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03章 同游玉山

宁大图书馆的西侧,有一个抽象主义的雕像,据说寓意的是母与子的关系。雕像西面是一片小树林,后面则是一个小小的喷水池。

那喷水池,只有在节假日才会启动配乐的喷泉,平时都是静悄悄的。倪裳和张小薇现在正坐在喷水池前的石凳上,说着悄悄话。月光洒下来,让女孩儿们从远处看有些朦朦胧胧的,线条似乎更柔和了。

这正是晚自修的时候,本来辩论会以后倪裳准备好好的补一补功课的进度,这两天却不太看的进书。在图书馆里坐了一会儿,便和张小薇出来各买了杯饮料,坐在外面聊天。

那晚冲突的时候,当洪起帆作势要打倪裳,似乎是出于本能一样张小薇一把就把她拉到了身后,自己护在她身前。后来回想起来,张小薇自己都觉得有几分奇怪。毫无疑问,倪裳是她的好朋友,张小薇虽然性格上成熟冷静,总带着些中州人特有的豪爽的气质。但细细想来,也许对江之寒的承诺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潜意识里,张小薇认为那个承诺也要求她好好的保护身边这个朋友。

对于倪裳来说,张小薇一个小小的动作,也颇让她感动。倪裳是一个比较敏感的女孩儿,别人对她的好或者敌视,即使是折射在一些细节上,她也能清楚的感受到,通常还能让她记住很长的时间。

因为这个突发的事件,两人的关系一下子变得更亲密。所谓“A friend in need is a friend indeed”,共同经历一些小冲突往往能催化友谊或者爱情这样的东西。

春天的晚上,户外是温度最适宜的所在。带着些许凉意,却不是那种浸入骨头的寒冷,倒是能让人感到精神格外的抖擞。虫的鸣叫,在寂静的校园里,平添了几分生气。

谈话的内容自然离不开那晚的冲突,和围绕冲突的那些人。

张小薇说:“昨晚倪师兄说他要去公司工作。我记得……上周你还同我讲,他想要留校读博士,是吗?”

倪裳轻轻的嗯了一声,忍不住叹了口气。

张小薇抿了抿嘴,说道:“他这次见了江之寒,终于决定……放弃了?”两个人之间,并不是完全避讳这样的话题,但以前说起,往往是浮光掠影一般,而且通常是倪裳提起的。

也许,这也是友谊更进一步的表现?

倪裳转头看了看好友,眼神又飘到别的地方,一时沉默没有说话。

张小薇问:“你……是怎么打算的呢?”

这问题似乎有些不着边际,但倪裳能理解她想表达的是什么。沉吟了片刻,倪裳回答道:“小薇,有些事情……我也不是很知道。但我现在想的,就是先把大学读完,找到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其它的事嘛,可以搁一搁……或者说,我并没有太多的心情,嗯,也许是没有准备好。我这个人的性格,当我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好的时候,我是会封闭自己的。”

张小薇试探的说:“那江之寒?……”

倪裳淡淡的说:“他现在的女朋友,非常的漂亮,比我漂亮太多了。而且更难得的是,性格也很好,对他可以说是千依百顺。我想,那也许是他真正想要的……我们俩分手以后,他曾经和我现在很好的一个朋友谈过一段时间。因为种种的原因……也分手了。我现在回头去看,觉得思宜,就是他前一个女朋友,和我某些地方有些相似,性格都太强了些,是非常独立的那种。也许……他最喜欢的还是需要他去照顾,完全听他的话的那种女孩儿。”

看着远处,倪裳拉着张小薇的一只手,说:“至于我嘛,确实,我对他还有依赖感。别的我不确定,但那种依赖感始终在那里。以前在高中也好,现在在宁大也好,大家眼里我都算是很自主甚至很强势的那种人。但你见过他几次,你应该看到他的作风和性格。我以前也自信自己是特别独立自主那种人,但和他在一起久了,就会不知不觉的有那种依赖感……有时候,我觉得那种感觉有点像毒品,感觉真的很好,但有时候又告诉自己,总是那样,完全迷失了自己,也不见得是好事。总之……我大概是个太矛盾的人,患得患失,所以,有时候没什么好的结果。”

张小薇点头说:“他确实很强势。”

倪裳说:“即使很久不在一起了……但他一到来,好像就很自然而然的,就可以主导所有的事情。当然,他有那个能力,但比那更重要的是,有时候很奇怪的,你也会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事,你知道吗?”

张小薇试探着说:“可是,我感觉的到,他确实还非常在意你。”

倪裳点头同意,“这几年,他生意越做越大,性格也变了好些。但有一点他确实一直没有变过,他是个很念旧情的人。不管是对思宜,对林墨,还是对我……他都努力做了很多事……”

张小薇终忍不住问:“你觉得……你们还有可能回到从前么?”

倪裳摇了摇头,说:“小薇,即使亲密如你,有些事情我都不愿意说。实际上,我都不愿意去想。也许……他会一直……一直对我很照顾。但如果有一天,你去问他,江之寒,你愿意娶她吗?……我想,他一定会摇头拒绝的。他会对你很好,但他是不愿意那么委屈自己的……”在心里,倪裳说,要他去面对一个他认为卑鄙无耻,还算计过自己的男人,还要叫他爸爸,对他有基本的尊重吗?骄傲如他,江之寒一定是不能接受这样的牺牲吧。

张小薇愣了愣,这样的答案,只能让她更迷惑,尤其是当她不知道前因后果的时候。很自然的转移开话题,她问道:“你……约了他明天去逛玉山?”

倪裳轻声说:“嗯……既然他找过我几次了,作为朋友一起去调研也好,跑来助拳也好。那么,让我也试着……试着作为好朋友招待他一下吧。中学同学来这里,我们不都是要陪着去玉山转一转的吗?……那就……那就让我试一试好了。”

※※※

倪裳要试着去面对江之寒,像招待中学好友那样招待他。倒霉的却是张小薇,因为她又被拉上作为陪客。

玉山林木葱郁,空气清新,但自然风景实在没什么特别之处。它名气如此之大,是因为山顶那个白色拱顶的国家天文台,和后山那一片别墅区,据说以前是达官显要和社会名流聚居的地方。

这个时候,天文台并不对外开放,但那白色的拱顶远远的矗立在山顶的林木之中,很显眼的成为这个地方的坐标。

三个人顺着砌好的石阶,一路登山揽胜。拐过一处山壁,前面豁然开朗。往下俯视,只见林木如涛,在风中缓缓摇曳,轻轻鸣唱。再往远处看,能隐约看到宁州宽大的马路和规整的城市规划。

比起青州,宁州也许少了五分清秀,却多了三分恢弘的气度,不愧是曾经做过国都的地方。傍着大江,靠着高山,有一种难言的大气。

一路走来,江之寒很显然是那个话最多的人。从卓雪寄过来的报告文学素材,到七中房产销售的前景,从辩论赛几个辩手的点评,到他通常喜欢讲的冷笑话,他的谈话素材总是层出不穷,却不显出任何炫耀之意,能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倪裳有些恢复了往常的模样。面对江之寒的侃侃其谈,她微笑倾听的时候为多,但一旦开口,时不时的会针锋相对的嘲讽揶揄两句。江之寒总是微笑着照单全收,谈兴反而更浓了,这就有点享受S和M的味道,好像没有人刺他两下,他会感到意犹未尽一般。

张小薇一向是极佳的倾听者,偶尔插一句话,不过是自然的过度或者补充,从不会让人觉得突兀。更多的时候,她观察着倪裳和江之寒的互动。有一丝微笑浮上来,她偏过头,看着远山,忽然觉得今天来陪游也不算很尴尬的事情。

到了接近山顶的地方,倪裳去了洗手间,江之寒和张小薇两人站在外面等她。

张小薇忽然开口说:“江之寒,以后……以后你要了解倪裳在这边的情况,我会都告诉你,不过我也会让倪裳知道我告诉了你什么。既然你们现在是好朋友,打电话互通一下信息也是应该的嘛。”

江之寒挂着点笑意,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怎的,张小薇却觉得那笑意里含着些冰冷。她咬了咬嘴唇,还是出声解释道:“瞒着她,让我有种背叛感……虽然我欠你的,但是……”

江之寒打断她说:“你可没什么欠我的……”

张小薇忽然道:“如果有一天,我只是说如果,你和你现在的女朋友不在一起了。倪裳来找你,说她还爱着你,你……有一个一定会拒绝她的理由么?”

江之寒被张小薇反客为主的问题一下子问住了,愣了好一会儿,他皱眉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张小薇摇了摇头,转开目光,欣赏着远处的风景,嘴里淡淡的说:“没什么,不过是随便问问罢了……好久不来玉山,踏春的感觉还真不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