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74章 知音少,弦断有谁知

赵书记愣道:“什么意思?”

文楚说:“那个和彭丹丹,还有她父亲谈话的学院领导是你吗?”

赵书记下意识的点点头,看见女孩儿脸色唰的白了,他辩解说:“我不过是传达一下市里领导和学校领导的意思。”

文楚有些凄楚的摇摇头,喃喃的说:“真的是你……”她以前其实听舒兰提起过这个赵书记,但和她曾经的恋人一样,文楚潜意识的抗拒这个名字,没有往他身上去联想。

赵书记说:“楚楚,我不知道这件事情你到底知道几分。但如果你是从那个江之寒那里知道的,他的话是不可信的。这个小子,就像个狡诈又凶狠的豺狼……”

文楚打断他的话,“你知道吗?彭丹丹死之前留给舒兰一封信,里面提到了某个书记找她谈话的事,和谈话的一些内容。不巧了,这封信我和黄悦都看过那一部分。”

站起身来,文楚说:“你让我调查的事,对不起,我爱莫能助。学……赵书记,我……我对你……我对你太失望了。”说着话,终忍不住有一串泪珠无言的顺着眼角和脸颊往下淌。

赵书记急着站起来,“楚楚,谈话那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不要听信一面之词。”

文楚冷然道:“还是请称呼我文老师吧,赵书记……我不是来和你辩论的。对了,我最后给你一句忠告吧。那个江之寒,你惹不起的,不要想着要怎么去调查他了……换了岳副校长来,恐怕也是拿他没有办法的。”

被江之寒当面羞辱的情景一下子迸发出来,在自己曾经或许现在仍然是最喜爱的女人面前被看低,是赵书记最不能容忍的侮辱。他终于涨红了脸,拍了一下桌子,急切间却说不出话来。

文楚一甩头,往外走去,留给他一头黑发的背影。

赵书记看着那远去的背影,忽然想起江之寒提起过他和文楚的朋友背后叫他赵世美的事情,冲口而出:“文楚,你和他什么关系?”

在办公室门口,文楚回过头来,泪痕未干。

她说:“赵学斌,你……你太让我失望了。”

※※※

晚饭的时候,江之寒亲自下厨做了一条鱼,和新鲜的鱼鳅,再加上两个小菜,开了两瓶葡萄酒,硬灌了吴茵半瓶,直到她脸红红的,不胜酒力才作罢。

七点多的时候,袁媛打来电话,说公司注册的事情要和江之寒谈一谈。江之寒叫吴茵一起去,吴茵说醉的都不想动了,嘱咐他早些回来,自己便先上床睡觉去了。

江之寒出了门,深深的吸口气,觉得冬天的傍晚空气特别的清新,今天一天的畅快心情,在微醺的酒意下,越发的飞跃起来。

二十分钟后,他出现在学校附近的茶吧,一眼就看见明艳的袁媛一个人坐在窗边靠角落的位置。

江之寒走过去,打声招呼,坐下来问:“进展不顺吗?”初次见面以后,袁媛和江之寒还因为公务见过一两次,有一次在文楚缺席的时候,几个人因为在欧阳和赵世美事情上的相同立场,一下子找到了盟友,关系迅速的热乎起来。

袁媛皱皱鼻子,“喝酒了?”

江之寒笑道:“一点点啦。”

袁媛扬扬手边的文件袋,嫣然笑道:“今天本来准备请你喝酒庆祝呢,执照申请下来了。”

江之寒笑道:“那感情好。今天看来是好事成双啊。”

袁媛问:“还有什么好事啊?看你一脸喜色的样子。”

江之寒带着两份醉意,得意的说:“今天当面羞辱了赵世美一顿,真是很舒畅啊!哈哈!”

袁媛兴奋的说:“真的!快,快说来听听。就凭这个,今天姐姐我来买单。”正说着话,传呼机响了。她找江之寒借来手机,打了两个电话,把手机塞回来,对江之寒说:“太好了,你文老师正找人借酒浇愁呢,我们去凑凑热闹。”

江之寒哑然失笑,“你这人怎么这么不仗义啊?哪有当好朋友这样幸灾乐祸的?”

袁媛一拉他的手,说:“快走啊……你不明白的,楚楚对那姓赵的,始终还有那么些烟火情。我们一心想着什么时候,她能彻底想通了,就可以往前走了……今天的事,说不定和他和你有关呢。如果因为这个,她能彻底把姓赵的忘了,你可就立大功了。到时候,姐姐真的要好好犒劳你哦,江弟弟。”

江之寒翻了个白眼,跟着她往外走,老远看见一辆出租,大声招呼司机停下。

※※※

文楚喝酒的地方,在青州医学院前面的一条街,青大的人通常称它叫学院街。这里比别处好的一个地方,就是出没的人九成都是附近大学的在校生,社会上的闲杂人员比较少。

文楚看起来已经喝了不少,圆圆的脸已经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晕红。

她看见江之寒跟着袁媛来了,眼里不加掩饰的有些惊讶。

袁媛一坐下来,便一把揽过她,腻声道:“楚楚,你好漂亮哦!我都被迷住了。”瞥一眼江之寒,“之寒,你说是不是?”

江之寒摸了摸鼻子,说:“文老师……我是被拉来的,马上就走。”

文楚带着几分醉意,看了他片刻,说:“你们俩……什么时候这么熟的?”

袁媛咯咯娇笑了两声,“那是因为呀,我们找到了共同的阶级敌人。”转过头对江之寒说:“对了,江弟弟,你今天怎么和姓赵的起冲突了,你还没告诉我呢。说来听听!”

江之寒看着文楚,有几分尴尬的说:“文老师……赵书记,今天找我谈话了……”

文楚打断他说:“我已经知道了。”

江之寒惊讶的扬了扬眉毛,一旁的袁媛插话说:“他找你了?”

文楚喝了口酒,点点头。

袁媛警惕的说:“他找你干什么?”

文楚朝江之寒努努嘴,“喏,搜集他的罪证。”

袁媛笑道:“楚楚,你现在的样子好可爱……喂,之寒,我越发的好奇了,你今天到底做了什么呀?”

江之寒说:“有个调查组来找我谈斯科特的事,我……忍不住当面骂了他两句。”

袁媛急问:“快说来听听,你怎么骂他啦?”

江之寒摇头不肯说。

袁媛说:“别怕你文老师,姐姐帮你挡着,快说来听听。”

江之寒扫了文楚一眼,不知道袁媛这个家伙安的是什么心,低头喝了口酒,坚决不就范。

袁媛怒道:“喂,你这家伙,别装乖乖小孩儿的样子了!”

文楚忽然发声说:“媛媛,你知道那个外国人,那个斯科特被人怎么了吗?”

袁媛说:“被怎么了?”

文楚吐出一口酒气,说道:“被人弄成太监了。”

袁媛啊了一声,嘴张的能吞下一头牛,良久都没有合拢。终于从震惊中苏醒过来,她盯着江之寒,“是你干的吧?”

江之寒苦笑摇头,这个女生,真不像是读理科出身的,逻辑极其混乱,思维总是跳跃,跟随直感的。

袁媛轻轻哼了一声,“一定是你干的……这么疯狂,这么有创意的,啧啧,我还没见过活着的太监呢,他住哪个医院来着?我一定要去参观参观。”

江之寒撇嘴道:“袁小姐,熟归熟,我还是可以告你诽谤的……”

袁媛凑过脑袋,诱惑他说:“就我们三个知,天知地知,是你干的吧?你就认了吧……”

江之寒眼角余光扫过,看见文楚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便收住笑容,举起酒杯,说:“来,敬那位无名英雄。”

袁媛和他碰了碰杯子,一口喝干,颇有些意兴阑珊的说:“死小孩儿,就知道让你说老实话是不可能的任务。”停了停,又说:“对了,你到底说了什么,让姓赵的立马就要搜集你的罪证对付你,这总可以说说吧。”

江之寒放下酒杯,看着桌面,轻声说:“我说……他不过是一个欺软怕硬的……软蛋。”抬头瞥了文楚一眼,心里有些惴惴的。

袁媛破天荒的没有兴奋的大叫,她评论道:“真够恶毒的,你。”

抬起头来,江之寒看着微醉的文楚的脸,很认真很诚恳的说:“文老师,我觉得,他配不上你。你们不在一起了,是他的损失,也许是你的幸运呢。”

一刹那间,整个屋子似乎安静下来,所有的笑语噪声都被过滤掉了。文楚看着对面的男孩儿,看进他清澈又深沉的双眸,一时间愣住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