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75章 知音少,弦断有谁知【二】

袁媛把手机还给江之寒,说:“哎呀,有个约会,要先走了。之寒,楚楚就交给你照顾,你可别趁着她喝醉,有什么非份之想哦!”

江之寒翻翻白眼,回敬道:“去约会呀,今天喝的不少,别给人占了便宜哈。”

袁媛嗔道:“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端起酒杯,咕哝咕哝把剩下的一口喝干,抹抹嘴,娇笑道:“今天听了好些好消息,很开心。”站起来,忽然低下头,在江之寒的脸颊上偷袭了一个吻。

江之寒惊愕的抬头看着他,鼻子里是她身上的香气混着些许的酒香。

袁媛媚笑道:“这是姐姐奖励你的,骂了赵世美,阉了斯科特,还帮我办好了手续。三件事一起谢了哟!”看着江之寒,嗔道:“喂,我这是奖励也,你愁眉苦脸的干什么?”

不知怎的,江之寒忽然想起几年前第一次见面被曲映梅调笑的画面,那仿佛是几个世纪以前的事情了。他不耐烦的挥挥手,笑道:“喝醉了的美女,快走吧!”

看到袁媛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文楚回过头来,抿嘴一笑,递过来一张纸巾,指指江之寒的脸颊。江之寒使劲的擦了擦,看见文楚点头,才把它放到桌子上。

文楚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看起来也有些不胜酒力了。她忽然问道:“媛媛她们和你,在背后是怎么说……赵学斌来着?”

江之寒说:“文老师……”

文楚坚持道:“我想听听。”

江之寒说:“翻来覆去不过就是那些话罢了,并没什么新意,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忘恩负义的负心汉什么的。”

文楚叹了口气,悠悠的说:“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江之寒诚恳的说:“我相信,你们才认识的时候,他一定是配得上你的。不过,我们都在成长,不是吗?有些人变好了,也许更多的人却变坏了。或者不说好坏,选择了不同的路,就不再有共同的语言了。”

文楚喝了口酒,问:“之寒,你家里一直很有钱吗?”

江之寒摇头说:“是这几年我开始做生意以后,才慢慢的有些钱。”

文楚眼睛亮晶晶的,“所以,你父母不是有钱人。”

江之寒摇头,“普通工人……不过,我妈后来自己出来做小生意,做的也还不错。”

文楚问道:“那……你有钱以后,是变好了呢,还是变坏了呢?”

看似一个很天真的问题,倒是让江之寒愣了半晌。他咬咬嘴唇,斟酌的说:“我……也不知道。兴许……是变坏了吧”笑了笑,他举起酒杯,“不过呢,我争取不要变的太坏。”

文楚跟着他笑起来,她喝酒仿佛过了一个极限,脸上的眼色如同油画中的人物,被上了一层又一层,慢慢的有种玫瑰般惊心动魄的红,但眼睛却是越喝越亮,话也慢慢的多起来。

也许真的是喝多了,面对这半个陌生的男生,她心里忽然充满着倾述的欲望。文楚说:“悦悦和媛媛她们,一直在我面前说赵学斌的不好。她们以为,我总是对他余情未了,才迟迟不肯找新的男朋友。其实……不是这样的,并不是这样的。”

江之寒道:“你才认识赵……赵学斌的时候,是不是觉得他就是你理想中的那个人,你们之间就是你想要的爱情?”

文楚抿嘴一笑,显出两个大大的酒窝。她有些神往的说:“是啊……我才认识他的时候,他是我们班主任的同学,博士学位已经拿到,在进修博士后。他出身在比较偏僻的地方,小时候生活比较艰苦吧,所以养成习惯,很节约,很刻苦,上进心也很强。但自从上了大学以后,他应该说是一帆风顺的,一年级就入了党,年年都拿一等奖学金,报送研究生,博士生毕业论文得了全国的优秀毕业论文奖,提前了半年多就拿到了学位。开始的时候,他是踌躇满志的,觉得前途一片光明。也许是大学时代过的太顺了,后来……后来他留校了。你知道,留我们学校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留校以后,慢慢的有了些挫折,最开始呢,锐气被磨掉了,那也不见得是坏事。到了后来……总之,后来他变化挺大的,应该说人生观都变了吧。有一天,他来和我说他还是喜欢我,但不得不要和岳校长的女儿在一起,他讲了很多,但我都记不得了,我其实只听到了他的决定,对他再不抱太多的幻想了。真的,从那个时刻起,虽然也痛苦过,但我没有幻想过他会改变,变回原来的那个他……”

江之寒垂着眼皮,低声说:“所以……你眷念的并不是他,只是曾经的他,或者说你心目中曾经完美的感情。当那一切都幻灭以后,就不再有信心再来一次。对着最心爱最信任的人,完全不设防,却最终被背叛。那种感觉,有一次就受够了,不想再去尝试第二次。”

抬起头来,看见对面的女子一脸的惊诧。她说:“你竟然……你竟然了解。”即便亲如黄悦袁媛,她也不曾期望她们能知悉自己的想法。

江之寒轻声说:“因为……也许我们是有些共同点的,固执的想要用自己的那套东西,那套系统来实现我们想要的东西,却发现现实残酷,却又不愿意,或是不甘心舍弃了原来的坚持。”

文楚叹道:“是呀,不甘心,不甘心……”三个简简单单的字,仿佛说出了她所有的心绪。

她问:“你……不也有了新的女友了吗?”

江之寒说:“那是因为我比你更愿意妥协,想要试着改变自己坚持的,不再那么亲密无间,能够多留一点空间,多留一点距离,还有防御。”

文楚固执的说:“那就不是爱情了。”

江之寒说:“那也没关系,我们总是需要某种关系的,不是么?”

文楚喝了口酒,说:“为什么一定需要呢?一个人,我也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江之寒沉默了片刻,举起酒杯,说:“虽然不敢苟同,但我理解你。为了理解干杯。”

文楚举起酒杯,不知道为什么,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这次不是一滴,而是一串串的,仿佛那晶莹的珍珠,淌过脸颊,滴在杯子里。她一仰脖子,把那酒和着泪一口喝干了,绽放出一个笑容。

对面的男孩看着她,终于理解有个叫做“梨花带雨”的词是如何的模样。他很温暖的笑了笑,轻声说:“知音少,弦断有谁知。”

【下级预告:舒兰找到江之寒庆祝某人的覆灭,喝酒的时候她提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想法……】

多谢支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