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78章 羊城攻略【二】

伍思宜把江之寒安排在距离家不远的一间高级宾馆里,因为公司有事,很快就告辞走了,约好了第二天上午来找他。

江之寒一大早醒来,走到外面的阳台上,纵目四望,视野所及之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单元房和商铺,看不到一处大的绿地,便放弃了外出练功的想法,回到房间里,打了一个小时的坐。

九点钟,伍思宜打电话来抱歉说,上午临时要陪他妈去见两个银行里的重要官员,十一点左右才能到宾馆来。江之寒让她不要担心,自己手头正好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十点四十五,伍思宜敲门进来,带江之寒去吃羊城最有特色的茶点。她告诉江之寒,母亲下午还要去跑一趟海关,约好了晚上一起吃饭,讨论合作的相关事宜。

江之寒跟着伍思宜,走出宾馆的大门,在并不宽敞的街道上穿行。他原本以为,和倪裳还有伍思宜渐行渐远,以前的记忆也慢慢的模糊。但很奇怪的,和女孩儿并肩沉默走在羊城的街道上,感觉就如同以前在中州闹市的大街小巷漫步一样,很多以为黯淡了的回忆一下子都涌了出来,记忆中的画面无比清晰。有时候,记忆力太好也未尝是件好事。

伍思宜偏头看了看有些失神的男生,心里五味杂陈。但他千里迢迢的跑来羊城,总归是让她心里暖暖的,又像以前那样感觉心里踏实,有了依靠。

她说:“发什么呆呢?”

江之寒哦了一声,回过神来,说道:“在想晚上怎么说服你妈呢。”

伍思宜指指前面,“我们到了,先吃饭吧。”

两人进了店面,却看到有几个人还站着,像是在排队的样子。伍思宜走到前面去,要了一个号,走回来说,大概要等十五分钟。

江之寒看看表,惊讶道:“现在才多早啊?羊城人民感情不用上班的?这生活质量真的没的说。”

伍思宜白他一眼,“吃茶点是这里的习俗。这家店,你别看小,有八十几年的历史了,在这一块儿是生意最好的。从十一点开门,一直到整个下午,吃茶点的就一直不会断。反而是晚上的正餐,生意没有这么好。”

江之寒说:“你来了也不过半年左右吧,已经很熟了嘛。”

伍思宜嘟嘟嘴,“你还不知道我?到了一处,吃的和玩的地方是最先去找的。”

江之寒看着她的眼,抿嘴笑了笑,轻轻说:“我听说,你到了这边,一周都没有休息日的。”

伍思宜问:“谁告诉你的?”

江之寒侧过头,看着对面的人行道:“你妈给我妈打过电话……她心疼你工作的太辛苦了呢。”

伍思宜眨眨眼,“是么?……她还说什么了么?”

江之寒微微摇头。

伍思宜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倪裳拒绝了那个霍局长的公子,不过人家好像并没有气馁,没有放弃哦。”

江之寒转头看着她,眼里有询问的味道。

伍思宜眸光流动,盯着他看了一小会儿,说:“暑假的时候,你告诉倪裳,她父母一定会同意她的决定的,是吧?”

江之寒不置可否的说:“你们俩……现在已经无话不讲了么?”

伍思宜饶有兴味的看着她,带几分讽刺的说:“也许是因为相似的经历吧……”看到江之寒有些窘迫的样子,她满意的笑了笑,“你这家伙,一定在后面做了什么手脚吧!”

江之寒说:“什么手脚?”

伍思宜撇撇嘴,“得,看你的样子,我就知道我猜对了。算了吧,我也就是有些好奇吧了。前些日子,我父亲结婚的时候,心里很难过,却找不到人说。我以前的那几个好朋友,好像不太能理解我的感受,觉得父母都已经离婚那么久了,都是过去的事情……倪裳呢,她好像在这方面特别能理解我,所以我们通了好多的电话……嘻嘻,有一次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倪裳被她妈问了半天,以为是哪个男孩子打过去的。”听到里面叫号,拉了江之寒一把,“走吧,我们的桌子空出来了。”

※※※

江之寒和伍思宜坐在一张小小的桌子边。店里面很拥挤,还有推着车到处走动的卖茶点的人。像以前一样,伍思宜也不问江之寒的意见,便先点了四五样小点,又叫了两碗鱼片粥,开始他们的中午茶。

每次小推车过来的时候,江之寒都边吃着碗里的,便很有兴趣的打量车上的东西,不过服务员说的方言他听不懂,伍思宜便耐心的给他解释。

新的一个小推车过来的时候,伍思宜叫了一晚馄饨,推到江之寒面前,说:“这边的馄饨,和我们那边的做法味道很不一样,你尝尝。”

江之寒把伍思宜推荐给他的小店一一尝过来,到后来,感觉已经撑住了。

伍思宜嫣然一笑,说:“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吃就吃那么多。每一样尝一个就好了。”

江之寒笑道:“那可不浪费了!味道虽然清淡些,但真的很不错。和状元楼里卖的东西很多都不一样呢。”

伍思宜摆手叫服务员来换了一壶茶,替两人斟满,说:“我妈要晚饭的时候才有空。今天也没什么事,你就坐在这里慢慢吃吧。”

江之寒喝了一口茶,擦了擦嘴,说:“对呀,该说说正事了。”

伍思宜放下茶杯,静静的看着他。

江之寒凝眉沉思了半晌,说:“从哪里说起呢?……上周末,我和几个经理在电话里交流了一下看法,基本上的思路已经比较清晰了。当然,还需要和你妈妈好好商量一下。思宜,我是这样看的。你妈的公司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摊子铺的太开,有些没有盈利但占据大量现金周转的生意,现金回笼的周期太长。所以,债务比例一直比较高,现金周转是一个大问题。而且,这是一个长期的问题,而上次那个朋友介绍的港商捐款逃走,导致的损失只是一个触发问题的导火索而已。如果不能解决这个结构上的问题,即使我们熬过了现在这一关,以后还可能发生类似的事情。”

江之寒右手托着腮帮子,若有所思的说:“危机危机,既是危险的时候,也是改变的机会所在。我觉得现在正是最好的时候,下定决心砍掉一些前景不好的业务。这一点,可能说服你妈有些难度。上上个月的时候,她不是刚通过关系捞到一小笔贷款,就投到本来已经决定关掉的业务上么?把解雇的人也请了回来。我觉得呢,你妈有个思维误区,总觉得自己搞起来的这些东西,只要丢了一个,都是一种失败。要想彻底的改变,一定要走出这个误区。我发给你的传真,你已经看过了吧?”

伍思宜点头说:“你那个方案,砍的也太狠了,我都不知道我妈会不会同意。我看……很难。”

江之寒道:“我这个是根据综合的客观评价来的,不带什么感情因素。你妈持股的那两个酒店,虽然有些过时,内部装修什么的也不那么好,但地理位置好,至少是一笔不错的固有资产投资,只要不要再拼命往里面填钱,等到以后新区开发或者别的什么好时候,转手一卖,一定不会亏的。所以我建议这一部分应该保留下来。剩下来的生意,你妈是做进出口贸易起家的,这方面的渠道做的比较好,方方面面的关系都打点的不错,而且羊城始终还是在外贸的前沿,所以我认为这应该是以后核心的生意。如果你妈愿意我注资进来,这也是我以后想要发展的方向。我现在投资了一家制造加工厂,以后可能还会在这方面买进更多的上游的企业。外贸的渠道和网络算是处在下游,如果我们能够整合上下游,有一个从生产到营销的垂直供应链,利润的额度就可能大幅度的增加。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以后的战略发展方向,现在基本上的一个思路就是这样的,有三个重点的产业,商业房地产开发,证券市场的投资,再加上出口制造加工业。现在虽然还处在一个很初级的阶段,但我的想法是以后的资源会慢慢整合到这三个大的方向上来,其它的生意可以有,但不会是重点。”

江之寒停了停,又补充道:“对了,你妈想要入股做进口汽车销售代理的生意,我觉得是个很好的新的发展方向。不过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意投钱进来,可能还可以找到几个合伙人,不如我们一起来做。”

伍思宜嘟嘟嘴,说:“你给我说这么多,也没有用。唉……这几个月下来,才知道我才刚入行,什么都不懂。想在回想起来,做生意真是不容易,我妈也算是厉害的。”看了看对面的男孩儿,“当然了,你更是天才。所以呀,关键还是要说服她。你给我讲,我现在傻傻的,觉得讲的都很有理呢。”

江之寒贼兮兮的一笑,“告诉你一个谈判的小技巧,我提议砍的东西是稍微多了那么一点,其实只是给你妈一个还价的空间。到时候,她能要回来一点,心里总是高兴的,说不定就同意了。”

伍思宜白他一眼,“就你聪明!我警告你啊,小聪明少耍些哦!”

江之寒呵呵笑笑,“这是长期的解决办法。短期呢,最关键的还是要注资,把这个难关跨过去。你妈公司的财政状况,按我的财务总监的话,正常渠道贷款是拿不下来的。这次你爸帮忙弄了笔贷款,额度大概在1千万到1千5百万之间吧,是从建行拿的,经手的是他的一个老部下。他和我说好,就说是我的关系,免得你妈不接受,先给你通个气。不过,你也不用跟着我们撒谎,反正当作不知道就好了。另外呢,羊城现在不是出来第一个私营银行么?里面有个老总和你爸交情不浅。如果以后要走正规渠道解决资金方面的问题,不妨走他的路子。这方面,就交给你去解决了。只要我们有这笔贷款缓一缓,加上我投进来的钱,可以把你们现在帐头上的坏账都消掉,还有重组的资金,应该可以一举扭转局面。”

伍思宜说:“万一……万一我妈不愿意要你投资进来呢?”

江之寒问:“为什么呀?……她要是一定不愿意,我这笔钱可以做无息贷款给她呀,以后还回来就是了。”

伍思宜深深的看着江之寒,过了半晌,她说道:“老实和你讲吧,前两天我妈和我谈过一次,她其实同意你的看法,需要下决心砍掉一些业务,壮士断腕,是必须要做的。但……她说,有两个人的钱她最不想要,一个是父亲的,另一个比父亲更不想要的,就是……你的!”

江之寒张大了嘴,一时间呆住了。

伍思宜说:“我本来是要给你打电话,叫你就不用来了。不过我妈说,正好你过来了和你好好谈一谈,把问题都说清楚也好。”

江之寒叹口气,“唉……在你妈那里,我和你爸一个待遇了……”

伍思宜忽然咯咯的娇笑起来,她捂住嘴,说:“我们和你们不一样,公私分明可做不到那么好!”

江之寒皱眉恳求道:“思宜……”

伍思宜止住笑,喝口茶,说:“好了,别小气,我和你开玩笑的。我妈呢,也许有些死脑筋,我才不呢!我会尽力帮你说服她的。”说完了,又忍不住笑起来。

江之寒一头雾水的看着她,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伍思宜忽然柔声说:“好了,知道你受委屈了。明明是我们有求于你的,倒搞的像你有求于我们一样……不过,之寒,我妈真是有些死脑筋,你要有心理准备才好。”

江之寒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伍思宜轻声说:“你能来羊城,我……我很高兴。雪中送炭,从来都不是容易做到的。我妈这些年也做的累了,我想,锻炼个几年,我争取能接她的班,让她好好去享受生活。你觉得我行吗?”

江之寒很肯定的点点头。

伍思宜偏偏头,学着日本电视剧里的口气,调皮的说:“请多多关照!”

江之寒咧嘴笑了笑,心情无端的畅快了许多。

【多谢支持;呼吁大家订阅一下正版,算是对作者劳动的一种基本尊重的态度,谢谢。】

下集预告:伍阿姨的精明敏锐出乎江之寒的意料,面对她主导的审视,他能过关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