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14章 贸交会

一个休闲的周末后,江之寒迎来了第三届大江三角洲“贸交会”。

作为对外贸易的口岸,羊城在八十年代就开始举办外贸洽谈交易会,也是国内规模最大,成交量最大,影响最深远的贸交会。

但最近两三年以来,地处大江入海口的沪宁宁州三角洲发展提速,经济决策者们感到有必要也有需求在这个地区推动新的对外贸易发展。和羊城的交易会不同,大江三角洲的贸交会并不设在一个固定的城市。第一届由沪宁主办,第二届轮到宁州,而第三届则有些出人意料的放在了城市规模不大,但风景秀美的旅游城市青州。

江之寒在交易会上租赁了一个不小的摊位。他现在投资的公司,有对外贸易产品和服务的主要就是在萍乡的工厂和在羊城的外贸公司。趁着这个机会,他把橙子和思宜从萍乡羊城召到青州来,介绍他们相互认识,以后还有很多的合作要进行。

出乎江之寒意料的是,伍阿姨很重视这个机会,表示自己会和思宜带着公司七八个业务骨干一起到青州来。

贸交会在周日揭幕。周五的晚上,江之寒设宴招待萍乡和羊城的客人,汉港青州办事处的人也被他抽调了四位,来协调这一次的工作。

辍学回家大半年后,经过到处跑客户的磨练,橙子已经迅速的褪掉了身上的学生气,举手投足之间已经是一个像模像样的商人。江之寒琢磨着,这次橙子父亲没有到青州来,也是本着打磨锻炼他的目的,让他更快的能够在销售这一块儿完全的担起责任来。

一行人吃过晚餐,转到伍思宜母女下榻的宾馆的酒吧,点了些饮料,继续坐下来闲谈。这是比较私人的场合,出席的就只有江之寒和吴茵,橙子,还有伍思宜母女俩。

伍思宜和吴茵坐在一起,头靠的很近,小声说着话,好像一顿饭的功夫已经迅速的熟络起来。让江之寒很讶异的是,和他关系亲密的女孩儿,好像都能一见如故似的,难道是因为他喜欢交往的女生都有某些潜在深处的共通点?

江之寒左手坐着橙子,右边坐着伍阿姨,侧着头,在和伍阿姨谈一些自己的想法。

江之寒说:“在现有的渠道之外,我其实有些别的想法。明年最迟后年,我准备先在美国那边注册一个贸易公司,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在那边可以操作这件事。我通过她了解了一下,那边注册公司相当的容易,但相对来说人工还是太贵。不过有个据点以后,再进一步的事情可以一步一步的考虑,譬如说租赁仓库,比如说注册那边的商标。只要对我们这整个营销链条有利的,等我们规模进一步扩张以后,我们都可以去做。国内的企业,现在在外面有知名度的很少,走的都是价格竞争的路子。我们如果上游整合的好,能在萍乡的工厂以外,再联盟一些质量过硬的厂家,在你这儿的渠道开拓的好,然后在下游市场还能有一些直接接触的渠道,我们就能具备其他厂家公司所不具备的优势。另外,根据我们的研究,一些新型媒体,譬如说互联网,在美国和欧洲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以后应该会有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抓住这个机会,我们也许可以想办法在这样的媒体上寻求接触客户和推广产品的方法和途径。这方面,我们也准备有所作为。”

伍阿姨喝了口酒,点点头,“最近这两个季度,我们该砍掉的业务基本上按照你的建议,都砍掉,员工也解聘了一批。上个月,贷款已经到位,所以财务上的危机可以说基本上过去了。这以后,公司要慢慢的开始恢复生气,把大多数的资源都集中在外贸销售这一块儿。还有上次提过的汽车销售代理,相关的手续,以及和厂家的谈判,已经进行了大半,我估摸着今年年底,最迟明年初就可以开业。”

江之寒笑道:“那就好,我很看好进口汽车销售代理这块儿,以后的有钱人只会越来越多,汽车算是身份的一种象征,而我们国人都讲究一个面子,不愁没有人买的。”

伍阿姨微微点头,目光停留在女儿和吴茵身上,过了一会儿,收回来,淡淡的看着江之寒说:“你女朋友看起来很能干。”

江之寒咧嘴笑了笑,眼光看着脚尖,没有说话。

伍阿姨忽然说:“对了,今天还有一个人要来,你也是认识的。他才从外地赶过来,我告诉他,赶不上晚饭就直接到酒店来。”

十分钟不到的功夫,伍阿姨口中的那个人走了过来。江之寒完全没有想到,竟然是伍思宜以前的同事,上司,兼追求者小张。

伍思宜一脸淡然,看来是早知道此事。

小张和伍阿姨亲热的招呼以后,向江之寒点头问好。

江之寒略微有些错愕的站起来,脱口道:“小张啊,你好你好。”

坐在对面的伍思宜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也难怪,小张比江之寒足足大了八九岁。不过在江之寒的思维定势里,他听罗行长不时提起小张小张,很自然的就叫出了口。

旁边坐着的伍阿姨也掩不住笑意。江之寒现在也是脸皮厚的,略微尴尬了两秒钟,便很热情的招待对方坐下,询问道:“怎么有空到青州来?是来出差么?”

伍阿姨接话道:“我请小张过来看看,也替我们参考参考。”

江之寒不动声色的转头看了她一眼,说:“荆城过来也不算远。”

小张看着他,说:“我正准备辞职呢。伍阿姨邀请我去他们那里帮忙主持财务方面的工作,我也正想着去羊城那边,帮思宜和伍阿姨的忙。公司现在也算百废待兴,之寒,你算是公司老板之一,以后我可就是你手下的兵了。”

羊城公司的聘用或者是日常业务,江之寒并没有插手,统统都留给伍阿姨去处理,所以这个消息他今天是第一次听到,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连客套话都忘了说出口。

不由自主的抬头看了伍思宜一眼,她偏着头正和吴茵说话,好像没有听见这边的谈话一样。

江之寒收住心神,半开玩笑的半认真的说:“听罗行长说,你在银行那边可是前途无量啊。现在银行可是金饭碗,什么时候升了分行长,行长,手里的资源比一般企业的老总还要强上十倍百倍,这样放弃了,是不是有些可惜?”

小张温和的笑笑,“老实说,我对银行工作还是有感情的,在那边发展的也不错。但是,伍阿姨公司这面,现在急切的需要人帮忙,我觉得自己应该能提供一些专业的帮助,而且我也看好公司的发展前途。我这个人,订好了一个目标,是一定不会放弃,会努力到底的。”饶有深意的看了江之寒一眼,把目光定格在伍思宜身上。

江之寒心里叹了口气,摇摇头,仿佛想要把某些奇怪的或者是不切实际的念头都从脑子里赶走。看起来,小张不仅深受罗行长的青睐,连和前夫矛盾重重的伍阿姨,也对他很是器重。客观来讲,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论相貌,论学历,论性格稳重或是工作能力,甚至论一往深情,这个小张都没什么太多可以挑剔的。

坐在江之寒身边的伍阿姨开口说:“之寒,我准备邀请小张来做我们的财务总监助理,这个事情还没和你商量过,你的意见如何?”

江之寒心里难免有些不快,感觉伍阿姨有些逼宫的味道,事前根本没有和自己通过气,便不声不响的把小张约到这里来见面。

他有些生硬的说:“伍阿姨,我早就说过,人事方面的事完全由你做主,我不会插手。”

伍阿姨坚持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职务。以后贷款融资这方面的事我都准备交给小张来主管,你觉得如何?”

江之寒转过头来,微笑着看着伍阿姨,却是没有说话。

沉默持续了十秒钟,就显得有些突兀。慢慢的,大家都感觉到了,伍思宜和吴茵停止交谈,都有些忧虑的看了过来。

伍阿姨坐在那里,觉得身边这个男孩儿笑容温煦,但目光却越来越冷,仿佛要把两人之间的空气都冷冻起来。她和历蓉蓉相熟的时候,江之寒还不过是个孩子,因此她对于长大后的江之寒所有的印象都来自于前次在羊城的会面和间接在前夫那里了解到的情况。在羊城的时候,江之寒给他的印象,是成熟的,雄心勃勃又很有远见的,但比这些都更深刻的,是江之寒告诉她为了女儿的爱应该放弃一些自尊。那一席话,一下子击中了她的心口。后来回想起来,江之寒留给她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巧言善辩。这巧言善辩再往前走一小步,就是很会花言巧语,玩弄感情。这也是伍阿姨最大的忧虑。既然江之寒有了新的女朋友,又曾对她说和思宜现在只是好朋友的关系,她很担心女儿还陷在感情里不能脱身,就如她曾经犯过的错误一样。

终于,伍阿姨有些抵不住江之寒的目光,想着要侧头避一避锋芒。伍思宜忽然开口说:“你呀,人家都不管你的人事大权了,自己做主不是挺好?”语气半是娇嗔。

江之寒心里刚才烧着的些怒气,或者准确的说是郁闷,一下子平伏下来,瞥了伍思宜一眼,只见女孩儿的目光清澄无波,但隐隐的似乎有些恳求在里面。

江之寒心里微微叹了口气,想到和自己最亲密的女生,吴茵的父母还未见过,倪裳和伍思宜的父母都很不待见自己,难免有几分迷惑,和几分沮丧。但客观的说,要想让前女友的父母待见你,那可是一件很逆天的事,可惜江之寒没有这个自觉。他刚才心里想着,且不论你伍阿姨和我妈几十年的交情,就看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我不远千里赶到羊城,又是出钱,又是出谋划策,却不计回报的举动,就算你生恐我和思宜还有些什么纠葛,也不必当场就要逼我表态吧?一个财务总监助理的职位不过是小事,而且原本说好不在我管理的范畴,又何必借此有所隐喻呢?

江之寒拍了一下身边的橙子,开口道:“伍阿姨,刚才在饭桌上略略讲过一些。我这个朋友,他们厂里现在把精力还是集中在生产上,他既要分管原料进货,又要主管产品销售。所以我希望羊城这边的公司,能够指派一到两个人,与他专线联系。说的更直接一点,就是要接受他的指令,配合他的工作。这个事情,我希望您能够尽快落实一下。”

伍阿姨看到仿佛瞬间就平静如初的江之寒,心里很有些惊诧。她柔声说:“这个没问题。”

江之寒点头说:“那我就先谢过您了。我们萍乡厂为展览会准备的宣传册子,昨天才发现有两页有小的印刷错误,所以今天全部重印了一份,还没有来得及去看看。我和萧诚,现在要去审核一下,希望这次不再有问题。”

说着话,站起身来,拍了拍脑袋,说:“差点忘了,我妈知道今天和您见面,特的让我转达她的问候。她说,如果您有空,不妨多打电话和她聊一聊。”

伍阿姨跟着站了起来,说:“好,我也有段时间没和你母亲联系过了。”

江之寒丝毫不拖泥带水,转身向小张伸出手,“希望以后我们有合作共事的机会。”略略的握握手,转身看了一眼吴茵。

吴茵侧头给了伍思宜一个询问的目光,伍思宜拉着她站起来,看着母亲说:“正好,妈你和太行有事情要谈,萧诚和江之寒有公事要办。吴茵姐说要带我去逛青州的夜市,我们就不打扰你们这些谈生意做正事的人,自己出去了。”

不理母亲有三分错愕三分责怪的目光,拉着吴茵的手,施施然往酒店大门走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