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87章 未见已相识

王阿姨第一个反应过来,“好好好。”一把把袋子塞进他手里,生恐他改变了主意。

江之寒微笑道:“王阿姨,我也收了你的礼物,你不用过意不去了,等着去办手续吧,我们先走了。”

那一边,倪裳深深的看了江之寒一眼,扭头朝林墨走过去,拉起她的手,关心的问:“林墨,你不舒服吗?今天还要坐好久的车呢,据说路也不太好。”

林墨抬头看了眼倪裳,心里忽然有种背叛了她的感觉。她支支吾吾的说:“没有事,姐姐……我挺好的。”

看着母亲离开的背影,张小薇转过头来,柔声说:“谢谢你……我本来想说,希望以后我也有能帮到你的时候,不过看来是不太可能的。所以,只能说声谢谢了。”

江之寒深深的看她一眼,余光扫过,见林墨和倪裳隔着老远正拉着手说悄悄话,便说道:“你当然有能帮到我的地方……”

张小薇愕然的看着他,过了两秒钟,她转头去看远处站着的倪裳,把目光收回来,眼里带着个问号。

江之寒点头微笑,“你很聪明……”

张小薇张了张嘴,“你……”

江之寒说:“有时间我们详谈。对了,知道另外一个我帮你弟弟的原因么?”看了眼女孩儿,他轻轻的说:“很奇怪的,我喜欢一个普通男生暗恋年级第二的优秀女生这样老套的故事。”

※※※

两年过后,江之寒重走去楼铮永老家那条路。因为最近没有下雨的缘故,路没有那么泥泞颠簸,但最后那段步行的山路却是免不了的。

楼铮永本来说到小镇里来接他们,被江之寒坚决拒绝了。进山这条人走出来的路,连岔路都没有,他是肯定不会迷路的。

因为这次是自己开的车,到了小镇才刚过中午。江之寒把车里带的糕点和矿泉水拿出来,几个人在车里草草吃了充饥,便把车存放在楼铮永在镇上的一个朋友处,带着三个女孩儿开始最后一段进山的跋涉。

一路走来,风景还是如昔日般秀丽,但平常叽叽喳喳的林墨却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倪裳很有些担心她,牵着她的手走在后面。张小薇和江之寒走在一起,略微有些拘谨。江之寒随便扯些话题和她聊天,倒是印证了自己的直觉:这个女生是个很聪明,很知道进退的女生,举止比她的年龄看起来更成熟。

绕过最后一道山坳,远远的就能看见卧在山脚下的小村庄。在峭壁之下,展开一片农舍,旁边是农田,再往外是一片果园。绿树下,田野边,有几条老黄狗懒懒的躺着。在冬日下,偶尔有几声家禽的鸣叫,为这一幅安然的田园景象增添了些许生气。

林墨仿佛恢复了些平时的活泼,很有些神往的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说的就是这样的地方吧。”

倪裳笑了笑,评论说:“嗯,我也喜欢这里,有种很宁静的感觉。”

山路总是看时近,走时远。四个人看见村子已经好一阵了,但一路走来,却发现其路漫漫。终于走完最后一段斜坡,进了村子,引得几条狗汪汪的吠叫起来。

江之寒四处看看,却见不到一个人影,有些疑惑的说:“怎么不见人呢?”

林墨说:“也许在田里吧。”

江之寒说:“我以为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在准备年货,准备过年呢。”

一行人穿过村里的主路,往楼铮永的家走去。

拐了一个弯儿,远远看见两个小孩儿站在大门口。一个小孩儿歪着头打量了他们好一阵,忽然叫道:“到了!到了!”转身便跑进门去。

江之寒几人走到近处,忽然间,大门呼啦一声打开了,然后震天的鞭炮声响起来。

好一阵鞭炮响,终于等到停下来,江之寒领头跨进院门,看见眼前的情景,一时间怔住了。

楼家屋子前的大院已经扩建过,这时候,一个院子里挤满了男女老少,一个个都穿着很喜庆的过年的衣服。

见到江之寒,一群人便热情的涌了上来,嘴里说着稀客稀客,拜早年拜早年,很热情的和他握手拍肩。

楼铮永挤出人群,招呼有几分目瞪口呆的三个女孩儿。

他说:“之寒投资在这里建了果园,又出钱帮村子里所有孩子都上了学。所以,听说他要来,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在这里等着呢。”

林墨看见江之寒被大家围着热情的寒暄,心里不由的感到几分骄傲,她抬头看了眼倪裳姐姐,和她相视而笑。

很快的,热情也感染了几个姑娘。和江之寒打过招呼的人们,走过来热情的招待他带来的朋友。七八个大婶大娘,拉着姑娘们的手,只是一个劲儿的夸长的俊。几个人客气了一番,都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却能感受到大家发自内心的情意,很自然的有一种温暖的感觉把她们包围起来。

终于,有个肤色有些黑,但眼睛却漂亮的出奇的女孩子来给她们解了围。她穿一件很喜庆的红色棉袄,带着三个女孩儿进了里屋,把还在忙着寒暄的江之寒留在了外面。

女孩儿让三人坐下,端过来几杯热茶,很亲切的问:“山路挺难走的,一定累坏了吧。”

倪裳微笑道:“还好,我们挺喜欢这里的风景的。”

女孩儿自我介绍说:“我叫卓雪,楼铮永是我舅舅。”

看着倪裳,她说:“你一定是倪裳吧……”

倪裳惊讶的看着她,卓雪说:“虽然没见过你的照片,但你和我想象的长的一模一样。”做了江之寒两年的笔友,卓雪对他身边女孩儿的认知都来自文字。

林墨说:“姐姐,你很神呢。”

卓雪笑道:“你就更好猜了,林墨,是吧?”

林墨诧异的张张嘴。过了一会儿,她指着张小薇,说:“姐姐,你要能猜出这个姐姐的名字,我就真服了你。”

卓雪打量了张小薇一阵,眼里有些迷惑,她试探着说“你是……舒兰?”

林墨娇笑道:“这回却错了。”

倪裳责怪的看了林墨一眼,笑道:“这是我的大学同学,叫张小薇。”

卓雪微红了脸,说:“不好意思。”

张小薇笑着摇头。

倪裳又说:“这次来了这么多人,真是打搅了。”

卓雪说:“倪裳,你不用这么客气。”

林墨插话道:“卓雪姐姐,你多大了?”

卓雪说:“我和倪裳一个年级的,现在在中州师范读二年级。”

正说着话,江之寒推门走进来,叫道:“哎呀,你们茶都喝上了。我的呢?”到了楼铮永的老家,很奇怪的,江之寒总感觉自己也变得年轻轻快了许多。

卓雪看他一眼,起身给他端来一杯茶。倪裳她们用的杯子都是白色绣牡丹花的,江之寒这个却是蓝色上面印着竹子的。

江之寒大马金刀的往凳子上一坐,接过杯子,饮了一口,闭着眼品味了一番,睁开眼说:“这茶比你爸上次给我那包要浓一些。”

卓雪笑道:“我却是品不出区别,你什么时候还真成了茶叶专家了?”

江之寒摇头道:“那是唬人的……对了,卓雪姐姐,你们已经自我介绍过了吧?”

卓雪白了他一眼,脸色微红。江之寒给她写信,有时候交替的用卓雪侄女儿和卓雪姐姐来称呼她,笑她当年叫他叔叔的往事。

倪裳坐在那里,眼睛落在自己的鞋尖上,呆呆的出了一回神。抬起头来,却看见卓雪那漂亮的可以说话的眼睛正投在自己身上,里面流光溢彩,仿佛有千言万语。

卓雪端着茶杯,浑然不觉自己在注视着倪裳。在心里面,她轻轻的叹息了两声,这就是倪裳……倪裳原来就是这样的,难怪……难怪……

※※※

第二天一早,江之寒便被卓雪的父亲拉去果园。讲起果园的发展,新品种的开发,和农业大学的合作,这个朴实的男人像是有说不完的话题。两人在果园呆了整整一个上午,才回来吃了中饭,镇里的一个领导也跑来作陪。

下午的时候,江之寒和几个女生一起去了最近的那个希望小学,是他通过公司名义出资赞助的。从条件上来说,这个小学从校舍到黑板桌椅,教学书籍,配备的都比别的希望小学来的好一些,因为江之寒是往里面很投了一些钱的。倪裳和张小薇还和学校的几个老师聊了很久。在这样的学校,一个老师通常要兼好几门课,同时要交好几个年级,但薪水却很低,因为是民办教师,拿不到正式教师的待遇。

晚上回到住处,迎接他们的是很热闹很正式的晚餐。楼家在大院里摆了八个大桌子,新杀了一头猪,村子里的很多人都贡献了自家的特色菜。百来人聚在一起,吃饭喝酒,和城里婚宴请客那种热闹又很不一样。

有人拿来二胡,便在院子里演奏起来。二胡声悠悠扬扬的,在夜空里回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