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01章 顾望山的新圈子

唐中心里吃了一惊,难道这么快就有人告状告到母亲那里?他向来有些畏惧父亲,对母亲却是不怕的,皱皱眉,敷衍道:“能干什么呀?没什么特别的……”

见母亲盯着他的眼,心里有些发慌。

母亲冷笑了一声,“一大早的,王书记的女儿就给我打电话了……”

唐中紧张的问:“市委王书记?……她说什么?”

母亲道:“人家是说的好听,说昨晚的事情希望不要造成什么误会。可是,你真的以为,市委书记的女儿害怕被才提拔了两个月的副书记的老婆误会么?!”

唐中表情僵硬的看着母亲。

母亲道:“说吧……你不告诉我,等到你爸知道,事情就弄大了。”

十分钟以后,听完唐中的叙述,他妈妈开口道:“付秀云那个女生,我先前看着长的还算秀气,举止也还算规矩,所以你来求我帮忙找个人,我也就背着你爸答应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不能和她再谈恋爱了。”

唐中大吃一惊,“妈,无缘无故的,这算是怎么回事儿?我……”

母亲哼了一声,打断他说:“你敢说,昨天的事儿不是她撺掇着你去干的?”虽然精明厉害,她这一次却是猜错了。付秀云虽然给了唐中很多脸色,昨晚的事儿还真不是她挑拨的。

唐中叫起屈来,“妈,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明明是洪起帆闹事,我却不过情面,才跟着他后面的。”

母亲摇了摇头,“中儿,你要哄我,也就罢了,我不和你较真。你以为你这套话,哄得住你爸?”

唐中紧张的说:“爸怎么会知道?再说了,昨晚明明被打的是我们的人,被泼水泼颜料的也是洪起帆,我啥事儿都没做,我又怎么了我?”

母亲叹气道:“人家既然知道洪起帆的身份,还敢对他动手,事后还来打招呼,就说明那不是你惹得起的人。你爸一向是个谨慎的,才升了职正是最小心翼翼的时候,你要是给他找麻烦……”

看见儿子满脸的紧张,母亲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我叫你和付秀云分手,也是为你好。找女朋友,最怕的就是找一个给你惹事的。凭你的外表能力家世,找个漂亮的女孩儿还不是翻翻手掌一样容易的事儿?那个辩论比赛我也看了,那个主持的女孩儿,叫什么来着?倪裳是吧,比付秀云气质台风好了不知道多少,她有什么好不服气的,要撺掇着你去搞事?啊!”

唐中说:“我……”却被电话铃声打断了。

母亲接了电话,放下来说:“你爸说下午要回家吃饭……很难得啊,你就好自为之吧。记得不要撒谎,态度要好一些。”

忐忑不安的唐中等到五点半,终于把父亲等回了家。唐副书记长的和儿子挺像,或者应该反过来说。他脱了鞋,脸上看不出什么风波,进去洗了手,出来说:“先吃饭,吃完了说事儿,免得影响我的食欲。”

草草的拔了几口饭,等到父亲吃完了,母亲要收拾碗筷,被唐副书记叫住,指指沙发,他说:“你也来听听,儿子向来是你在管。”

唐中觉得腿有点哆嗦,心里告诉自己说,自己啥都没干,对方再牛叉,也不能怎样吧!

唐副书记当中坐了,先盯着儿子看了半分钟。几十年发号施令,积威之下,眼神还是有些穿透力的。一会儿的功夫,唐中就低下了头。

唐副书记一摆手,“你先讲讲经过。”便半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唐中母亲抛给他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编造,唐中战战兢兢的开始讲起来。

终于讲完了,唐副书记睁开眼,狠狠的盯了唐中一眼,转过头对老婆说:“儿子长大了,也出息了。”

唐中母亲倒是不怕他,平静的说:“他有什么做的不对,你就教育他。”

唐副书记哼了一声,“出息了,知道有心思了,可惜呀……都拿来争风吃醋。”忽然使劲的一拍桌子,吓得唐中一哆嗦。

唐中母亲嗔道:“有话就好好说嘛。”

唐副书记瞪了她一眼,转头盯着唐中,“你才多大,和我玩这套避重就轻的游戏。你要知道,我可是在纪委干过的。”

唐中鼓起勇气,“爸,我什么都没做呀!”

唐副书记冷笑道:“是么?那怎么今天上午你洪叔叔来找我,说昨晚的事儿,起帆说都是你教唆他做的?”

唐中啊了一声,目瞪口呆,没想到洪起帆居然会有这么一说。结巴了几声,他分辨道:“哪有那么回事儿?明明是他邀请人家跳舞,被拒绝了,然后就骂娘,然后就被泼了饮料,所以想着……去报复嘛。再说了,也没报复成,还被打了,还要怎么样嘛。”

唐副书记摇摇头,“是吗?你们还很遗憾,没有报复成是吧?我看你们应该很庆幸才是。那我问你,是谁给他舞会的票的,是谁告诉他那个女生怎么和人睡觉才拿到那个主持的工作的,又是谁灌他喝酒,又在旁边出谋划策的?”

唐中一时间傻了眼,没想到洪起帆这个看起来很威猛的家伙,居然交代的那么彻底,出卖朋友出卖的如此之快。

唐副书记冷哼道:“起帆的父亲是军队里出来的,发起怒来是要拿皮带抽人的,我的脾气就是太好,还有,你妈就是太惯你!”

回头看着妻子,唐副书记这次没有退让,“我告诉过你,不要让孩子觉得我们这个家庭多了不起,我自己一天都小心谨慎的。老洪这么暴脾气的人,一大早就有人给他传话,还有他以前的老上级。他叫上车回家,一问,才知道昨天儿子躲在一个朋友的家里。把他叫回来一问,他儿子还说要好好报复一顿,被他抽下皮带就打了一顿,现在还在家里关禁闭呢!”

唐中母亲心里吃了一惊,对方一早就能找到市委书记的女儿给自己打电话,又能找到人去像洪副市长告状,能量比自己想的还要大。

唐副书记指指儿子,说:“我也不和你说太多废话……唉,我现在也是开始修身养性了。这件事,不管以前怎么样,以后你要沾上一点儿,你就给我小心了。谁来找你讲什么,你都给我不要碰,听到没有?……别的不说,就是顾家,也不是你惹得起的。”

唐中母亲接话道:“顾家?顾参谋长?”

唐副书记说:“他那个圈子里的人很多的。就算只是顾参谋长,大家都传言,再过三五年换届了,他注定是要去京城执掌卫戍军区的,他们家和下一代核心是有交情的,那是我们惹得起的人么?”

回过头来,唐副书记对儿子说:“你昨天见识的,是军区警卫团的人,自己知道轻重,不要到时候惹了事让我去军区把你捞出来。军队上的人,你爸可是不认识几个,有分量的一个都不认识。我告诉你,那个叫倪裳的女孩儿,我不管她是顾家的亲戚,还是他未来的儿媳妇,你给我离她远远的,听到没有?”

※※※

顾家的新别墅,没有在中州那栋那么大,环境却是更好。这一个别墅群,靠着人造的小湖,一路行来,是曲折的小桥,雕饰的门栏,和百变的假山,百多年前也是一处极富盛名的园林,属于一位极富有的皇商。

和青州的婉约不同,从别墅的窗户往外看,远处还能看到巍峨的山峰,给这座城平添了些许大气。宁州城外,大江滚滚而过。和自己的家乡中州,算得上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了。

顾望山的父亲外出视察去了,母亲还住在中州,所以除了几个警卫佣人,家里倒是很清净。

站在二楼的落地窗前,江之寒静静的欣赏着窗外的风景。

听到脚步声,他转过头,果然是顾望山走了过来。

顾望山说:“事情基本搞定,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姓洪的老子,拍了胸脯保证,绝不会允许儿子去闹事。”

江之寒点头说:“谢了。”

顾望山笑了笑,“还好你目前为止只交了三个女朋友。两个前女友,一个老是被人惦记,还有一个有快倒闭的企业要盘活。要是你再花心些,交了八个十个前女友,现在岂不是已经累死了?”

江之寒无视他的调侃,看着窗外说:“第一天来,觉得这里真是仙境呀。就如我第一次去你在中州的别墅,回到自己的单元房,觉得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可是,在这里住久了,是不是也不太觉得它的好?”

顾望山回答道:“慢慢习惯,就觉得理所当然了,差不多就是这个道理。天仙美女娶回家,过个三两年,也成了黄脸婆,基本上是同一个道理。”

江之寒笑了笑,“小顾,你很哲学啊……”

顾望山说:“我是在度化你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