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24章 分头行动

听江之寒讲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吴茵当然明白这边的事情远比京城的严重。现在江之寒占着工厂大概三成五的股份,要是一千万损失坐实了,他自己要承担的大概有四百万左右。

吴茵问:“你准备马上飞过去吗?”

江之寒点头道:“先过去了解一下情况,光打电话,有些事情说不太清楚。你马上帮我联系机票吧,最好是后天的,中州这面我还要处理一点剩下的事情。”

吴茵问:“那菜馆那边的事让谁去处理?”

江之寒说:“只有麻烦你跑一趟了。”

吴茵这时已下了床,往身上套了件家居的纯棉Tshirt,用橡皮筋把头发束了束。她说:“我去倒不麻烦,就怕解决不了问题。公司在那边市场部不是没有人,方老伯不是不听他劝吗?”

江之寒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这样,你和楼哥一起去。我再给老方写封信。老方虽然脾气倔些,但他心里清楚的很。公司里面,最能代表我意思的就是楼哥和你两个人,你们一起去,是表示我们对他的尊重。我想,这个意思传达到了,他应该会妥协的。另外,我们随时保持联系,我要是事情解决的快,也可以从萍乡那边直接飞到京城去……总之呢,外交协会这个晚宴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协调工作一定要做好,既要坚持原则,又要达成妥协。这件事,我就交给你了。”

吴茵点头答应下来,又说:“林墨这个事儿,你答应的好好的,最后时候来临时变卦,小姑娘一定不乐意。你还得亲自去和她说一说。”

江之寒道:“她父母都要上班,倪裳也下乡去了。我们俩不带她的话,找不到人领她去旅游,看来这事儿只有推到明年,就当是给她高考成功的奖励。我等会儿打个电话,下午到她家去给她解释解释。”

※※※

林墨对于江之寒的特殊之处,不仅在于那个梦,也在于她的年龄。江之寒身边亲近的女生,按年龄分大致是两个集团,倪裳芳芳凝萃舒兰这样的中学大学同学和他基本是同龄的,最多一岁左右的差距,而吴茵石琳沈桦倩文楚这批人比他大上三到六岁,但因为他的早熟,并不太感觉年龄的差距。只有林墨和小魔女,比他小了三四岁,是不折不扣的小妹妹。

在江之寒的理念里,小妹妹当然是拿来溺爱的。读高中的时候,小魔女花样百出,他都尽量给予满足。但林墨不一样,她一向很懂事,也基本不提什么要求。

所以,当她提出来要想在高三之前放松一下,出去旅游的时候,江之寒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中途变卦,虽然事出有因,心里还是蛮愧疚的。

以江之寒对林墨的了解,自己解释一下事情的前后,她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出乎他意料的是,当他大致讲了一下情况,林墨却嘟起嘴,不说话。

江之寒眼珠转了转,说:“本来我去不了,可以让你吴茵姐姐带你去。不过她现在又要飞京城,代我去处理一些事情。而你的倪裳姐姐下乡去了,要去一个多月呢,温姐姐也去了江南。你爸爸妈妈又没有空。如果让你和你同学一起去,我还真不放心,高原之城那个地方据说也不是那么安全。要不这样,我在公司里找个人带你去?”

林墨说:“其实,我也不是一定要去高原之城……”

江之寒哦了一声,“那你想去哪里呢?”

林墨楚楚可怜的看着他,“去哪里都无所谓的,我只是想着要调整这么半个月左右的时间,然后就进入准备高考的节奏嘛。因为这样计划很久了,如果忽然把它取消掉,总觉得心里有个疙瘩,那个……那个节奏感就没有了呀。”

江之寒哑然失笑,节奏感?这个小丫头的名堂真不少。

江之寒说:“那和我说说,你想去哪里找节奏感呢?”

林墨眨眨眼,有些欲言又止的意思。

江之寒催促道:“快说呀。”

林墨说:“我可以跟你去萍乡么?我还没看过大海呢……”

江之寒有几分惊讶的看了她一眼,“这……林墨,我是去工作的,那边事态很严重,应该没有时间陪你出去玩儿。”

林墨说:“我没关系的……我可以自己去海边转转。嗯,我还可以带上几本书,没事看看小说也挺好的。”

江之寒沉吟起来。一抬头,看见林墨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眼里的冀望却掩也掩不住,禁不住心软了。转念一想,舒兰假期在那边实习,应该可以让她带林墨到处走走,于是便点了点头。

林墨见他点头,睁大眼,“真的么?”

江之寒又点了点头。

女孩儿粲然一笑,“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黄鹂般清脆的嗓音中好像多了几分娇媚。

江之寒的心弦好像被那声哥轻轻的拨动了一下。他沉下面孔,很威严的说:“到时候要喊无聊,可不要怪我没有提前警告过你。”

※※※

因为一些事情的耽搁,江之寒出发去萍乡的时间推迟了两天。萍乡并没有机场,他们需要飞温城,再转车去萍乡。不得不说,江之寒名下的公司和他接触的网络比橙子父亲的厂子在信息流动方面要强大很多。不到三天的时间,关于倒闭的红星化工机械有限公司的详尽材料已经汇总到吴茵那里。江之寒现在手里拿的,便是吴茵整理以后的文件。

江之寒仰靠在宽大的座椅上,对着手里的文件发呆。旁边坐着的林墨,时不时看他一眼,但并不出声打扰他。虽然不是第一次坐飞机了,但却是林墨第一次坐头等舱,空间的宽敞舒适和经济舱还是很有些区别的。

江之寒把文件塞回文件袋里,自言自语的说:“不对呀……”

林墨转过头来,柔声问:“发现问题了?”

江之寒点点头,大概是需要一个人来讲述整理自己的思路,他也不管林墨听不听的懂,分析道:“如果我手头的资料是准确的话,这个事情恐怕就更严重了。红星化工以前是萍乡厂的买家,但他们自己需要的量并不大。后来他们名义上是一个制造加工厂,其实有一部分生意是做分销商,因为他们本身在好些省有不错的销售渠道。他们从萍乡厂进货,大部分都是拿去分销的。你知道,萍乡厂的产品按他们要求是不打牌子的,他们拿过去打上自己的牌子,然后再转卖,里面的利润空间相当的不错。因为那时候也是起步的时期,所以萍乡厂虽然知道这个情况,也没有办法。自己的牌子没有任何知名度,如果有人愿意分销,还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即使利润率低一点,生意也得做。”

喝了一口果汁,江之寒继续说:“没错,半年多前红星是买了一块地,据说要扩建。但一,他们那块地据说现在还是空着的,厂房建起来了,但并没开始生产。二,萍乡厂的产品和他们想要扩张的生意完全没有关系。那么,在原来销售渠道完全不变的情况下,他没有任何道理忽然一次需要1500万的产品。要知道,他们去年一年才代销了不到三百万的产品……”

林墨试探着问,“所以……他们就是来明明不需要,但来骗东西的?”

江之寒赞赏的点点头,小丫头的逻辑思维能力还是很强的。

他说:“按正理说,如果他们破产或者倒闭,不管哪种说法,所有这些库存也好不动产也好银行帐头也好,都应该封存起来,然后作价转卖,赔付给债权人。但是……就怕这里面有猫腻啊!”

林墨问:“哥,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明知道要破产了,还故意到处赊帐买很多东西吗?”

江之寒笑道,“聪明”,下意识的要去揉揉她的头发,被林墨拿小手挡住了。她嗔道:“说过多少遍了,不准摸我的头发!”

江之寒说:“欠一分也是欠,欠一百万也是欠,这帮家伙倒腾那么多东西进去,一定是有什么图谋吧?”

林墨眼睛一亮,“他们会不会偷偷的把东西卖了,然后自己把钱分了,然后就逃跑?”

江之寒哈哈一笑,“林墨,你很有成为奸商的潜质。我看啊,你这方面的天赋,远比你倪裳姐姐和吴茵姐姐来的高。”

林墨白他一眼,“我才不要经商呢!……嗯,就是要,我也要像我爸那样,开个早点连锁店,方便老百姓,赚钱也赚的心安理得不是?”

江之寒咬牙切齿的说:“你这丫头,是在指桑骂槐么?”忽然觉得把她带在身边,真不是个坏决定,至少心情舒畅了许多。就算被黑了一千万的货还没有着落,他也有心情看看舱外的风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