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23章 多事之夏

手机铃声打破了屋里的气氛。一整个上午,江之寒和吴茵两人,都呆在室内厮混。他们像两个处了很久的伴侣,没有什么激烈的交锋,而只是轻柔的触碰着,甚至就停在那里,一动不动,慢慢的感受那种契合的亲密感。

据说有一种病叫“皮肤饥渴症”,说的就是有人需要肌肤接触的那种感觉,一旦没有,就觉得少了点什么,没法正常的生活。这个上午,这两个床上的人似乎也患了这种病,他们只是相互接触着肌肤,就能够满足的叹口气,觉得这样真的很好。

越激烈的往往消散的就越快,越柔和的通常持续的很长,就如流水,涓涓流淌,却从不停息。两人这样亲密的接触着,偶尔动一动,仿佛一会儿的功夫,两个多小时就过去了,床上也留下了好多汗迹和水迹。

江之寒皱皱眉,没有去接手机的欲望。

吴茵懒懒的躺在他怀里,说:“接一接吧,说不定和后天出行的安排有关,有什么变动呢。”

江之寒想想也有道理,便起身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叽叽咕咕的讲起来。

放下手机,他叹气道:“听你的劝,是一个错误。”

吴茵勉力打起精神,“怎么了?”

江之寒说:“京城那边出了点儿事儿,方老伯不知道怎么犯了倔驴脾气,和格努尼那边派来的人协商菜谱的时候,争执起来,都不肯让步。你说,这是多大一个事儿?不就是口味传统有些差异嘛。”

吴茵问:“你在电话上再劝劝?”

江之寒沉吟了一会儿,“我想,我要飞过去和他谈谈。外交协会这次晚宴,是关键的第一炮,千万不能出了差错。如果还没开打,内部就自己打起来,怎么可能有胜算?方家和其他的大厨不一样。按理说,再有本事的大厨,都是替人打工,无非是工钱高低而已。但方家人,心理面真有这样的执念,认为他们传承的不仅是厨艺,而且维护的是文化。我们这个菜馆,毕竟打的是他们的招牌,依靠的是他们的实力,所以这个事情看起来小,可能演变的很大……嗯,事不宜迟,我需要马上飞过去解决这个问题。”

吴茵用肘子支起身体,毫不在意的露出上半身的春光。她皱眉问道:“那你答应林墨,陪她去拉萨的事儿?”

江之寒皱眉道:“要不,你一个人带她去?”

吴茵微微摇头,“林墨快高三了,又那么能干自立,你觉得她真的需要我带她去拉萨么?”从第一次见面,吴茵似乎能感觉到江之寒最疼爱的小妹妹对她有那么一点隐隐的敌意。最开始是因为倪裳,后来也许有了些改变。吴茵虽然不知道缘由,但能感受到那淡淡的敌意在那里。虽然很想和她搞好关系,吴茵却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主意。

江之寒说:“让她一个人去,总不好吧?”

吴茵说:“还是问问她自己的意见吧。兴许……你不去了,她也懒得去了呢?”

正说话间,手机又响了起来。

江之寒转头看着吴茵,皱眉道:“你还记不记得去年夏天,我也是最讨厌早晨的电话。”

※※※

江之寒接的第二个电话,比第一个电话更要糟糕很多。

橙子打电话来说,一个月前刚刚交的一笔货,买家前几天忽然倒闭了。通常情况下,因为害怕收不到款,萍乡的工厂都是采取全额付款,货到款清的支付制度,这也和当年橙子父亲吃的亏有关。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就是讲的这个意思。

正因为这个付款制度,工厂在国内的客户越来越少,因为很多买家不愿意走这条路,尤其是国有的企业。扣住货款,慢慢的刁难你,经手人会有很多的利益。如果一次付清了,到手的油水就少了很多。橙子老爸决心慢慢的把销售重点转移到国外,所以在这上面也不强求,宁愿少做些生意,也要做的稳妥一些。

当然,任何付款制度都是有例外,有协商余地的。譬如说,经常打交道的信誉比较好的老客户,周转困难了,通常可以宽裕一下,给一到两个月的延迟期限。譬如说,成交量很大的大客户,如果对方强烈要求,也不是不可以商量,通过支付定金,然后分期付款的方式来结算。

这次拖欠货款的这个厂子,算是萍乡工厂的老客户,付款一向比较稳定。以前也有几次要求延迟付款,但到了期限都补交了余款。再加上这次他们的订单特别的大,足足有一千五百万,比以前的订单大了有七八倍,是前半年工厂接到的最大一笔单笔订单。所以,当对方提出发货日付款三成,一个月后补齐余款的时候,橙子和父亲商量了好一阵,还是答应了。

因为货款比较大,橙子不太放心,派了经常跑这个客户的两个销售员过去摸摸情况,其实就是探一探风声,从下面的渠道了解一下对方经营的状况,是否有付不出钱的危险,这一次为什么拿的单子出奇的大。那两人回来汇报说,那个厂最近搭上了一个香港大公司,实力大增,前景非常的好,那也是为什么他们忽然急剧的增加购买量,因为才购入了新的厂房和设备,又有香港公司的销售渠道,准备挽起袖子大干一场。

上个月发货的时候,三成定金是准时转账过来的。但一个月还不到,厂子倒闭的消息忽然传了过来。如果是一般情况下的拖欠,大家还可以慢慢磨洋工。但一旦厂子宣布倒闭了,这钱找谁去要?所以,橙子父子一下子有些慌。虽然橙子父亲说自己去想办法,先了解一下情况,再通知江之寒这边。但橙子刚从中州回去,知道这个事情以后,想了一天一夜,觉得不妥。他知道江之寒的门路比父亲要来的多来的野,所以尽早通知他才是正路。更不用说,江之寒现在也是公司的大股东,有权力及时知道这么大的纰漏。

拿到江之寒的注资以后,橙子父亲开始了扩张的步伐。通过现在厂房和设备的抵押,他拿到了一笔银行的贷款,加上江之寒投入的钱,新买了一处厂房,正在开始建车间,新设备的购买已经完成,已经进入车间规划布置的阶段。

在这个节骨眼上,资金的流动就显得尤其关键。这门行当,资金周转的周期是比较长,份额也是比较大的。首先,需要提前购置原材料储存。如果预计原材料可能涨价,提前购买六到十二个月的铜,铝,和不锈钢都是很常见的。然后,虽然是货到付款,但加工周期必须算进去,现在公司做国际贸易的份额很大,货物在海上走的时间通常还要加上一个月甚至更多。这样算起来,从原材料购买,到成品收款,整个周期相当的可观。

因为拿到两笔大的注资,橙子父亲最近的步子迈的比较大一些,原材料的库存相当的高,在新厂房和新设备上投资又砸了出去。这个时候,最害怕的就是有大笔的货款收不回来。一千五百万的七成,那可是一千万出头的钱,对于一个毛利率不高的行业,和一个虽有一定规模但远远算不上巨无霸的中小企业,那可是致命的打击。比直接损失更可怕的是,整个资金周转链可能受到这一千万的拖累,整个的崩溃掉。到时候,银行贷款还不出来,面临的可能会是强制没收抵押厂房设备的后果。

在这件事情上,回头看来,橙子和他老爸犯了好几个错误。首先,工厂购货以后大半个月就宣布倒闭,当时的经营状况一定不会好,所以他们派出去的人回馈的情报肯定是错误的。这段时间,橙子父亲忙着跑基建的事,橙子则集中精力在和外贸公司的接触,扩展经销渠道,这么大的一笔生意都没有亲自跑去调研一下情况,又错误的信任了手下的人,才导致这样一个局面。其次,因为看中这笔生意的量很大,在付款方式谈判的时候不够强硬,三成的付款是这几年他们在国内生意中给出的最低比例了,所以承担的风险很大。最后,在整个资金管理上,橙子父亲还是缺乏系统的管理经验,基本是跟着直觉和几十年做生意的经验,在看似乐观的时候就不太控制好这个度。

当然,回头看总结错误总是容易的。在错综复杂的局面中,能清晰的预见未来,却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现在的关键,则是如何能够尽量的减小损失,力争不要影响到公司整体的营运。

江之寒去年假期考察过萍乡的工厂以后,又读了汤晴他们发给他的报告,总体上对工厂的管理和营运是比较满意的。他只是注资,而没有外派管理人员去工厂,主要是两个考虑。一,就是对橙子父亲的信任;二呢,则是这样的家族工厂,如果很快的从外面派人去,很可能受到排挤,引起合作双方的猜忌,还达不到派人去想要达到的功能,属于吃力不讨好的事。

江之寒原本的想法,是当橙子逐渐接手工厂的一部分营运管理以后,再和他慢慢商量更好的合作方式,以及改造工厂整个的管理体系。他相信自己对橙子的影响力比较大,并且相比他父亲,橙子对现代的管理观念应该能更容易接受。

据江之寒所知,橙子父亲是属于比较小心谨慎的经营者,却没有想到,这一次的纰漏,来的如此之快,如此之大。距离自己注资,还一年都不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