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07章 老相识

文楚不知道为什么红了脸,白了他一眼,回头看去,沈鹏飞状若猛虎,已经打翻了两个对手,一时震慑了哲学系的人。

论打架,无论是经验,勇气,还是力量,速度,以至于后来当江之寒的开山大弟子学来的一些技巧,沈鹏飞都不是对方里面任何一个人可以比拟的。想当年,他一个人面对十来个拿着砍刀铁棍的家伙,都敢抢了个家伙,和人对砍,那样的悍勇,是江之寒都自认不及的。

自从那次险些丢了性命,被江之寒冒险救下来以后,沈鹏飞痛定思痛,知道光是勇猛还是不够。所以后来有机会向江之寒讨教一鳞半爪,他学的极为刻苦,这三年每天早练,几乎从来没有间断过。

但江之寒一再嘱咐,不准他出去打架闹事,学的这些手艺,很少有发挥的机会。今天得到首肯,便像出了笼的猛虎,闻着血腥味儿,只觉得浑身寒毛都立了起来,兴奋到了极点。

哲学系那边的人被沈鹏飞的勇猛,更确切的说是凶猛,一时震慑住了。但一会儿的功夫,仗着人多势众,就有两条汉子越众而出,嘴里叫着一堆国骂,朝着他冲过来。

沈鹏飞丝毫不慌,见两人冲过来,往回一个滑步,拉开了和他们的距离。江之寒扶着文楚的身子,站在后面,微微点头,这小子学会有进有退,真是进步不小。

这时候,其余的人都停了手,看着这边的争斗。只见沈鹏飞忽然往右一冲,进退之间,已经掌握了主动。他冲到两人的一侧,另外一个人被同伴挡住了,一时失去了作用。沈鹏飞手上噼里啪啦一阵急打,脚下忽然踹出去,正踢中那人的小腿,他痛叫了一声,倒在地上。剩下那位,一下子失去了勇气,转身便朝自己人的阵地退去。

沈鹏飞却是得理不饶人,混不顾后面站着十来个哲学系的人,跟在他后面急追。这时候,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越众而出,江之寒一眼看到,心神一震,瞳孔缩小,口里叫道,鹏飞,退回来,人已经放开文楚,冲了出去。

沈鹏飞一时刹不住前冲的势头,只见前面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头嘴里说着,小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看似很慢的一个步子,已经到了眼前,伸手朝沈鹏飞的肩头推来。

沈鹏飞大吃一惊,横臂去挡。那人随随便便的一翻掌,不知道怎么回事,已经单手擒住了沈鹏飞右手的手腕。沈鹏飞惊怒之下,使劲挣脱,却觉得一股大力涌来,不由自主的被扭过手臂,背对着对手,失去了抵抗的能力。他冲的太猛,没想到对方有个高手在后面,一招受制,一大半也是吃了轻敌的亏。

说时迟那时快,江之寒已经风一样的卷过沈鹏飞的身边,看也没看他一眼,伸手就朝那大汉一拳击过去,走的还是围魏救赵的老路子。

杨家拳江之寒已经很久没出过手了,遵照师傅的意思,也不再练习。但不管是吐纳,练气,步法,或者力量,他这些年从来没有间断过练习。甫遇强敌,江之寒来不及思索,本能的就使出了他认为最有威力的招数。

杨家拳不仅讲究内气和外势的结合,也讲究步法和拳势的配合,讲究出手的角度和方位,争取能完美的把这些结合起来,生出多余的几分力量和速度。只见江之寒趋退之间,拳掌变幻,像一阵风一样,旁边的人看不清楚他进退之间攻出了几招。

那男子单手接了两招,不得已放开沈鹏飞,斜退了一步,把江之寒后续的招数一一接下,眼里有赞赏的神色。

江之寒却不恋战,从意想不到的角度拍出一掌,把他逼退了一步,忽然就滑步向后,顺手一扯沈鹏飞。一眨眼的功夫,已经退回到自己这边。

那男子出手,擒住沈鹏飞,江之寒前抢,逼退那男子,再拉回沈鹏飞。这一切,加起来大概就一分钟的功夫。场里的人都看呆了,很多人一下子忘掉了刚才的争执和打斗。

江之寒又退了几步,回到文楚身边,眼神炯炯的看着对面那位。忽然不知道谁叫了一声,这就是功夫么?引来一片嗡嗡的议论,居然还有几声零星的掌声,有惟恐天下不乱的人叫道,表演一下吧,再表演一下!

江之寒一脸严肃,看着对面那位,嘲讽道:“王大哥,这些位也是你罩的小弟?”

王义宁不以为意的笑笑,说:“我恰好来这里看个朋友……真是巧了,江之寒。好久不见,你进步很大。”

江之寒点头说:“你也进步了。”

王义宁说:“踢球火气大些,不用太在意嘛。这么巧遇到,不如出去喝个酒?”

江之寒眨了眨眼,“改天吧,还没感谢你上次手下留情呢……不过今天约了朋友,多担待。”朝着哲学系那边的人叫道,“我们领队老师说了,这球我们不打了,结果爱怎么算就怎么算吧,咱们走……”

回头看了看经管院球队的人,那些家伙大概被他的身手镇住了,也没有异议,三三两两的拿起自己的东西,便往外走去。

江之寒拉了把还在对王义宁怒目而视的沈鹏飞,和文楚一起往场外走。哲学队的人出奇的沉默着,没有人出生阻拦或者挑衅。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怪忽然出现在身边。

他啧啧的叹了两声,说:“今天险些错过了好戏。老大,说了这么久,今天终于见识真功夫,不得了,了不得!”

江之寒没好气的看他一眼,说:“你不是想着睡觉吗?”

小怪说:“我听到有人喊要打架了,便以百米速度冲了下来。足球赛没什么好看的,打群架我最喜欢看了。”

旁边的沈鹏飞问江之寒,“那人是谁?”

江之寒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看不到王义宁的身影。他说:“我在中州和他打过一次,所以认识。”

沈鹏飞说:“他很厉害啊,大哥……”

江之寒点点头,“三年前,我比他差远了……”

沈鹏飞急切的问:“现在呢?”

江之寒说:“不知道。也许还差一些,不过绝不会像以前那么大了。”

顿了顿,他嘱咐说:“如果他什么时候找你,问起我们跟谁练的之类的事情,少和他废话。”

沈鹏飞哼道,“我怎么会理他。”恨恨的说:“可惜打不过,回去再加把劲!”

江之寒哈哈一笑,拍拍他的肩膀,“感觉得到自己进步多了吧!”

沈鹏飞毕竟还有些小孩儿心性,他笑道:“那是,那是……今天很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旁边的左畅提议说:“找个地方喝两杯?”

于是,四个男生,加上文老师,一起去了沧海居。

※※※

吃完晚饭,小怪径直去了机房,左畅去女生宿舍找女朋友一起自修,江之寒和沈鹏飞告了别,去取了停在学校停车场的车,送文楚回家。

自从上次谈心以后,江之寒感觉和文楚的距离近了很多,倒有些认识多年的好朋友的意思。

坐在车上,江之寒和文楚讲起她刚成立的公司的一些事情,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文楚住的地方。

江之寒从车里向外看,评价道:“很好的地段,很好的环境啊!”

文楚犹豫了片刻,出言邀请道:“进去坐坐?”

江之寒笑道:“好啊。”

下了车,和文楚往里走。

到了近前,却是一个独门独院的四合院。

江之寒愕然的转头看着文楚,“文老师,原来是深藏不露的有钱人啊!”

文楚掩嘴一笑,“我?……这是媛媛家在青州的住处,暂时没有人,借我住上一段时间。想着比教师宿舍好,便搬来了。”

江之寒笑道:“可是,这里住上几个月,再回去怎么忍受的了呢?文老师,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文楚不以为然的摇摇头,“我可以的。宿舍虽然挤些,却也有它的好处。”

进了屋,只见窗明几净,布置却是相当的简洁,和江之寒想象的很是相符。

文楚从冰箱里拿出两罐饮料,递给江之寒一罐,说:“不好意思,我不喝茶。吃了晚饭好像有些口渴,就只有这个了。”

江之寒四处打量了一番,收回目光,问文楚,“对了,文老师,我还没问过你。你以后想的是留在学校里当教授,还是出去自己的企业里干,还是两面兼顾呢?”

文楚思索了片刻,回答道:“其实……我还是偏向于留在大学里的。不过,袁媛她老劝我说,有些东西,在学校里开发,很多都是走个过场,不能真正深入到应用的层面。自己有个公司,可以做些想做的事情,我觉得她说的也有些道理……”

江之寒点点头,“留在大学,福利不错。然后再腾些时间给自己在外面的公司,我看这样两面兼顾挺好的。”

文楚柔柔的一笑,“我也是这么想的。”停了片刻,她忽然问:“练过功夫?”

江之寒愣了一下,说:“算是吧,不过我学的很不到位。”

文楚眨眨眼,“这还算不到位?……我看挺帅的呀!”

江之寒很有些吃惊的看着她。

文楚忽然露出个小女孩一样的神情,“是挺帅的呀,不是么?”

江之寒呵呵一笑,举手投降道:“Ok,就算是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