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99章 动手的,保驾的,和善后的

倪裳一下子呆住了,“你?……”

江之寒一点头,指着几步外的洪起帆,“就是他骂你那个的?”

倪裳楞了一下,还是下意识点了点头。

江之寒旁若无人的问:“就他一个?”

倪裳点头。

对面的洪起帆嗤笑道:“哎哟,护花使者又来一个,我好害怕哟!”

江之寒冷冷一笑,“你确实该害怕……”不再说话,一个大步就跨了过去。

洪起帆看他冲过来,虽然有些意外对方说打就打,但还是一拳打了出去。拳头落空,还没来得及做下一个动作,江之寒已经欺到了身前,一个耳光打过去。

洪起帆偏头想躲,却怎么也躲不开,眼前一黑,被实实的打在脸上。手掌和脸碰撞的啪的一声脆响,远远近近的人都听的清楚。

然后……是反手的一个巴掌,嘴角流出一丝血来。

洪起帆眼前金星乱冒,差一点没有坐到地上。但接下来,小肚子上挨了一拳,好像胆汁都被打出来了。他嘶叫了一声,倒在地上,痛的捂住肚子打了几个滚。

江之寒这几下快如疾风,猛如惊雷。等到洪起帆躺在地上痛叫的时候,他身后的兄弟才反应过来,却被江之寒雷霆万钧的击打惊住了,一时间都不知道进退。

倪裳忍不住叫道:“之寒!”

江之寒背对着她,举起双手,示意自己停手了,然后放下来拍了拍,说:“知道了,知道了……我现在脾气很好的。本来骂了几句,就至少该掌几次嘴。今天算了,就这样好了。”

洪起帆在地上痛哼了几声,看没有自己的人上来助拳,心里极怒。他是个泼赖的主儿,面子是不能丢的,嘴里说:“你敢打老子,你死定了。”

早已到了现场的三个保卫处的人,听了上面的精神,本来站在一边只是看着,这时候相互看了一眼,就有人扬声叫道,“这是在干什么?”

江之寒看见地上这位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都不懂的家伙,叹了口气。正要说话,一声尖利的刹车声,一辆军用小卡车在下面的大路上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吃惊的看过去,连地上的洪起帆都一时忘了痛,心里想,难道是谁叫来帮我压场的?

只见后面的挡板一卸,一个一个精壮的汉子跳了出来。看过去,每个人都穿着一式的白衬衣军绿色长裤解放鞋。虽然清一色的便装,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军人。

一,二,三,……一共是十二条汉子,一下了车,便分成两列,跑了过来。

所有的学生都呆住了,刚才看到江之寒动手打人,已经很震撼。忽然间,又多出了十几条大汉,大家都不知道事情会往哪里发展。

只见那十二个人,六个人走到江之寒这边,只是一字排开,冷肃的不说话,光凭气势就能镇住很多人。江之寒来的时候,根本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在这里闹事,他本来想的是先找张小薇,让她帮忙找一个能指认那个家伙的人,便要掘地三尺,把他找出来搞一搞,而让顾望山找人也是个有备无患的意思。没想到,这家伙居然送上门来,倒省了他很多功夫。

另外六个人走到另一边,静默的把洪起帆身后的人围起来。唐中惊疑不定的看着突然从天而降的当兵的,心里已经开始有些后悔了。

中间一人,很敏锐的发现这群人带的水瓶,一伸手,厉声说:“拿过来!里面装的是什么?”

江之寒心里咯噔一下,曾经的往事浮上心头。难道是硫酸?他竖起眉毛,心里忽然有了杀机。

那个士兵把所有的瓶子都收缴过来,打开瓶盖,一一闻过去,又拿手倒了一点在手心上,走过来对江之寒说:“是颜料。”

江之寒心念一转,他也是整治人的高手,马上就明白了对方想要干什么。虽然不是他害怕的那么恶毒的东西,但这用心也是下作到了极点。

江之寒冷哼了一声,扭开瓶盖,居高临下的把一瓶颜料倾倒在洪起帆的脸上身上。

洪起帆痛的还没有坐起来,被当头淋在脸上,闭上眼,叫道:“你他妈的!”

江之寒也不说话,从那个士兵手里接过一个个矿泉水瓶,把所有的颜料都倒在洪起帆身上,只见红的,黄的,绿的,蓝的,仿佛开了颜料作坊,都堆挤在他身上脸上。

所有的人,包括倪裳,仿佛都被镇住了。看着那个默默倒颜料的人,和他两边站着的十二个当兵的,都说不出话来。

旁边三个保卫处的人都惊呆了,好久回过神来,相互看了看,一个人问领头的,“龙科,怎么办?”

龙科长张了张嘴,“好像我们都惹不起……这个?”

忽然间,有人拍拍他的肩头。一转头,一个一杠两星的军人站在他面前,一身制服,一脸严肃的说:“有人到女生楼来滋事,你们是不是太不作为了呢?”

龙科吃了一惊,问道:“你是?”

那人面无表情的说:“军区警卫团。”

龙科啊了一声。

那人说道:“有人大晚上的跑到女生宿舍来闹事,影响多不好!现在受点惩戒也是应该的,你说呢?”

龙科笑道,“是是是,不过,这个……”

那人哼道:“副市长的儿子也要守规矩,不是?宁大多少省部级官员的孩子,有谁像这么嚣张的。你说呢?”

龙科忙不迭的点头,“你说的没错。”

那人一点头,“好了,没你什么事了。”一转头,径直走了。

洪起帆躺在地上,忽然狠狠的说:“你往我脸上泼颜料,我……我总有一天要向那……那女人脸上泼回来……”

还未说完,已经被江之寒一把从地上拧了起来。

江之寒凑近他花花绿绿的脸,一脸煞气的小声说:“你想都不要想!你今天敢说出来,我就杀了你,你信不信!”他卡住洪起帆的脖子,用只有他们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你要敢报复,我不卸你的手,我不打断你的腿,我阉了你,你信不信!”

洪起帆勉强睁开眼,近距离的看到两只充满杀气的眼,一时间镇住了,发狠找场子的话都说不出来。

江之寒说:“不要以为你爸是副市长就了不起,小心连累他连官都做不了。我的警告,你不妨向你爸转告一下。你听着,姓洪的,今晚以后,我只要听到你和谁说一句要报复的话,你就完了。我会整死你的!记住我的话,别把它当威胁,好不好?”狞笑着轻轻拍拍他的右脸,沾了一手的颜料。

江之寒一松手,洪起帆支撑不住,又坐到了地上。

普少华走过来,煞有介事的敬了个军礼,小声说:“后面的事,交给我处理好了。”

江之寒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拿左手拍拍他的肩头,诚恳的说:“多谢了,普大哥。”

普少华难得的笑笑,“上次是两条腿跑过去的,这次是四个轮子开进来的,进步了。”

想起初见普少华的往事,江之寒觉得有几分温暖,也向他敬了个礼,说:“这个家伙,叫嚣着要报复呢。”

普少华不屑的瞥他一眼,“多半是嘴壳子硬而已。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江之寒感谢的笑笑,转身回到倪裳的身边。

伸出左手,江之寒看着倪英竹。倪英竹看了他两秒钟,伸手和他握了握。

江之寒很诚恳的说:“多谢!”

倪英竹微笑着,心里却叹了口气,他说:“多谢你!”

看着倪英竹身后的几个男生,江之寒耸耸肩,伸出右手掌,给他们看了看,微笑道:“拜托给个面子,大家出去喝酒宵个夜?”

※※※

江之寒舍了他的小车,和一行人往宁大校外走。

拿出手机,江之寒简短的给顾望山打了个电话。他说,小顾,我人搞完了,擦屁股的任务很艰巨,就拜托你了。在顾望山的咒骂声中,果断的掐断了电话。

倪裳和江之寒并肩走着,张小薇和倪英竹说着话,落在两人后面。其他的男生,三三两两的走在队伍最后,还在小声议论猜测刚才江之寒的出手,他带来的士兵,以及他和倪裳的关系。

倪裳默默的走了好久,终忍不住抬头问:“之寒,你怎么会在这里?”

江之寒淡淡的说:“打完电话,开车过来的呀。”看见倪裳低着头,身子微微有些抖,他笑道:“你知道我的,打架这种事情,我是一定要来共襄盛举的。”

倪裳叹了口气,“今天……可能是我冲动了些。”

江之寒看着她,柔声说:“你就该多冲动些,老委屈自己算怎么回事儿?”

倪裳顿了片刻,说:“这个学生会主席,我也不想干了,反正任期也快到了。”

江之寒道:“也好……干个一年也差不多了。名气太大,招人嫉妒,也是件麻烦事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