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97章 倪英竹和江之寒

洪起帆本能的闭了下眼。下一刻,他睁开眼,只觉得有水滴滴答答的顺着下巴流进领子里。他张大了嘴,一时间竟然懵掉了。站在他身后的唐中也惊呆了片刻,他回过神来,心里说,操,太酷了,这个小姑娘太有味道了,快泼死这个傻不拉唧的,今晚的戏还会有很多后续的曲折。几分钟前,倪裳在他眼里还只是楚楚可人,现在已经变得如天仙一般了。

张小薇也许是倪裳以外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她拉着倪裳的手,把她往后拖了几步。感觉到倪裳的抗拒,她叹了口气,往前一跨步,挡在了她身前。虽然身高只比倪裳高一两公分,张小薇看起来却是要壮实一些。

倪英竹看着倪裳出了舞厅,好久都没有回来,有几分担心。主持了辩论比赛这样的活动,倪裳的名声已经不限于校内了,连自己打电话回家,母亲都八卦的问,你们学校那个主持比赛的女孩子,看起来真是漂亮又有气质,多大啦?读什么的?倪英竹心里说,妈,我想把她带回来给您当媳妇儿呢,可是,玉人的心却总是关闭着,无论怎样努力似乎都敲不开那扇门。

倪英竹走出舞厅的门,就听到有人大叫着,婊子,你他妈敢泼我,你……你他妈敢泼我!正要朝倪裳冲过去。

倪英竹心里一急,来不及搞清是什么状况,飞快的冲过来,从后面抱住那人。洪起帆反身把他挣开,倪英竹看见旁边的唐中徐涛都是认识的,嘴里说道:“别冲动!”急着招呼徐涛,“徐老师,还不抱住他!”

徐涛心里已经骂了自己几十遍了,也把洪起帆的祖宗八代都问候过,连倪裳都暗骂了两句。听到倪英竹招呼他,心里一激灵,这事儿不能再闹大,越大自己越棘手。他抓着洪起帆的另一只胳膊,嘴里说:“有话好好说,别冲动,别冲动。”

被张小薇拉着退了几步的倪裳,只是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前面的几个男人。

倪英竹这时候注意到洪起帆一脸的水,一抬眼,看见唐中站在后面,这个市里领导的儿子他是认识的,洪起帆他却完全不认识。

倪英竹和徐涛把洪起帆往后推了好几步,急着招呼唐中说:“唐中,来,劝劝他,你的朋友是吧?来劝劝。”

看见唐中抓着洪起帆的胳膊,他转身跑到倪裳面前,急切的问:“这是怎么了?”

倪裳闭着嘴,睁大眼睛看着他。

倪英竹急道:“你倒是说话呀!”

旁边的张小薇插口说:“那个人邀请倪裳跳舞,倪裳没答应,他就口出秽言,活该!”

倪英竹看见倪裳一脸倔强的模样,心里柔情万种。他回头看了一眼,压低声音说:“那个人是谁?”

张小薇扁扁嘴:“一个副市长的儿子。”

倪英竹叹口气,小声道:“他那个朋友,也是领导的儿子。这些人……惹着很麻烦的。我和徐老师先拉住他,你先回寝室去。”

倪裳终于开口道:“我没事儿的。”

倪英竹着急的冲口而出,“你听不听话?”

倪裳看着他,一时间愣住了。

倪英竹放缓了语调,柔声说:“倪裳……自从你来宁大以后……我……我还是帮过你不少忙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算你还我的,现在给我回寝室好不好?”

看见面前的大男生满脸忧虑,眼里全是柔情关心,倪裳咬了咬嘴唇,一转身,就往前走。

她下了阶梯,越走越快。到了后来,张小薇要小跑才能跟上她的步子。

张小薇喘着气,轻声说:“倪师兄……”惊讶的看到旁边的倪裳一抬头,脸上泪珠滑过,无声的往下掉。

有多久自己没有哭过了?自从那回在北山坡见他?不对,是那回见到他和思宜牵手回家的路上。倪裳飞快的走着,心里思绪奔涌。本以为,自己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坚强,越来越不那么天真。

可是,面对那个姓洪的恶言秽语,面对那个同姓的大师兄的一脸柔情,倪裳忍不住感到很委屈。她不想敞开心扉,只想做个朋友,可是她刚才能最深切的感到倪英竹的爱和痛。而因为拒绝,她心里也充满了负疚感。

为什么要去主持什么辩论大会呢?为什么要光彩照人呢?为什么一定要被拉着来参加舞会,即使自己累的完全没有力气和情绪?又为什么要做什么学生会主席呢?这一刻,倪裳忽然质疑起自己做的每件事情。回忆中,那个男孩儿曾懒懒的问她,为什么要做主席呀?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儿。

也许,自己是曾经被他宠坏了吧?习惯了他能替自己遮风挡雨,柔声安慰,温言鼓励,调笑解闷,甚至指引道路。后来,自己原本以为可以回复以前的独立,以前的自信,以前的信念和走的路。但当有事情发生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感到无助,想要有个臂膀可以依靠。

倪裳流着泪,在夜色里疾行,也在那一轮满月下拷问自己。

※※※

张小薇给倪裳倒了杯水,拉开窗帘往外看了看,说:“我下去看一眼……这些纨绔子弟,说不定能追到这里来呢。”不顾倪裳的反对,张小薇下了楼,走到外面四处看看,没见到那个洪起帆的影子,心里松了口气。又走了两步,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拿出IC卡,插了进去。

一会儿的功夫,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有些慵懒的声音,“小薇,最近还好?”

张小薇说:“今晚很不好,倪裳泼了一个市长公子一脸可乐。”

电话那头,江之寒蓦然坐直了身子,觉得体内激素分泌瞬间加快了。他沉声问:“那人做什么了?”以他对倪裳的了解,倪裳从没做过这样的事儿。

张小薇说:“倪裳不愿和他跳舞,他就骂她是婊子。”

江之寒不敢置信的问:“骂她是什么?”

张小薇说:“婊子。”

只觉得血往脑袋上冲,有人竟然骂她是婊子?!江之寒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我马上就来,等会儿打回给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