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17章 大排档西施

周四的下午,江之寒很难得的出席了一门专业课。比这更稀罕的是,刚下课便接到小怪的电话,约他晚上一起去图书馆自修。

江之寒忍不住看了看天,似乎没有什么异常的天象,笑着拿着手机答应下来,心里很期待这个家伙能搞出什么花样。

小怪现在的作息制度,基本上是通宵混机房,白天睡大觉,下午偶尔出现在课堂。江之寒有时候都有些怀疑,自己把他介绍进机械系机房,是不是一个错误?小怪倒不是成天玩游戏的主儿,学起编程和IT管理很是勤快。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机械系机房的网络和单机管理基本都交给他这个不要钱的劳工了。

江之寒曾经问过他是否有兴趣转系到计算机去,他很是坚定的摇了摇头,说这些东西,要想学,在哪里都是一样的,江之寒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自从和橙子联袂揍了斯科特一顿,橙子又退学以后,小怪显得愈发的特立独行。缺课之类的事,对他不过是小Case。还好他天性聪明,记忆力极佳,上学期期末硬是靠着最后五天熬夜,一门课都没有挂掉。

在机械系机房,除了游戏,学习以外,小怪最近也开始从欧阳那里接一些活儿来做。据他说,只有做东西,才能真正学以致用,加速学习的过程。对这件事,江之寒当然是乐观其成的。他琢磨着,如果小怪真的在编程方面有过人的天赋,又有兴趣的话,以后可以吸纳他进欧阳的小公司,一起创业。

到了图书馆门口,小怪已经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盒冰淇淋。

江之寒见他头规规矩矩梳了个三七分,灰色衬衣,黑色西裤,扎着铮亮的皮带,下面是一双黑色皮鞋,脸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开口问道:“打扮的很正式……小怪,什么时候戴眼镜了?”

小怪说:“偶尔戴戴,前两周才配好的。”

两人进了图书馆,径直去了最顶层,找了最偏僻的一个房间坐下来。江之寒也不问他干嘛破天荒拉自己来自修,从包里拿出两本专业书,自顾看起来。小怪在书包里翻了半天,翻出来一本皱巴巴的小说,也津津有味的读起来。

江之寒心里暗笑,这家伙,给我神神叨叨的,我看你今天能玩出什么花样。他摸了摸鼻子,心无旁骛的开始看自己拉下的功课。

十点钟的时候,关门的铃声响起来。这对奇怪的自修组合同时从书上面抬起头来,相互看了一眼。

江之寒一脸微笑,一副今天任你安排的样子。

小怪收拾好东西,挎上书包,和江之寒一起混在拥挤的人群中走出图书馆。下了图书馆外面的台阶,他回头看了看还亮着灯的那些房间,没来由的叹了口气。

江之寒眨眨眼,默默的看着他。

小怪开口说:“晚上呆在图书馆,其实感觉也还不错,不比在寝室里差。”

江之寒煞有介事的说:“那是,呆在图书馆看小说,其实感觉更好些。大家都在做功课,咱在看小说,根据我的经验,颇有些举世皆醉我独醒的味道。”小怪有个好处,从来不会因为玩笑而恼羞成怒。

小怪出奇的没有怪笑,他又看了眼图书馆大楼,嘴里喃喃说:“还不错……”

不知从何处传来一声野猫的叫声,喵……

江之寒心里一动,这么反常,不会是春天来了,那个什么了吧?要知道,小怪从来不是多愁善感之人,乐呵呵的享受睡觉,打怪,和生活才应该是他的本性。

小怪偏头问:“你不会是开车来的吧?”

江之寒摇头,“我走路来的。”

小怪说:“那好,坐我后座,出去吃夜宵如何?”

江之寒笑道:“任君安排。”

见小怪开了锁,便一屁股坐上自行车的后座。小怪放开闸门,沿着图书馆外面的中轴大道,一路往校门外杀去。

十分钟不到的功夫,小怪的自行车已经杀到校门外的一处偏僻所在,只见一排十来个带顶棚的大推车,上面的砂锅正热气腾腾,飘出来的香味数十步外都可以闻到。

江之寒说:“我以前怎么不知道这里?”

小怪道:“这里是这两个月才兴盛起来的。校门口那块儿,前段时间城管抓的太凶,所以慢慢就萧条了。”

小怪停了车,领着江之寒径直走到最远处的一个棚车前面,这里有塑料的简陋桌椅,已经坐了七八个大学生,生意很是红火的样子。

棚车后面,站着一位五官很清秀的姑娘,看年龄大概和江之寒他们差不多大。在热气腾腾的砂锅后面,她的脸红扑扑的,有种很健康的颜色。

那姑娘显然认识小怪,她甜笑着说:“同学,你来了。”

小怪似乎有些局促的点点头,说道:“我还是要排骨粉丝煲……老大,你来个什么?”

江之寒眼珠子转了转,“给我推荐一个吧,您是老顾客了。”

小怪说:“就给他来个萝卜牛骨煲吧。”

姑娘爽快的说;“好嘞,你们稍等啊。”

两人找了个空着的桌子坐下来,那桌子上放着一次性的筷子,桌面看起来很有些油污。

小怪静静的坐在那里,不说话,看着那姑娘正忙碌着的侧脸,有些出神。

江之寒心里暗想,好像真是春天到了耶。小怪的选择,果然与众不同!

七八分钟的功夫,两个煲端了上来。趁着那热气,江之寒先吸了口香气,然后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这萝卜牛骨煲,材料没什么新鲜,但胜在一个鲜,一个烫,吃起来只觉得胃里也在滋滋儿的冒气,说不出的爽快。

这里并没有水管,所以洗锅的水是带来的。放在那里,看起来不那么干净。才开始的时候,江之寒还觉得有些不自在,但想到高温消毒的原理,也就没那么讲究。再说小怪难得把他拉出来吃东西,自己总不能摆谱不是?

几口下肚,江之寒把这些都抛在了脑后。人说美味在民间,这话却不是假的。

一个砂锅煲下肚,背上已经出了一小层汗,被夜风一吹,格外的清爽。

江之寒见小怪只是闷闷的吃他的东西,一口一口很讲究的。自己淅沥呼噜吃完了,他才进行到一半。转过头,看见“老板娘”暂时没有生意,正拿起一张手帕擦擦额头的汗珠。

江之寒开口套磁道:“味道真的很好,在饭店里都好久没吃到这么鲜的煲了。”

那姑娘笑了笑,露出白白的牙齿,她说:“你吃的可真快。”

江之寒听她的口音,却不似青州本地人,试探着问:“你不会是老家在偃城那边的人吧?”

那姑娘眼睛一亮,说:“你听的出来?……对头,我的普通话很不标准。”

江之寒改口用中州方言说:“这么说,我们算是老乡哦。我是中州来的。”

那姑娘说:“你不说,我倒是听不出来。中州人和我们偃城人,说话还是好大区别的。”

江之寒说:“主要是语气。你知道,你们偃城姑娘说话都软软的,听起来很舒服。我们中州的姑娘,更像爆竹一些,一个一个字儿往外蹦。不过同样的语调语气,你们偃城男生说起来就太软了些,在大学里我们中州来的,经常逮着偃城男生,嘲笑他们这个来着。”

说笑间,江之寒很熟络的和人家聊起偃城的风景小吃,怎么到了青州,这个生意如何的艰辛。难得他俩之后没什么顾客,那姑娘倒是落落大方,和江之寒一问一答,讲的很是热火。

江之寒偏头看看,只见小怪完全没有参与谈话的意思,只是很绅士的坐在那边,眼神不时的往姑娘身上飘。

江之寒看在眼里,不由抽空轻轻咳嗽了一声,那家伙却是毫无反应。

江之寒对大排档这个姑娘第一印象非常的好,健康,大方,美丽,尤其是那一直带着的笑容,一点儿也不造作。在这漆黑的夜晚,一个人经营着一个流动的大车,流汗忙碌,却似乎享受着这劳动,没有抱怨,只有努力。想想那随时可能出现的城管,和可能被没收的器具,几个月的劳动也许一夜间就会付之一炬,那样的恐惧,应该在她心底深处吧?却并不在她微弱灯光下微笑的容颜上。

看见小怪站起身来,默默递过去十块钱。那女孩儿说谢谢,江之寒看了眼小怪,想了想,对那姑娘说:“你的煲很好吃,我希望你能一直都在这里开下去。分管这个地区的分局我很熟,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也许可以帮上一点忙。”

那姑娘眼里的惊讶掩饰不住,但这样慷慨的馈赠是无法拒绝的。她略微有些结巴的说:“这……”

江之寒很诚恳的朝她笑笑,“掏出一张名片,在背后唰唰唰写了一个电话号码。”递过去,他说:“如果有事,你可以打我的手机……如果联系不到我,可以打这个公司的办公室电话找我的秘书。后面这个电话是分局郑局长的,没有特别紧急的情况,你最好不要直接找他。如果找他的话,告诉他我的名字就好了。”

那姑娘有些犹疑的接过名片,对江之寒的热情显然有些不知所措。

江之寒说:“别的不敢保证,归还你吃饭的家伙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如果突击检查来了,不用太慌,伤到了自己就不划算了。”

这话淡淡的,却似乎蕴含着很多的关心。那姑娘听了,掩不住心里深处的酸楚都冒了出来,她咬了咬嘴唇,说:“谢谢。”

江之寒笑笑,“我叫江之寒,这是小怪。还没请教你贵姓呢?”

那女孩儿爽快的说:“我叫施师。”

转头看了眼小怪,见他还是呆呆的模样,江之寒摆摆手,说:“施师,再见。”推着小怪往停车的地方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