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73章 与人斗,其乐无穷

江之寒哼着口哨,走进自己的小办公室。

吴茵站起来,有几分担忧的问:“什么事,听说什么调查组找你谈话了?”

江之寒笑笑,说:“是啊,还通知我一个极好的消息,斯科特那厮被人阉了。”

吴茵啊的叫了一声,想起昨晚楼铮永的来访,心里明白了七八分。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江之寒说:“晚上出去庆祝一下,正有一个地方想带你去试试。”

正说着话,房门被推开,赵书记两步跨了进来。

他盯着江之寒,问:“是你做的,是吧?”

江之寒偏偏头,很是轻浮的笑起来,“赵书记,你以为你在演电视剧,你是神探亨特么?”

赵书记盯着他,“我知道是你干的。”

江之寒冷笑道:“那就放马过来呀……你也就有本事逼死彭丹丹那样的弱女子。至于我嘛,你不妨试试。”

赵书记冷笑道:“原来你和彭丹丹那么熟。”

江之寒说:“其实我跟文楚文老师更熟一些……”

赵书记瞳孔一下子收紧了,这一年来,他下意识的回避任何同文楚有关的消息,连他是江之寒的班主任都不知道。

江之寒很和煦的笑笑,“你知道黄悦袁媛和我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们怎么称呼你吗?我们不叫你赵书记,我们叫你赵……世……美。”

赵书记喘了口气,说:“你……太放肆了。”

江之寒耸耸肩,“即使你入赘进了副校长的家,我也不惧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知道……你一向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软蛋!”斯科特虽然被惩罚了,江之寒却沦为了看客。虽然他的理智同意老周的判断,但心里总觉得有些空空的,好像长久的郁闷没有得到好的发泄的渠道。今天和赵书记一番唇枪舌剑,那郁闷顿时消解了不少,心里很是畅快。

赵书记怒极反笑,他嘴里说:“好,很好。”转身出了房门,生恐再多一刻就忍不住要把那小子按在地上猛揍一顿。

听着赵书记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吴茵关了房门,回身说道:“你……”

江之寒揽过她的肩头,小声说:“老人家说过,与人斗,其乐无穷啊!斗垮了斯科特,人生需要下一个奋斗的目标!”

吴茵抬起头,有些担心的说:“可是……”

江之寒摇头道:“不就是个学院党委副书记么?老子看他不惯已经很久了。韬光养晦也是要讲限度的,不能太亏待自己不是?”

吴茵有些担心的看着男友,觉得他和平时很有些不太一样。

※※※

赵书记回到办公室,喝了口冷茶,平复一下心中的怒气。虽然从小生长在贫苦的环境,但自从读书以来,进名牌大学,读研究生,博士毕业,称为据说现在青大最年轻的副教授,教授,最年轻的系党委副书记,最年轻的学院党委副书记,一路走来,可以说风调雨顺。即使是面对上级,也从来没有被这样当面羞辱过,今天却被一个本科的学生吐了一脸唾沫,心里的愤怒和耻辱可想而知。

他一抬头,对面墙上挂着的,是青州一位著名书法家写给他的一幅字,一个大大的“忍”字。

赵书记深呼吸了几下,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了个号码。十分钟不到的功夫,他的亲信小赵敲门进来,小心的把门关好,走过来坐下,尊敬的问:“赵书记,有什么事我可以做的?”

赵书记已经一脸的平静,他问:“你知道经济系本科有个男生叫江之寒的吗?”

小赵说:“当然知道,他很有名的。”

赵书记问:“有什么来头?”

小赵瞄了一眼赵书记,却看不出他的来意,便小心翼翼的措辞道:“具体的我不太清楚,但家里好像很有钱,开着几个公司。有一点很确定,经济系的张主任据说对他很有些巴结。他给江之寒和他女朋友破格分了一个小办公室。”

赵书记插话道:“他女朋友?”

小赵说:“是的,他女朋友比他大好几级,是管理系今年入学的研究生,在经管院也是很有名的,号称青大的校花。”

赵书记问:“还有呢?”

小赵说:“他有办公室的理由之一,是他现在在一个国家重点课题研究组做研究。我听说,这个研究组的总领头人是中州大学现在很火那个荆教授。而江之寒是中州人,所以……兴许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我知道的就这些了。”

赵书记沉吟了一会儿,说:“我分配你一个任务。”

小赵道:“您说。”

赵书记说:“一,去摸摸这个江之寒的底,有什么关系,有什么来头,找认识他的人多打听打听。二,去调查一下……他有什么违规违纪的行为,旷课啊,考试作弊呀,非法同居啊,诸如此类的,不管大小。”深深的看了一眼小赵,“小心一点,不要打草惊蛇。”

等到小赵出门,赵书记靠在皮椅上,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

赵书记静静的看着眼前坐着这位女孩儿,黑的刘海覆在白的嫩肤上,有一种简洁而柔和的美。眼睛还是那样细长漂亮,但不再开心的眯成一条缝;嘴唇还是那样红润精致,但腮边不再有微笑时的酒窝。

多少年过去了?她已经二十六,或者二十七了吧?除了那容颜上沉淀出的多几分沉静和从容,她似乎完全没有改变。恍惚间,还是十八岁初遇她那时的模样,宛如翠湖最平静时的美丽,从来不惊心动魄,却像春风一样慢慢将你围绕,让你沉醉。

文楚抬起眼,轻声的问:“有什么事找我?”

赵书记叹了口气,说:“你还好吗?”

文楚说:“我很好。”

赵书记柔声道:“楚楚……”

文楚身子轻轻的颤了一下,垂下眼,静静的看着桌面,抑或是自己的膝盖。

赵书记说:“是这样的……你班上有一个叫江之寒的男生,是吧?”

文楚有三分惊讶的抬起头,说:“是的。”

赵书记问:“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

文楚斟酌了一下措辞,说道:“有些小毛病,但品行和能力都是相当不错的。”

赵书记问:“有什么小毛病呢?”

文楚皱皱眉,反问道:“你有什么事么?”

赵书记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文楚说:“别的也没什么,就是有些傲气而已。”

赵书记说:“我听说他经常旷课,旷课的次数足以够得上开除两次了。”

文楚美目凝视着对面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人,慢慢的蹙起眉头,“可能你误会了吧。他有时缺课是在做课题,请过假被批准的。”

赵书记看着她,“是吗?你和他很熟?”

文楚说:“说不上很熟。他是我的学生,只是认识而已。”

赵书记忽然问:“你知道他和一个管理系叫舒兰的女生的来往么?”

文楚说:“知道一二……你,你?”

赵书记柔和的笑笑,说:“我也不瞒你,现在我们在调查一个事情。这个舒兰呢,上学期结束的时候不是控告过一个外国教师吗?这个老师,最近被人攻击,受了重伤。警方要求学校配合他们调查,我怀疑……这个江之寒就是凶手。”

文楚睁大双眼,“斯科特被人攻击?他不是早不在青州了吗?”

赵书记说:“是在苏城被攻击的。”

文楚问:“他……怎么了?”

赵书记前倾着身子,压低了声音说:“这个事情,你不要拿出去说。他……被人阉了。”

文楚啊的叫了一声,伸手掩住小嘴。

赵书记说:“这是个影响很恶劣的案件。虽然我现在还没有证据,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一定是和他有关的。不是他做的,就是他雇人做的……楚楚,我希望你能和你班上和他关系比较好的学生谈一谈,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比如说,他是不是说过什么威胁的话,或者提起过相关的事。”

文楚眨眨眼,打断他的话,“这……好像应该是公安机关的事吧。你为什么这么感兴趣呢?”

赵书记往椅背靠了靠身子,“虽然是公安机关的事,我们学校也有义务配合调查嘛。另外呢,关于他旷课和在校外和女友同居的问题,学院也准备调查一下。这些事情,班上的同学应该最清楚,我还需要你配合搜集一下证据。”

文楚低下头,过了好一阵,才抬起来,脸色有些苍白,“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

赵书记说:“你问。”

文楚说:“据我所知,江之寒和舒兰虽然认识,但并不是那么关系紧密。你怎么就确定他有做这个事情的动机呢?”

赵书记说:“这个……唉,我老实告诉你吧,除了这个舒兰,他可能和这个事情中另外一个女生关系也很紧密。那个女孩子,也是个不知道自爱的……”

文楚说:“彭丹丹?”

赵书记有些吃惊,“你知道彭丹丹?”

文楚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又低下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赵书记说:“怎么了?你有什么知道的吗?”

文楚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看着赵书记的眼,轻轻的问:“是你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