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79章 羊城攻略【三】

很小的时候,江之寒就见过伍阿姨。那时候,也许太还见过还是婴儿的伍思宜,不过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但以前每次见面,不过是面对母亲的好朋友,除了招呼一下,说几句客套话,从来没有深入的接触过。

晚上的时候,伍阿姨在羊城顶级的一家菜馆招待他,作陪的当然是伍思宜。

不得不说,羊城的顶级餐厅,味道比状元楼做的又要高一个档次,主要是食材更新鲜,品种也多了两倍不止。

江之寒很绅士的坐着,一口一口细嚼慢咽。很美味的东西,吃在嘴里,却仍然心事重重。想着饭后要怎么不辜负思宜和她父亲的嘱托,说服伍阿姨接受他的方案,心里忐忑不安,完全没有底。

伍阿姨穿着一套灰色套装,虽然已经年过四十,身材还是保持的很好,眼角的鱼尾纹也不能掩盖住曾经青春的美丽容颜。从今晚见面开始,江之寒就觉得伍阿姨和她前夫罗行长举手投足颇有些相似之处:带着几分威严和派头,客气礼貌但隐隐的让你感觉到距离。江之寒回想起以前在中州见到伍阿姨时的印象,好像完全不是这样的,是一个很爱笑很平易的人,心里不禁有些疑惑。

江之寒想着心事,嘴里咀嚼的东西越来越没有味道,虽然海鲜美味,还比不上平时小菜馆的家常菜。

桌子对面,伍思宜悠闲的享受着她的晚餐。眼光扫过,看见江之寒正襟危坐的样子,忍不住勾出一个笑容。看见母亲飞快的带着责备的瞥了自己一眼,赶紧把那笑容收住了,埋下头吃自己的东西。

※※※

伍思宜和她母亲住的房子,是前几年买的,面积很大,装修的也很漂亮,比江之寒去过的她们在中州的家还要豪华些。

进屋换好鞋,伍阿姨开门见山的说:“小江,我们去书房谈一谈。”

江之寒恭敬的说;“好。”跟着伍阿姨进了书房。

一会儿的功夫,伍思宜端进来两杯茶,自己找了个椅子坐下来。

伍阿姨皱皱眉,说:“思宜,你先出去。”

伍思宜嘟嘴道:“我干嘛要出去呀!你们谈生意,我不可以旁听么?”

伍阿姨说:“我先要和他谈些别的……”

伍思宜道:“有什么我不能听的么?……”她心里有些担心母亲会说出很难听的话,撒娇耍赖的想要留下。

伍阿姨看着女儿,沉着脸不说话。

江之寒抬起头来,偏头看了看伍思宜,用眼色告诉她,没关系的。

伍思宜避开他的目光,翘着腿,盯着自己的脚趾甲慢慢欣赏,谁也不看,谁也不理。

伍阿姨加重了语气,“思宜!”

伍思宜抬起头来,皱眉看了母亲一眼,一转头,看见江之寒眼里恳求的目光。她站起身,不满的说:“行行行,你们慢慢谈,我还懒得听呢……”走出屋,轻轻的把门带上。

伍阿姨的目光跟着女儿的背影,良久才收回来,叹道:“我像她这个年纪时也一样,父母的话听不进去,有些人的话,却是傻傻的从不怀疑。”

江之寒装作没听出她话里夹枪带棒,微笑说:“其实思宜很听你的话的,阿姨。”

伍阿姨审视的看着他,好一阵子,见对面的男孩儿神色平静,她才移开目光,说:“我记得不错的话,你和思宜相差不到半岁吧……”

江之寒嗯了一声。

伍阿姨叹口气,“以前在车间小组的时候,我和你妈是最要好的……我们都是想要做点什么事的人,觉得在厂里快憋死了。前些年,她一个劲的羡慕我来着,我总和她说,有些事情看来光鲜,其实也是累死人的事……”

江之寒点点头,没有说话。

伍阿姨说:“上次我和你妈通了个很长的电话,听她讲你的创业史……唉……确实不像这个年龄的孩子!”

江之寒笑了笑,很乖巧的低下头,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伍阿姨沉默了一阵,忽然问道:“思宜有什么不好?……你为什么不要她了?”

江之寒心里不禁想,伍阿姨在商场混了这么多年果然不是吃素的,谈话节奏掌握的牢牢的,前一刻好像还在柔和的拉家常,下一刻就单刀直入的开始审问了。

他叹了口气,诚恳的说:“阿姨,是我的不对……一开始呢,在思宜和以前的女朋友之间太多的摇摆,所以伤了她的心。”

伍阿姨说:“所以,干脆两个都不要了,重新又找了一个新的!”

江之寒沉静的看着她,没有辩解。

伍阿姨盯着他看了好一阵,说:“那,现在呢?”

江之寒道:“现在?现在什么?”

伍阿姨说:“现在,你是怎么看待你和思宜之间的关系的?”

江之寒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可以信赖的人之一。”

伍阿姨轻轻哼了一声,“是吗?”

江之寒诚恳的说:“是的。”

伍阿姨问:“那么你觉得她是怎么看你的呢?”

江之寒毫不犹豫的说:“思宜是相信我的。虽然我有些事情做的不够好,但……她还是相信我的。”

伍阿姨叹了口气,忽然说:“你……没想过重新把思宜追回来么?”

江之寒一下子愣住了。他呆了好一阵,才出声道:“没有。”

伍阿姨问:“为什么呢?”

江之寒说:“因为……我不肯定我能达到她对于恋人的要求。如果达不到的话,即使有一天在一起了,不过是平添伤害而已。”

伍阿姨说:“她的要求很高?”

江之寒摇摇头,“是我的问题。”

伍阿姨问:“你达不到的是什么呢?”

江之寒说:“我觉得……是毫不动摇的付出,还有安全感。思宜……值得一个对她更全心全意的人去爱她。”

伍阿姨问道:“那你今天为什么在这里?”

江之寒说:“作为一个朋友。”

伍阿姨问:“朋友就不会背叛么?”

江之寒沉声说:“朋友没有排他性,也没有那么苛刻的要求。”

伍阿姨转头看着别处,许久不说话。江之寒垂着眼,陪着她沉默不语。

过了几分钟,伍阿姨忽然开口道:“思宜说你弄来一笔贷款。我看,恐怕是她爸爸弄来的吧。”

江之寒这时才发觉,自己一向低估了思宜的母亲,潜意识里总觉得她是一个做生意意气用事的人,却没想到若非她的敏锐和眼光有独到之处,纵然有些帮助,也不可能自己创下这么大一片事业。

他看着伍阿姨的眼睛,毫不犹豫的承认道:“是的。”

伍阿姨撇嘴道:“你倒是老实。”顿了顿,她说:“抛开商业上的事情不谈,我有两个原因不想接受你的入股。第一,我不想受思宜他父亲的惠。第二,我更不想思宜和你有太多的牵连。既然决定不在一起了,就不要藕断丝连,更不要让她觉得亏欠了你。”说完话,施施然的看着江之寒,等待他的回答。

江之寒思索了片刻,说道:“不管怎样,思宜并不曾亏欠我。就像你即使接受了贷款,也不亏欠罗行长一样。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您要为思宜她想一想。”看着伍阿姨,江之寒诚恳的说:“这是我的看法,说错了你不要生气。因为离婚这件事,思宜一直缺乏安全感,她一心想的是你们有一天能复合,重新回到以前的样子。她很爱也很崇拜她父亲,所以她也曾经恨过他。同样的,她也很爱你,一点儿不比爱她父亲来的少。在这件事上,她觉得你是受害者,所以更想为你多做点什么。她也为你感到骄傲,因为你独自在羊城创下这么大的一番事业。罗行长重婚后,我想起思宜以前对我说过的话,她说,她努力过了,既然你们没法重新回到一起,她也要接受现实,希望你们都能各自找到自己新的幸福。但公司经营出了问题,对思宜来讲,她不愿看到你失去了婚姻,又失去一手打造出来的事业,所以她毅然辞职跑过来帮你,虽然她心里也没有底。”

江之寒抿抿嘴,继续说道;“思宜以前同我说,她觉得你这些年太累了,她希望过几年能接过你的班,把公司办的更好,让你有时间去休息一下,去享受一下生活,去找寻你想要找寻的东西。所以,阿姨,这个公司不仅是你的,也是她的。不仅承着你的梦想和骄傲,也承着她的。如果公司经营不下去了,她会和你一样伤心,她会觉得自己没能帮上你。在希望你们复合的事情上,她已经失败过一次了。也许,她不能再容许自己失败第二次。”

伍阿姨半转过身,抹了抹眼角,回头说道:“你的口才确实不错啊,以前就是靠这个把我女儿骗到手的吧。”

江之寒怔怔的看着她,好像没听到她讽刺的口吻。

伍阿姨和他沉默的对视了半分钟,移开目光,仿佛在自言自语的说:“按你这么说,我别无选择了哟。”

江之寒声音有些低沉,“阿姨,如果从商业角度来说的话,现在没有人愿意给你这样的贷款,也很难一次性拿到这么多的资金投入。这是你最好的机会,是公司最好的机会。如果你能为思宜着想的话,我恳请你,放下一些骄傲和坚持,接受这样的投资。”

伍阿姨轻轻的念叨,“为了思宜……”叹口气,她说:“你也是为了思宜么?为了你的愧疚?要不,这样的状况,为什么愿意投资进我的公司来呢?”

江之寒说:“坦率的讲,如果只是为了帮思宜,我会借一笔钱给您,至于还不还得上就不去考虑它就好了。我之所以愿意投资入股,也是有商业上的考虑的。公司虽然短期有些困难,但地处羊城这个好地方,在这里开发的时间又相当的长,建立的渠道非常好,熬过最艰难的时刻,所有这些资源都是很有价值的。不瞒您说,我是有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的。今年末明年初,我有一大笔投资进入制造加工业。在我的蓝图里面,我们的合作则是可以开辟外贸销售的渠道,这样整合了上游的加工和下游的市场开发渠道管理,我们最终有可能建立起一个庞大的集团,利润的额度也会比单纯的做加工或者做外贸来的高很多。在我的设想中,五年后十年后我们会有三个主要的产业,房地产开发,资本市场运作,还有就是制造加工和外贸出口,而投资您的公司,会是我们进出口的一个桥头堡。”

※※※

卧房里,伍思宜坐在母亲的床上,拿着一本香港八卦杂志,喜滋滋的看着。

伍阿姨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说:“傻丫头,你开心个啥?”

伍思宜放下书,笑道:“有钱了,总是好事嘛,不是吗?”

伍阿姨说:“你不想知道他怎么说服我接受你父亲的帮忙么?”

伍思宜俏皮的笑笑,摇头说:“不想。”

伍阿姨白了她一眼,说:“他拿你威胁我呢。”

伍思宜嘻嘻的笑了两声,“是吗?早知道我就拿自己威胁你好了,真是的。”

伍阿姨把女儿轻轻搂进怀里,摩挲着她的头发,好久,才有些哽咽的说:“思宜,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伍思宜躺在妈妈怀里,懒懒的说:“嗯,我早就知道了。”

伍阿姨说:“也许,我错了也说不定。”心里想,那个小家伙的花言巧语,应该不是女儿可以抵抗得了的。这样牵连在一起,何时才是个尽头呢?

伍思宜咕哝道:“没头没尾的,说什么呀。”心里却满是开心,无边无际的,到处荡漾着。

下级预告:又是一个寒假到了,舒兰像平常一样要离开学校回家,但这一次她再也不会回到这里来读书了。在送别的路上,江之寒和她谈到了很多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