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04章 校园悲喜剧

在宁州逗留了两天两夜,江之寒启程回了青州,正赶上晚饭的时间。吴茵问起,江之寒只是说,小顾介绍了几个朋友认识,对方想要坐庄一支股票,所以留下详谈了一阵。

一夜无话。

第二天起来,吴茵要去她们系祝教授家送一份材料。江之寒早练回来,一起吃了早饭,说横竖无事,便要陪着她去。吴茵嘴里虽说不用了,但眼睛闪闪的,一看就很高兴这提议,于是半推半就的答应下来。

江之寒开车到了青大的教工宿舍区,这一块儿就在青大旁边,隔着黄龙溪和校园遥遥相望。停好车,江之寒帮吴茵拿着文件袋,两人一栋一栋的辨认着单元号,往祝教授住的二十七栋走去。

教工区沿着靠黄龙溪的马路,一共有三道门。二十七栋恰好离着最靠西边那道门很近,也距离教工食堂不远,是宿舍区最热闹的地段。

江之寒两人走近那道门的时候,忽然看见数十个人四处散着,对着某处指指点点。他并不是个爱看热闹的人,也没有太在意。

忽然间,吴茵惊讶的说:“咦!……现在乞讨的,都跑到宿舍区里面来了吗?”

江之寒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见一个戴着眼镜,头发有些凌乱,瘦瘦的男子就站在不远处的拐角处,颈子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字。

吴茵又说:“不对呀,这人看着不像乞丐像学生,我怎么觉得在哪里见过!”

两人又走近了几步,终于能看清纸牌上用毛笔写的字,却是一首像打油诗一样的东西:

苦读博士七年

从未懈怠偷懒

导师交待干活

日夜辛苦赶完

反说不做研究

毕业永远不办

可怜青春岁月

替他人把钱赚

舍去脸皮尊严

请大家做公断

我是一名博士

我来这里要钱

江之寒一目数行扫完了,难以抑制住震惊。一抬头,他认出了这个有一面之缘的人,正是在王宁那里见过的博士老李。对方似乎也认出了他,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还是仰起头来,带着几分孤傲和屈辱的站在那里。

江之寒心里想,这要逼到什么样的地步,才会让一个博士跑到宿舍区来,像乞丐一样吆喝同情。心里波澜起伏,却被吴茵使劲拉了一把,示意他不要盯着人看,赶快离开。

江之寒往前走了好一段,还是忍不住回头瞧了一眼。这时候正是八点钟左右,上班的高峰。路上的人越来越多,江之寒听到很多小声的议论声。

吴茵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江之寒叹口气,“老李,王宁的朋友。”

吴茵道:“你看到了吗?他把自己的名字和导师的名字都写在下面了。这样彻底撕破了脸,以后怎么毕业呀?”

江之寒摇摇头,没有说话。

吴茵唏嘘了一阵,两人走过了二十七栋,一时都没有发觉。

转头往回走的时候,吴茵说:“我记起来了,以前他和王宁在一起的时候,我是碰见过一两次的。他年纪不小,但看起来是挺老实挺内向的一个人,怎么?唉……”也许因为自己也经历过一些磨难吧,吴茵的同情心比起一般人又要强上很多。

她挽着江之寒的胳膊,“你说,这个怎么办呢?”仿佛他是无所不能的。

江之寒叹气摇头,只能安慰她说:“应该是被逼到没路走了,才来干这个的吧。你说,好端端一个博士生,堂堂一个大男人……你说是吧?不过呢,一哭二闹三上吊,在我们这里,撕破了脸,也不见得就是坏事。今天我不要脸了,兴许我明天就不要命了呢?你说是不是?这也算是一种威慑力。”

两人把文件送了,绕道回到停车的地方,自然是感叹了一路。到后来,干脆车也懒得开了,便步行着进了大校门,往研究所走去。严格的说,吴茵和江之寒不是一个系的,但在国贸系她不过是一年级的研究生,根本就没有办公室,所以大多数时候她都呆在经济系大楼里,王宁他们都开玩笑说让她赶紧转了系,经济系的兄弟们也可以出去自豪的宣称校花出自我们这里了。

江之寒牵着吴茵的手,慢慢的走在校园里的绿荫道上。也许是因为老李的关系,两人情绪都不是太高。虽然严格说来老李和他们素不相识,但这样的境遇,总是让人有些伤感。如果换了某个和导师关系紧张的研究生,更一定会有兔死狐悲的感觉吧。

走过主席像,吴茵忽然说:“对了,我差点忘记,今天王宁约我们一起在研究所吃饭呢。”

江之寒问:“在研究所?吃外卖么?”

吴茵说:“据说他们要自己烫火锅来吃。”

江之寒提起了几分精神,“这个主意不错嘞……我咋就没想到过?还是这帮家伙有创意。”

正说着话,远处偏僻的一个树丛中,忽然听到有人声嘶力竭的在喊着什么。

江之寒很警觉的一偏头,目光锁定了那里。但枝叶茂盛,他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却看不仔细。

一凝神,只听那人正叫道:“韦后德……瑟夫艾威登的……我们阿奎伊特一阔……”

江之寒一时好奇,拉着吴茵的手走下正路,循声往那边走去。一边走,一边仔细的辨听。

好一会儿的功夫,他皱眉转头说:“这是在喊冤呢,还是失恋了在发泄?”

吴茵白他一眼,轻轻捂住他嘴,很小声的说:“别刻薄了,人家在练习外语呢。”

江之寒又听了听,“阿芒肉丝阿乃父,李伯特俺的……”

他问:“这是哪门外语?法语,德语,还是西班牙语?”

吴茵噗嗤笑了声,“是英语,别乱说了,小心人家听见。”

江之寒小声说:“你确定?”

吴茵嗔道:“人家这念的是独立宣言呢……We hold these truths self-evident,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liberty,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江之寒翘了翘大拇指,“小茵,你真乃神人也……这你也能听的出来。”被吴茵揪了一把。

说话间,来到近前,只见一个中等个头的男生,剔着很浅很浅的小平头,正背对着他们俩,耳里戴着硕大的耳机,手上拿着一页纸,正高声朗诵着,浑然不觉有人走到了近前。他穿了一件短袖Tshirt,现在正是初春乍暖还寒的时节,早上尤其清冷,路人多穿着外套或者羊毛衫,这位却是短袖短裤加凉鞋,一身盛夏的打扮。大概是朗诵太用力了,脸颊上似乎还有汗迹。

吴茵生恐江之寒又出言讽刺,拉他一把,离开了那里。

江之寒回头看去,那人站的肃穆,侧面看一脸虔诚的模样。

他被吴茵拉着往前走,好久才回过头来,疑惑的说:“他是怎么了?你确定他只是在练习口语?”

吴茵说:“这是现在很时兴一门方法,练口语要用最大的声音练出来,要旁若无人的,不要怕讲错的读出来,要百分之两百的专注……”

江之寒嘻嘻笑道:“也要把英文念的中国人和英国人都听不懂!”

吴茵忍不住笑了一下,便马上收住了,说:“你呀……再怎么说,人家精神可嘉嘛。”

江之寒好奇道:“你难道认识他?”

吴茵说:“我不认识,但这个人因为每天早上都起来跑一万米,然后在学校里大声念英文,所以挺出名的,知道的人真是不少,我也是听研究所的人说的。大冬天的,也穿个短袖凉鞋,是个很传奇的存在呢。”

江之寒摇摇头,叹叹气,“博士生乞讨要毕业,念英文像在搞圣战,这个世界真是疯掉了。唉!……”

※※※

晚饭的时候,江之寒和吴茵只吃了点饼干,和一只香蕉。就等着天全黑下去,老师们一个个离开。十一点钟,看门的老头象征性的巡查过一遍,便回自己的小屋看电视睡大觉去了。

王宁张盛一伙人借口要赶项目,留下来通宵。十一点半刚过,江之寒带着吴茵出现了。西楼的洗手间是翻墙的捷径,因为这里离地面不过一人半的距离,下面还横着一根水管可以站上去。

江之寒站上水管,双手举起来,撑着上面的平台,一使劲,人已经翻了进去。三分钟的功夫,他走下来,从里面开了门,把吴茵放进去,又轻轻的把门锁好。

两人沿着楼梯往上走,饶是放轻了脚步,在黑暗的寂静中,仍听到咚咚咚的回响萦绕在整个大楼里。两个人在黑暗中鬼鬼祟祟的相互看了一眼,像做贼似的,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不容易到了四楼,走到走廊尽处的一个房间,还没进门,就闻到有香气飘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