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20章 吴茵的安排

林墨把江之寒生日前的一天留给了吴茵,但江之寒自己都不肯定,吴茵是否知道明天会是他的生日。认识她以后,江之寒从来没想到提起这个,两个人之间虽然感情愈发的好,但吴茵遵从他的意愿,很少过问彼此私人的事情。

按照日程安排,这一天江之寒足足有三个会。七中的商品房销售进入到最关键的准备期,相关的事情非常的多。

七月份的中州,温度已经达到三十五度。汉港开发的人在新办公楼里,从上午到下午,江之寒连轴的和不同部门的经理开会,听他们的汇报,最后和冯一眉几个高层碰了碰头,对现在手上的几套方案交换一下意见。

作为江之寒的特别助理,吴茵列席了所有的会议,还兼作江之寒的记录员。中午的时候,饭是状元楼送来的盒饭,一群人就在会议室里将就解决了一下,不过花了十五分钟的时间。

因为会议超时,最后一个碰头会直到晚上七点才结束。在空调房里呆了一整天,听了无数的汇报,江之寒觉得自己头也有些大了,转头问程宜兰,“晚上我们几个是不是找个地方好好吃一顿,犒劳一下自己?”

程宜兰笑道:“那就宫廷菜馆吧。之寒你要舍得放血,七中房子一开始卖,相信钱是会源源不绝的流进你口袋里的。”

江之寒打个哈哈,“哪有这么容易的事?不过您既然已经开了口,没有不听从的道理是不是?”

于是,一行人出了办公楼,步行去不远处的宫廷菜馆。

七点多的中州,热气稍微散去了一些,但闷热的感觉还是无处不在。短短的一段路走过来,大家背上都有了些汗。

推开门,走进宫廷菜馆那长长的甬道,很奇怪的就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连闷热也消散开,这要感谢那两棵冲天古树的树冠在白日里挡住了炙热的阳光。

进到小楼的门厅,一行六个人,冯一眉,肖邯均,楼铮永,程宜兰,还有江之寒他们俩,冯一眉走在最前面。她忽然扯着嗓子叫了一声,寿星来了!

下一刻,旁边的两个房间里,二楼的楼道上,涌出来好多的人。江之寒一眼看去,他看到了准新婚夫妇明矾和姗姗,他看到了楚名扬和他的新女友,他看到倪裳和林墨牵着手走出来;一转头,他看到林师兄一家,鹏飞和小倩笑着站在旁边;一仰头,芳芳站在楼梯上,给他一个微笑,旁边是卓雪和张小薇。再旁边,最出乎他意料的,小怪欧阳,还有橙子舒兰并肩站在一起。

不知道谁起了一个头,大家一起唱起来: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

一阵掌声后,人群分开,有人推出一辆放着蛋糕的小车。定睛看去,推车的那位,嘻笑嫣然,一身服务生白色的制服,却是曲映梅。

大家哄闹了一阵,便各自回到自己的小厅。

江之寒看看身边的程宜兰,她笑着说:“看我干什么,这当然是小吴全权安排的。”

江之寒搂过旁边的吴茵,她好像不适应当众和他亲热,轻轻的挣了一下,说:“二十岁的生日嘛,是很特别的。你在中州的朋友我不那么熟悉,是拜托凝萃邀请的人。”

江之寒的手在她腰上摩挲了几下,轻声说,“费心了”,要把这么多人弄到一起,尤其是远在异地的那些朋友,着实需要花些功夫。

吴茵抿嘴一笑,“你还是感谢大家给你面子吧,文老师欧阳老师,还有舒兰他们,可是飞了上千里过来的。这大热的天,还真没有几个人愿意往中州飞。”

吴茵安排的座位也是相当的用心,一楼东厅,坐的都是江之寒的长辈或者年长一些的人,楼铮永夫妻,肖邯均一家,冯一眉,杜姐,肖阿姨,黄阿姨和温校长,都是私交很深的。荆教授没有空,也托沈桦倩带了礼物来。老爷子则是让二师兄关山河代替他出席。

江之寒当然先跑到这边来敬酒。

肖邯均玩笑道:“之寒,古人说二十而冠,三十而立。你刚刚二十,已经事业小成,算是而立了,提前了呀!”

江之寒笑着,心里说,我咋觉得自己已经五十而知天命了呢?

黄阿姨摇头反对,“三十而立,他还差的远呢!家都没有成,媳妇儿都没有,儿子没生出来,谈什么立不立的?”

大家一阵大笑,倒是江之寒有些发窘,敬了一轮酒,便逃将出来,去对门的西厅,这里坐的都是他在中州的朋友,又以七中的同学为多:楚名扬和他的新女友,温凝萃,崔玲,阮芳芳,曾可凡,张纪周,林墨和倪裳。小顾没有到场,另外一个缺席的老朋友就是陈沂蒙。不出意外的,是阴盛阳衰的局面。

三个撑场面的男生,楚名扬,张继周和曾可凡都是喝酒的主儿,拉着江之寒要死要活的一定连干了三杯酒,才放过他,怂恿女生们跟上。可惜的是,女孩子们一个个端坐着,没有人响应。最后还是温凝萃发话说,喝的够多了,赶快去别的地方敬酒吧,江之寒很高兴的得令走了。

二楼的东厅,坐着的也是一群年轻人,不过不是七中派系的。以大师姐沈桦倩领头,明矾姗姗小两口,张小薇和卓雪坐在一起,书店的小倩和沈鹏飞,小芹姐是一个人来的,四十中的小胖。最出乎江之寒意料的,他高三的同桌楚婉也在,倒是好久都没有见过她了。和下面一样,是六女三男的格局。

这群人相互之间没有七中那伙人那么熟识。江之寒多呆了一阵,替他们彼此介绍了一番,说了些有的没的客套话,又玩笑了几句,便过到对门招待不远千里而来的朋友。

二楼西厅坐着的,都是在青州的同学朋友:欧阳,文老师,袁媛,小怪,舒兰和橙子,王宁和他女友范琪,再加上陪坐的吴茵,也正好是九个人。

江之寒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不过,一个生日,便劳烦大家跑这么远的路,还真是过意不去,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欧阳打抱不平说:“这话说的,难不成吴茵邀请我们来,还是错了不成?”

文楚接着说:“就是,人家吴茵帮我们每个人都订好了机票,送到手上,到了机场有车接送,什么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的。真正劳心劳力的可不是我们哦。”

袁媛说:“对呀,也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或者是撞了什么大运!”

江之寒恼道,“嘿,我就是随口客气一句,你们几位就讲上群口相声了。再说了,我女朋友需要你们夸吗?那优秀贤惠不是摆在那里的么?”

大家一阵笑。

江之寒走到吴茵身边坐下,看了她一眼,眼里满是柔情。昨天和林墨在一起的时候,他还在想吴茵未必知道他的生日是哪天,没曾想到,她把自己的朋友从天南地北都召集了过来,就为了庆祝自己二十岁的生日。

王宁开口说:“说正经的,二十岁生日是很特别的。我们都迫不及待的过来看看,结果顺便领教了一下你名下的豪华菜馆,真的被镇住了!”对于这个俯瞰大江的园林式宫廷菜馆,刚才几个人坐在这里闲聊,都是欣赏赞叹不已。

小怪笑道:“老大你牛!难为你有这么奢侈的饭店,还成天跟我们吃川菜馆吃的津津有味的!”

袁媛说:“是呀,不仅见识了一下你的家底,还见识了好多美女,看来以前倒不是吹牛的哦!”

袁媛向来自负美貌,但见过吴茵也觉得对方丝毫不输于己。这次江之寒生日请客,不过请了四桌,年轻人不过二十来人,但这里面,温凝萃身材高挑,阮芳芳清秀绝伦,倪裳容貌气质都是上上之选,林墨清纯可爱,曲映梅曲线迷人,舒兰柔美温婉,沈桦倩娴静文雅,随便挑出一个,都是走在街上回头率极高的美女,而且气质各异,便如春兰秋菊,各有擅长。

江之寒不客气的说:“那是当然!我们中州别的都缺,唯独不缺美女!”

这一顿饭,江之寒倒没正经吃上几口,忙着楼上楼下的招呼。虽然不是商场上的交际,但这里面有长辈,也有些好久不见的朋友,当然都要寒暄几句。袁媛本来撺掇着让吴茵陪江之寒去敬酒,但吴茵坚持不允,江之寒也没有勉强。

到了九点过,晚宴算是结束了,“老人家”们都告辞走了,把今夜停业招待江之寒的宫廷菜馆留给了年轻人们。

这时候,热气已经慢慢散去,江边吹过来的风总算带了些凉意。江之寒送黄阿姨他们出门上了车,回来的时候才发现,菜馆的小楼上挑出了两盏灯笼,上面写着“生日快乐”的字样,心里不禁越发感激吴茵的细心周到。

他的朋友们,现在都出了小楼,在庭院里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感受一下大江的凉风。远远望去,江边点起了灯,蜿蜒延伸,便如一条光带,在脚底下缓缓流动。

不用江之寒穿针引线,这些家伙们多是心思玲珑的主儿,青州的和中州的相互认识一番,一会儿的功夫似乎就像相识了好久一样。

江之寒四处看看,见吴茵正站在一帮七中的朋友间寒暄着。他随便找了个石凳,在夜色里坐下来,心里说,二十岁,哥们儿我才二十岁,还不老呀!想到这里,禁不住笑了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