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02章 做庄的提议

江之寒说:“得了吧……进大学大半年了,凝萃有来过宁州吗?”

顾望山淡淡的说:“来过两次。”

江之寒扭头看着他,“那……你们的未来,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呢?不要嫌我烦你,我真是想知道。”

顾望山答道:“很久以前,我就告诉过你,现在还是那样的。凝萃她有她想要找的标准,我不合那个标准,也不想往上面凑。不过,我们俩一起长大,老实说,她是少数我比较信任的人。终有一天,她会找到符合她标准的人,或者即使没找到,她会醒悟到,我是没办法改造的……到了那一天,她自然会想通的。现在我们才多大,不到二十,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也不用着急。”

江之寒看着他,很久没有说话。

顾望山迎着他的目光,“怎么?不满意这个答案?”

江之寒耸耸肩,“没有……只是忍不住还是有些惋惜罢了。”

顾望山问:“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们俩是很好的一对呢?”

江之寒说:“也许因为你们都是我朋友吧,当然乐观其成。而且,这也是她一直以来想要的呀……”

顾望山说:“也许是你和倪裳没成,就总想着类似的东西能发生,多多少少有些心理补偿吧?”

出乎他的意料,江之寒并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他转回头去看着窗外,看着远处,自然的换了话题,“你现在新结交的朋友,我可是害怕没什么共同的语言。”

顾望山道:“大半年前,大家一起谈论股市的时候,我抛出你那一套理论,大概他们还觉得不过尔尔。不过后来你在高点退出的时候,我可是通知过他们的。那时候,很多人不以为然,现在掉的厉害了,心里大概很是服气,所以也许想找你切磋请教一番吧。”

江之寒淡淡的说:“这次出点找的这么准确,说实话,大半不是我的功劳。明矾他的消息很准,我不过是针对那个消息仔细分析了一下上面的决心而已。”

顾望山说:“我最高兴的一点,就是许箐这女人没有跟着你出货。我那时专门去找老头子建议过,老头子大概也找她谈过了,她说她在香港的专家给她的分析,向上的空间还很大,不用急着出货。过了顶点,后来掉的凶了,她又舍不得出货。女人啦,就是贪图小利……”

江之寒说:“再怎么样,你老头子的钱袋子,她还是管着大半呢。”

顾望山道:“不是说过吗?我才二十不到呢……来日方长,信任就是这样被慢慢磨掉的。总有一天……”自嘲的哼了一声,他止住了嘴,拿起柜子上的酒杯,慢慢的喝了一口。

※※※

顾望山请来的客人有六位。寒暄过一轮,江之寒很快就发现,真正跑来有兴趣和他谈谈的就三个人,市委王书记的公子王中堂,他的姐姐王中慧,还有一位介绍说是集团军七十七军军长的儿子韩朗。另外两位公子哥儿,喝完一杯红酒,已经操起球杆,打起台球来了。

书记公子王中堂出乎江之寒的意料,是一个肌肉男,壮而不胖,而军人世家出来的韩朗却是一副书生模样,眉清目秀,很典型的江南男生。王中堂的姐姐王中慧留着短发,估摸着年龄在三十左右,眉目清秀,还带着些干练。

几个人聊了聊股市,又谈起江之寒名下的企业。很显然的,几位客人对江之寒经营的饭店房地产什么的兴趣不大,倒是很有兴趣听听他对股市的看法。

江之寒最近正开始研究美国的证券市场,尤其是最近颇有些风头的纳斯达克,集中了高科技股的交易平台。于是,他略微的讲了讲自己的看法,同时也聊了聊他对技术分析的理解,以欧阳为首的一个小团队现在正在做这方面很深入的研究。江之寒虽然没有深入到细节,但对总体的理解比以前也深切了很多。

不知不觉的,大家聊到快到晚饭的时候,有人上来说半小时后就开饭了。总体来讲,这番谈话还算很愉快,江之寒觉得王家姐弟和韩朗都是颇有些见识的人,言语间也从没有拿着架子,好像自己出身高人一等似的。

王中堂看了姐姐一眼,看着江之寒说:“其实……我们是有个项目,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加入?”

江之寒哦了一声,问:“是什么?”

王中慧接口道:“有个上市的公司,前景还不错,我们想坐庄他的股票,需要有人来帮忙主持一下。”

江之寒微微点头,“听起来是个很好的项目。”

王中慧看着他,“你有兴趣吗?”

江之寒说:“需要投点钱的话,我当然可以考虑。”

王中慧摇头说:“钱我们不差,现在差一个操盘的人。”

江之寒惊讶的说:“我?”见对方点头,他笑道:“我可是外行……操盘手这样的行业,是有专业人才的。内地现在也许不多,去香港很容易能找到有背景有经验的人的。”

王中慧说:“具体操作需要的人,我们都有了。但……我们需要一个对全局有很好把握的人。”

江之寒笑道:“承蒙看重,不过,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这个行当,我还真是没涉足过……”

王中慧停口不语,只是微笑。

王中堂开口道:“哥们儿,小顾说你是他铁哥们儿,我们才真心邀你入伙的。这事儿是我姐主持,难得她看得上你哦。”

江之寒心里哼了一声,老子需要你们看得起么?

王中慧说:“一成的佣金,怎么样?做得好,可以提到一成五。”

江之寒笑了笑,“你们都是小顾好朋友,钱不是问题,我只是害怕经验不足,亏了朋友的钱,就不好意思了。”

顾望山在旁边打圆场,“难得王姐慧眼识人,师兄,你就试试又如何?”

江之寒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说:“不如这样,你们看如何?关于这个事儿呢,你给我一点前期的材料,我准备一个规划给两位看看。如果你们觉得可行,我们就试试。如果看法不一样,那么就算了。”听顾望山讲,这次帮他擦屁股,王家姐弟是出了大力的,既然欠了人情,总是要表现出积极的姿态的。

王中慧说:“很好。我们什么时候能看到你的计划呢?”

江之寒想了想,“半个月吧。”

王中堂说:“能不能再快一些?我们的钱已经到位了。”

江之寒说:“我的理解呢,在熊市里,要想捧红一支个股是非常非常难的,有些得不偿失。而我的判断呢,大市离底部应该还有些时候。所以即使要逢低吸纳,可能还需要耐心的等待一段时间,甚至……恰当的时候放出些消息,把价格再往下压一压,先把成本降下来。”

王中慧举起酒杯,说:“好,我们等你的总体规划。”

※※※

送走顾望山的朋友,江之寒和小顾回到楼上,一人拿起根球杆儿切磋一下台球技艺。

江之寒问顾望山:“这王家姐弟是啥意思?我可真没这方面的经验。自己投钱和坐庄一支股票完全是两回事儿。再说了,我前几年基本是做大势的,不怎么偏重于个股。”

顾望山Kao了一声,红球在底袋绕了一圈儿停在了洞口。他说:“反正不用你的钱,还有分红可以拿。你有啥好顾虑的?再说,我看你能行。”

江之寒说:“我不是怕做砸了,你不好做人么?”

顾望山若有所思的说:“我估摸着吧,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深信你在证监委或者直接管辖的某些部门有很铁的关系,出货的点才找的那么准。所以嘛……对他们来说,要么你是这方面的天才,要么你有很灵通的消息,二者中任一个对他们都很有帮助。即使名义上你来主持,钱是他们手上的,到时候觉得你不行,一脚就把你踢走了。”

江之寒问:“那一成分红岂不白亏了?”

顾望山哭笑不得的看着他,“喂,你不会这么天真吧?分红什么的,他们是不会同你签合同的,口头协议而已。做的好,看我面子上,看在以后还可能和你合作的面子上,大概不会赖你的帐。做的不顺,你去死,还想要分红,没搞你就是对得起你了。”

江之寒很愤怒的,“你们这帮家伙也太黑了点儿吧?……我怎么越来越觉得不该趟这浑水?”

顾望山呵呵一笑,“你不是以前叫我太子党么?让你见识见识啊……”

收起笑容,他很严肃的说:“他俩还算比较靠谱的,要不我也不会介绍给你认识。他们老爸现在是宁州市一号,过几年到省里组织工作的机会据说很大,这可是国内经济总量第二大的省。再加上他的年龄,政治前途一片光明啊……这次他们可是帮了忙出了力。和他们关系好一点,保你的初恋情人纵横宁大,无人敢惹!”

江之寒冷笑。

顾望山说:“我给你出个主意……到时候你给他们一个详细的方案,然后承诺说有重大财政或者货币政策出台的时候,如果你有内部消息,让他们第一时间知道,这个姿态应该就够了。这算是底线。当然,如果他们真的觉得你是一块宝,可能会拉你去做更多的事。但也不会白做不是,到时候分钱的也少不了你……我听说,做这个可是一本万利的事儿,不比做企业,辛辛苦苦的还要刨除好多成本,最后也赚不了太多。”

江之寒心里暗叹,这就是逞能找人帮忙显威风的后果,这天下可真没有白吃的午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