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00章 转身离去

倪裳看了看后面,见大家都隔着好些距离,忽然问道:“这次比赛,我是说辩论比赛,你……你向学校提过什么要求么?”

江之寒若无其事的说:“什么要求?……对,他们后来要我加些钱,我就让他们把我们的广告再往中间挪挪。七中的房子要开始卖了,样品房都修好了,我这次这个广告,效果相当的好,还没开卖已经有好多电话打进来了。”

倪裳审视的看了他一阵,心里叹口气,暗道,知道了又如何?

说着话,小饭店已经到了。大家走进去,要了一个包间,唯一的包间,十几个人围着坐了下来。

江之寒反客为主的张罗着让老板把两张大圆桌拼到一起,又问了大伙儿的意见,忙着点了菜。回到包厢,看见倪英竹和张小薇一左一右坐在倪裳身边,他毫不在意,捡了个空座儿,挤到倪裳班上的男生中去,一会儿的功夫,便和一帮人嘻嘻哈哈的吹起牛来。

有人试着问,那些是军人吧?都什么来头呀?江之寒笑着说,找朋友借来压阵的。狐假虎威知道么?我就是那只狐狸。

有人半开玩笑的说,江之寒,和班长主席什么关系,怎么以前不知道你呢?江之寒笑道,和你们一样,同学关系啊。老同学了……想当年,倪裳在我们中学也是威风八面的风云人物,她转到我们班来的时候,我恰好做了她的同桌,人人都说,完了完了,这下你要被修理惨了。结果呢……还好还好,主席大人手下留情,小的们都感恩不尽的说。

有人说,今天那个欠揍的家伙不认识,不过站在他后面那位,我知道名字,叫唐中,据说是市领导的儿子,我们系的副主任都蛮巴结他的。江之寒叫嚣道,操,去他妈的市领导,让他们去吃屎,大家呵呵笑了一阵。

有人担心道,那家伙被整的那么惨,以后不会来报复吧……江之寒很诚恳的说,那就得依仗在座各位了。他微笑道,我告诉过他,如果胆敢报复的话,下场会比今天惨的多很多……虽然带着笑意,不知道为什么包厢里的人都能感觉到那寒意,闹哄哄的地方一下子安静下来。

酒菜上的不慢。一会儿的功夫,江之寒已经和倪裳的同学们互相介绍了姓名,喝了一轮的酒。末了,他端起酒杯,遥遥的向倪英竹举了举,说道:“倪师兄,第二次见面,这次可全亏了你。来,我敬你一杯。”

倪英竹深深的看他一眼,举起酒杯,也不说话,一仰脖子,干了。

倪英竹把自己的杯子满上,朝江之寒举了举。江之寒眼里的讶异一闪而逝,他微笑,举杯,喝干。

一会儿的功夫,两人杯来盏往,已经喝了五六杯。似乎感觉到些什么,屋子里有些目光已经在他们之间逡巡。

喝的有了七八分醉意,倪英竹放下杯子,转头对倪裳柔声说:“今天……我知道在文体中心叫你走,你挺委屈的。唉……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倪裳心里忽然有了些怜惜的感觉,她看着身边的人,轻声说:“我还没谢谢你呢。不过你今天喝的不少,就不和你喝酒了。”端起茶杯,“以茶代酒,多谢了。”

倪英竹看着她,有那么一刻的失神。微微叹了口气,他说:“我上次和你说过,有个公司让我去,说了好久,我还没给人家音讯。这两天我终于下了决心,明年春天毕业后去他们那里工作。”

不久前,倪英竹才找来倪裳,告诉她自己想要留校读博士。一会儿的功夫,他却改变了主意。

倪裳愣了愣,点头道:“挺好的……挺好的,那个公司听说真的不错,待遇福利,业界声誉,发展前途,都是个中翘楚。就算你以后还想深造,要再回来还不容易?我想,任何时候,宁大都是不会拒绝你的。”

倪英竹看了眼对面的江之寒,他正和周围的男生说笑的开心,仿佛没有注意到他们。收回目光,他对倪裳说:“虽然他……他有能力摆平那些人,但毕竟不在宁州。这以后,你自己还是得小心。小人报复,不可不防。平日里,也不要太冲动。出去的时候,最好有一两个朋友在一起,出了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倪裳点头,垂下眼光,她轻轻的说:“我知道了……”

抬起头来,倪裳静静的给自己斟满一杯酒,端起杯子,她很真诚的说:“祝你事业顺利!”倾斜着杯子,慢慢的,那琥珀色的液体,带着白色的泡沫,一点点的消失,最后留下一个空的杯子,里面还有那么一点点残留的酒。

往事如风,但总会留下那么一点点的痕迹。

※※※

再热闹的酒席,也终有散去的那一刻。

走出小店的门,只见月明星稀,天上有几丝云。夜风吹过,带来瑟瑟的寒气。

倪英竹径直走到江之寒面前,伸出手。

江之寒眼光闪动,伸出手来和他握了握。

倪英竹说:“我今晚还有些事,先告辞了。”

江之寒点头。

倪英竹沉吟了片刻,又说:“今晚来的,至少有三个,都是官宦子弟。你打的那位我不认识,但听他们说话是副市长的儿子。我认识的,有一个是市领导的儿子,叫唐中,还有一位母亲也是团市委的领导……那些人吃了亏,也许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江之寒点头道:“人是我打的,善后的事宜我一定会仔细,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倪英竹笑了笑,“那么,就拜托了。”

看着对面这位来自江南的,皮肤白皙五官清秀的男子郑重而有些苦涩的神情,江之寒心里对他的那丝敌意似乎在初春的风里消散了,隐隐的倒有些感同身受起来。

倪英竹一转身,走进夜色里。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呆了片刻,一回头,却见倪裳的目光仍然跟随着他,慢慢的远去。

今天坐在小饭馆里,虽然面上和倪裳的同学们说笑着,江之寒的耳朵却是敏锐的捕捉到倪裳和倪英竹的谈话。尽管不知道前因后果,但以江之寒的聪颖,推断起来,今晚因为自己的出现,不知道怎样,倪英竹终于有些丧气,选择转身离开了。

在内心深处,这本来应是江之寒窃喜的事儿。可现在,他却觉得空荡荡的,没什么作为胜利者的得意。胜利?他也不知道这样的胜利能带来什么?或者,他想要的是什么?

手机的振动把失神的江之寒拉了回来。他对着电话讲了几句,放下来,和一群男生勾肩搭背的打过招呼,最后来到张小薇和倪裳的跟前,说道:“今晚说好住小顾那里,我先送你们回寝室。”

一路走来,风吹过,有一片落叶,飘飘扬扬的,落在江之寒的头上。他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浑然没有发觉。

倪裳下意识的举起手,像是以前习惯的那样将它拂去。但手伸到一半,她便停住了,开口说:“嗯……头上有黄叶。”

江之寒伸手拂去那树叶,一抬眼,宿舍已经近在眼前。

他想了想,开口说道:“对了,还没有恭喜你呢。我看了半决赛和决赛,果然是风采过人,倪大主持人!”

倪裳轻启朱唇,只是说了句,“谢谢。”走在她身边的张小薇,被倪裳牵着手,眼睛只顾看着地面,希望自己现在是透明,心里很有些尴尬出现在两个人之间。她想找个借口先走,给他们俩留出一点儿空间,手却被倪裳紧紧的攥住,动弹不了。

有些人,生下来就注定光彩夺目。有些人,从小到大,在哪里都有人怜惜有人尊敬有人喜爱。有些人,能让儒雅能干的师兄百般爱惜,即使被拒绝也毫无怨言。有些人,能让旁边这位桀骜不驯,有时候看起来凶狠以致有些冷血的男子,一夜间奔驰数百里,只因有人对她说了两个脏字。末了还完全没有架子的和她的那些同学们打成一片,谈笑晏然,谁也不知道他小小年纪,已经领导着数百近千的员工,手里的财富已经少有人及。

虽然说不上嫉妒或者自怜,张小薇的心里终还是忍不住重重的叹了口气。人和人是不能比的,即使光彩照人如倪裳,不也有如此诸多的烦恼么?

※※※

一觉醒来,唐中坐在床上,还有些懵。惊醒他的梦里,有人朝着他脸上泼着五颜六色的颜料,他躺在地上,拼命挣扎,却怎么也动弹不得。使劲一翻身,像是堕落了悬崖,有种失重的感觉,却是醒了过来。

总的来说,唐中算不上纨绔的小孩儿,一向在亲戚朋友间有聪明好学的名声。虽然也见过一两次打架,自己却没动过手,昨晚近距离的看到江之寒的雷霆手段,一下子所有的算计聪明都不见了,傻在了那里。再加上那十来个便装的军人,让他一向觉得可以倚靠的家庭背景仿佛瞬间也化为了乌有,平日里的信心和傲气都找不见了。

他听到有人敲敲门,一看墙上的钟,已经快十一点,便叫请进。

母亲推门进来,走过来坐在床沿上,开门见山的问:“昨天你干什么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