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90章 耻于分享的心事

小车停在青州老办事处的二层小楼前,这里是江之寒在青州的住处,年前他终于和原主人谈好,花钱把它买了下来。

司机老周帮着从后备箱里拿出江之寒的两件行李,一个箱子里装的是换洗的衣服,而大包里却是准备的一些中州的土特产,特的带来给吴茵还有班里和研究所的同学朋友的。

江之寒谢过老周,自己提着行李到了门前,却发现是锁着的。他掏出钥匙,开了锁,进门把行李往门厅里一放,走上楼,心里疑惑着,按理说吴茵早就该回青州来了。

走到卧室前,门是虚掩着的。轻轻推开,只见吴茵正坐在临窗的座位上,手托着腮,静静的看窗外的风景,留给他一个完美的侧面轮廓。

她沉思着,对进门的江之寒恍若不觉。江之寒站在门口停了半分钟,却见她连姿势也没有变一下。远远看去,眼角似乎有些红肿。

江之寒走到她身前,弯下腰来,笑道:“我回来了……”

如同在座位上忽然安上了一个弹簧,吴茵猛的跳了起来,还伴随着一声惊呼。江之寒愣了一愣,她从来未见吴茵这样惊慌失措过,即便在初遇她时,环境恶劣她也能保持冷静。

江之寒伸手把她抱住,嘴里忙说:“是我呀……”

吴茵止住了惊呼,双手捂着胸口。过了半晌,又狠狠的伸手在他的背上捶了几拳,“你……你吓死我了!”

江之寒把她抱着,横过来,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

江之寒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调笑说:“刚才那个样子,就是传说中的西子捂心么?”

吴茵恼道:“你还笑?”这些日子来的苦恼,却一下子少了好些。

江之寒轻柔的抚摸着女友的长发,手指掠过,能感受到那质感,真的便如丝缎一般,有种舒服从指尖一直连到神经末梢。

他说:“大白天的,干嘛把大门锁了,一个人坐在窗边发呆?”见她不说话,又说:“我知道是怎么了。”

吴茵把头埋在他怀里,有些瓮瓮的说:“才怪。”

江之寒道:“是想我想的出神了吧……”却不见女孩儿回答。

江之寒手往下,轻轻的抚慰她的后背,说道:“你……是哪天回的青州啊?”

吴茵回道:“大年初五。”

江之寒心里算了算,吴茵本来说要回家呆十天到半个月,大年初五的话,算是提前回来了,那应该是在家遇到什么不愉快的事。对于吴茵的家庭,江之寒知之甚少,只知道都是在小镇里国有小企业上班,她还有一个哥哥,比她大三五岁,好像还是单身。隐隐约约听吴茵提起过一次,他身体不是很好。

江之寒沉默了半晌,说:“你提前回来,怎么在电话里不同我说呢?兴许我也可以早过来几天。”

吴茵说:“可是,你有很多事情要办……除去下乡的四五天,在家里陪父母的时候也不多。”

江之寒紧了紧她,心里很是喜欢女孩儿的善解人意。

忽然间,吴茵问道:“之寒……你……你有没有什么事情,是不愿意和哪怕最亲近的人说,不愿意和他们分享的?”

江之寒心里一动,他思考了片刻,说:“有那么一件事,如果可以算作是一件事的话,我虽然和两三个人都提过,但从来没有说起过细节。”

吴茵问:“为什么呢?”

江之寒说:“很难说清楚吧。有一次是机缘巧合,本来想说的时候被打断了。其它的时候呢,是因为有些东西我自己也说不太清楚,便选择了不说。”

吴茵问:“那你有没有什么事,是除了自己和当事人以外,从不想告诉第三者的呢?”

江之寒说:“那就太多了。”

吴茵问:“那又是为什么呢?”

江之寒沉吟了一会儿,说:“原因很多吧……有些呢,是觉得没有必要,有些呢是觉得过去了就过去了,不必再提起,还有些呢,是觉得告诉了其他的人也于事无补,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吴茵说:“有没有……什么……是觉得耻于告诉别人的呢?”

江之寒愣了愣,说:“这个……好像倒是没有。为什么会这样想呢?因为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吴茵说:“倒不一定是那样。也许你并没做错什么,但也许其他的人……”

江之寒说:“会怎样?……讨厌我?议论我?可怜我?……那都不重要,他们愿意怎么想都不管我的事。”

俯下头来,近距离的注视着女孩儿美丽的眼睛,江之寒柔声说:“小茵,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么?”

吴茵温柔的看了他好一会儿,略了略额前的头发,说:“寒假前,你不是对我说,每个人,最终能依靠的还是要……靠自己么?我……会争取自己去解决的。但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解决不了了,我可以来找你吗?”

江之寒笑了笑,“当然,我说过,我会一直在这里的。”

吴茵闭上眼,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喃喃的说:“你会一直在这里的么?”一会儿的功夫,竟然沉沉的睡了过去。好像是心头压着的心事终于得到了舒解,倦意便如潮水般袭来。

也不知睡了多久,她睁开眼看着天花板,只觉得神清气爽,好像眼前的景物都更清晰了几分。下一刻,她才注意到,离他很近很近,大概不到三十公分的地方,江之寒正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眼里满是柔情。

在这段关系开始的时候,如果说寂寞是触发器,那么吴茵的美丽就是催化剂。江之寒一心想保持一段更加理智的关系,但又自私的想要有人陪伴。但慢慢的,事情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轨道。他习惯性的照顾身边的女孩儿,让她们对自己愈发依恋。而吴茵也做着她的事,很多时候她只是静悄悄的站在他身后,但总能沉默的织出一张温柔的网,又如同一口安静但深邃的井,让他慢慢的沉陷下去,在这段关系中越陷越深,慢慢忘记了开始的初衷。

吴茵伸出手,很享受的拂过男孩的面庞,就像风轻轻拂过水面一样,轻轻柔柔的。就像曾经和江之寒很亲密的人一样,她也算独立坚强的女孩儿,年龄还大着他好些,但不知不觉的,她就习惯了依靠他,听从他指出前进的方向。

曾几何时,倪裳如此坚强自信的人,也在和江之寒相爱以后变得被动起来,慢慢的跟着他的节奏一路前行。伍思宜虽然表面上看来照顾江之寒的时候多,做事也更为自主,但在精神上她对他的依恋一点儿不比倪裳来的少。不管是父母复合这样的家事,还是后来辞职南下这样的事业选择,她总是依赖他给自己指出方向,相信他的抉择,想要从他那里得到更多的信心,去走一条艰辛的道路。

现在轮到吴茵了。

她双手捧着江之寒的脸,凑过去,送上红唇,紧密的吻过去,双手环住他的背,双腿缠住他的腰,像是藤条缠住大树一样,把他紧紧的包裹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