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84章 白冰燕的新年礼物

这一年来,江之寒公司的扩张大多数是在中州以外,投资萍乡的制造加工厂,入主羊城的贸易公司,在青州,荆城,和江南开发房地产。而在中州,除了肖邯均主导的承包学校食堂的项目新拿下六个中小学,林墨父亲的林家包子新开了两家分店,其余的业务基本保持不变,重点被放在两个饭店的经营,和七中小区的开发上。

七中食堂旁边这栋小楼,三年前就被租下来做公司的办公楼。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现在在校外的街上又修了一栋办公楼,大多数人都搬到那边去了,只有江之寒在这栋小楼里还保留着自己的办公室。虽然一年来的时间加起来也不到一个月,他还是很喜欢这个事业才开始的地方的亲近感。

坐在办公室里,今天接待的是一个特别的客人:倪裳的妈妈白冰燕。

两个月前,倪建国正式接到通知,晋升为普教科的正科长。小小的一步,却是他奋斗了十年才终于跨越的。梦想很久的东西,拿到那一天,倪建国却有些迷惑,很奇怪的不知道是喜是忧。回到家,坐在沙发上,愣愣的出了很久的神,直到妻子问起,才说出缘由。

白冰燕才听到的时候,心里比倪建国更是吃惊。暑假江之寒找她谈话的时候,她并没有把期望设定的很高。她当时想的,只要丈夫不要因为倪裳拒绝了霍前局长的工子,以后在工作上被穿小鞋,就是万幸的事。至于升职,虽然江之寒有这么一说,她也就姑且听之,没太往心里去。毕竟这些年来,逢年过节,她是有时候也是跟着丈夫去领导家里拜过年,送过礼的。别看是一个小小的科长,盯着它的人可是不少,哪里那么好办。没想到,不到半年的功夫,丈夫奋斗了十年的目标就实现了,知道内情的她心里怎能不惊讶万分。

那天吃晚饭的时候,倪建国破例喝了两杯。带着醉意,他对妻子说,局里终于有领导还是重视真正有能力,真正肯做事的人了,以后工作也有了个奔头。白冰燕摸了摸丈夫的脸庞,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却不想戳穿这个美丽的谎言。若论能力,论工作态度,倪建国早就能胜任这个该死的科长了。但到头来,靠的还是关系,是女儿前男友的关系,他最不喜欢的人的关系。想起来,这事儿着实让人感到讽刺,又有几分悲哀。

过年前,倪建国回家对白冰燕说,上面的领导同他谈话,暗示他要和霍前局长的派系保持距离,因为提拔他的是孔局长这边的派系。领导甚至暗示他说,只要好好干,再升一步也是很可能的事。霍局长派系的人,或迟或早是要被清洗的,到时候空出来的位置,是大有盼头的。在心底深处,倪建国对夏天没有反对倪裳拒绝霍天雄的事,还是有几分庆幸的。白冰燕听了丈夫的话,越发确信是江之寒在后边使力,才有了今天的结果。

白冰燕进了办公室,江之寒很礼貌的请她坐下,起身替她泡了杯绿茶,双手端着放在她面前。

白冰燕开门见山的说:“我今天来,是专程来谢谢你的。”

江之寒说:“您太客气了。”

白冰燕指了指身边的纸袋,说:“这里有五斤香肠,五斤腊肉,是我亲手做的。拿去尝一尝,不知道合不合口味?”

江之寒搓着手,说:“您真是太客气了,我……”忽然笑起来。

白冰燕疑惑道:“你笑什么?”

江之寒说:“我本来想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们小学课本里老这么教来着,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可是转念想来,阿姨您一定会问,为什么这是你应该做的?”

白冰燕愣了半晌,也噗嗤的笑出声来。

江之寒收起笑容,郑重的说:“我很替您高兴,阿姨。”

白冰燕说:“哦?为什么是替我高兴?”

江之寒说:“倪裳以前常说,您是最标准的贤妻良母。对了,她说您做的香肠腊肉很好吃,我很期待呢。做妻子的,当看到丈夫壮志未酬,却又不是因为不努力,不上进,而是因为不公平,心里总是会很忧虑的。有一天,他总能达成抱负,我想,倪叔叔一定是很高兴的。但这个世上如果有一个人比他更高兴的话,那就应该是您了。”

白冰燕深深的看他一眼,叹气说:“你真的很会说话。”有时候,巧言令色和很会说话之间不过一线之隔。幸运的是,江之寒这次得到的评价是后者。

江之寒说:“我这是真心话。我妈以前也这样,看见我父亲技术明明是最好的,资历也够了,每次升职都轮不到他,心里就替他难过。我爸又是个倔强的,不肯去拍领导马屁。不过时间久了,后来我妈也看开了。”

白冰燕叹息道:“是呀,时间久了,其实我也看开了……以前倪裳外婆没去世之前,听我那两个哥哥风言风语,有时候还想和他们争个高低。现在来往少了,觉得没意思,科长副科长能有多大个区别,钱够花,女儿也长……”忽然惊觉自己居然和他倾诉起心事来,不由住了口。

江之寒接口道:“物质待遇上,差别是不大。不过感觉不一样嘛。夙愿得逞,心情总归好点儿。心情好点儿,日子过的舒心点也是好的。”

白冰燕说:“也是这个道理。”

江之寒说:“对了,倪裳难得回家,一家人有计划出去旅游吗?”

白冰燕摇头说:“她忙得很,还有提前返校呢。她们学校要承办亚洲大专辩论会,很多组织工作她都有参与,还不能误了学习,事情非常的多。”

江之寒很老成的说:“社会工作,组织能力一向是她的强项,有机会施展总是件好事情。”

白冰燕看着对面的男生,忽然觉得有些荒谬,自己正一本正经的和女儿的前男友谈论她的资质。但这次寒假,白冰燕又偷看了女儿的日记【有些习惯就像是毒瘾,开始了就很难戒掉】,发现江之寒果然从来没有在倪裳面前提起过会帮助她父亲的事情,心里对他重新评价起来。

人的观感其实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尤其是女人的。

白冰燕第一次来找江之寒兴师问罪的时候,是被丈夫的描述引导,再加上看了几篇女儿的日记形成的感觉。但那次见面,江之寒最后那无力的眼神已经有些触动了她,让她觉得什么地方和她想的不那么一样。

第二次江之寒约她,那一番倾诉,很是打动了白冰燕,也彻底倾覆了她原来的观感。说他巧言令色也好,花言巧语也好,白冰燕回家以后回想起来,自己一生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表白。如果自己在女儿那个年龄,也一定会被他打动的。

半年以后,这是第三次见面。如果那时候是听其言,现在可以说是观其行。江之寒不声不响的就兑现了他的诺言,没有在倪裳面前表功,见了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尊敬,没有一丝居功自傲,甚至居高临下。白冰燕现在很容易的看出,要论世俗的社会地位,江之寒已经远远在她之上了,但能以这样的态度对她,不会有别的原因,只可能是因为他确实深爱着女儿,曾经如此,也许……现在也是如此。

白冰燕犹豫了片刻,还是问道:“小江,你……你觉得倪裳去读物理系是不是个错误?”

江之寒摇头说:“我觉得不是。”

白冰燕说:“可是,这不是她的强项啊。”

江之寒说:“其实,很多人对倪裳有误解。因为她从小就当班长,当学生会主席,作文又写的好,大家就形成了一个固定的印象,她文科好,理科相对没那么好。但其实不是这样的,倪裳在物理方面的领悟力很强的,求知欲也很强,动手能力其实也很好。她参加物理竞赛,不是也得奖了么?”

喝了口茶,江之寒继续说:“读物理系有个好处,就是进可攻,退可守。如果她确实有兴趣,有天赋,有机遇,可以从事物理方面的研究,可以出国留学深造。如果她觉得物理这条路太窄,或者不适合她,很容易就能转到电子或者计算机这样的应用学科上去。因为说到底,这些东西的基础还是数学物理。从基础学科往应用学科转,非常的容易,反过来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再说了,您看看,出来工作以后,并不是学科学的就做科学家,学工程的就做工程师。很多政府领导,都是学工程出身的,甚至比学文出身的还要多,不是吗?倪裳现在是学生会主席,校学生会主席,几十年来宁大第一位大一的校学生会主席哦!就凭这个履历,以后要想去争取一个管理方面的工作,是很容易的,比学什么专业重要的多。所以说,她现在既有理论基础,又有管理方面的实践,以后可以选择的路就会非常的宽广。”

白冰燕消化了一会儿江之寒说的,心里不禁有些佩服起来。这个事儿经他一说,好像变得很简单很清楚,难怪小小年纪就能做出诺大的一番事业。

她点点头,说道:“你这样一说,好像也很有道理……前天宁大的老师才打电话过来,让倪裳好好练一练普通话,可能辩论会的时候让她去做主持人,那可是中央台都要直播的节目!不过倪裳说,比她有经验有实力的人多了,应该轮不到她。而且这种事情,还有很多幕后的操作,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的。”

江之寒笑着点点头,很肯定的说:“是她的就一定会是她的。”

白冰燕哦了一声,看着他,慢慢的好像也发现了什么端倪,脸上浮出一丝微笑。

江之寒掩不住得意,咧嘴笑了笑,说:“让她好好准备吧,阿姨。相信我的判断,不会错的!”自信满满,宛如当日对着倪裳一般。

下集预告:江之寒履行对卓雪的承诺,重返楼铮永老家的村子。不过这一次,和他同行的有三个女孩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