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08章 林志贤的雄心

品味斋的小包间里,江之寒和林志贤两个人对坐着,中间放一壶功夫茶。林志贤到青州来,是参加全国110系统经验交流会的。会上中州110被公安部副部长点名表扬,让他挣到不少的政治资本。

会议一共五天,基本是两天开会,两天交际,一天自由活动的模子。到了青州,江之寒自然要尽东道主的义务。在味庄请林志贤吃过中饭,吴茵便告辞走了,留下两人找了个茶馆,关上门聊一些私话。

江之寒初识林志贤,是在高一的暑假。一晃眼,三年多过去,林志贤也从一个派出所所长平步青云,高升到中州市负责刑侦治安的主管副局长。这三年里,他的履历上留下了好些光辉业绩:参与创办内陆省份二线城市第一个110系统,主持110系统的工作,近距离枪战击毙悍匪二王,三天侦破昌盛珠宝行抢劫案。也正因为有这些业绩,林志贤火箭般的蹿升在中州并没有引起太多的争议。

从江之寒的角度看,林志贤具有当官的近乎完美的素质。一,他有警察队伍中罕见的高学历,眼光比一般搞这行的人看的远;二,他有底层摸爬滚打的实践经验,无论是在刑警大队,基层派出所,还是在才成立的110中心,他都踏踏实实干过活,出过警,办过案,拔过枪,真切的了解基层情况,也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比这两点更重要的是,林师兄很善于经营人际关系。无论是和顶头上司,越级的领导,还是和下属,相关单位,或者关系户,他都应付的游刃有余。很多人都简单的认为,林志贤一飞冲天,是因为市委严书记的青睐。江之寒却清楚的知道,严书记的看重不过是一部分原因。林志贤在中州的关系网越织越宽,从公安司法系统已经延展到武警,军队,教育,文化,和行政等各个部门。

由于治理中州卓有成效,今年开始严书记下一届要升迁到省委的传言就没有断过。但就算他离开了,林志贤也不会因为失去了这个靠山,而彷徨失措。和严书记不一样,林志贤是土生土长的中州人,所以他虽然紧跟严书记这个空降兵的步伐,但私底下和中州扎根很深的本土派官员也交情匪浅。

林志贤曾经说,江之寒是他命中的贵人。自从第一次偶遇,后来又在杨老爷子家认识以后,江之寒是第一个鼓动他去激励倡导110的人,也是在早餐小铺和他合力制伏二王,让他在功劳簿上写下最光彩一页的人。因为那次同生共死的经历,江之寒和林志贤彼此都给予对方很大程度的信任。两个人现在都不轻易信任他人,但有些事总是要交给别人去办,总要有那么几个人,在纯粹的利益交换或者利益共享之外,要有某种形式的信任和相知。幸运的是,江之寒和林志贤虽然都深知对方城府深沉,还是给予了对方最大限度的信任。

基于这种信任,以致后来有了些知己的感觉,两个人很有默契的在事业上合作着。在中州的事务,只要是和政府机构相关的,虽然有公司部门的部门人员执行,有程宜兰在总领,但江之寒最依靠的还是林师兄。从出谋划策,搭桥引路,到具体的执行,江之寒对林志贤都是言听计从。江之寒一贯相信术业有专攻,而在这方面,他深知林志贤的能力远胜于自己,对政府系统内部运作的了解也非自己能及。

反过来,林志贤对江之寒的商业天赋从来就没有质疑过。当年投资才开始的股市这样风险大的事情,他不仅把老婆存的老底全都翻了出来,还游说老上级拿出来很多钱,把自己的事业前途都一定程度赌了上去。这三年来的经验,只能是加深了林志贤对江之寒在商业投资上的盲目信任,所以今天他还想说服江之寒能再多做点儿什么,因为他深信他会成功的。

江之寒和林志贤的关系很复杂,有朋友间的情谊,有惺惺相惜的感觉,有同门师兄师弟那种很传统也很有些特别的链接,也有事业上的合作以及利益共享。无论是公事还是私事,江之寒找林志贤帮过不少忙,从母亲的小书店到小倩姐的案件,基本上只需要一句话,林志贤就二话不说,办的漂漂亮亮。而江之寒报答林志贤的,也不是小手笔。无论是文翰还是汉港,江之寒都拿出干股给了林志贤,表面是在他老婆庄晓雪的母亲的名下。以公司现在的规模,这些分红可以保证林志贤不用贪一分钱,也过的舒舒服服,根本不用担心金钱上面的事情。林家的私事,从庄晓雪的生日,林志贤父母的寿宴,到林志贤去上面活动的经费,都是江之寒名下的公司一手包办的。很大部分是因为这个,林志贤在能干懂政治的名声之外,还素来有清廉的官声。

更为奇妙的是,林志贤的情人小芹,也是江之寒无意介绍给他认识的。江之寒不知道林师兄到底有几个情人,但他一度很奇怪的对林师兄的妻子有某种负疚感。由于这种解释不清的奇怪感受,认识庄晓雪和林志贤的宝贝儿子之后,江之寒和他们的关系异常的亲密,每次假期回中州都会带上礼物,一起出去吃饭游玩。庄晓雪在丈夫面前,不知道说过江之寒多少好话,她说,官场上一向是人走茶凉,前途未卜。只有交到几个真正的好朋友,以后万一有事,才会有雪中送炭的人。

从这一点上说,庄晓雪并没有看错。江之寒不管怎么变化,始终是一个念旧和重感情的人。

林志贤说了一通工作的辛苦,抱怨说现在很少有时间回家吃饭,以至于老婆都怀疑他在外面有外遇。很显然,这是一种开心的抱怨。

话锋一转,林志贤说:“之寒,这次有机会和你好好谈谈,我倒是有些话想和你说。这些话,也就是对你,换了别人我是绝不会这么讲的……”

江之寒替他斟满茶,笑道:“洗耳恭听。”

林志贤说:“论做生意,我是绝对的外行,你呢,是不折不扣的天才。但我还是有些建议,希望你能斟酌一下。”

江之寒笑道:“林师兄,你今天干嘛这么客气?”

林志贤说:“最近这一年多,我知道你公司的扩张很快。上次你和我详谈过,投资到青州,到南方,到荆城,到首都,甚至现在准备投资到美国的资本市场,这些肯定都是很好的,我向来相信你的眼光。但我仍然觉得,中州才是你的根基所在,你在中州的扩张实在太慢了些。”

江之寒沉吟着点了点头。

林志贤道:“中州,论规模,远不及首都或者沪宁;论地理位置,没法和羊城或者青州媲美;论消费能力,和这些地方也差距不小。但你在中州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却不是在外面可以比的。这样说吧,在中州,你有机会成为池子里最大的那条鱼。而在别处,池子虽然大些,大鱼太多,吃人的东西也不少,竞争激烈程度也不是可以同日而语的。”

江之寒颇为同意的点点头。

林志贤说:“你也许觉得,中州的市场不够大。错了,市场是很大的,据我所知。譬如说,你现在开发房产,如果七中那个小区卖的好,经验可以推广,你现在着眼的是外地,但其实在中州要复制应该更容易。在中州,首先你拿地就拿的更容易,价格应该也能拿到更大的优惠,然后你贷款的额度可以很大,自己投资的部分会小不少,实在做差了,政策面上我们也可以有很多后手来补救,不会吃太大的亏。当然,除了房产,其实还有很多可做的生意。你知道最大的商机在哪里?”

江之寒说:“政府?”

林志贤说:“对了,我想你也不会看不到这一块儿。如今有传言,中州要升计划单列市。如果这个搞成了,各项待遇都会往上提,市里面的资金也会多很多,上面调拨的开发基金更是一块大蛋糕。谁对我们最好?党对我们最好。谁的钱最好赚,政府的钱最好赚。不仅在中州,在我们国家,放眼全世界,这都是普适的真理啊!”

江之寒呵呵一笑。

林志贤说:“无论是做餐饮,文化用品,还是房地产,证券,你的公司现在都有规模,有经验。现在你手上还多了工业产品加工和外贸公司的渠道。你想想看,政府手里有多少项目,从代购,进出口,到基础设施建设,以至于绿化,环境整治,教育文化。这块蛋糕虽然想分的人不止你我,但非常非常的大,分到一小块就够我们吃很久。而且,有一点优势,你也许还没有完全意识到……”

看着江之寒疑问的眼光,林志贤接着说:“我们在中州的布局现在已经比较完整。往后走,只会越来越强。公安系统,这个不用说,我是从这里起家的。我从来不瞒你,我的目标就是能至少升到中州的政法委书记,执掌整个中州的司法公安系统。军队方面,顾司令虽然高升了,但接任的这位和他关系匪浅,下面的军官更都是他的老部下。我知道你和顾家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这个是可以充分利用起来的。武警方面,我现在和他们的大队长政委都有很良好的关系。回到行政部门,大家都传言严书记过一两年就要高升离开中州,我的判断,这个不是空穴来风,只是个时间问题。严书记走了,也是去省委,还可以某种程度的给我们一些照顾。那么他走了,谁会来接任呢?以中州这几年的业绩,应该是以保持稳定为主,书记市长两个巨头不可能都空降吧,至少一个会从现在的班子里提拔,甚至很可能两个都来自现在的这批人马。最近这两年,严书记和吴市长合作的算是愉快,很可能会推荐吴市长接替他的职位,保证自己的政策影响力能一定程度的得到延续。如果吴市长升到书记,就需要有人来顶他的位置。和你关系很近的崔副市长,原来排名并不高,但最近有风声说,他很可能会升任主管经济的常务副市长。不管最后这个牌局怎么洗,我和吴市长的私人关系还不错,你和崔副市长更不用说。我们可以争取一下,甚至在这个过程中提供一些辅助性的资源,到时候如果他们两位能掌管中州和中州的经济工业开发,对我们就会是好几年的黄金时期。”

江之寒心里点头,虽然知道林师兄一直在经营庞大的关系网,但他的雄心,似乎已经超越自己的估计。

林志贤接着说:“其它的,各个部门我们都有不错的人脉。教育方面,你的人脉很深,教育局的孔局长,七中的温校长,中大的荆教授。我听说,很多人想推荆教授当中大校长,可是人家现在现在隐隐已是这一代经济界的泰山北斗,国务院特别顾问,地位超然,根本就不想当这个校长。上次霍局长离开教育局以后,我知道你们运作了局里面的大变动,现在教育局算是我们的地盘了吧。再加上崔副市长主管文教很长一段时间,这一块的天地我们是基础扎实的。宣传方面,我现在和负责宣传党务的副书记交情还不错,电视台中州日报的头儿也有来往。”

“那个你认识的记者小芹,”尽管林志贤显得很自然,还是被江之寒察觉到顿了顿,才接着说,“小芹的父亲据我所知已经升任晚报的常务副主编。你一向把晚报当作你主要的宣传基地,和他们的头头脑脑建立关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小芹的父亲晋升,我听说你也是使了些力的,这个阵地只会越来越牢固。最后再说到银行那一面,我知道你很有些关系,建行和农行那头你的关系比较多,我和现在工商行的行长也颇有些来往,不是一般的关系。你看看这个大局面,军政警,银行工业教育,方方面面,我们都有所倚靠。只要再用心一些,再出力一些……”

看着江之寒,林志贤眼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光芒,“中州始终应该是我们中州人的中州……也许有一天,我们不是市长,不是书记,但是我们可以是真正在经营中州的那批人中的一份子。”

江之寒微微张开嘴,脸上表情变幻,林师兄的雄心……还真是大呀!而且,他似乎还是一个执着的本土主义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