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91章 汤晴的来历【上】

一开学,吴茵就接到沈桦倩的电话,去祝口的重型机械厂调研去了,要在那边呆上十天左右。

吴茵这一走,江之寒忽然觉得自己有几分像个孤魂野鬼。在青大一年半了,要好的朋友就这么五六个。吴茵不在身边,橙子退学,现在连舒兰也转学走了。中午时分,江之寒打车到了学校,去小怪的寝室,居然关着门。他又去三楼找左畅,这家伙正赶着出门去见女朋友,和江之寒匆匆的唠叨了两句,嘴里直说完了完了,要迟到了,一溜烟儿的没了踪影。又一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江之寒走下楼,忽然觉得不怎么饿。但脑子告诉他,是中饭的时候,怎么也得吃点儿啥。于是,恍恍惚惚的,就信步走到了食堂楼上的川菜馆。

站在川菜馆的外卖点前面,江之寒皱着眉,看着前面的那些菜:回锅肉,凉拌三丝,木耳肉片,番茄肉圆汤,觉得个个都很油腻,一点儿都没有胃口。再看看打菜的师傅,白色的围裙上油迹斑斑,胃里好像翻腾起来。一转身,正要离开,忽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江之寒转头看去,靠窗的座位上坐着个女孩儿,银灰色的衬衣,绛红色的围巾,五官清秀,神色淡然。他偏了偏头,过了好几秒,才确定那个女孩儿正是汤晴。

自从上学期汤晴从经济系转到管理系以后,江之寒不再有机会常常见到她。掐指算来,上一次见她大概是两个多月前的事了。从舒兰那里,江之寒听说汤晴上学期隔三岔五的飞回家,时不时的身体又不太好。临走的时候,舒兰还特地拜托江之寒照顾汤晴,不过江之寒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在他印象里,汤晴绝对比大多数她这个年龄的女生来的成熟,完全可以照顾好自己。更不用说她几乎从不谈自己太多的私事,给江之寒的感觉是并不想有人介入她私人的生活。

江之寒走到近前,拉开凳子,坐下来,带着几分夸张的表情,“美女,我差点儿没有认出你来。”想起舒兰前几天走时和自己说的话,江之寒心里暗道,校草难道真有这样的魔力,追求一下就可以让女孩儿平白的消瘦五分,清秀三分?

汤晴横他一眼,指着面前的桌子,很自然的说:“鬼迷心窍了,居然点了两个菜。没想到份量这么多,来帮我消灭掉吧。”

江之寒看看,一个辣子鸡丁,一个冬瓜黄花肉片汤,看样子都才吃了几口。他大声叫道:“师傅,来碗饭,加双筷子。”胃口莫名的好了几分,转过头看着汤晴,“在节食啊?……嗯,效果不错。”

汤晴不接他的话,问道:“吴茵呢?”

江之寒说:“去祝口出差了。”

汤晴说:“难怪你像个孤魂野鬼一样。刚才站在那里,神不守舍的。”

江之寒说:“我有吗?”想了想,说道:“刚才忽然想起,上上学期我们六个人还常来这里吃饭。一转眼,橙子和舒兰都走了,小怪这家伙成天不见踪影。”

江之寒笑了笑,“还好今天遇到你……”

汤晴忽然问:“江之寒……你很怕寂寞吗?”

江之寒愣了愣,反问道:“你不怕么?”

汤晴盯着他,看了几秒钟,说:“才认识你的时候,我以为……你是个很耐得住寂寞的人。”

江之寒呵呵一笑,“还有心理分析?说来听听。”

汤晴说:“你这么年轻,就能指挥一个不小的企业。他们不是说……上位者都要耐得住寂寞吗?高处不胜寒。”

江之寒哈哈笑了两声,“高处?……我只是挣几个小钱而已,没达到那样的境界。”

汤晴又说:“你又要读书,又要做项目,又要管理公司,是不是觉得生活特别的充实?”

江之寒想了想,说:“我最近想这样形而上的问题真是越来越少。基本上就是一件事接着另一件,做完了,也就到睡觉的时间。”

汤晴嫣然一笑,“听起来……好像不是很有趣哦?”

江之寒从辣椒堆里挑出两块鸡,塞进嘴里,过了会儿,才说:“有趣?!”摇了摇头,“有趣是偶尔的,无聊是常态的。”

看见江之寒风卷残云的吃起来,汤晴的胃口莫名的也好了些,她重新拿起筷子,捡了两块鸡肉慢慢咀嚼起来。

不到十分钟的功夫,江之寒解决了中饭。汤晴问他:“有时间陪我走走聊聊天么?”

江之寒爽快的说:“乐意奉陪。”

两人出了川菜馆,往左拐,走那条去黄龙溪的路。

汤晴说:“昨晚才和舒兰通过电话,她在温大感觉还不错。”

江之寒说:“那就好。”

汤晴问:“是你劝她去温大的么?”

江之寒转头看了她一眼,“不是……也可以说是吧。不过,这基本是她的主意,我不过鼓励了她一下而已……在青大,她呆的也不开心,何必一定要留在这里呢?”

汤晴侧头看着他,“易得无价宝,难求有情郎?”

江之寒很坦然的说:“没错,这是我说的。”

汤晴叹了口气,别过头,径直往前走。江之寒陪着她沉默,陪着她散步。

一直走到黄龙溪边,汤晴捡了个石凳坐下来,才开口说:“兰兰对橙子的感觉,后来确实有了很大的改变。”看了眼江之寒,她说:“那一天,小怪和橙子在经管学院接受训话。我忘了是为什么,我和兰兰也在办公楼里。我们路过他们所在的那个办公室,门半掩着,里面说话的声音听的很清楚。有个学生部的老师,正在数落他们两个,说什么他们没有受到刑事处分,是学校院里面做了多少多少工作才替他们争取到的,又说什么他们回到学校认错态度还如此的不诚恳,一点儿不知道好歹。末了,那人说,你们俩也别把自己的动机说的那么高尚。一个呢,就是不知道法纪,为兄弟两肋插刀,这都是什么年代还搞这个。另外一个呢,就是争风吃醋,打架斗殴,我说的对不对?橙子听了,就反驳了他两句。那人说,你不是因为喜欢那个女孩儿才去找人打架的么?橙子不说话。那人愈发得意了,便数落讽刺了他一顿,后来橙子就说,我喜欢她怎么了?喜欢并不是一种罪过。她不喜欢我又怎么了?那并不会让她成为更坏的一个人。我有喜欢她的权力,她有拒绝我的自由。那个老外可以造谣生事,我们就有打抱不平的自由。处分什么的你不用多说了,老子还不想在这里干了呢!”

这番对话,江之寒以前是不知的,小怪和橙子也从来没向他提及过。

汤晴说:“当时我们俩就站在门外,舒兰忽然握住我的手,握的很紧,眼里似乎有泪光。我正准备说点什么,她却拉着我走了……后来回想起来,从那以后,舒兰对橙子的想法也许有了些改变,不过还没等她说点什么,那个家伙就一声不吭的不辞而别了。我想,舒兰虽然还不是那么的确定,但慢慢的有些东西确实不同了……”

江之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那……就顺其自然吧。做不了恋人,做能相知相靠的朋友也不失是个好结果。”

两人沉默了好一阵,江之寒忽然想起舒兰告诉过他的事,随口笑道:“对了,听说有个校草级别的大帅哥最近追你追的很紧,可有什么新的进展?”

汤晴问:“是舒兰告诉你的吧?”

江之寒点头。

汤晴问:“她还说什么了?”

江之寒摇头。

汤晴嘴角勾出一个弧度,“撒谎,她难道没说要你多照顾我么?”

江之寒尴尬的道:“这个……这个,你怎么会需要我照顾呢?你这么能干,自信,聪明,独立……”

汤晴举起右手,嗔道:“停……”看见江之寒乖乖的闭嘴,说道:“你记得前两年有一架飞机在吕行滑出跑道爆炸么?”

江之寒说:“当然记得,那两年飞机出事特别的多……”

汤晴说:“我妈妈在上面。”

江之寒大吃一惊,“啊……真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对汤晴忽然讲起她的私事,颇有些震惊。

汤晴说:“高三最后一个学期,我拼命的学习,结果考的比想象的好了很多。但接下来的暑假,我都不知道怎么过的,每天就窝在家里,拼命的吃零食,不停的看电视。我爸和我妈感情很好,在他白手起家的时候,我妈就不顾家里的反对跟了他,一直跟了20年,直到最后感情都很好。但是……”

汤晴自顾看着前方的小溪,“但是,我妈去世还不到半年吧,他就又娶了一个,比我大八岁。那年八月份,后妈就进门了,我跟我爸提出来我要搬出去住,他居然没多说什么就答应了。于是呢,我就搬出去,下定决心不要再自暴自弃了,要好好照顾好自己。想起妈妈的时候,要多想甜蜜的往事,不要再悲悲切切。对于我爸,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吃得好住得好,出门也是坐飞机,都是他挣的钱,不是吗?那天在飞机上……看到你很开心的看窗外的风景,我就想起第一次和妈妈坐飞机,我也是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了一程的白云蓝天,甲壳虫般大小的汽车。所以我问你,是第一次坐飞机吧?”

江之寒微微的张开嘴,那时候的女孩儿,问话时云淡风轻,自己何曾想过她心里掠过的竟然是那样的往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