一通气……”

这个出事的当阳红星化工厂,江之寒以前一直以为是家私营工厂,没曾想它其实是家国营公司。厂长徐继承是绝对的实权人物,在厂里是说一不二,一言九鼎的。负责生产的副厂长徐从龙是他的远房表弟,而负责销售进货的副厂长杭鹏,则是他的妹夫。所以说起来是国营,红星厂倒更像是他们徐家自个儿开的。

红星厂为什么会突然垮掉,江之寒没能打听到太多情况,这也不是他的重点。外面传言说,厂子经营不善已经很长的一段时间,但因为徐继承把持着大权,一直做假帐,才能拖到今天。大概是因为某种原因,盖子捂不住了,才被捅了出来。

红星厂搭上香港大公司的事情,是完全子虚乌有的,不过是红星的几个人随口编的谎言。上次到当阳来洽谈业务的两位萍乡厂的销售员,是收了红星厂人的一点好处,才回来讲了一通万事大吉的好话。关于这点,萧诚父亲已经通过他的手段,把情况了解清楚,从萍乡出发前就和江之寒通过气。

萧诚父亲手下这个厂子,组成很复杂,但也很有规律。核心的生产管理人员多是和他一起创业的本地乡亲,核心技术人员是他出大价钱从外地招募回来,后来在厂里又培训了一些,一般的工人全是内陆省份来的民工,简单的技术培训以后就可以上岗,开的工资比较低,又是计件的。而销售财务这一块儿,充斥的却都是家里三亲六戚塞进来的人。

萧诚父亲当年创业的时候,和后来遇到困难的时候,是从大家族里面借了些钱。萍乡这一带,家族的势力很大,内部关系也很深很复杂。后来厂子发展起来了,很多亲戚都把小孩儿亲戚往里面塞,他大多时候还真不能说不,最多是觉得不好用便打发他一个报酬低些的职位,希望亲戚们看不进眼。

江之寒当初比较害怕的就是这样一个家族式企业的组成,这一次出事偏偏和他开始的担心有些关系。因为这个原因,萧诚父亲一直觉得心有歉疚,毕竟办事不力,吃里扒外的是自己的亲戚,没有察觉阻止的就是自己。

当阳虽然和萍乡青州所在的地方隔着不远,是相邻的省,但萧诚父亲在这边的关系也很少。他这是第二趟跑过来找人帮忙处理这个事,但能找到的关系还远远不如江之寒。

江之寒对萧诚父亲说:“我刚刚确认了这个消息,红星厂上上个星期就申请破产了……这可是一个很不寻常的举动。”

国内有所谓的破产试行法规已有些年头,主要针对的对象还是国营企业,但真正每年申请破产的企业,在这个年代还寥寥可数。

喝了口水,江之寒又说:“更不寻常的是,除了给他们贷款的农行,前两天已经有两家债权人递交了红星厂欠债的所有文件,据说很快就会启动程序变卖资产来偿还债务……”

萧诚父亲皱着眉头,脸上掩不住的忧色。他也是老江湖老狐狸,当然知道这里面的不寻常,“这边一出事,我就过来到处打听,现在才从你这里知道这个破产的事。那两个公司怎么会动作这么快,已经准备好了材料,要求债务偿还?……这样的话,我们也需要赶快把相关材料准备好,谁知道他们有多少家欠着钱的地方。”

江之寒说:“这两家公司的底我还没摸到,但名字我已经知道了。大致请人查了查,都是私营公司,一家在罗湖,另一家就更有趣,远在天南。他们哪来这么快的消息?”

萧诚父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样说来,就算我们递交了相关文件,想要拿到偿还的款项,也不太可能。”

江之寒点头,“就算把地卖了,厂子卖了,库存卖了,人家心里早有了把钱还给谁的打算,恐怕是轮不到我们吧……”

萧诚父亲说:“地方法院我们又没有过硬的关系……”

江之寒说:“问题还是要回到这个奇怪的破产程序上。我了解了一下,做的烂掉的厂子多了,现在申请破产的还真没有几个。严格的说,如果是破产的话,先应该考虑资源重组,怎么样起死回生。但现在这个程序并不规范,如果直接进入清偿阶段,也是很可能的事情。至于清偿时候的手法,从估价到变卖到债务分配到执行,这里面的名堂就更多了……”

萧诚父亲接口道:“关键是……人家好像已经有属意的赔偿人,那两家公司才会这么快知道消息,准备好了一切。”

江之寒点头,“反正变卖的是国有资产,又不花他们一分钱,是我的话,当然要卖个人情。哼哼,最好是赔给我自己就好了……”

这话不过是随口一说,刚说完,两人大眼瞪着小眼,想起了什么一样,都愣住了。

※※※

国营工厂要破产,工人安置是最大的问题,而且不仅是经济问题,也是一个政治问题。

红星厂拒付第二期货款以后,萧诚父亲是去了三次工厂所在地。部分工人们还在上班,但办公楼里,几个保安几次都拦住了他,说厂长副厂长们不在,都到外地开会去了。他要求见负责人,去了几天就见到一位销售科的副科长,自然是无功而返。

周三的早晨,杭鹏在家里吃过早饭,出了小区的大门,就看见一个干瘦的小个子中年人朝自己走过来。他眯眼一看,心里略略一惊。这个人他见过两面,是萍乡厂的那个老板,想不到居然能找到自己住的地方。

萧诚父亲走到他跟前,打个哈哈,“杭总,你好难找啊!”

杭鹏眼珠子转了转,“这是……哦……这不是萧老板吗?”

萧诚父亲笑道:“好,好,杭总,你还记得我。我可是害怕你贵人多忘事,已经记不得了。”

杭鹏说着话,往前走,眼睛搜寻着自己的车和司机。

萧诚父亲跟上他的步子,“杭总事情忙,我就开门见山了。我们厂子的一千一百万款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拿到?”

杭鹏眉头紧皱,这个小王,车停到哪里去了?他恍然大悟似的哦了一声,慢吞吞的说:“萧老板,你也知道,我们厂子最近有些困难啊……”终于看到自己的车,快步就要走过去。

走了四五步,前面闪出一位一米八几的大汉,挡住了去路。

杭鹏一愣,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萧诚父亲,“萧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萧诚父亲沉下脸,“杭总再忙,这生死攸关的事情,你也得给我一个交代。这笔生意,可是你出面签的字,我不找你,要找谁去?”

杭鹏转头看一眼那大汉,他盯着自己,像盯着一个物体似的,眼里虽没什么凶狠的表情,倒是更让人多了几分恐惧。

他朝小车的地方招招手,不知道司机小王是否看见了他。脑子里飞快的转了转,杭鹏说:“萧老板,资金周转现在有些困难。一旦情况稳定了,我们一定优先考虑给你们付款。”

说话的功夫,他的司机已经下车走过来,嘴里招呼道:“杭总……”

萧诚父亲说:“没钱的话,把货还给我也行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