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21章 请别忘记

“有什么好笑的事?”江之寒闻声抬起头,只见袁媛,文楚,和欧阳联袂走过来。

袁媛伸出手,递过来一个红色的信封。

江之寒接过了,扬扬眉毛,“给我的红包?”

袁媛笑道:“我们仨的生日礼物。”

江之寒用手甩了甩信封,轻飘飘的。

袁媛说:“不和你打哑谜了,这里是方圆通讯15%的股份。”

江之寒夸张的叫了声,“文老师,欧阳兄,还有袁姑娘,你们太过份了啥。大过生日的时候,跑来找我要钱入股。”

袁媛白他一眼,“我们不要你的钱,只要你的人。”旁边的文楚扑哧笑出声来。

江之寒哦了一声,“这是怎么个说法,说来听听。”

袁媛说:“你这家伙,公检法都熟悉的很,其它部门估计也有些门道,又和青大的头头们颇有些交情,所以我们是请你来当门神的,替我们消灾挡祸,这就是报偿。本来呢,只准备给你一成的,剩下百分之五就算是生日贺礼吧。”

江之寒哑然失笑,这一招,他以前常用在林师兄身上的,没想到现在也有人来找他当门神了。笑了笑,他问:“真的不需要注资?”

文楚回他说:“我们现在主要就是一点研发的费用,需要的还不多。以后如果有需要了,再和你说。”

袁媛说:“我和楚楚累死累活,每人才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现在可是我们第三大股东,要多用些心才是。以后找你融资的话,股份另算,那时候你恐怕就是第一大股东了。”

江之寒双指搓了搓信封,说道:“那好,这份礼物我就笑纳了。希望我们的方圆通讯能够早日腾飞!”

十分钟后,第二波送礼的人到了。让江之寒颇有些吃惊的是,卓雪,张小薇,和倪裳是一起来的,好像经过上次下乡以后,这三个女生变得相当的亲密。

倪裳手里捧着一个大大的方方的盒子,江之寒接过来,沉甸甸的,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倪裳微笑道:“我们三个人合起来送你的生日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江之寒看了她一眼,女孩儿和他对视了一秒钟,很自然的转开了视线。这个送礼的组合,倒是有些奇怪。江之寒心里嘀咕着,打开那盒子,只见里面是一本真皮为封,设计高贵典雅的相册,做工很讲究。翻开扉页,上面写着一行小字:

愿青春能留下一点痕迹!

字迹娟秀熟悉,正是倪裳的手书,下面的签名却是三个人的。

这本意大利进口的相册,花了倪裳足足六百大圆,是她平生买过的最贵的礼物了。因为卓雪和张小薇都不是来自有钱家庭的,倪裳谎称是九十块的价钱,收了她们俩一人三十人民币。

去年年底的时候,江之寒退出股市,把属于倪裳的那一部分钱,扣除当年提前返还的六千块,通过温凝萃,都转给了她。倪裳拿到钱以后,想了好久,却没告诉父母,自己存了起来。她当然不是贪那些钱,虽然投资的利润足足是原来投资的好几倍,对普通的家庭也算是一笔横财。倪裳想的是,高三回去的时候,她告诉父母投资都拿了回来,还多了一千块的收益。那时候,因为不愿意父母认为她和江之寒还有太多的牵扯来往,便用了那样的说法。倪裳琢磨着,现在还不是改口的时候,不如自己把钱存起来,等到以后有机会再拿给母亲,让她去处理。因为这个事情的缘故,倪裳现在也是一个小小的富婆。再加上她主持大专辩论会,虽然不能像商业化的主持人那样拿到高额的报酬,各种补贴收入还是相当可观的。

江之寒翻了几页,把相册合起来,抿了抿嘴,只是说了声谢谢。

倪裳看了他一眼,又说:“这个暑假,我和小薇都有些时间。我们想好了,去卓雪那里住一段时间,看能不能在那个助学基金的事情上帮上一点忙。”现在的卓雪,已经被江之寒正式聘为助学慈善基金的兼职工作人员,很多空闲的时间都花在了这上面。

张小薇半是玩笑的说:“是呀,老板订出了蓝图,还是需要我们当小兵的去执行。”

江之寒翻翻白眼,“你是暗示我只说不做吧?”

张小薇笑道:“岂敢岂敢!”

卓雪插话道:“倪裳和小薇去我那里,生活条件可能委屈了一点。不过我想,她们来了,可以把事情办的好很多,所以就没有推辞。你知道,倪裳和小薇,比我都能干的不知道有多少!”

张小薇嘻嘻一笑,“卓雪,别说我,咱只是倪主席的行政秘书。”

大家说笑了一阵,江之寒问倪裳,“林墨要去么?”

倪裳说:“她倒是想去,不过我没答应。毕竟她明年就要高考了,让她出去一个多月,父母再开通,也是心里有疙瘩的。我劝小墨,来日方长,等她进了大学,有的是时间来做这些事情。”

一拨人走了,下一拨人又来,送的礼物多是些贺卡,领带,CD之类的东西。大家都知道江之寒不缺钱,所以给他选生日礼物其实很是一件很头疼的事儿。

楚婉是一个人来的,她和七中的人,青大的人都不太熟,性格相对也有些内向,或者是缺乏些自信也说不定。一顿饭的功夫,她说话不多,大多数时候和四十中的小胖呆在一起。

她来找江之寒的时候,手里拿着包好的一盘CD。

楚婉说:“我也不知道该送你什么,只是一个意思……”

江之寒说:“谢谢。”

楚婉说:“生日快乐!希望你二十岁以后,能够越来越精彩。”

江之寒点头微笑,问她:“好久没和你联系了,你还好吗?”

楚婉说:“就那样吧,很平常的大学生活,不像你那么轰轰烈烈的,不过……我觉得还不错。”

江之寒问:“男朋友呢?怎么不带来?”

楚婉笑了笑,“不是怕他自卑嘛。”

江之寒哈哈一笑,“好冷的笑话。”

楚婉又说:“我接到电话以后,就给晓晓打电话了。不过她去东北出差,这一周怎么也找不到她。”

江之寒问:“她……可好?”

楚婉说:“她挺辛苦的。而且……好像生意上也有很多困难……”

江之寒沉吟了片刻,“如果有困难的话,叫她给我打电话吧。你给我她的电话号码,我打过两次,都没有人接。其实,前不久我才去了一趟羊城,离她那里很近,想着联系一下,却是找不到人。”

待楚婉走后,江之寒拆开包装纸,借着月光和黯淡的灯光看了看,却是一个经典电影歌曲的合集CD,排在第一位的是《毕业生》的主题曲《Scarborough Fair》,是江之寒很喜欢的一首歌。

在夜色里,江之寒轻轻的皱了皱眉。他现在是心思极多的人,难道楚婉在暗示什么?毕业生?我的第一次?……不要忘记她?

林晓走后,这两年算是音信全无。从某种程度上讲,江之寒比楚婉更了解林晓的性格。在有些自卑的心思中,她是一个极傲气的人,是一个宁愿自己苦苦挣扎,也不愿意去求人的人,尤其那个人是她也许有那么一点喜欢,却注定不能在一起的。

江之寒怔怔的看着远处,忽然想起林晓以前给他说过的话,两个人有时候就像两条直线,在人生的某一刻交叉而过,然后就渐行渐远,不再有交集,甚至不再能看到对方。

想到此处,他不禁有几分神伤。就像这生日聚会的热闹喧嚣,总有散去的那一刻。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很多过去了也就不再回来,只希望像倪裳那贺词写的,能留下一点点的痕迹吧……

十一点的时候,江之寒站在宫廷菜馆的外面送客。

和三年前倪裳的生日没什么太多的不同,只不过现在站在他身边的是吴茵,只不过今天是他的而不是她的生日,只不过那时候大家乘着公车出租离开,这次来接的是公司的小车。

人生有很多改变,但更多的时候不过是某种形式的重复。

※※※

这次吴茵到中州来,没有再借住小顾找的地方。江之寒的一个朋友在中州新购置了一栋两层的小楼,因为二楼还没有装修好,却是正好空出来,让一楼成了两个人临时的住所。

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招待了一夜的客人,两人都有些乏了。

洗过澡,江之寒坐在床上,随手翻着一本书,等着吴茵。

一会儿的功夫,吴茵穿着睡衣,手里拿着一样东西,走进卧房。伸出手,她温柔的一笑,“我的礼物……”

江之寒接过来,却是一个8*11的水晶相框,里面嵌着四张照片,都是两个人的合影。江之寒喜欢让吴茵当他的模特儿,自己却不喜欢成为照相的对象,因此两人的合照不多,这几张是吴茵费了好多心思才找出来的。

吴茵示意他把相框从后面打开,看见那镜框的背面,写着一首小诗:

请别忘记,

那春天早晨的翠湖

请别忘记,

那深秋落叶的校园

请别忘记,

夏日里静山那条小道

请别忘记,

冬天留着残雪的断桥

请别忘记,

那一天的风

那一夜的月

那一刻的细语

那一时的相知

请别忘记

有一年

我们一起走过

春夏秋冬

之寒

二十岁生日快乐

江之寒反复的看了两遍,似乎有些痴了。过了好一阵,他抬起头,把女孩儿拥进怀里,“怎么会忘记呢?不会的,小茵……一定不会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