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25章 压力

到了温城机场,出人意料的是还有人来接机,而且是舒兰。边走边寒暄了几句,江之寒替林墨和舒兰互相介绍了,心里想这几天本就打算让舒兰来做保姆,她倒是一头撞在了枪口上。

接他们的车当然是萍乡厂派来的,三人进了后座,舒兰便简单的说了说最近的情况。因为是暑假,她这些日子就在厂子这边上班。自从投资萍乡厂【全名叫萍乡机械制造设备公司】以后,江之寒只派驻了一个全职的员工到萍乡,负责自己这边和萍乡厂的协调和联络。舒兰现在兼职替江之寒工作,但因为她和萧诚一家有着私人的交情,角色又有些不一样。

舒兰告诉江之寒,萧诚父亲已经启程去对方公司所在的城市,在那边已经呆了好几天。他主要是过去了解一下真实情况,然后在当地找一找朋友和朋友的朋友,为以后的后续发展做些准备。因为事关重大,虽然现在跑外销多是橙子在负责,这一次他父亲把他留在了厂子里,自己亲自出马。

厂子这边,新买的厂房基本已经改造好,新设备差不多可以搬进去。现在正在做生产区规划布置和布线,另外工厂对门给聘请的外地职工准备的宿舍也要进行一些装修和最后的大清洁,橙子留下来和他父亲的一个副手在负责协调组织这一块儿的事情,总的来说进展的还顺利。货款被扣这样的事情,在萍乡厂这样一个管理结构中,除了最高层的几个人,下面的工人是根本不知道,也不关心,整个生产程序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

萧诚父亲走之前其实是同江之寒通过电话的,但那时候两眼一抹黑,他只是说了些抱歉的话,让江之寒不用太着急,自己一定尽可能的挽回损失,诸如此类。江之寒当然也宽慰了他几句,告诉他马上就会飞过来,等他回萍乡再和他详谈。在江之寒这边,他已经让楼铮永负责寻找当阳【那个公司所在地】可能的联系关系,为以后的事情做准备。

一路无话,到了萍乡已是晚饭的时候。江之寒和橙子通过电话,让司机直接开车去了饭馆。

下车见到橙子,只见这家伙蓄着胡子,两眼都布满血丝。前几年,厂子有困难的时候,还是父亲一个人在操劳,回家也不怎么提面临的困难。这一次,橙子自己成了工厂的管理者,才真正体会到经营一个企业的压力。工厂的销售额不错,最近的形势又看好,但总体来说利润额度不高,一千万损失需要做多少单子才能弥补回来呀!

江之寒拍拍橙子的肩,并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搂着他往里走。司机单独在外面给他订了个小桌子,一行四人进了包厢。这不是什么大饭店,但主打的海鲜,尤其是做的螃蟹,是橙子的最爱。

回家大半年,橙子身上已经完全褪去了青涩的学生气,举手投足都更成熟自信。他问江之寒和林墨想要吃什么,两人都让他做主,便点了一堆海鲜。

林墨客气道:“不用点这么多,吃不完浪费了。”

江之寒在一边笑,“别听她的,她很能吃,你就按我的食量算她的就好。”招来一个大大的白眼儿。

橙子开口说:“我爸昨晚还打了个电话回来,现在情况不是很清楚。关键是当阳那边,人面儿不太熟。他以前做生意认识一个朋友,说不上很熟,但还算帮忙,所以现在托他在找关系。他去那边公司,里面人好像已经散了,剩下几个保安什么的,也拦着他,说头头们都不在,里面就是些工人,进去也是白费。”

江之寒问:“叔叔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橙子说:“还不定,应该就在周末吧。”

江之寒点点头,宽慰他说:“你不用急,我们现在有周转的资金,我青州那边的公司还能贷到款。只要不影响生产运作,其余的都好说。我也在找人,看看能不能在当阳找些当地的关系。等到你父亲回来的时候,应该会有些反馈。对了,上次贸交会谈下来四五个意向,有没有签下单子来?”

江之寒其实是大致知道答案的,问一问不过是鼓舞一下橙子的情绪。果然,他振奋了几分,说:“我们已经谈好两个单子了,第三个单子报价以后,对方回了一个报价,我往下调了调,昨天才回给他。不出意料的话,下个星期应该能搞定。”

江之寒问:“新厂房的进度呢?”

橙子说:“一切都很顺利,下个月就可以投产。那样的话,我们产能应该可以翻一番,出单子的周期能缩短不少。”

谈了几句生产的事儿,江之寒笑道:“你父亲回来前,我看来也没什么可干的。明天去厂子里转一圈,剩下来的时间……”指一指林墨,“小丫头还没看过海,要陪她去转转。”

江之寒摆出一副放松的姿态,主要是要给橙子减减压,看他的样子,应该有好些天没有睡上好觉了。

他问橙子,“最近没有台风吧?”

橙子说:“没有没有……这样,后天我去联系一下,包个船,我们出海钓鱼去,回来可以弄自己钓的鱼来吃。”

江之寒说:“这个主意好。”

坐在旁边的林墨很懂事的说;“哥,工作这么忙,你们就不用管我。我没事的时候,自己去海边走走就好。”

橙子说:“我们这里,没什么好的沙滩,海边那些渔村,老实说看起来脏乱的很,没什么多大的看头。出海钓鱼的话,应该会比较有趣一些。”

江之寒笑林墨,“再假装客气的话,这个机会可就没有了哟!”桌子下的脚被狠狠的踩了一下。

※※※

冬天的清晨,只有天边有一丝曙光。

江之寒坐在阳台上,盘腿打坐。这里的空气比中州清新了十倍,甚至比青州的校园也要好上不少,毕竟人口居住的密度要低上很多。

江之寒喜欢萍乡的环境,尤其喜欢这里早晨的气味。海风带来湿润,和一丝海里的腥味。但那味道并不浓烈,和四周草木的味道混在一起,让人感觉很是舒服。

听见有人极轻的敲门,江之寒小声说:“没锁呢,进来吧。”心里疑惑谁起的这么早。

吱呀一声,穿戴的整整齐齐的林墨像只小猫一样,蹑手蹑脚的走进来,倒是让江之寒大吃了一惊。

他做个夸张的表情,“小懒虫,离十点钟还有四个多小时呢。”

林墨反身掩上门,只留了一条缝。她回过头来,嗔道:“讨厌!……”

江之寒看看床头柜上的闹钟,说:“还有四十多分钟才出发呢!怎么,睡的不好?”喜欢晚睡晚起,是林墨经常被她妈念叨的事情。到了假期,早上睡到日当午绝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林墨眼里闪着光,掩不住兴奋,“要出海了耶!”

江之寒哑然失笑,看把这丫头给兴奋的。

林墨在床沿上坐下,轻声问:“哥,你每天都起这么早么?”

江之寒说:“是啊,习惯了就好。我以前和你一样,假期是喜欢睡到十一二点的。”

林墨轻笑,“你老了。大家都说,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糟糕,你才刚过二十,嘻嘻。”

江之寒瞪了她一眼,问:“你起来多久了?”

林墨说:“半个多小时了。”伸伸舌头,很可爱的样子,“刷牙的时候,不小心把舒兰姐姐吵醒了,她现在正洗漱呢。”

江之寒招呼她走到阳台上,“深呼吸……闻到海的味道了吧?”

林墨趴在栏杆上,闭上眼,慢慢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憋住,好像在感觉空气中的味道。半晌,她睁开眼,重重的点点头。

江之寒关心道:“海上很颠簸的,我带了晕车晕船的药,现在就吃一颗,免得等会儿受不了。”

林墨扁扁嘴,“我才不需要呢。我从来不晕车,哪怕是很颠簸的路。”

江之寒皱眉道:“你确定?”

林墨点头,“我没问题的。”过了一会儿,她又问:“哥,不会耽误你的正事儿吧?”

在这一点上,十七岁多的林墨和当年的倪裳很相似,都是懂事体贴的小女生。

江之寒回头看了看房门,压低声音说:“橙子,就是萧诚哥哥,他这些天的压力太大。这正是个好机会,让他放松一下,把脑袋里的弦松一松。具体的事情,总是有人做的。就像你说的,是要保持冷静,要劳逸结合,有张有弛,注意节奏,是吧?节奏最重要了。”

林墨嘟起嘴,“你又笑我……”朦胧的晨光下,女孩儿脸上的肌肤真可用“吹弹可破”四个字来形容。不是那种一味的白,而是带着些许健康的青春的微红,正是最自然的胭脂。

江之寒由衷的笑起来,看着她的脸,柔声说:“林墨,你真的越长越漂亮,长成一个大美女了。”

出乎他意料的,林墨没有娇嗔反驳。她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半米外的江之寒。微启朱唇,她轻声问:“真的?”

林墨一向是个眉清目秀的小美女,但这两年来,她的五官长开了,显得更有雕塑感,气质里也不像原来那样稚气,女孩儿的柔美慢慢浸入她的肌肤她的身体,真的就如同一朵含苞欲放的花。清晨醒来,仿佛还带着晶莹的露珠,抖抖身子,向世间展示自己的美丽和清新。

江之寒微微一笑,没有答她。

林墨倒是有几分局促起来。她避开江之寒的目光,忽然说:“我去看看舒兰姐,她应该洗漱好了。”嫣然一笑,转身出了房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