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92章 汤晴的来历【下】

汤晴又说:“我爸呢,也不是不管我,但他知道我性子起来的时候,谁都是挡不住的。他通过我中学一个好朋友,托话给我,在青大他有不少合作关系,所以托了两个熟识的教授,让他们照顾照顾我。另外呢,青大研究生一年级的有个男生,叫罗万祥,大四在他的一个公司实习,父亲和我爸又是老相识。我爸见过他,对他还很是赏识,让我有空去找找他。后来他才告诉我,对方家里对结亲家很有想法,我爸见过后感觉也还不错,还暗示过那个人。”

江之寒见她越讲越详细,便端正了身子,很专注的听着。

汤晴说:“我本来没把这事儿太放在心上,过了两个月,我抽了空去见那个认识我父亲的教授,恰好也是罗万祥的导师,他又跟我提了提,说他学识人品如何的好,让我有机会多向他请教请教。因此呢,某一天,我就打了个电话,他很随意的说,不如下午就在三食堂见吧。我当时颇有些惊讶,但还是答应了。去了那里呢,他敷衍了两句,我也客套了两句,就准备告辞。结果这时候,他女朋友端个饭盆走过来,打扮的很清纯的模样。他就互相介绍了一下,我笑着打了个招呼,转身走出去几步,便听到她在后面说,也不照照镜子,便要往前凑么?说的很大声,应该是存心让我听见的。我停住脚,回过头,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他女朋友只是冷笑,罗万祥把头偏过一边,装作没有听见。”

江之寒瘪瘪嘴,“看来真是个大帅哥。”

汤晴偏头打量了他两眼,评价说:“比你长的清秀些,皮肤也更白。”

江之寒揉了揉鼻子,笑道:“虽然貌似你对他有些怨念,但还是很客观公正的哟。”

汤晴很严肃的点点头,继续说:“长话短说吧,我爸的公司去年夏天出了点事,简单的说呢,就是被他信任的下属给卖了,有人来查账,说是偷税漏税。事态一度很严重。一气之下,他就病倒了。去年整个下半年,他身体都时好时坏。我去医院照顾他。后来,他和我后妈在医院吵了几次,那个女人去医院就愈发少了。除了特别护士以外,假期里基本上是我在那里守着。因为是特别病房,很宽敞,我就在旁边的床睡。有一天我半夜起来几次,早上就睡的很沉。阳光照到脸上的时候,我才醒来。一睁眼,看见爸爸就在几米外,斜着身子,正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看着溪水,汤晴仿佛深陷入回忆,“我很久没看见他那么……那么柔和的看着我了。过了好久,他说,晴晴,你瘦了,真像你妈妈呀……我……我就说,哪有父亲嫌弃女儿胖的?他居然笑着说,还是瘦点好,瘦点好,我病一场,让你照顾这么久,还是有好处的。”

江之寒看着汤晴,微笑着耸了耸肩。

汤晴说:“去年年末的时候,公司的问题解决了。我爸他也决心重组集团,招一批新人进来,重新整合几个新公司。总之呢,他又是雄心勃勃的了。看着麻烦事都已过去,没想到刚过了元旦,罗万祥就打电话约我出去见面,说是宗教授让他和我谈谈学习方法。我想了想,还是去了。他看到我,第一眼没有认出来,好像很吃惊的样子。过了没几天,他忽然又打电话给我,在里面说了好长一通。再后来呢,舒兰告诉过你吧?”

江之寒摇头,“她只是说有个大帅哥在追你,不过你好像并不满意。”

汤晴说:“这里面还有很多事,我也讲乏了,懒得唠叨了,你恐怕也听厌了吧。”

江之寒很老实的说:“没有没有,我还蛮有兴趣的。”

汤晴说:“总之呢,就是那些很老套的啦,送花呀,打电话呀,他以前那个女朋友来找我,闹过也哭过。我后来就找到他,很明确的告诉他,不管他是什么用意,我对他不感兴趣。你猜他怎么说?”

江之寒说:“大体应该是说,真正认识了你才发现你的气质,慢慢不能自拔了吧……还有呢,你可以拒绝我,但我有喜欢你的自由。”

汤晴白他一眼,“你说,同样一句话,为什么橙子说出来就很让人感动,你们这些家伙说出来就让人起鸡皮疙瘩呢!”

江之寒说:“喂,我可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汤晴说:“总之呢,就是你们男生那些老套的话。不过这个家伙有一个地方很麻烦,我这个人不太习惯说太难听的话,最多就是冷脸不理人。他的耐心真是好,不厌其烦的来了一次又一次。”

江之寒说:“他忽然转变的缘由是……”

汤晴说:“我不太清楚,应该是我爸给了他什么许诺?不知道他为什么瞧上他了,他不说,我也懒得追问。”

江之寒沉吟道:“按理说……如果这个男的是这么坚韧不拔,心机深沉的人,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即使你胖一点,他也不应该那个态度啊?”

汤晴说:“他那时候好像是才拜访过我家,大概我父亲不在是那个女人接待的。看见我连家都被赶出去了,应该没有什么地位,所以不会有什么想法吧。据我家保姆私下给我说,我后妈大概还给他看了看我最胖时候的照片,大概暗示过他我是嫁不出去的吧。”停了一会儿,汤晴说:“知道为什么忽然和你唠叨这些吗?”

江之寒想了想,说:“兴许没什么理由,就是忽然想找人说说呗。”

汤晴很是赞许的看了他一眼,“你倒是猜的没错,我做事很随性的。不过这只是半个原因。另外一半呢,是想请你帮个忙,所以总要交待一下事情的始末。”

江之寒说:“容我先问你一个问题。”见汤晴微微点头,他问道:“这个罗万祥听起来外表能力都不错,你不喜欢他,主要是因为他人品不好?”

汤晴说:“怎么说呢?如果我一定要找个男生的话,单纯从品性而言,要么我愿意找像橙子那样的,性子单纯,但又不乏坚毅勇敢;要么……”似笑非笑的瞄了江之寒一眼,“心机深沉也不是不可以,但要深沉的厉害。见到女孩子,即使她胖一点丑一点,也要装作一视同仁;有人得罪了,即使心里恨极了,也要知道隐忍不发,伺机而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什么的……”

江之寒恼道:“可不兴说话这么夹枪带棒的。”

汤晴说:“我说实话呀,像他那样两边都靠不了的最糟糕了。想着算计人,回回被人算计。”

江之寒苦笑,“说吧,有什么可以效劳的,总不成你让我去把那小子打一顿吧?”

汤晴摇头道:“他总是说,你还没有男朋友,我就有追求你的自由。即使你有了,我也有追求你的自由。所以,我想请你陪我去见他一面。”

江之寒吃惊的张大了嘴,心里想,不会这么老土吧。

汤晴似笑非笑的说:“你想到哪儿去了呢?”

江之寒很差劲的掩饰道:“我?……我是想,让我去给你当保镖,难道还会打架不成?”

汤晴轻笑道:“得了吧,我不会那么老土的,让你去冒充我男朋友。再说了,你虽然籍籍无名,但吴茵的名气可是大了,全青大少有人不知道她有个比她小的男朋友的。”

江之寒苦笑着叹口气,说:“那您就吩咐,我需要干什么吧?”

汤晴说:“你什么都不需要干,陪我走一遭就好。可以吗?”

江之寒很豪爽的说:“成,到时候通知我就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