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88章 远景

作为招待的焦点,江之寒被灌了很多的酒。他摆出一副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豪爽架势,来者不拒,要不是卓雪的父亲和楼铮永帮他挡了很多,恐怕早已经喝趴在地上了。

倪裳三人都是第一次来农村,真正体会这里的生活,感受这里的风俗。开始是好奇,慢慢的有些亲切,然后越发的感动,最后觉得自己很自然的融入进去,能感到里面浓浓的情意。

夜色黑下来,愈发显得院子里的灯光有些刺眼。宴席已经到了尾声,有几个喝醉了的汉子,咿咿呀呀的唱起歌来,很快的被自家的婆娘给拉走了。倪裳和卓雪带着一帮村子里的小孩子,正教他们唱如今电视里正热播的电视剧的主题歌。童声稚嫩,虽然容易走调,却别有一番味道。

为了招待江之寒一行人,卓雪父母去了隔壁亲戚家。家里空出来三间房,一间给了倪裳和张小薇,林墨和卓雪住一间,江之寒单独住一间。

宴席散了以后,江之寒走路已经有些摇摇晃晃了,楼铮永和卓雪父亲把他扶进房间,让他躺下休息一会儿。亲戚们纷纷告辞散去,四个女孩儿却都有些兴奋,聚在卓雪的房里,随意的聊着些话题,白天的所见所闻,晚上的宴席,山里的风景民俗。

几个人聊得兴起,都没了睡意。时钟滴滴答答的流过,夜慢慢的深了。卓雪去厨房偷偷拿来些晚上剩下的香肠腊肉,再加上江之寒带来的零食糖果,四个人凑在一起,吃的好像比在餐桌上更香了十分。

正偷吃的时候,有人敲门。

卓雪笑道:“一定是舅妈又来催睡觉了。”

打开门一看,却见江之寒鬼鬼祟祟的站在门边,抽抽鼻子,说:“我闻到什么东西很香,你们一定是在偷吃吧。”

卓雪把他让进屋里,林墨说:“哥,你不是喝醉睡觉了么?”

江之寒道:“是啊,我一觉睡醒,以为天亮了。睁眼一看,还是黑的,心里想,难不成我睡了一天一夜。坐起身来,只觉得饥肠辘辘,顺着香味,就找到你们这里了。”

大家听他像是在说评书,一阵笑,都说他是狗鼻子。

江之寒捡了几片香肠,津津有味的吃起来。满足的叹口气,说道:“要是有杯酒就好了!”

倪裳忍不住嗔道:“还喝!”

江之寒吐吐舌头,闷头吃自己的东西,不再说话。

林墨咯咯笑了两声,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陀佛,有人管的住就是好。”

江之寒狠吃了一气,抹抹嘴,道:“说点儿严肃的话题,大家对今天下午的参观有什么感想?”

倪裳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如果有更多的人能够亲眼看看这些孩子,他们读书的条件,他们的可爱可敬的老师,他们的父母,那么也许不用太多的说教,他们就会参与到这个事业中来。”

林墨说:“我记得希望工程开始有影响的时候,就是有一张照片,一个眼睛大大的小姑娘在认真的学习。也许,我们还是需要些很直观的东西来打动大家。”

张小薇道:“我也是这个感觉。宁大有很多希望工程的宣传材料,里面有很多数据,很多官话,但真的很难打动人。”

江之寒说:“今天到了这里,我好像有很多的灵感,怎么把这个事情做的更好。今天喝了酒,一觉醒来,那些想法愈发的清晰起来。”

卓雪笑说:“看来喝酒还是很有些好处的。”

江之寒说:“一年多前,也就是大一才开始的时候,我找到卓雪,希望她能在这件事上多帮帮我。这一年来,她做了很多的事情,从搜集材料,整理材料,到和村里失学的小孩儿,小孩儿家长聊天,真正去了解他们最需要的是什么,总之做了很多的事。我看了她交给我的东西,也受到很多启发。”

卓雪粲然一笑,说:“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就曾经是他们中的一员。”

江之寒指指倪裳,说:“我们倪主席,很英明的在宁大推动了这个叫百校万人资助希望工程的活动,现在的影响力也很大。”看见倪裳恼怒的白他一眼,又说:“我呢,现在也在做一些民间人士的资助工作。这个事情,不管是什么渠道,什么团体,什么方式,总之是参与的人多多益善。我今晚上呢,忽然觉得有很多的想法,和你们聊聊,兴许能整理出一些有用的东西。”

整理了一下思绪,江之寒开口说:“我是这样想的。资助教育,其实也是慈善工作中的一种,需要做的,说到底,就是要发起大众,号召大家都参与进来。所以呢,就像你们刚刚说的那样,宣传是一个关键的问题。兴许,我们可以做的更好一些。刚才林墨说了,一张真实的感人的照片,就胜过千言万语。张小薇也说,我们看到的很多官方的材料,干巴巴的,没有真情在里面。正反一对比,什么可以起到好的宣传效果呢?就是要有真的感情,要有好的表达形式,文学,艺术,各种各样的形式。摄影是其中一种,那么别的呢?报告文学如何?基于这些素材的小说又如何?记录电影如何?相关题材的电视剧电影又如何?你们想过没有?”

几个女孩儿看着他,林墨很诚实的摇摇头。

江之寒说道:“这些手段和素材并不是遥不可及的,我们投一些资源进去,完全可以做。当年有人写一篇最可爱的人,顿时全国的人都知道了抗美援朝士兵的英雄事迹。有人推一本哥德巴赫猜想,科学的热潮就席卷了神州大地,我们小学的时候,说起理想,十有八九都是要当科学家,当数学家。现在我们有这个大环境,国家愿意宣传这件事情。所以,只要有好的作品出来,就不怕没有地方发表。说的难听点,就算没有人愿意发表,砸几万块钱进去,就能找到发表的地方。”

看见林墨嘟嘟嘴,江之寒笑道:“小丫头,你还别不信,这就是残酷现实。当然,你现在不必知道的太多。很多国家一级的文学杂志,如今订阅的人已经远不如前,开销却是越来越大,只要我肯给钱,发一篇报告文学不是难事。说的难听点,即使材料是假的,他们也不会管。”

卓雪问道:“那找谁来写呢?”

江之寒说:“可以找专业作家来写。同样的,砸一笔钱进去,不难请到当红的作家。但是,这并不是唯一的渠道,也不见得是最好的渠道。因为在我看来,要写好这样的作品,首先要有真切的感情,要能体会那些孩子和孩子家庭的辛酸苦辣,要对他们动情。如果是花钱请人来写的,不敢保证能够达到这个要求。再一个,如果对这样的生活有真切的理解,能够静下心来搜集写作的素材,对完成一部好的作品也是很必要的。所以,我想来想去,可以同时走两个渠道。一方面,我们可以找人去物色洽谈一个专业的有知名度的作家,来完成一部相关的作品。另一方面,”他指指林墨,又指指卓雪和倪裳,“打个比方说,你,我,我们都可以写。只要有素材,有情感,有想法……”

卓雪笑道:“我支持你来写。”不得不说,一年多的大学生活,最近这段时间越来越多的参与社会工作,让这个女孩儿变得愈发自信和开朗。

江之寒说:“我是很有写作天赋的。”他一本正经的,一副得意的神色,引得几个女孩儿都笑起来。

江之寒说:“真的,我选修现代写作技巧,我们老师说我写的期末小品文是她在理科生中看过的最好的。我当时和她谦虚说,一般一般,天下第三……”

林墨努努嘴,拿小手在脸上划了两下。

江之寒笑道:“真的,我认识的人中,还真只有两个人写东西比我写的好。”

张小薇微笑着问:“是谁呢?”

江之寒指指倪裳,“天下第二,”又指指卓雪,“天下第一。”

两个女生都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江之寒说:“真的,尤其是你,卓雪,我看好你。你既有这样的生活经历,又搜集了很多的原始素材,笔头也很好,为什么不试试呢?”

卓雪指着自己,“我?……写报告文学?”使劲摇摇头。

江之寒说:“这个我们以后可以详谈,但我强烈的建议你去试试这个事情。再说,我们到时候也可以出钱让人最后润一下色,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在报告文学以外,其它的方式也可以尝试。当然,我们需要素材,需要考虑切入的角度,需要找到合适的合作者,再加上我能提供的资金支持,我们可以做出一套系统的,波澜壮阔的,打动人心的宣传作品出来。我深信这一点!”

倪裳抿着嘴,垂着眼,心里难以抑制的有几分悸动,好像又回到以前,他给自己讲诉那些宏伟构想时的豪情壮志。她偷偷的瞥了一眼,对面的卓雪眼里好像也有亮光在闪动,就像阳光下的水面,波光粼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