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85章 张小薇

倪裳在宁大学生会的第一年,主持发起推动了一个项目,叫做百校万人希望工程大行动。说简单一点,就是在百所高校里争取号召征集到一万名希望工程学生的赞助。这个宁大最先发起的活动,很快得到宁州市政府的支持,进而又争取到全国学联和教育部的首肯,成为宁大学生活动中的标杆性项目。靠着这个项目的开展,倪裳在校学生会里的威望很快树立起来,在团委和学生部的老师那里也得到了大力的褒扬。

百校万人希望工程这个活动,是一个长期的项目。倪裳自己也不是那种靠这个东西树立了名声,就丢下不管的人。虽然最近两个月,她的工作重点都转移到大专辩论会承办的事情上来,但这个项目被她看做自己任内最重要的一件事,不仅要大力落实,还要能够传承下去,作为一个长期的固定的事情来做。

江之寒亲自给她打电话,邀请她去实地考察公司赞助的两个希望小学的时候,倪裳还是很惊讶的。江之寒以文翰,三味,汉港开发,和母亲私人的名义一共赞助了四所希望小学,其中三所是通过希望工程的渠道,另外一所是自己联系的当地政府搞的。

倪裳虽然在主导学校的百校万人项目,但从来没去实地考察过贫困农村中小学的实际情况,对这个机会很是向往。而且,只有她自己清楚,之所以推动百校万人这个活动,一部分的原因也来自于高二的时候,江之寒和她谈起过资助失学儿童这件事儿。

但要出去四天,在外面住三晚上,虽然还有别的人同行,她不知道和江之寒出去能否过得了父母那一关,甚至很犹豫是不是需要告诉他们江之寒存在这个事情。

想来想去,倪裳还是决定要去,也决定实话实说,毕竟永远撒谎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而现在自己和江之寒不过是朋友,并没有别的牵连。

因为最近和母亲聊天,觉得她越发的开通,和自己很多想法能够不谋而合,倪裳理所当然的先找母亲说了说这个事儿。

白冰燕的反应还是让倪裳小小的吃了一惊,她很爽快的支持她的决定,并且说江之寒能够赞助这么多希望小学,说明他这个人人品还是不错的。我小时候在农村呆过,知道穷的地方有多穷。你去看看,去亲身体会一下,怎么都是件好事情。但你父亲对江之寒还是有很深的成见,暂时就不需要把什么都讲给他听。

总之,白冰燕不知道怎么和丈夫说的,甚至不需要倪裳出面解释,事情就定了下来。倪建国最近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心思很多也放在工作上,对倪裳只是千叮万嘱让她出门小心,又让白冰燕给她准备了很多出门的家用药,其它的也没有问太多。

和倪裳江之寒一起下乡的,这次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林墨,另外一个是倪裳的大学同学,和她同级但不同系的张小薇。张小薇是中州六中毕业的,和倪裳又有老乡的关系。张小薇长发,鹅蛋脸,戴眼镜,长相是中州姑娘典型的秀气型的,说不上惊艳,看起来还是比较舒服的。她性格比较沉稳,待人处事很有礼貌,鲜见有激动失态的时候,接触的人多说她比年龄来的成熟。

张小薇认识倪裳以后,相处的比较默契。友谊这件事,其实也是看是否投缘的。很多人初识倪裳时,容易注意到她头顶上校学生会主席的光环,容易对她的漂亮爱慕或者是嫉妒,但张小薇却对这些都比较淡然,再加上同在他乡为游子的关系,慢慢的和倪裳愈发的熟起来。她本来是中文系的,和倪裳住一楼,但并不在一个寝室。后来倪裳寝室有个女孩儿,和张小薇寝室一个室友关系特别好,便私下提议和她换着寝室睡,张小薇很爽快的就答应了。虽然她听到不少人议论,说她喜欢巴结倪裳,她从来没有在意过,倪裳叫她加入学生会,她也爽快的答应了。在希望工程这个项目上,张小薇是倪裳的助手,所以这次倪裳把她也拉上了。

出发这一天,倪裳先坐车去了张小薇家,她住的和林墨在一个小区,方便一起出发。倪裳去张小薇家,还有一件别的事儿。前不久,倪裳接到母亲的电话,知道父亲升职了,心里很高兴,便顺口和张小薇提了提,倒不是有什么好炫耀的,只是想有人能分享一下快乐的心情。没想到,张小薇把这事儿记上了心。她有一个弟弟,是父母最疼的,去年夏天进的高中。初三毕业考试的时候,距离重点线差了12分,去了普通高中。父母一直为这个忧心,想方设法要把他转到重点高中去。找了很多人,最后都说,即使是交钱,现在划的线都是差10分以内的。差了12分,除非找到极硬的关系,否则是办不成的。为了这两分的差距,张小薇父母求爹爹告奶奶,找了很多人,事情也没有办下来。一晃眼,在普高已经呆了一学期了,弟弟也总抱怨那里的学习环境不好,老师水平也有限。

张小薇假期回家给母亲讲了倪裳爸爸升普教科科长的事,她父母便留了心,备了一份厚礼去倪裳家里拜访,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一说。倪建国很是客气,说什么也不收那份礼,也说自己可以去争取争取,但他说的政策和张小薇父母听过的一模一样,事情并不好办。

张小薇父母死活把礼物留下,便告辞走了。倪建国也找人打听了一下,听说今年的名额都已经满了,如果暑假的时候来兴许还有些可能,中途转学操作起来更麻烦一些。倪建国回家便吩咐倪裳今天把礼物拿回去,把情况原原本本和张小薇父母讲一讲,不是不肯帮忙,确实是爱莫能助。

倪裳到了张小薇家里,发现她父母不在,倒是松了口气,把情况和张小薇讲了讲,把礼物留下。张小薇很诚恳的对倪裳说对不起,说当时和母亲讲的时候,没想到她马上就备了厚礼去倪裳家里拜访,倒搞的倪叔叔后来有些下不了台。张小薇也算是豁达的人,知道倪建国不愿收这份礼,也没和倪裳推来推去,倒是拉着她的手说了些道歉的话。

两人在家里给林墨打了电话,便趁着张小薇妈妈早练没有回家匆匆的往外走。走到外面的街上,林墨已经到了,三个人站在那里等江之寒的车来接,说好了七点半就出发。

刚站了不到五分钟,便看见远远的拐角处江之寒开的商务车已经驶过来了。林墨使劲挥挥手,示意我们在这里。张小薇站在那里,心里对这个江之寒很是好奇。在大学里,倪裳的追求者非常的多,但从没有人能够真的成功过。大家都说,院学生会的前主席,高几届的师兄倪英竹是最接近成功的,最后也铩羽而归。有人拿倪裳的名字开玩笑,说倪裳倪裳,谐音就是你上你上,为什么这么好的姑娘要叫叫别人冲锋呢,因为自己去注定了是被拒绝的悲剧。

接近年末的某天早晨,倪裳很反常的起来很晚。寝室里的人都走了,张小薇掀开床帘叫她去吃早饭,却看见倪裳一脸泪痕,呆呆的坐在床上。张小薇大吃了一惊,问倪裳怎么了。倪裳也不隐瞒,但也不愿详说,只是说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是关于她以前在高中的男友的。倪裳没有仔细的谈起过那个男孩,但至少张小薇是她大学同学里唯一知道他的存在的。她还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叫江之寒。

二十岁就开着豪华座驾的男生?倪裳也不能免俗么?张小薇心里忍不住这样想着,忽然有人拍她的肩,一回头,母亲拧着一个袋子站在身后,心里叹息一声,知道她又是来要倪裳把礼物拿回去的,不管事情办的如何。接下来,又免不了好些推让客气,对年轻人来说是很头疼的事。

※※※

江之寒跳下车,看见倪裳正和一个中年妇女说着什么,满脸恳求之色。

他朝林墨挥挥手,说:“嘿,今天很漂亮哟。”

林墨嘟起嘴,回他道:“哥,你能不能不要像哄小孩子一样和我说话?”

江之寒习惯性的去摸她的头发,被她一手拍开了,说:“头发梳好的,可不能碰。”

江之寒看过去,只见林墨头发齐齐整整的往后梳着,前面露出光洁的额头,后面扎了个马尾,说不出的青春洋溢,宛然是一个标准的小美女。一转眼,林墨也快十七岁了。

下集预告:张小薇的问题,江之寒会管吗?他又需要怎样的回报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