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06章 流氓球队

江之寒周一飞到羊城,正式和伍阿姨签署了各项文件,新的合资公司成立,江之寒这边会持有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伍思宜持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其中一部分是她父亲投钱算在她名下的】,另外百分之四十属于伍阿姨和她以前的几个小合作者。

周四的时候,江之寒从羊城飞回青州,给办事处打了电话,报备一下行程。沈鹏飞恰好在这边,便说要去机场接他,又说周一正好要去机场附近办事,江之寒也就由了他。

出了候机大厅,江之寒惊讶的看到沈鹏飞斜倚在一辆军用吉普旁边,很有点发哥在上海滩里的味道,不禁笑起来,走过去拍拍他的肩,问:“哪里搞来的车?”

沈鹏飞得意的指给他看,“大哥,车虽然是半新的,但看到没有……军牌,通行证,这些可是钱买不来的。”

江之寒笑着摇摇头。

沈鹏飞又说:“帮顾司令办了点事儿,他的参谋借给我们用的,一年半载都无所谓,他说反正摆在大院里这辆车也是闲着。”

江之寒上了副座,沈鹏飞问:“去哪里?先吃饭吧。”

江之寒说:“先找个地方吃饭,张程路上那家饺子店好了,然后拉我去趟学校。又逃了三天的课,我们现在的班主任可能要找我麻烦了。”

两人停车吃饭,要了一大碗韭菜猪肉馅,一大碗白菜猪肉馅的,吃好了,便奔青大而去。

到了学校,沈鹏飞把车停在路边,和江之寒一起去了男生宿舍。以前因为工作的原因驻扎青州,朋友都不在身边,江之寒害怕沈鹏飞生活太寂寞,除了经常制造机会让他有空多回家,也鼓励他到青大来打球。那段时间,沈鹏飞固定的跑到青大来打篮球和踢足球,如果时间碰巧,还常和江之寒一起打。

沈鹏飞比江之寒也不过小一点,再加上工作了两年多,人看起来很成熟,似乎比平常的大一大二男生还要大好一些。

到了宿舍,江之寒首先去找了左畅,这几天请他代为点到来着。左畅正好要出门,说一切平安,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又说,正要出门去看经管学院对阵哲学系的足球赛,邀江之寒同去。

进入青大以后,由于诸多事务缠身,江之寒踢足球的时间远不如在高二高三时候多。再加上大学有所不同,踢球的人流动性更大,每次去常常见到的是不同的人,入的是不同的伙,而江之寒的时间又不太规律,固定在一起踢球的搭档认识的不多。即便如此,江之寒凭借自己的体能奔跑,越发熟练的球性,和一手远射的绝技,还是在球场上小有名气,是踢后腰的不二人选。

江之寒想起,上个月会计系一个经常一起踢球的大三男生还给他提过这件事,邀请他入系队,后来江之寒长期在外,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江之寒叫上左畅和沈鹏飞,先去寝室拿以前遗落在那里的一个笔记本,小怪最近找到打电话给他提过。到了原来的寝室,推开门,很稀奇的看见小怪正趴在桌子上,似睡非睡。

江之寒走到他身前,大叫一声。这家伙也不吃惊,慢悠悠的抬起头,说老大怎么回来了。

江之寒问他拿了东西,奇怪的说,今天怎么在寝室?

小怪说,我现在下午通常都在寝室,养好了精神晚上去机房。

他见小怪懒懒的,便要拉他去看球赛,却说不动他。摇摇头,和左畅鹏飞二人下了楼,直奔足球场而去。有时候,江之寒怀疑自己找关系让小怪去了机械系的机房,到底对他是好还是坏。

三个人到足球场的时候,比赛已经开始好一阵了。

江之寒看了两分钟,心里对双方的实力就有了些数。经管学院的胜在技术好,配合默契,几个主力都是经常在一起踢球的。而哲学系的家伙,一个个人高马大,膀大腰圆,技术还行的只有两个,其他的基本靠体力好,身体好在场上逞威风。

江之寒对左畅说:“哲学系不简单,一个系能和我们一个学院抗衡,而且这么多大汉,什么时候学哲学的人都成了猛男?”

左畅说:“那些人都是体育特招生,你不知道吗?哲学系写写论文,好混毕业嘛。不过,他们都不是搞足球的,你看技术就看的出来,大多是搞田径的,好像有两个打排球的。我们学校排球队好像很强。”

左畅问旁边的人比分,说是一比零,哲学系领先。

靠着技术的优势,经管学院控制着中场,控球时间也大大的占优。哲学系的家伙,防守动作比较大,经常连球带人就是一脚踹过来,但经管这边的人好像也见怪不怪,基本能躲就躲。

上半场快结束的时候,经管的控球和技术优势终于开花结果了。连续四五脚的传递,左路底线一个传中,中间竟然有三个抢点的进攻队员。不知道被谁碰了一下,一比一,比赛回到平局。

就在大家都以为上半场快要结束的时候,经管队一个后场的长传,本来没有太多的威胁。但哲学系防守的中卫脚底拌蒜,自己摔在地上。经管的9号前锋笑纳了大礼,带着球长驱直入,一个单刀,推射……

进了。

2:1,经管反超。

经管的队员正相互击掌,往中线走,忽然听到一阵鼓噪声。边线上站着的几个人大声嚷道,已经超时了,上半场已经结束了,这球不算……裁判是吃屎的吗?

这场比赛,还算在体育系名册上有的正式比赛,配了主裁和两个边裁,看样子都是在校学生。不过老实说,并没有谁真正的在掐时间,一切都是听主裁的哨声为准。

一会儿的功夫,吵吵的人越来越多,有十几个人走进场子里面,围着主裁理论起来。

江之寒撇撇嘴,旁边的左畅说:“这帮家伙输不起。”

远远的,江之寒看见那个戴着眼镜的主裁在据理力争,然后被谁在后脑勺上使劲拍了一掌,他一回头,后脑勺又被拍了一掌,不是那种开玩笑似的。有人在叫傻X,那主裁把脖子上的哨子取下来,往地下一扔,便往外走。

走过江之寒身边的时候,江之寒看见他额头上红红的一小块,应该是刚才被打到的地方。

那主裁嘴里念叨着:“太他妈不讲道理了,完全是流氓嘛。”

边线上站的多是经管和哲学系的人,有一个高个子听到了,就走过来,一巴掌往那主裁头上拍去。江之寒正站在旁边,见他完全没有看见,一伸手,便抓住了那人的手掌。

那高个子怒声道:“妈的,讨打啊?”

江之寒冷冷的看着他,说:“人家裁判都被你们打跑了,还要怎样?”

高个子想要发飚,却发现手掌像被铁环套住,完全动弹不得。这周围站的多是经管院的男生,便有几个人带头,大家鼓噪起来。

江之寒松了手,只是盯着面前的人。那高个子甩了甩手掌,恶狠狠的盯了他两眼,终究还是转身走了,回到自己站的地方,朝着这边指指点点。

比赛进行到中场,裁判却被打跑了,不知道这下半场的比赛是怎么一个说法。一大群人,按系别分成两堆,中间夹杂些看热闹的,在球场里,边线外,闹哄哄的,慢慢的都有些不耐烦起来。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终于来了位老头,头发都花白了,身上穿着运动服,脖子上挂着哨子,看样子大概是体育系的老教师。

老头子慢悠悠的走进场地,把两边的队长叫到身边说了几句,一声哨响,快要流产的下半场比赛终于开始了。

经管院的场上队员忌惮于哲学系的粗野球风,下半场明显不敢过多的带球,更不用提高速的冲刺。多数的时候,他们试图采用一脚触球,用传球来代替带球进攻,但战术技术能力都跟不上,失误很多。

反过来,哲学系的人急着扳平比分。依仗着速度和力量的优势,他们频频从边路发起冲击,想要通过下底传中来打开局面。但限于传球质量和经管院禁区附近的密集防守,进攻上一直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下半场打了三十几分钟,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哲学队的人愈发急起来,但越是急,进攻的质量越是下降。只见失误频频,场上一片混乱,球四处乱飞,人一通瞎跑,最后却形不成任何威胁。

经管院的中后卫又是一个大脚解围,把球提出危险的区域。除了前锋9号,所有的队员都已经退守到大禁区附近,而且贯彻队长的意思,大家都是一脚出球,先把球踢出去再说别的。

这一个大脚,无巧不巧,正落在9号的脚下。他顺势一卸球,眼光一扫,对手的阵型已经乱了,胡乱的压上,在自己面前是足足半场的空地,而防守的人只剩下最后一个中后卫和在远处的守门员。

9号心里狂喜,这时也没有人可以供他传球,他把球往前一趟,大步流星的朝着最后一个后卫就去了。眼看着那个5号后卫径直向自己冲过来,速度越来越快,9号心里却是暗喜。他调整了一下步伐,眼睛看着冲过来的5号。通常,冒扑在防守里是很忌讳的,特别是当你是最后一名防守球员的时候。

9号估计着双方越来越近的距离,突然往右一趟球,身子一个变相。一刹那的功夫,那球已经在5号的身后,9号只要从他身边冲过去,便是直接面对守门员的单刀机会。

没想到,失去了位置的5号却豪不慌乱,他直冲冲的冲过来,伸出左脚,便朝9号队员的脚面径直踩下去。这一脚,对人不对球,已经是赤裸裸的伤害了。

9号一时间似乎呆住了,下一刻,已经感到对方的钉鞋重重的踩到自己脚面,一阵剧痛,便倒在了地上。

眼神儿不好的,一下子还没看出端倪。但场上大多数球员都瞧的清楚,呼啦一声,两边的人都朝9号倒地的地方冲了过去,只见他满脸痛苦,捂着腿在地上翻滚,被鞋钉踩到的地方,还有血留下来,滴滴答答的落在尘土上。

经管院有场上的队员叫了声,太过分了哈,已经忍了很久的怒气勃发了出来。哲学系那边有人叫道,操你妈,要打架是不是?一声招呼,场边也涌进来十几个人。老体育老师吹了几声哨子。哨声尖锐,却没有人理会。

如果论踢球,经管院胜在球性组织。但要轮到打架,无论是力量,人数,还是拼命的劲头,都远远落了下风。哲学系看球的一帮人冲进场里,很快就形成了人数上的优势,一番推挤,已经有两个经管院的人挨了两拳。

站在场边观战的人,本是以经管院的人居多,但重点大学的学生,大多是乖乖孩子,除了一两个人,居然没有人进去助拳的。

沈鹏飞看了眼江之寒,见他皱着眉,环抱着手,站在那里没有要动的意思,便按捺住跃跃欲试的想法,没有往前冲。

老体育老师吹着哨子,却被几个哲学系的人隔在了外面。忽然间,江之寒看见有个娇小的女生冲进了场内,旁边跟着几个经管院的男生。他仔细一看,居然是文楚。她身材娇小,站在一堆男生中间,江之寒一直没有看见。

Kao,江之寒咒了一声,她那小身板儿也敢往里冲,真是勇敢二字当之无愧。

朝身边的沈鹏飞略一点头,江之寒便冲了上去。沈鹏飞心有灵犀,前冲的速度居然比他还快。在江之寒身后,左畅毫不犹豫的也跟了上来。

远远的,就听到文楚在叫,我是经管院的带队老师,这球我们不踢了,不用再打了!

哲学系里有人在叫,你谁呀你,显然没把这个老师放在眼里。虽然没人打她,但她企图冲到中间去隔开两边的人,却是惹怒了一个哲学系的男生,一把想把她推到地上。

说时迟那时快,那人的手快要碰到文楚肩膀的时候,沈鹏飞已经旋风般的赶到了。他低着头,像个子弹头一样斜斜的冲过来。哲学系那人只感觉到一阵风声,刚来得及扭头一看,已经被沈鹏飞一掌击在肋骨处,失去了平衡,倒在地上。沈鹏飞毫不留情的补了他一脚,痛的他一翻身,人已经越过他,冲到了两面交火的最前沿。

文楚冲进场,却没人听她的招呼,跟在她身边的几个男生有两个放慢了步子,有两个被隔散掉了,她险些被人推倒在地,正惊魂未定的时候,肩头被人扶住,吓得一回首,却看见江之寒一脸懒洋洋的笑容,“文老师,真是勇敢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