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98章 百里宁州一夜间

不等张小薇回答,江之寒挂了电话,噔噔噔的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到了门前,心里一动,放缓了些步子,轻轻的推门进去,看见书房里台灯下吴茵正在静静的看书。

江之寒犹豫了片刻,说:“小茵,我有急事要去一趟宁州。嗯……可能今夜回不来了,自己小心一点,啊?”

吴茵站起来,说:“这么晚?……这么着急么?”

江之寒轻轻抱了她一下,说:“小顾会去接我的,你就放心吧。开车应该两个小时左右就到了。”

吴茵问:“你要带什么东西?”

江之寒说:“不用了,一两个晚上,人带去就好。”

转身心急火燎的下了楼,忽然听到吴茵在后面叫他。回过头,只见吴茵拿着一件外套跑下来,替他披上,柔声说:“晚上已经有些凉了……还有,再急的事儿,车也不能开的太快,答应我?”

江之寒拍拍她的脸,笑道:“好,我一向遵守交通法规的。你自己小心,把大门锁好了,坏人来敲门,一定不要开哦。”

吴茵展颜一笑,“坏人正要出门呢。”见江之寒挥挥手,出了院门,钻进车里,一会儿的功夫,就发动了,往前冲去。

看着车的背影,吴茵怔怔的出了一会儿神。“宁州?”她自言自语的说。

开车的江之寒却是听不到她的呢喃,他一边开着车,一边拿出手机,给顾望山打了个电话。小顾和他一样,并不住校的。

江之寒开门见山的说:“小顾,我要到宁州来扁一个人,可是你们那里水很深,我不认识什么人,就认识你。快去找几个人给我壮壮胆。”扁人不需要别人出手,但被扁的人后面的网络,却是需要人帮忙镇压的。

顾望山笑道:“Kao,争风吃醋都争到宁州来了?师兄你真是能耐啊!”

江之寒怒道:“少说废话。”

顾望山说:“就今晚么?”

江之寒说:“如果找得到人,就今晚。找不到,直到找到那个时候为止。我现在出发,两个小时后应该能到。”

顾望山说:“成,我尽量争取给你多找几个。对了,我可以申请旁观吗?”

江之寒说:“我心情很不好,你不要嬉皮笑脸的。”

顾望山哈哈一笑,“好了,谁叫我欠你钱呢?拿人手短,我给你安排个可靠的熟人。普少尉你打过交道的,他跟着我爸过来了,现在已经是普中尉了,让他在哪里等你?”

江之寒简单的说:“宁大。”

顾望山心想,不出我所料,嘴上说:“再把你的车牌告诉我,他会带人过去的……我说,之寒,要学做纨绔子弟就做的像一点,别给咱们丢脸啊!放心去干,擦屁股的事有我呢。”

江之寒放下电话,心里的怒火还没平息。我是不会容忍任何人动她一根寒毛的!这样的女子,竟然有人会骂她婊子?

看了看手表,七点四十五。

一踩油门,车风驰电骋般的往前冲去。

※※※

倪裳的寝室里。

一个徐涛找来的学生会的女老师正在劝解倪裳,倪裳心里很烦,但对方态度温柔,也不好过于发作。

在文体活动中心,徐涛和倪英竹拦住怒火中烧的洪起帆,看见倪裳离开,他心里也松了口气。介绍两个人认识,这两人却瞬间翻脸成仇,没有比这个更倒霉的事儿了吧?为此他心里连唐中也诅咒了七八十遍。

看见洪起帆在那里跳着脚说这事儿没完,徐涛在心里很是把这个脾气暴躁头脑简单的公子哥儿鄙视了一番。副市长自己虽然是绝对惹不起的,但也不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也犯不着使劲往上凑。看这哥们儿的德行,凑上前,人家也不见得爱搭理你。反倒是倪裳,自己现在有求于她,不可以怠慢了,所以马上从舞会里揪出一个下属,让她去寝室安抚一下,顺便替自己解释解释,自己并不认识那个姓洪的混蛋,只是临时受人所托而已。

寝室的电话铃响起来,张小薇跑过去接。

电话那头,江之寒拿着手机,说:“小薇?嗯,我打个电话过来,等下好解释我怎么凑巧知道这件事的。”

两人在电话里叽叽咕咕讲了半天,等到学生会的老师终于走了,张小薇捂住话筒,叫她,“倪裳,你的电话……江之寒。”

倪裳给她一个疑问的眼色。

张小薇平静的说:“他问起你的情况,我把今晚的事情一五一十都告诉他了。”

倪裳有些责备的看了她一眼,接过话筒,和江之寒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回到床沿边坐下来,有些闷闷的。

张小薇凑过来,问:“他怎么说?”

倪裳淡淡的说:“他说,……有些没教养的人,不要理他们,就当是狗吠好了。”心里却止不住有些失落。她倒不是想江之寒做什么,只是觉得……终究和以前是不同了。

也许,他真的成熟了?

※※※

唐中和洪起帆并肩走着,后面跟着洪起帆从工大叫来的四个“小弟”。

虽然心里很看不起洪起帆的智商能力,这次只是把他推到前面当道具的,唐中心里还是不得不佩服洪起帆的纨绔,果然不是自己能够比的。

看到洪起帆的兄弟拿着几个装着液体的矿泉水瓶走过来的时候,唐中心里最初大吃了一惊。虽然他一心想制造些事端,却不想把事情弄到自己控制不住的地步。洪起帆看着他,很是不屑的哈哈大笑起来,说,你以为是什么,难道有花花绿绿的硫酸么?这里面装的都是颜料。老子不打她,咱们一人一瓶颜料泼到那个小婊子脸上,身上,床上,我们就算扯平了。

唐中劝他说,晚上女生宿舍是进不去的。洪起帆不满道,又不是上去杀人放火,老子经常闯我们学校女生宿舍的,怕个鸟?你在这里混了这么久,怎么也认识些人吧?叫人去保卫处打个招呼,让他们睁只眼闭只眼,我们搞完事就走。

话说另一边,倪英竹拼命拦住洪起帆,三个人中就只有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虽然脸上被他的唾沫溅到几口,到底是没有打起来。洪起帆骂骂咧咧的说这事儿没完,拉着唐中先走了。

倪英竹找到学院和学工部的两个老师,大概把事情讲了讲,当然说了很多洪起帆的不是。对方听了,先是很愤怒,但听到倪英竹老实提起洪起帆和唐中的家庭背景,都换了脸色,淡淡的说,小冲突,过去就好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的。

倪英竹叹了口气,这也在他预料之中,他害怕的不过是洪起帆会有什么后续的报复,来找老师之前就叫了一个经管学院认识的师弟帮忙跟着他们俩。虽然倪裳回了寝室,倪英竹不相信洪起帆会马上就冲进女生寝室去闹事,心里终究有些不放心。

九点十分的时候,倪英竹在寝室接到那个师弟的电话,说洪起帆和唐中带着几个人,好像朝着女生宿舍的方向去了。倪英竹心里咯噔一声,心里算计了一下,倪裳在她们班里的威信非常的高,从来不摆什么架子。应用物理二年级一个系只有一个二十八个人的小班,两个女生二十六个男生。班上的男生自夸说,虽然只有二十八个人,他们班应该是学校最团结的一个了,大家彼此感情非常的好。想到这里,倪英竹便打了个电话给他认识的一个男生,不一会儿的功夫,除了在外面自修,周末出去游玩的人,在寝室里的七个男生都来了。

大概把事情和自己的担忧说了一下,倪英竹带着七个义愤填膺的男生,朝着倪裳住的宿舍出发了。

※※※

倪裳和衣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心里有些乱。倒不是因为今天的冲突,而是想起倪英竹昨天来找她说,本来明年春天硕士毕业就去工作,现在考虑再留下来读博士。倪英竹的言外之意倪裳当然是知道的,她当时温言劝他说,还是要慎重考虑,想好以后自己想要做什么,装作他的决定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半年前,倪英竹比较直白的表示了一次【虽然他还没有说做我女朋友吧】,倪裳很坚决的回绝了他。从此以后,倪英竹便不再多说什么,一副只是做个朋友的姿态,让倪裳有些不知道怎么做。

回想起今天倪英竹的眼神,她觉得心里有些痛。她以前也拒绝过很多人,但像他这样持久的人还是少见的,霍天雄这学期回学校以后就几乎不再和倪裳打交道了。原来,不仅仅是相爱的人不能走在一起是种持久的痛苦,拒绝别人的好意也是一种煎熬啊!

门被一下子推开,同班的女生祝梅冲进来,叫道:“倪裳,倪裳……我们班的几个男生在下面和人对峙呢。那边的人,好像在骂你!……你去看看吧,我看他们快打起来了。”

倪裳腾地一下坐起来,跳下床穿上鞋。

张小薇拉住她,“谁知道那家伙要做什么?我先下去看看。”

倪裳摇头道:“我们班男生,都是没打过架惹过事的乖乖仔。不行,我得下去,别让他们真的打起来。”

张小薇说:“那他真的要打你呢?”

倪裳一扬眉毛,“怕什么?女生就不可以同他打吗?”中州出来的女孩儿,那一股子泼辣劲不是别处的女生可以比的。

张小薇嫣然一笑,拉着她的手,豪爽的说:“好,咱们姐妹一起上,痛扁那个混蛋!”悄悄的,她看了一眼表,九点三十五。

那家伙快到了吧?张小薇就像很多认识江之寒的女孩一样,对他有一种奇怪的直觉的信任或者说依赖。她理了理头发,跟在倪裳的身后,往楼下走去。

在宿舍楼下,洪起帆没想到自己的壮举还没有开始,就被几个男生拦住了。

两边的人言语交锋了一番,倪英竹劝道:“唐中,你还是劝劝你的朋友不要乱来。要不,我只有打电话给保卫处了。”

洪起帆轻蔑的看了他一眼,鼻子里哼了一声,转头对唐中说:“我就知道这小子是不敢打架的。”招呼他的兄弟,“走,上楼!我看谁敢拦我。”

倪英竹皱皱眉,后面有人叫道:“怕什么,别让他觉得我们班的人是好惹的。”

两伙人剑拔弩张,已经吸引了很多回寝室的女生的目光,围在远处指指点点。

正说着话,倪裳和张小薇走下楼来。

倪英竹恨恨的点了下头,不知道哪个多事的把倪裳叫下来的,回头看了一眼,大家都说不是我。

倪裳走到中间,冷冷的看着洪起帆,“你说吧,你想干什么?”

洪起帆翘了翘大拇指,“哈……胆子不小,还敢下来!你还是挺不错的,小婊子。”

话音刚落,倪裳背后的同班男生鼓噪起来,“你说什么!”

在班里,倪裳和大家关系一向很好,经常组织大家出游聚餐。应用物理系这一届的人,都很有些以她为荣,觉得和倪裳一个班是很幸福的事。理论物理的人甚至传言说,应用物理系的男生私下有个约定,谁也不准去追倪裳,否则就是所有男生的全民公敌。

也许,在他们心里,倪裳是属于大家的,是需要隔着一定距离去喜欢和尊敬的,是可远观不可亵玩的。

倪裳咬着下唇,心里有些许彷徨。如果不是她今天心情不佳,老实说她拒绝洪起帆的邀请的时候是会更婉转一些的。虽然她丝毫不后悔把雪碧泼在他脸上,但身后这些同班男孩儿都是老实孩子,她不愿意看到把他们卷入打架,更何况对方还有些来头。

正琢磨着等下怎么应变,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头,闻到一股很熟悉的味道。

一转头,江之寒已笑吟吟的站在她身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