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89章 间谍

江之寒意犹未尽的说:“这是从宣传的角度和情感的层面。其实,还有另外一个角度,就是从绩效和方法的角度。一年给失学儿童家庭补助三五百块钱,并不是就万事大吉了。通过什么样的途径来帮助他们,把钱花在什么地方,他们最需要的是什么,只有了解了这些,才能把钱花的更有效。这些事说来很大,好像应该是政府来做来领头的,但其实我们也是可以做一部分事情的。从我现在做的研究的经验出发,在儿童家长中抽样,进行一百个,甚至五百个访谈,指导他们完成问卷调查,把这些信息搜集起来,进行科学的研究分析,我们兴许就能得到些有用的结论。”

他说的兴奋了,挥舞着手,道:“我还有一个想法。这个事情,是一个长期的项目,是五年,十年,三十年,甚至五十年一百年都应该坚持做的事情。那么,我们可不可以搞一个这样的项目,跟踪一批受到资助的学生,十个二十个甚至更多,跟踪他们五年,十年,到高中毕业,到大学毕业,到参加工作,来看看希望工程到底怎样改变了他们的人生,他们的家庭,和他们所在的村镇。我们可以跟踪一批没有机会得到资助的小孩儿,来看看他们的生活轨迹又是如何。五年后,十年后,把这样的对比展现出来,不需要太多的修饰,我想我们就能看到很多很多有用的东西,就能说服很多很多的人,从政府的决策者到民间的热心人士。”

江之寒带着几分残留的酒意,很是兴奋的说:“可做的事情太多了,但我们要有激情,也要有务实的态度。要把这些事情罗列出来,给他们不同的优先级,评定他们需要的资源投入,配套给它们相应的人员,和资金,和时间表。”吸了口气,他说:“如果我们真的能把这样的事情做成做好……”

环视了一下屋子里的四个女生,他挠挠头,“你们怎么了?有什么不同的意见么?”

倪裳看着男孩儿,温柔的微笑起来。原以为自己在这件事上已经想的很多,野心很大,但对比起来,他好像又走在了前面,就像其它很多很多的事情一样。虽然心里那么有一丝的不甘心,她却奇怪的感到几分甜蜜和骄傲。

※※※

冬天的早晨,天亮的很晚。

江之寒早练回来,才看到天边的一丝霞光。走近楼家的院子,看见张小薇裹着厚厚的衣服,一个人在外面漫步。

江之寒走过去,道了声早,问道:“她们呢?”

张小薇回答道:“倪裳和小林墨还在睡觉呢,卓雪老早就出门,不知道去哪里了。”

江之寒问:“睡的不好?”

张小薇说:“挺好的,不过老早就醒了。”犹豫了片刻,她开口问道:“上次……你好像有些没说完的话?”

江之寒伸手指了指前面,说:“关于帮助,是吧?可以边走边谈么?”

虽然穿着单衣,江之寒却似乎感觉不到寒冷。他走在凌晨的冬日里,一呼气,就有一团淡淡的白雾。

江之寒说:“我想要你给我的帮助其实很简单。倪裳在宁大,我不是很放心。如果她只是普普通通的学生,大学校园里还算安全。不过,她既然进了校学生会,又身居高位,难免会牵扯到一些矛盾和利益冲突中去。倪裳这个人的性子是有几分执拗的,而且呢,她有时候也有些天真。即使在宁州,她可能可以找得到帮忙的人,却不一定愿意走那样的渠道,动用那样的关系。所以……”

张小薇凝视着江之寒,“所以?”

江之寒淡淡的看她一眼,“所以,如果她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希望你能通知我一声。”

张小薇停下脚步,“背着她?”

江之寒点头。

张小薇淡然一笑,“就像间谍那样?”

江之寒摇头道:“我不喜欢这个说法。”

张小薇沉思了片刻,说:“我可以问几个问题吗?”

江之寒说:“当然。”

张小薇问:“为什么不直接去告诉她,我愿意帮助你,如果有事,打电话找我?为什么要用这么曲折的办法呢?”

江之寒微微点头,“是个很好的问题……这样说吧,我现在只是她的朋友,没有太多的立场去管她太多的私事。”

张小薇打断他说:“但……你还是准备通过其它的渠道去插手。”

江之寒说:“因为我觉得我有义务保护她,让她不受伤害。”

张小薇坚持道:“那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江之寒沉声说:“因为我了解她,她会说不,谢谢,但不用了。”

张小薇说:“好吧,我们跳过这个问题。我的第二个问题,你想知道什么事?”

江之寒说:“我说过了,可能对她有伤害的事。”

张小薇看着他的眼睛,“她有了新的男朋友,需要告诉你吗?”

江之寒脸色一僵,盯着她看了好几秒,看对方并不退缩,说道:“不需要。”

张小薇说:“她和男朋友吵架,需要告诉你吗?”

江之寒冷然道:“不需要。”

张小薇说:“那么,如果她男朋友动手打了她,需要告诉你吗?”

江之寒缓缓点头,“你还有问题么?”

张小薇说:“是的,这样……倪裳是我最好的朋友,这样,会让我有背叛她的感觉。”

江之寒道:“没有人能强迫你干什么。只不过有时候遇到什么事情,你为朋友担忧,说出来和另外一个朋友分担而已……”

张小薇展颜一笑,“为什么你这样一说,就觉得很理所当然了呢?”

江之寒道:“告诉我什么,不告诉我什么,那是你的选择你的自由。不过如果你答应了我,就是许下了承诺,就需要遵守承诺,要说实话,不要让她知道。就这么两点要求。”

张小薇缓缓的点了点头。

江之伸出手:“那么,多谢了……如果我还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地方,请让我知道。”

张小薇轻轻的握了握,知道这就是表明自己的陈诺。看着面前的男孩儿,她说:“可以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吗?”

江之寒微笑道:“朋友之间可以问很多问题的。”

张小薇轻声说:“你……还喜欢她吗?”

江之寒咧了咧嘴,“这要看你怎么定义喜欢这个词。”

张小薇说:“这不是个回答。”

江之寒道:“这个问题没有简单的是或不是的答案。”

张小薇看着他,半晌,说:“好吧,让我告诉你一个简单的答案,她应该还喜欢你”,看着江之寒有片刻的失神,张小薇说:“再奉送你一个我的看法,没有什么喜欢是持续永久的,所以趁它还有效,努力去抓住它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