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13章 小礼物

江之寒温言道:“我说小丫头,你可是不地道啊。我好心买了你的玫瑰花,你去叫来那么多小家伙,害的我午觉都没得睡。”

虽然江之寒语气温柔,那小女孩儿还是有些害怕的往后缩了缩身子,脸有些红。她辩解道:“大哥哥……他们问我为什么一会儿就卖完了,我不……我不敢不说的。”

江之寒其实早料到是这样的情况,他把怀里的玫瑰放在她身边,说:“这一大捆玫瑰,我也带不走,都送你吧。”想想给了她,也许反而累她要再卖一次,钱也不知道会到谁的手里,叹了口气,说:“如果不想卖了,就扔进湖里去好了。”

见他站起身来,那小姑娘也跟着站起来,道歉说:“对不起,大哥哥。”她楚楚可怜的看着吴茵,“对不起,大姐姐……你真的好漂亮哦。”

吴茵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小女孩儿有些脏的裤子,和手里还抓着的洋娃娃。好一会儿的功夫,她似乎回过神来,蹲下身体,她忽然伸出手,把那小女孩儿抱进怀里。

江之寒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

吴茵无声的抱了好一会儿,那小女孩很乖巧的依偎在她怀里,一句话也没说。

掏出钱包,吴茵四处看了看,抽出两张一百圆的钞票,塞进小女孩儿的手里,小声说:“自己悄悄收起来……什么时候,可以买一个自己想要的漂亮洋娃娃,好吗?”

江之寒站在一边,摇了摇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的等着吴茵站起身,牵上她的手,往湖边的大路走去。

※※※

走在隔翠湖不过几条街距离的闹市区,吴茵却有些意兴阑珊。

江之寒劝慰她说:“非洲人民还在挨饿呢,我们还是要吃饭不是?”

吴茵说:“这个道理我当然懂,只不过亲眼看到,总觉得有些难过。”

江之寒道:“好了,我正好约了人,现在虽然早了两个小时,我打个电话问问,能不能把时间改一改。”

十分钟以后,江之寒牵着吴茵的手,拐进了闹市区一家小店,报了名字,便很快被引上了二楼。

一个穿着很少见的中式绸缎袍子的人迎过来,脸上满是笑容,“江先生,欢迎欢迎。”

江之寒微笑点头,转头对吴茵说:“这位是吴老板。你别看这店小,却是难得的信誉卓著的百年珠宝老店。”

吴老板笑着和吴茵打过招呼,说声稍等,转身进了里屋,不一会儿的功夫,双手捧出来一个丝绒覆盖的盒子。他打开盒子,在屋内特制的灯光下,一条钻石项链晶莹剔透,向四处辐射着骄傲的光芒。

吴老板带着赞叹的眼光,满足的叹息了一声,对吴茵介绍说:“吴小姐,你请看。这条项链,是我们这里首席老师傅的佳作,名字就唤作众星捧月。同别的项链不一样,你看,这两条24K铂金链条之间,从三分之一处便镶有碎钻,越往前,这钻石便越大,勾出一个弧线,最后在正中处,是一颗上等品质的两克拉钻石。这便合了众星捧月之意。你知道,钻石越大,要保证高等级的纯度和色泽就越困难,但这十六颗碎钻,合着这中间这颗钻石,却保持着同等级的纯度和色泽,是极为稀罕,简直就是可遇不可求的!我们是从数百颗钻石里面选材,才最后凑出这么一样,绝对唯一的一个成品。”

笑了笑,他说:“只有吴小姐你这样的气质,才能配上这样的极品。请你试一试?”

吴茵初见这钻石项链,也目驰神摇了片刻,绝对精致独到的设计,璀璨夺目的石头,也许是每个女人所热衷的毒品吧?

她把眼光从那盒子上收回来,转过头,有几分迷惑的看着江之寒。

江之寒微笑,“试一试?”

吴茵贝齿咬着下唇,凝视了江之寒几秒钟,才转过来朝着吴老板微微点头。吴老板心里暗想,这个女子真有些特别。他所见过的女人,无论身家相貌如何不同,在这样绚丽的钻石面前没有谁可以挡住拥有的诱惑。而她呢,似乎有三分抗拒,和三分迷惑的朝着自己点头示意。

接过吴老板递过来,准确的说是捧过来的项链,吴茵把它戴上,江之寒帮着她在背后扣好。吴老板一点头,旁边的助手捧过来一面镜子,站在吴茵身前。

这样的首饰,按理说应该搭配比较华丽的礼服或者晚装。今天出来踏春,吴茵穿的是一件藕荷色绣花的衬衣,外面披着一件有点嬉皮味道的古铜色的及腰的小外套,远远说不上正式。但项链上身,衬着她天鹅般美丽的脖颈,映衬着她略有些内敛却愈发大气的容颜,旁边站的人这一刻只有一个印象:浑然一体!对,那钻石的项链,和她的美貌容颜,无声的契合在一起,仿佛天生就属于彼此。

这一次,吴老板脸上的笑容少了几分刻意,多了几分真心的赞许。他长叹一声,道:“所谓绝配,莫过于此。原料,名师,佳人,这才是我们做珠宝的梦寐以求的绝佳组合。”

江之寒一咧嘴,腹诽道,一堆银子才是对你最佳的组合。

吴茵抿嘴一笑,把项链取下来,递回给他,转身拉了拉江之寒的手,“可以和你说两句话么?”

江之寒向吴老板示意了一下,和吴茵一起走到房间另一边,这里开了个小窗,临窗望去,远处的翠湖美景尽收眼底。

吴茵微微嘟了嘟嘴,“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江之寒做了个鬼脸,“让我想一想……嗯,好像是我们认识第五百三十八天……”

吴茵微嗔道:“我和你说正经的!”

江之寒笑道:“我是说正经的呀。其实呢,这是前不久我陪一个朋友过来买东西的时候,碰巧看到的,便订了下来,因为他们还需要一点点时间做最后的完善,所以就约了今天。”

看着女孩儿,江之寒温言说:“其实一件小礼物,不一定需要等什么特别的日子,生日或者情人节什么的,是不是?如果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偶尔有些小惊喜,就在一个看似平常的日子,不是很好吗?”

吴茵眼波温柔的凝视着他,好半晌,才抿嘴笑道:“小礼物?!……我虽不懂这个,但……这要多少钱呢?”

江之寒有些为难的看着她。

吴茵坚持道:“说呀。”

江之寒说:“同样的钻石,店家信誉,加工设计不同,差价都比较大。这个店各方面的业界顶尖的,你别看他们店面挺小……”

看着吴茵坚持的看着他,他无奈道:“也就一辆不太贵的车的价钱。”

吴茵张了张嘴,虽然心里有准备,这还是大大超出了她的预料,“一辆车?!……可是,这样的项链,一年也没有机会戴几次。难道平日出门的时候,也戴着它么?”

江之寒说;“So?”

吴茵道:“上周沪宁店给你打报告,要添置些字画,让你批十五万的资金。你可是打了好久的嘴巴仗,也没有同意。”

江之寒说:“那个和这个有什么关系么?”

吴茵嘟起嘴。

江之寒笑道:“如果你说的是商业扩张的钱,那永远是没有止境的。你有一百万的时候,你想扩张到一千万;当你到了一千万,你又想扩张到一亿去,永远没有最有钱,只有更有钱。所以呢,我的理念是这样的:不能因为我们的事业在成长,就不能享受生活是吧?以我们现在的资金,偶尔买个这样的东西,也算不上奢侈浪费。嗯,只是偶尔买一次而已,你要是常让我买,我也是不会答应的。”

吴茵看着他的眼,很认真的说:“项链很漂亮,我也很……很高兴。不是想要扫你的兴,确实是太奢侈了些,我并不习惯。我觉得……”

江之寒按着她的肩头,打断她说:“小茵,这其实是我的一个习惯。怎么说呢,我总觉得日子流过,我需要一些具体的东西来标记一下。譬如说,昨晚的月亮,譬如说,去年的红梅,譬如说,能让人记住的一个小东西。以后回忆起来,有了这些坐标,记忆才不会统统流失……”

扬了扬眉毛,江之寒没心没肺的笑起来,“而且……忘了告诉你,我付了两成的定金。如果毁约的话,几万块可就白白的没了……好,我答应你,以后再买贵重的东西,一定不自作主张了,这样可好?”

离他们俩十来步的地方,吴老板饶有兴致的观察着这一对。顶级珠宝对女人的吸引力,大致相当于名车或者是征服感之对于男人,是几乎无法抗拒的。但根据他的观察,那漂亮的像明星一般的女孩儿并非欲拒还迎,或是以退为进。她皱着眉头,对于这样贵重的礼物似乎发自内心的不太满意,而两个人的关系显然已经非常的亲密。那位姓江的年轻男子嬉皮笑脸的解释着什么,终于拉着她的手走回来,把盒子塞进她的手里,向吴老板道了谢,办完了付款的手续,挽着她的腰,施施然的离开。

吴老板隐隐的听着他在说:“豁达一点好不好,不就是个小礼物,别想那么多了。我呀,其实有一半中意的倒是它那个名字。众星捧月,和昨晚多契合,你说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