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96章 半杯雪碧

在走廊的另一端,唐中朝着这边看了几眼。他旁边是一位留着三七分头,有几分油头粉面的男子。

这个人叫洪起帆,老子是宁州市的副市长,和唐中是一个大院的。若论地位,洪副市长排名老后,也许还不如刚刚提拔起来的唐副书记。但洪起帆在大院里是头一个感觉良好,又脑筋有些简单,脾气很是火爆的。他现在在宁州工业大学读三年级,最大的特征是出口喜欢带脏字儿,还有就是喜欢拿出一副高级干部子女的派头。

辩论比赛那一周,这家伙鬼使神差居然看了节目,打电话给唐中,说你们学校那妞看起来真不错,有没有机会介绍一下。唐中听了,当时便心里有了算计。听说这个庆功舞会的消息,他很快就搞了几张票,打电话通知了洪起帆。

唐中因为父亲的家教比较严,虽然在倪裳的事情上失了面子,也失去了女友给他的实质性承诺,心里很恼火,却不敢也想不出能做点什么。他在电视上和现场看到倪裳,心底下评价,虽然身材上不如女友凹凸有致,但容貌气质却是胜过太多,现在还有电视主持明星的光环笼罩着。

唐中心里打的如意算盘,便是把洪起帆找个机会介绍给倪裳,看她如何反应。唐中私下评价洪起帆,最是一个粗鄙无知,脾气暴躁,又没有文化的。如果这样的家伙,只因为是副市长的公子,倪裳就会和他周旋,自己能上手的机会岂不是更大?论长相,论情调,甚至论父亲的地位,自己都大有优势。如果倪裳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洪起帆,这家伙说不定能闹出点什么事情来,到时候不论是看她吃瘪,还是有机会出手英雄救美,对自己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啊!

唐中觉得自己这个策划真是妙到极点,关键是洪起帆这个人是一个绝佳的跳板和道具,可以为自己所用。

今天到了活动中心,洪起帆近距离看了看倪裳,觉得比电视上还要好上几分。舞会开始不久,他便起身去邀舞,当然是被拒绝了。

回到座位上,洪起帆抱怨说,这妞儿果然是个高傲的!却喜滋滋的,好像一点儿不生气的样子。

唐中暗中点了点头,出去买了些啤酒,便和洪起帆一瓶一瓶对喝起来。有意无意的,唐中便引着话题,讲起倪裳的事情。他告诉洪起帆,倪裳完全没有主持的经验,却能拿到这个机会,据说是某赞助商的老板坚持的。他说,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人家会全力挺她?我听说,倪裳的家庭很一般,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好像只是普通公务员。

洪起帆喝了些酒,评论说,这样啊,这个小妞看起来很清纯的么。唐中笑道,现在哪有纯洁像白纸的小妞。再说,要是真那么清纯,能爬到那样的位置上去?不过,这对你应该是好消息。把你的身份亮一亮,她多半就改变主意了。别说是跳支舞,就是……啊?眨了眨左眼,很猥琐的笑起来。

站在走廊的另一端,洪起帆把喝完了的酒瓶扔进垃圾箱里,笑道:“美人独自赏月,很是寂寞哦!”

唐中心里很不以为然的撇撇嘴,面上却很热情的说:“走吧,找个人替你介绍一下。”

进了会场,几分钟的功夫,徐涛陪着唐中走出来,很是热情的上前和洪起帆握了握手。洪起帆敷衍的和他一握手,眼睛越过徐涛,还停留在十几步外倚栏站着的两个女生身上。

徐涛心里骂了一声操你妈,脸上的笑容还保持着。如果有个好朋友肯为她一掷十万的话,徐涛打死了也不信倪裳会被一个副市长公子的头衔镇住。不过唐中的父亲以前主政过宁大所在的明山区,是他现在的顶头上司都要巴结的大人物。既然他发话要自己介绍一下,徐涛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拒绝的。不过他观察了两分钟,就得出结论,这个洪起帆不过是个饭桶的干部子弟,比身边的唐中差的有两条街。

※※※

倪裳端着饮料,和张小薇相对无言。不知道被勾起什么样的心事,她掩不住心里的惆怅,主持辩论大赛成功的兴奋和满足这一刻似乎已经远离她而去了。

听见徐涛说话的声音,倪裳花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却没听到他说的什么。她礼貌的点点头,平日常见的微笑却消失不见了,对这突如其来的打扰颇有些不满。

如果说徐涛以前对倪裳是信任栽培的话,从青大回来,尤其是最近这半个月以来,他的态度简直就有点讨好巴结的味道。有一度,徐涛心里琢磨,倪裳能够以一个新生当选校学生会主席,可能也是因为有强力人物在后面帮她操作的缘故吧。

徐涛见倪裳脸色淡淡的,还是硬着头皮介绍说:“这位是洪起帆,洪副市长的公子。洪公子在电视上看到你的风采,今天特地来拜访的。”这番说辞,是唐中授意的。唐中还告诉徐涛不用介绍他自己。也许是古装剧看的太多脑子又进水的缘故,洪起帆一向喜欢别人称呼他洪公子。

洪公子?张小薇嘴角忍不住撇了一撇。旁边的倪裳却是没什么反应,她只是淡淡的点点头,什么都没有说。

徐涛颇有些意外。以他对倪裳的了解,即使是不怎么待见的人,这个小姑娘表面上都会保持礼貌和风度的。看起来,今天她情绪确实不太好。一直婉拒和大家跳舞,说身体不舒服,大概还真不是借口。

洪起帆咧着嘴说:“倪小姐,你比电视上看起来还要漂亮,还要有气质。”

倪裳微微皱了皱眉头,停了好几秒,才挤出一声“谢谢”。

同样的话,更多的时候给人的观感不取决于内容,而是取决于说话的神情和语气。同一句讨厌,可以说的娇媚无比,一听就是对情郎的撒娇,同样可以说的十分厌恶,轻蔑不屑溢于言表。倪裳这时的表情语气,分明在脸上写着,不要烦我了,一边儿凉快去,我懒得和你敷衍。

不知道是不是洪起帆神经太大条,或是见了美女有些忘乎所以,他浑然不觉,搭讪说:“刚才请倪小姐跳舞,结果……”

倪裳眨了眨漂亮的眼睛,似乎有几分迷惑的看着他,无声的传达着信息:那又怎样呢?

洪起帆自我感觉很良好,既然身份都抛出去了,一切应该能迎刃而解。他邀请道:“现在请你跳个舞,好吗?”他身后的唐中忍不住低下头,得意的笑了笑。他基本可以肯定洪起帆能得到的待遇,心里忽然觉得对面那个高傲的女孩儿真的是太有味道了。

倪裳摇头说:“对不起,今晚很累。”

洪起帆大吃了一惊,在场的人也许只有他对这个回答感到意外。他睁圆了眼,好像不敢相信自己被再次拒绝了一样。一扭头,看见唐中一脸同情的神色,顿时觉得失了面子,而面子对他是天大的事情。

洪起帆收起笑容,忽然指着旁边的徐涛说:“你……你怎么和他又跳了呢?”

徐涛心里操了一句,眼睛飘到别处,好像讲的人不是自己一样。倪裳很是惊诧的看一眼徐涛,也没有想到他跑来介绍的人忽然反戈一击,把矛头指向了他。

徐涛心里咒骂道,别看老子,我可是没根基的人,只能装孙子。挤出个笑容,他圆场说:“倪裳今天身体确实不太舒服。”想着要攀上江之寒做生意,他可不想得罪了对面这位。

洪起帆根本不搭理他,只是看着倪裳。

倪裳有几分不敢相信的摇摇头。到宁大一年多了,收到的求爱信不少,受到的关注更多,打到寝室来的电话也有一些,但真的亲自来表白的人并不多。宁大这样的学校,出身比洪起帆高的人比比皆是,但倪裳还从没遇到一个在自己面前失礼的人。

她皱起眉头,说:“徐老师,为这个活动操了很多的心,给我们很多帮助,再累和他跳支舞也是理所应当的。你……我不认识你唉!”

这句话,开始的时候好像还在小心翼翼的解释,到了后来,急转直下,变成了淡淡的,却是赤裸裸的轻视。

洪起帆只觉得热血往脑门上冲,忍不住提高了嗓门,“你说什么?”

倪裳抛给他一个眼神,仿佛在说,听不懂人话么?我不认识你唉,转身拉着张小薇的手,就要往舞场里走。

老实说,今天倪裳的反很有些出乎徐涛的反应的。如果早预料到她这个反应,他就算不给唐中面子,也要推脱一下,免得落下个吃力两边不讨好的结局。徐涛心里想,这个大小姐今天看来真的心情糟透了,才会这样高傲。

洪起帆是个脑子充血了就不管不顾的蛮牛,他的口头禅冲口而出,“他妈的,太不给面子了吧!”

倪裳回头看了他一眼,这次脸上的表情换做了厌恶。

洪起帆似乎被那表情刺激到了,又想起刚才唐中给自己说的八卦,冲口而出道:“装什么装啊,婊子?老子家也是很有钱的,电视台认识很多人!”

倪裳猛的一转身,走回到他身前,冷冷的问:“你刚才说什么?”

洪起帆一扁嘴,“婊……子”。也许,这就是由爱生恨,如果激素分泌可以称作爱的话。

倪裳眨眨眼,好像在消化他方才说的话。

下一刻,她一扬手,剩下的半杯雪碧全上了洪起帆的脸。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