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95章 庆功舞会

决定启用学生来做主持这个事情来的非常的迟,根本没有太多培训的时间。付秀云虽然知道的晚了几天,但却敏锐的察觉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她作为校广播台的头牌,相貌技巧都无可挑剔。再加上她是宁州本地人,去年才交了一个校内的男朋友,男朋友的父亲五个月前刚升任宁州市委分管宣传的副书记。虽然好像是排名最后一位的副书记,但那也是堂堂的市级领导了。

付秀云不是天真的女孩儿,她知道这样的好事一定会有很多人争取,不是条件好就能拿到手的。所以她找到男友,提出让他通过父亲的关系去疏通一下。作为回报的条件,男友提出来,如果成功的话,要和她越过最后那一步。交往快一年了,付秀云一直坚守着最后一道防线。但这一次,她含蓄的表示,什么都可以商量,但前提是她一定要得到这个她认为本就该属于她的机会。

从知道这个事情,到最后拍板人选,中间大概就三个星期的时间。付秀云的男友,名字叫唐正,没敢直接找父亲,而是走了母亲的路,也找了几个学校的领导。对方说一定把意思传达到,但到了最后,好事儿却落到一个大二学生的身上。她虽然是学生会主席,却从来没有广播或者电视主持的任何经验。

付秀云因为这个事儿,在唐中面前哭过好几次。虽然她心底也承认倪裳主持的很不错,但她坚持认为,如果自己去,一定会比她更光彩照人的。倪裳越成功,她心里就越是痛苦恼怒。

唐中最先是打了包票,结果被女友数落,不仅本来想了很久的福利没有到手,还自尊心大受打击,心里的恼火比之付秀云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他家教其实很严,母亲虽然宠着,父亲却是一个铁面的人,对儿子从不纵容。唐中四处打听,最后母亲找的关系给他回话说,上倪裳据说是某大赞助商的条件,和钱直接挂钩的,学校领导也没什么发言权。再说了,倪裳本人在校团委和学工部的领导眼里也是备受器重的,所以承办的人对这个决定并没什么怨言。

辩论比赛结束的这个周末,校团委和学工部联合举行了一个庆功舞会,地点就在学校的邵氏文化中心二楼。这个舞会,倪裳本来是不想参加的。开学这些日子,从准备主持辩论比赛,到半个月的参与,她感觉累的骨头都像要垮了,课程上还欠了些帐,因为最近一个月缺了好些课。由于没有电视主持的经验,除了假期倪裳自己在家里拿着新华字典和标准普通话发言的磁带苦练了大半个月以外,开学以后校方还请了相关的专业人士对她进行了短期的高强度集训,包括发音,面对镜头的感觉,应急处理的能力,和各种形体姿态的培训。除此之外,还需要选购上镜的服装。宁大报销服装的经费,但衣服却是倪裳自己去选购的。

从买衣服这一点上来说,倪裳和大多数女生不太一样。她天生不是很喜欢逛街,对选衣服也没什么经验。所以,以前伍思宜找她逛街的时候,她兴趣不大,只是去凑个趣而已。哪怕进了大学一年,倪裳的很多衣服还是妈妈在中州替她买的,她穿在身上觉得都很不错,也没什么好挑剔的。

这一次,为了买主持的衣服,倪裳可是伤透了脑筋。还好张小薇在这方面是个很能干的很有经验的女生,小薇告诉倪裳说,她高中时候兜里没有钱,也每个周末去逛服装店,有时候还试穿一下,找些穷快乐。在张小薇的建议下,倪裳订做了那件淡紫色的旗袍,还是让对方做的加急的单子,穿上身非常的惊艳,让她平白的成熟了三分。

总而言之,从练习,准备,购置服装,到主持,和参加相关的活动,倪裳的这一个月可以说是筋疲力尽。最后一场决赛灯光熄灭的那一刻,她就感觉一直绷着的那根弦松掉了,全身好像每一块肌肉都在酸痛。虽然脸上挂着微笑,但并没有多少成功落幕后的兴奋,更多的反而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心里想着赶快应酬完了,好回寝室痛痛快快的睡一觉。

辩论比赛结束就在周三的晚上,送参赛选手的时候,倪裳也去了,那是周四的下午。这个周末,她打算着好好休息一下,下周赶快把拉下的功课补上,同学的笔记她都已经借来。

但作为宁大这次活动最耀眼的明星,想要逃脱这个舞会是近乎不可能的。倪裳借口感冒,稍微推脱了一下,团委的小芳老师就跑来做了她很久的工作,说校领导也要参加,无论如何她必须到场。

※※※

倪裳坐在舞池外的一个角落里,缀着吸管喝一杯雪碧。

开场时推不过和徐书记还有张部长跳了两曲舞,倪裳便抱歉说不太舒服,把邀请跳舞的人都推掉了。她原本坐在场边,后来说抱歉拒绝人家邀舞说的太多太累了,便找了偏僻的一个角落,坐了过来,静静的看着舞池里的灯光闪烁,偶尔喝一口饮料。

倪裳本来想先告假走了,却被告知晚一点还有位副校长要来讲话,一定得呆在这里等着。张小薇坐在她身边,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自从一起下乡以后,倪裳和小薇越发的亲密起来。这一个月,小薇帮了她很多忙,出去采购东西,取订制的旗袍,陪她跑东跑西,到处通知相关人等,什么事情她都帮着做,让倪裳心里很感激,甚至还有些不好意思。

到了异乡,又工作学习极端的繁忙,终于有了一个知心的朋友,对倪裳来说真是一种很好的感觉。她现在觉得自己都有些依赖小薇了,什么事情都找她一起。

在倪裳心里,张小薇是一个很成熟的女生,而且很理智。她性格里虽然也不乏中州人特有的爽快直接的那一面,但让倪裳感受最深的是她的冷静,聪明,和善于待人接物。小薇虽然不是那种光彩照人的女生,但不管是家庭出身,还是待人处事的方式,和倪裳颇有些类似的地方,所以两个人彼此感觉精神频谱算得上一致。

张小薇不会跳舞,她自称也没什么兴趣扫盲,今天纯粹是被倪裳拉来陪太子攻书的。两个人喝着饮料,有一搭没一搭的随便聊着天。

张小薇说:“刚才徐涛跑来唧唧歪歪的讲半天,什么事啊?”

倪裳蹙眉说:“他有个姐夫是自己做包工头,想要和汉港做生意……”

张小薇问道:“怎么会找上你?你认识汉港的人么?”

倪裳嘟嘟嘴,说道:“他说……江之寒是老板呢。”

张小薇哦了一声,说:“你不知道?”

倪裳摇头说:“其实,有一次徐涛在青大的时候提到过,不过我那时候没有怎么在意……”咬了咬嘴唇,好像有什么心事。

张小薇问道:“问你个八卦的,江之寒到底有多少钱?”

倪裳摇了摇头。

张小薇问:“他真的是白手起家的?”

倪裳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张小薇见她没有兴趣深谈,便打住了这个话题,没想到倪裳忽然说:“他……他爸爸妈妈都是普通工人,和我们的家庭情况差不多,那时候也许还差些……他高二的时候就开始创业了,先是一个小书店,然后承包了我们学校的食堂,接下来,就像春雨后的春笋一下,一下子就有了两家很大的餐馆,一个高档的甜品店,书店也开了五六家……再然后呢,又是投资股市,果园,承建学校的商品房……再后来的事,我就不太清楚了,也是听别人说起过。”

张小薇看着她,“听起来挺传奇的!高二开始创业,有点像电视剧里的故事。”

倪裳沉吟着没有说话。

张小薇说:“那你答应他了?”

倪裳心不在焉的说:“谁?”

张小薇说:“徐涛啊。”

倪裳摇头,“我敷衍了他两句,不过我告诉他我和江之寒只是高中同学,帮他带个信可以,别的忙想帮也帮不上。”

张小薇张了张嘴,最后没有说什么。

倪裳看着她,“你对他的事挺感兴趣?”

张小薇笑了笑,“说实话,不生气?”

倪裳抿嘴摇头。

张小薇说:“我其实对你们俩的事挺感兴趣的……不过那都是过去了。不管怎么说,他好像还挺关心你的。”

倪裳叹了口气,说:“他关心的人……可多着呢!”

站起来,对张小薇说:“出去透透气吧,里面太闷了。”

两个人拿着饮料走出来,在楼道的栏杆前找个地方,往外看,能看到满盘的圆月,和墨色的天空。夜风吹过,有些凉飕飕的,却让人神清气爽了起来。

倪裳有些痴痴的看着那满月,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