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26章 偷得浮生一日闲

上船的时候,感觉这艘375号船相当的大。但等到了海里,在那一望无垠的水面上,才感到它的渺小,更不提那船上的人了。

船往外开了大概两个小时。离了港口,浪渐渐的大起来,船在浪尖浪底上下沉浮,用一叶扁舟来形容真是再恰当不过。

才开始的时候,林墨是船上最兴奋的那一个。她四处走走,很好奇的询问船老大上面各种仪器设备的用途,如何下网,如何捕鱼,可曾遇到过风暴。林墨长的青春漂亮,说话又礼貌可亲,船上的人倒也不嫌她啰嗦,很耐心的回答她的问题。而林墨是一个聪明又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丫头,江之寒熟知她的个性。她的问题通常是一个接着一个,这样啊,那为什么又会这样呢?一定会把你一直问到天之涯海之角才善罢甘休。

满足了好奇心,林墨喜滋滋的回到江之寒身边,很得意的考校他,哥,你知道夏天下网,捞到最多的是什么吗?江之寒很诚实的摇头。她偏着头,带着十分的成就感,我知道。江之寒笑她,五分钟前才知道的。

过了不到四十分钟,最活跃的林墨渐渐沉寂下来。她皱着眉,大口的呼吸了几口。江之寒和橙子靠在船尾,正看着船后拖着的长长的白白的翻滚的浪花,说些大学的事儿和认识的人,说好了今天不谈公事的。

舒兰走过来,对江之寒说,林墨大概是晕船了。

江之寒走到甲板前面,看见林墨已经坐在甲板上,嘟着嘴,咬着下唇,像是在和谁斗气。

江之寒坐在她旁边,带着几分幸灾乐祸,“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林墨很委屈的看他一眼,“你还说?我好难受……谁知道船和车不一样嘛。”

江之寒递给她一瓶矿泉水,又从兜里摸出晕车药,“现在吃可能晚了,需要提前几个小时吃的。不过死马当作活马医,吃一颗吧。”

林墨乖乖的吃了一颗药,说:“为什么舒兰姐和橙子哥一点儿都没事儿?”

江之寒笑道:“你和他们比?他们是海边长大的。”

林墨歪着头,问:“那你呢?我们总是在一个地方长大的吧。”

江之寒笑道:“我很厉害,而且我还很谦虚的吃了药……”

林墨气呼呼的,但终抗不住想呕吐的感觉,腻声说:“哥,我好难受哦……”

江之寒柔声安慰她说:“晕船呢,是因为你精力都集中在不舒服的地方了。等会儿开始捞鱼,你看看兴趣来了,注意力转移,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林墨可怜兮兮的问:“真的?”

江之寒说:“真的。”

林墨问:“你保证?”

江之寒说:“我保证。”

※※※

回到渔港,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整个路上,除了前半个小时,就只有捕鱼的那一阵林墨兴奋了一阵,像模像样的带着工作的手套,江之寒还找了身脏兮兮的工作服替她穿上,拍了张工作照。作为东郭先生,林墨号称捞了两网鱼起来,功劳大大的有。但在回程的路上,她又萎顿了。胃里翻腾不止,只好坐在了地上,使劲的吹风,到后来觉得头都吹晕了,把头靠在江之寒肩头上,闭着眼睛,只希望快结束这折磨。

下船的时候,小丫头觉得脚还在发软,身子是虚的。四个人也就没有急着开车回家,先在渔港处找了个地儿,坐下来休息。

江之寒笑林墨是典型的叶公好龙,出发前最向往,过程中最萎靡,等到等会儿到家了一定又活蹦乱跳的。笑话了她几句,发现带来的水没有了,便拉了橙子去附近的小商店买水。

在渔港处休息了好一阵,又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简单吃了点,几个人就往回赶。到橙子家的时候,林墨基本已经恢复活力了。因为橙子母亲去了亲戚处,父亲又在当阳,家里成了几个年轻人的天下,倒也落得个自由自在,没什么拘束。

江之寒是四个人中厨艺最好的,当仁不让的拿今天新鲜捕的鱼去厨房加工处理。一会儿的功夫,舒兰从楼上走下来帮他,而橙子让司机带他去厂里打一头,说马上就回来吃晚饭。

舒兰微笑,“需要我帮忙吗?”

江之寒说:“不用不用,我的准备工作做的差不多了。汤已经熬上,蒸啊炒啊什么的,等橙子回家再开做,免得热了又冷,就不新鲜。”问舒兰,“小丫头好些了?”

舒兰嗯了一声,不无羡慕的说:“你这个哥哥,当的挺尽心。”

江之寒笑了笑,“欢迎认我当哥哥。”

舒兰一怔,脸略红了红,白了他一眼。

江之寒问:“最近还好吗?”

舒兰嗯了一声,说:“橙子最近压力倒是比较大……”

江之寒说:“我知道。所以,今天拉他出去,一来是满足小丫头的愿望,二来也是让他放松放松。”

舒兰说:“他主要是觉得,刚把你拉进来投资,就出这么大的事儿……”

江之寒道:“那是他入行太短的缘故。做生意嘛,总是有风险的,哪能不出点儿事儿。你有空帮我开导开导他。”

舒兰嗯了一声,很专注的看江之寒在那里去鳞片,剔骨,切鱼片。

过了一会儿,她问江之寒:“听说你扮成她男朋友,帮汤晴把她的追求者赶跑了?”

江之寒道:“澄清一下,我是扮演的保镖,不是男朋友。”

舒兰呵呵笑了笑,一脸不相信的神情。

江之寒呵呵笑笑,“汤晴老爹可是大富翁。有空的话,帮我吹吹风,让她说服她爹分点儿单子照顾一下我。”

舒兰轻哼了一声,“你不认识她?要我去说?”

江之寒道:“我和她,哪有你们俩关系那么铁?”

舒兰一副信你才怪的模样,看江之寒轻车熟路的处理好鱼,抹上盐和料酒,在鱼肚里塞进姜葱,鲜菇,和一点点猪肉末,问;“为什么要用肉末呢?”

江之寒说:“把鱼肚子鼓起来,形状更好看。而且加一点肉末,据说可以把两种肉香混在一起,味道更好一些。”

舒兰半开玩笑的说:“有你不会的吗?”

江之寒愣了愣,回她道:“有啊,生孩子不会。”

舒兰嫣然一笑,“就是说别的都会。”

江之寒说:“绣花不会,不过这个应该不难学。”

想了想,补充说:“吹牛我也不会。”

舒兰掩嘴笑起来,“嗯,好像是不会。”

江之寒说:“撒谎我也不会,这个学都没法学,生性太诚实。”

舒兰呵呵笑道:“厚脸皮会不会?”

江之寒严肃的说:“这个真不会,从小脸皮就特薄。”

舒兰点头称赞,“好纯洁的人哟。”

江之寒看着开朗而欢笑的女孩儿,心里感到几分温馨。希望她真的摆脱了阴影,扬起头在校园里重新开始做那个骄傲的公主。

※※※

晚饭是四菜一汤:海鲜煲,清蒸鱼,竹笋炒肉片,蟹腿炒年糕,加上酸菜鱼片,当然都是出自江之寒的手艺。

难得的是,这一顿做的还是蛮地道的清淡的南方口味,橙子吃了,赞不绝口,说谁嫁了老大一定享福。江之寒说,自己会做饭不算本事,能找到一个会做饭的媳妇儿才是真本事,对着舒兰饶有深意的笑。舒兰也不理她,自顾和林墨小声说着私房话。

吃完饭,橙子接到父亲的电话,说后天下午会到家。在海上颠簸五个多小时,大家也有些乏了,江之寒偷偷给林墨一个眼色,站起来说:“不是要给家里打电话吗?去你的房间打吧,我顺便同你爸讲两句。”两人没来萍乡之前,舒兰虽然在这里上班,却并不住橙子家里。江之寒嘴上虽然说不再掺和别人的事儿,喜欢撮合的本性难改,当然想给他们制造些机会。

上了楼,林墨悄悄的说:“你要给橙子哥哥制造机会?我哪有什么电话要打,昨天才打过的。”

江之寒嘘了一声,“观棋不语真君子。”

林墨笑道:“什么跟什么呀!……”

江之寒把她推进屋里,笑道:“现在又精神百倍了。上午在船上的时候,哥,我好难受哦……”装腔作势的学她的样子。

林墨甜甜的一笑,“想惹我生气,我偏不生气。再怎么说,今天是我捞上来的鱼最多,你们都是在旁边只看不动的。”

江之寒拿她没办法,摇摇头说:“林墨,后天萧叔叔回来以后,我们可能会比较忙。如果没有空的话,就让舒兰带你出去逛逛,可好?”

林墨柔声道:“哥,你不用管我。我复习的书都带了好几本来,就是在家里看书也是可以的。舒兰姐不是也有很重要的工作做吗?不用麻烦她。”在心里,她悄悄的说,其实,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呆上一段日子而已……

哪怕,只是作为你心目中的妹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