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76章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叮铃铃,教五和教六的上课铃声远远的传来。

江之寒坐在图书馆前面的草坪上,因为是上课的时间,偌大的草坪上,只是稀稀拉拉的坐着几个人。

江之寒是一个懂得享受的人,他在身下垫了一张大大的沙滩巾,躺在上面,蜷起腿,不知道到底是在读那本书,还是在享受下午的阳光。

忽然间,他觉得乌云遮住了阳光,拿开书,便看见舒兰站在她身前。

江之寒腰部一挺,坐了起来,微笑道:“没课吗?”

舒兰不答他的话,径直坐下来,眼睛亮亮的,盯着他看。

江之寒伸手摸了摸脸,有几分无赖的说:“怎么?今天看起来特别帅?”

舒兰还是不答他的话,只是一味的看着他。女孩像是特意打扮过一番,额头光洁,头发往后梳理的一丝不乱,脸颊上有一抹腮红,不知道是涂的胭脂,还是青春少女的自然红晕。

江之寒咧嘴无声的笑了笑,一本正经的坐在那里,从很近的地方,仔细端详起身旁的美女:标准的鹅蛋脸,淡淡的眉毛,有神的眼睛,挺直的鼻子,往下是颈部美妙的曲线,和还算挺拔的胸部。

嗯,是下午一道很不错的风景。

偶有路过的行人,不免惊讶的投过来一眼,看见两个人有些奇怪的大眼瞪着小眼,无声的对视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舒兰才吐出来一口气,轻轻的,很慢的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江之寒又咧开嘴笑了笑,他说:“虽然我喜欢被美女盯着看,但你刚才真有点吓着我了。”

舒兰垂下眼,轻声说:“谢……谢……你”

江之寒摇头,“不关我的事。”

舒兰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两个星期前,他们找我谈了两次,还是三次话……我天天都呆在寝室,所以,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是问我认识些什么人。”

江之寒淡淡的说:“组织找我谈话,也差不多是那个时候。后来,还被苏城来的警察请去谈过一次话呢。”

舒兰说:“我……忍了好久,没找你。”

江之寒哑然失笑,“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惊。你有什么好忍的?”

舒兰看着他,男生的脸上平静无波,略略的好像有几分嘲讽。他的眼漆黑深沉,看进去仿佛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她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想要看清他的内心,恐怕是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情吧?

舒兰自顾自的说:“他们第一次找我谈完话,我就拉着汤晴出去喝了一个通宵的酒……呵呵……”女孩轻声念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第二次和他们谈完话,我去水库祭了祭丹丹姐……”

舒兰看着江之寒,柔声说:“今天来找你,是想请你……喝酒。”

※※※

高档的饭店江之寒去的多了,自家也开了几家。但校门外这家沧海居,依然是他的最爱之一。不为别的,为了它的干净,为了老板老板娘的服务态度,也为了冥冥中某种奇怪的亲切感。

有一段时间,江之寒和橙子小怪左畅他们基本每周都会去一次沧海居。去的多了,江之寒和老板老板娘都很是熟悉。和舒兰进了沧海居,便进了他最喜欢的一个小包间。

问过舒兰的意见,江之寒便叫来四瓶翠湖啤酒。冷菜很快上来了,是经典的炒螺丝,煮毛豆,小咸鱼,和青椒皮蛋,再加上一盘奉送的炸的金黄金黄的酥花生。

这学期以来,舒兰受到的各种各样的压力,江之寒大概能够体会到几分。这个曾经像公主一样骄傲,被大家捧在掌心的女生,被流言和各种猜疑包围着,遭到嘲笑和冷眼,还时不时的被有关方面找去约谈,再加上橙子的退学,她心里的苦楚,是可想而知的。

所以,当舒兰提议喝酒的时候,江之寒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以他的经验,压力累积到一定程度,就需要疏解。而喝酒,是一个很好的发泄的渠道。

江之寒用筷子撬开啤酒瓶盖,舒兰伸手接过,满满的倒了两杯。

她举起杯子,定定的看着江之寒,“不管是哪位英雄做的,这一杯……敬丹丹姐”,她一仰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一半,使劲喘了口气,一抹嘴,把剩下的一半也喝完了。放下酒杯,舒兰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江之寒陪她干了一杯。

舒兰喝得有些急了,一下子觉得胃里面翻腾起来。她皱皱眉头,看见对面的男生说:“酒不是这么喝的。来……先吃点菜。”

舒兰剥了几颗毛豆放在嘴里,看过去,那个男生的目光里,似乎有些不曾有过的温柔和关心。

她垂下目光,吃了几口菜。抬起眼来,江之寒已经替她斟满了新的一杯啤酒。

江之寒举起酒杯,很诚恳的说:“舒兰,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就在这里画上一个句号……我以前说过一些混帐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整件事,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只不过这个世界有时候太黑暗太不公平。我相信,你也会慢慢长大的。再怎样,我们还是得活;再怎样,有时候,我们还是可以捞回一点公平的,不是吗?”

舒兰举起酒杯,江之寒摇头道:“别喝光。”

女孩儿嫣然一笑,仿佛寒冬里鲜花怒放。她点点头,说:“这一杯,是敬橙子的……”

江之寒微笑说:“我喝光,你随意,祝橙子生意兴隆。”

包间的门被推开,热菜上来了,糖醋鱼,五彩虾仁,老鸭煲,加上尖椒牛柳。

江之寒笑了笑,“我现在是肉食动物。来,先趁热吃点儿。老酒鬼的经验,垫上肚子,酒量会好上五分。”

舒兰也笑了起来,“菜是不是太多了些?”

江之寒说:“吃不完的打包,这两天的菜我就指望它们了。”

两人吃了几口菜,舒兰又举起酒杯,说:“这一次,是敬你的。”

看着江之寒,舒兰咬了咬下唇,“从头到尾,全靠你在帮忙。橙子走了以后,汤晴不在和生病的那段日子……我都不知道能否坚持下去……谢谢你!”

江之寒伸出手,和她碰了一下杯,一口气喝干了,放下来,说:“舒兰,有时候我其实在帮倒忙,有时候我说过一些难听的话,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有句话,叫做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想,我们认识一年多以后,经过了这样那样的一些小插曲,共同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终究还是做了朋友,不是吗?朋友之间,是不需要说谢谢的。”

舒兰眼睛亮了亮,“我们是朋友吗?”她把朋友两个字咬的很重。

江之寒重重的点点头。

舒兰歪了歪头,有一瞬间露出些小女孩的娇憨。

她说:“除了庆祝和纪念,我找你出来,还有事想问问你的意见。”

江之寒说:“你说。”

舒兰说:“我这两个月,在青大呆的……我不知道怎么讲,但这已经完全不是我曾经想过的大学生活。除了汤晴和你几个有限的朋友,我……上个星期,我给橙子打电话了。”

江之寒点点头,“说什么了?”

舒兰抿抿嘴,“我……问他可不可以去他们那里去工作……他拒绝我了。”

江之寒有几分吃惊的看着女孩儿,过了一会儿,他问,“斯科特这件事情,你家里知道吗?”

舒兰说:“我爸妈知道个大概,但有些细节我并没有告诉他们……他们不过是普通的工人,也帮不上太大的忙,我也不想他们担心。”

江之寒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现在对这个环境有些厌烦的情绪。但如果大学不读完,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我倒有个主意,你考虑考虑?”

舒兰睁着大眼睛,看着江之寒,一副洗耳恭听的乖巧模样。

江之寒说:“知道温大吧?虽然只是一般本科,但地处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地区,离橙子和你家都只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应该可以找到人,让你转到那边的国贸系去。我听说,温大的国贸系相当不错,但说服你父母的事情我就帮不上忙了。”

喝了口酒,江之寒说:“暑假的时候,你和汤晴在橙子老爸工厂做的工作,我很满意。如果你真的去了温大,我准备让你兼职做我们公司派驻厂里面的业务代表。到时候,可轮不到橙子来说同意或者不同意。”

舒兰怔怔的看了江之寒片刻,说:“什么事情到了你这里,都会迎刃而解么?”

江之寒自嘲的笑笑,“我解决不了的问题,你这几个月应该看见不少了。我的提议,你考虑考虑?”

舒兰毫不犹豫的说:“我愿意……”

江之寒说:“这可是很重大的抉择,你不妨再考虑两天。”

舒兰说:“你觉得,我转学去他那边……会是一个好的选择?”

江之寒说:“虽然我们是朋友了,但你的人生,还得你自己来决定呀。”

舒兰说:“我只是想问问你的意见。你以前老说我傻乎乎的……我后来觉得,我确实天真幼稚的很。”

江之寒笑道:“唉,说好不再秋后算账的哦。”看见舒兰也笑了,他诚恳的说:“你问我的意见?我没法给你所谓客观的意见,因为橙子是我在大学最好的朋友之一。”

舒兰说:“作为他的朋友……和我的朋友,你有什么意见?”

江之寒看着她,一字一句缓缓的说:“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多谢支持】

下集预告:带着舒畅的心情,江之寒飞往羊城,他此行的艰巨任务是要说服伍思宜的母亲接受他重组公司的一揽子计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