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09章 得偿所愿

林志贤看着他,像是在给他鼓劲,“所以,我建议你,应该尽快建立一个集团公司,专注于中州的生意和开发,公司的触角可以伸的广一点,基建,进出口,加工,房地产,饮食,文化,教育,可以伸到各个角落。有些生意,反正拿过来也可以外包出去的。你想想,之寒,你是个认真做事的人。同样的事情,如果被别的皮包公司拿走,多半是偷工减料,公报私囊。你要是能拿到,能认真的做,同样的可以赚钱,还可以造福老百姓嘛!中州虽然历史悠久,位置显要,从古至今出的名人也不少,但迄今为止,还真没有一个本地的大公司。引进来的公司,再怎么好,也是别家的孩子。如果我们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以中州人的抱团精神,一定会得到特别的优待。”

江之寒哈哈笑道:“师兄,你要是早生2000多年,就是又一个苏秦呀!”

林志贤严肃的说:“我可是认真的。这些话,我思考了很久,才来给你提建议的。”

江之寒收起笑容,说:“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至少有一个方向是对的,中州应该是我们的根。扎住了根,即使外面的生意坏掉了,还可以收回来。没有了根,也许大厦一倒,所有的就烟消云散了。”

林志贤点头同意,“我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说的颇有些口干舌燥,林志贤连喝了三杯茶,可怜那茶杯太小,一杯就抵一口还不到。放下茶杯,林志贤问道:“上次和崔市长吃饭,他说你帮他找到了失去联系很久的妹妹,是怎么回事儿?”

江之寒说:“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我就听崔市长他太太说过,自然灾荒年间,因为养不活这么多子女,崔市长的妈妈把小女儿送给了别人,后来就失去了音信。过世之前,她拉着崔市长的手,告诉他一定要把妹妹找回来。崔市长也找了相关的部门,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一直都没有结果。大概一年以前,或者是大半年,我也记不清了。总之,我和一个相识的留学生聊天,说起他们国家的电视节目。完了以后,忽然就想起崔市长这个事儿。后来,我们就找了人,自己也赞助了一点钱,搞了一个节目,基本上就是一个寻亲节目,让当事人上电视去讲当年的遭遇,为什么会失散的缘由,然后再编辑一些照片和编辑几个催人泪下的小故事,这算是第一集。如果后来有了回音,我们就会根据线索去寻访,然后把这个过程也跟拍下来。如果最终某些人真的找到了,我们会把他请到电视台,做一期几十年或者十几年后团聚的节目,在大家面前诉诉衷肠,讲讲自己这些年的故事。大概来讲,就是这么个概念。这样类似的节目,在国外已经有了先例,但在我们这里还是头一遭。我之所以有这个想法,是因为电视节目的触及面最大,然后有更大的信息容量,不像一个简单的寻人启事,它可以吸引人去看,去了解所有的那些细节,然后被感动,甚至参与到这个搜寻的过程中来。我们国家也经历过不稳定的那一段岁月,所以像这样的事情和遭遇应该不是少数。”

林志贤说:“原来是这样。”

江之寒说:“就是这样。中州电视台不是也上全国卫星频道了么?我们最开始想找中州电视台做,但后来又考虑到崔市长是主管文教的,害怕被人说闲话,说他假公济私,所以我就托人找了青州电视台。没想到,这个节目一播出就很火,第一集就是找的崔市长。然后,反馈很快就回来了……”

林志贤说:“难怪,难怪……崔市长上次和我吃饭,难得很激动,他说找到妹妹是他这辈子排第一的愿望,总算得偿所愿了。”

江之寒微笑,“是啊,我也很高兴他能够得偿所愿。”

林志贤举起茶杯,笑道:“希望我们也能得偿所愿吧……”

※※※

林志贤给江之寒带来的,不仅有扎根中州的建议,还有一个好消息——杨老爷子终于愿意接见自己的关门弟子了。

江之寒难掩兴奋,第二天便跟着林志贤坐飞机回了中州。

自从高三暑假被责罚以后,转眼已经快两年的时间。这两年里,老爷子大概总共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呆在中州,其余的时候都去了春城。江之寒心里其实很不解,老爷子对春城那帮家伙干嘛那样的好,但当然不敢也没有机会说出口。

每年寒暑假的时候,江之寒都会去老爷子住的四合院拜见,但老爷子说过没有他事先的允许他一律不见,江之寒每次只是在院门外留下礼物,恭敬的站一阵,就转身离开。他倒不是矫情,只是回想起来,江之寒深切感觉老爷子是真心对他好,而从不要求任何回报的那个人,就像母亲或者像已过世的外公那样,有一种亲人的感觉。

在此之外,江之寒对老爷子的四合院也有种很特别很特别的感情,仿佛有一条纽带把他和他曾经一个人住过的这地方联系起来。每次重返这里,记忆总能清晰的跳出来,那些对月哀叹的日子,那些痛苦的思念,那些月下面壁苦读的岁月,当然还有那些曾经在这里呆过的人:思宜,芳芳,凝萃,曲映梅和楚名扬。江之寒的高三是一个相对混乱的时期,而他最混乱最纠结的时候多呆在这个小院里。

对江之寒来讲,四合院是一个特别的地方,就像大江的河滩,那个已经易手的临江小饭店,或者是七中的篮球场,草木葱郁的西山之顶,对他有种特别的意义。但那些地方都是属于公众的,即使留下了自己的足迹或者记忆,也是和人共享的。而四合院,对江之寒来说是更加私人的空间。他甚至一度想过,有一天老爷子驾鹤西去,会不会把这个四合院留给它。很显然的,江之寒不是贪图它的金钱价值,而是很留恋它带来的那种感觉。

按照老爷子的吩咐,江之寒每个月还要给他寄一篇自己写的字,据说从字迹就能看出自己修身养性是否有进展,是否达到了老爷子的要求。一年多下来,虽然好像还没有达标,江之寒的书法倒是大有精进。

这一次老爷子松口要见他,之前没有任何的征兆,就像老爷子的拳法或者做事一样,很有些空灵无迹可寻的味道。

※※※

站在四合院的门口,江之寒难以抑制的竟有些紧张。像是第一次约会,第一次做错事回家,或者去见第一个生意伙伴想要说服他之前一样,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但有对失败有深深的恐惧。

推开熟悉的门,只见院子里干净如昔,在一张小方桌的后面,杨老爷子正坐着饮茶。见他进来,目光炯炯的看过来。江之寒一眼看去,还是那身衣服,容貌似乎也没有老,就像是昨天才见过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江之寒感觉眼窝有点热。他控制住情绪,恭敬的鞠躬招呼道:“师父,我来了。”

老爷子说:“来了,坐吧。”语气淡淡的,似乎又带着一丝暖意。

江之寒小心翼翼的坐下来,对面的杨老爷子推过来一杯茶。

江之寒说:“谢谢师父。”

杨老爷子瞪他一眼,“不要装出害怕的样子了,我又不是老虎。”一瞬间,时光好像倒流,回到当年两人在院子里饮茶讲故事的时候。

江之寒傻笑了两声,双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来说:“师父,你现在喝糯米茶?”

杨老爷子带着点笑意,“你饮茶的功夫总算长进一点了,至少能喝出来是什么茶。”

江之寒说:“这个味道挺重的。”

正说着话,关山河从屋里走了出来。江之寒连忙站起来,招呼道,二师兄。

关山河笑道:“坐坐坐。今天是我下厨,你先和师父喝喝茶。”

江之寒客气道:“应该我来吧。”

关山河说:“师父有事和你讲。”

江之寒哦了一声,乖乖的坐下来。

杨老爷子开口道:“先说说这一年多练功的事吧。”

待江之寒讲完了,他又问:“有和人动过手么?”

江之寒很老实的讲了最近和王义宁第二次相遇过招的事情。

杨老爷子皱了皱眉头,仿佛在思考什么。过了半晌,他微微摇头,说道:“今天找你来有三件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