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18章 城门失火

小怪推着车,江之寒走在一边,在夜色里往学校走。

江之寒说:“施师这女孩儿真不错,小怪你眼光果然独到!”

小怪说:“你想多了,老大,我其实并不想怎样!”

江之寒拍拍额头,“OMG,拜托你不要用橙子这句名言来对付我好不好。我以前听的耳朵都起茧了。”

小怪道:“我有什么说什么呗。”

江之寒说:“你没什么意思,这三个月每晚都跑去照顾生意算什么?”

小怪说:“我每天都要熬夜,这个时候总要吃点儿东西,不去这里也要去别处。”

江之寒问:“真没有意思?连一点儿好感都没有?”

小怪说:“每晚来吃东西,坐着看一看她,就觉得心里很踏实很舒服。”

江之寒一直认为,小怪就像那种天才儿童,在男女关系上还没有觉醒,所以面对中学女同学的表示才会懵懂无知一般的漠然。他不是要拒绝,而似乎只是不理解那种情感。江之寒背地里曾开玩笑说,荷尔蒙还没开始分泌,就那么简单。

江之寒重复道:“很踏实……很舒服?”微微叹了口气,这是荷尔蒙开始分泌的征兆吧。

小怪说:“是呀,就这样就很好……隔着几步看一看,我真没想过要干点儿别的。哪象你,第一次来,连名字都问出来了。”

江之寒恼道:“得得得,我俗气还不行?”叹了口气,他说:“你和橙子,都是追求朦胧而纯洁的爱情的,开口都是远远看一眼就很好,弄的好像只有我占有欲很强似的。我现在吸取教训,这样的事儿一定不瞎掺和。”心里想,其实我已经掺和上了。

小怪说:“她在研究生院很有名呢。研究生经常熬夜,出来吃夜宵的很多,有人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大排档西施。还有人说,每天送她来那个人,是她丈夫。”

江之寒啊了一声,“不会吧,我看着她也就和我们一样大。”

小怪说:“也难说,农村的十七八岁结婚的挺多。”

江之寒说:“看来你真的没想过要干点儿啥?”

小怪摇头道:“反正和我在学校里见过的女生很不一样,我觉得她有一种特别纯净的东西,特别……特别让人舒心的东西,反正就是一种感觉,也讲不清楚啦。”

江之寒心里说,我虽然不搀和你的事儿,但结没结婚这问题,我找个时间一定要问一问。

他问:“你今天带我来的原因?”

小怪道:“牛骨煲不好吃么?”

江之寒问:“就这个?”

小怪咧嘴一笑,“和你分享一下我的感受啊!”

江之寒哈哈一笑,“好兄弟”,腹诽道,这个也可以分享么?还是我太不纯洁了?

小怪说:“还有呢,以后用空,来代我照顾照顾生意。”

江之寒收起笑容,很警觉的问:“什么意思?”

小怪说:“我现在不是业余在帮欧阳老师干活儿吗?以后,我准备要全职替他工作了。”

江之寒瞧着他,“你……又不想上学了?”

小怪说:“我确实不想,然后现在别人又给我提供客观条件了。”

江之寒沉声问道:“什么意思?”

小怪说:“我被学校开除了。”

江之寒虽然有心理准备,仍然没想到这个结果,吃惊的说:“你说什么?凭什么开除你?”

小怪拍拍他的肩头,很无所谓的说:“老大,你没有仔细研究过学生惩处条例吧?凡是无故旷课五十节以上的,都可以处留校察看到开除的处分。我一个月旷的课,就超过这个数了。我说老大,你和我其实不分伯仲啊,哈哈!”

江之寒哼了一声,“别听他们扯淡了,没人能开除了你。明天一早,我就去找人。”

小怪搂过江之寒的肩,很难得的认真说:“兄弟一场,不怪我?”

江之寒道:“我怪你干什么?”

小怪说:“我就知道你会去阻拦这个事儿,所以才找我谈话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你。现在正式的文件都下来了,我也通知过我家里,你就不用忙乎了。”

江之寒说:“小怪……”

小怪说:“反正我的四级也过不了,拿不到学位证书的。老大,你不要怪我不思上进,去欧阳老师那里,我觉得是我的兴趣,应该能好好干活的。你看,橙子回去以后,干的热火朝天,他打电话来说,一点儿都不后悔自己的决定呢。”

江之寒说:“可是……”

小怪说:“自己退学吧,有点儿太惊天动地了。别看我们俩看起来比较独立特行一点,这点我们比不上橙子的勇气。所以这次有这件事儿,我倒觉得是天意,顺水推舟,就让他们把我开除了。我连我父母那关都过了,不会过不了你这关吧,老大?”

江之寒不甘心的瞪了一眼他,“你不知道我是欧阳的老板么?我可以叫他不收你的。”

小怪笑嘻嘻的说:“那我只好出去打零工了。”

江之寒叹了口气,说:“你这家伙倒是吃定我了……不过,你们俩一前一后都走了,这青大未免也太寂寞。”

小怪笑呵呵的说:“不是还有吴师姐么?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更何况还是一完美无瑕的红颜知己,老大,你可不要太贪心!”

江之寒Kao了一声,忽然皱起眉头,“不对呀,小怪。这学校里旷课的人太多了,谁不知道呀。为什么会有人来找你的麻烦?这里面有些蹊跷。”

小怪说:“我怎么知道?也没什么兴趣知道,兴许是哪个任课老师反映给学校,或者是哪个看我不顺眼的学生去告发的吧?”

江之寒说:“不可能,你在宿舍的人缘是一等一的好。”

小怪笑道:“那指不定就是哪个在校外街机被我切的很惨的人去告发的,好让我早一点离开青大,好给他称霸的机会。”

江之寒见小怪吊儿郎当的不理会自己,也不和他多说。停下脚步,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却一时不知道问题在哪里。

※※※

上午十点,江之寒刚走进系大楼,便被系秘书看到,叫他去一趟张主任的办公室。

江之寒上了楼,敲敲门,听到请进,就推门走了进去。

张主任朝他点点头,伸手示意道:“小江,坐。”

江之寒坐下来,问:“张主任找我有事?”

张主任说:“是的……你认识学院赵书记?”

江之寒皱眉道:“打过两次交道,谈不上认识。”

张主任取下老花眼镜,曲着手指关节,不紧不慢的敲了几下桌子,问道:“有矛盾?”

江之寒愣了愣,回道:“算是吧。对他有些事情做法很看不惯,当面说过他一次。”

张主任沉吟道:“果然啊……这样的,小江,以我们的关系,我不和你说套话,也不同你绕弯子。赵书记最近在力主调查你旷课的问题。他找了不少你的任课老师去谈话,除了有一位,大家都很维护你。院里面开会,专门把这个事情拿出来谈,我当时就把它顶回去了。四个字,绝无此事。你即使缺了些课,也是经过任课老师同意,因为特殊情况,需要你去外地参与研究项目造成的。对于像你这样本科就能发表论文,参与国家重点课题研究的同学,我们的态度应该是要鼓励保护,而不是乱扣帽子,是不是?”

江之寒说:“张主任,别的话就不多说了。以后有帮得上忙的地方,您尽管开口。”

张主任笑道:“好,好……不过呢,小江,最近你还是争取多去去课堂,不要给那些闲言碎语太多的可趁之机。”

江之寒笑道:“马上就期末了,一定是会天天跑课堂的。”又试着问:“张主任,问你件事儿,学校最近在重点清查这个事情吗?”

张主任摇头,“哪有这回事?都是那个姓赵的自己倒腾出来的。”

江之寒心里咯噔一跳,很自然的联想到小怪的事情。难道?……这家伙想报复我,不会连我的朋友都要搞吧?江之寒眼皮跳了跳,心里道,如果是真的,呵呵,那我们就真的没完没了了。

江之寒的猜测不幸言中了,对面楼里的赵书记现在也正跳着脚,心里一腔怒火,却不知道何处发泄。

所谓县官不如现管,虽然文楚曾警告他江之寒不是他惹得起的人,赵书记却没有放在心上。这个学生,家里也许有钱,但既然在经管学院读书,行为又不检点,给了自己小辫子可抓,就不信自己整不垮他。无故旷课,就要受到严厉处分,这是写在学生守则上的白纸黑字,走到哪里都是说得通的硬道理。

赵书记通过他的心腹,了解到江之寒确实经常不去上课这个情况以后,就私下让人找来前三学期他的课表,把他的任课老师都找来谈了谈话。文楚是江之寒的班主任,赵书记并没有找她,不想在她那里碰钉子。

没想到,除了一个老师,其他的各位要么摊手表示不知道,这样的课,哪里能知道下面每一个学生的情况。也有极力替江之寒辩护的,说他课业成绩相当好,偶尔缺课也是事先请假,有理有据的。赵书记没有隐藏自己的倾向性,但卖他帐的人却寥寥无几。究其原因,有一部分也在于经济系的张主任和他不对付,算是公开的秘密。所以,很少有教师愿意开罪自己的直接领导,跑去依附他。

上次学院开办公会的时候,赵书记准备了一番,把这件事情包装了一下,上纲上线的提出来,没想到老张当场就拍桌子替江之寒辩护,更没想到附和他的领导有好几位,这个事情当然就被搁置,不了了之了。

在调查江之寒的过程中,赵书记下面的人是很下了些功夫的,他寝室里的人,他来往比较多的同学都去了解了一下,结论是和他走的近的人很少,而且刺头不少,一个已经自动退学了,还有一位打架受了学校处分,经常大白天在寝室里睡觉。

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赵书记在会上被拒以后,一怒之下,打了个电话给机械系学生处一个熟人,提到小怪大白天在寝室里睡觉的事情。那人一向认为赵书记前途无量,以后十有八九是校级领导,所以很神速的行动开去。加上小怪自己好不抗拒调查,第一次谈话就坦白从宽,牢底坐穿。发挥职能部门罕见的高效运作,居然一个星期开除的处分决定就下来了。

这就是小怪事件的前因后果。江之寒虽然心里有了判断,当然是没法知道这所有的详情的。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江之寒现在越发有些像一个魔咒,在他身边的人多多少少会遇到些倒霉的事。

大学的第二年,随着小怪的离开,悄然的落幕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