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71章 调查组和传信使

江之寒和一帮研究生开完会,拉着王宁去教工食堂吃过中饭。王宁说他刚整理了大概八百首外国摇滚乐,要拷一份儿给江之寒。江之寒便跟着他回了研究所。刚走到研究所门口,迎头遇上研究所的秘书黄雅。黄雅说,哎呀小江,张主任到处找你呢,有急事,快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江之寒答应一声,和王宁约了明天出去喝酒,便一路上了四楼,敲了敲系主任办公室的门。

听到一声威严的请进,江之寒推门走进去。隔了半晌,张主任才抬起头来。见是江之寒,变换出一个亲切的笑脸,说:“小江,坐坐坐。”今年下半年,张主任署名第一作者的文章,会在一个国家顶级期刊发表。这当中,江之寒穿针引线,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两人的关系愈发亲密起来。

江之寒坐下,问道:“张主任,找我有事?”

张主任说:“是呀,你不住学校,还真不好找。我给你手机打了好几个电话……是这样的,有个调查组下来调查情况,要找你去谈谈话。”

江之寒愣道:“调查组?什么调查组?”

张主任放下手中的笔,把身体往前倾了倾,放低了声音,说:“具体的我还不了解……不过,你听说过暑假的时候,我们院里出了件事情么?”

江之寒眉毛跳了跳,“你是说?……”

张主任说:“就是那个研究生女生和那个外教,还有一个是你们年级的女生。”

江之寒点头说:“我知道,那个女孩儿是我们同学。张主任,不瞒你说,那老外是个混蛋!”

张主任说:“谁说不是呢?而且呀,还有些助纣为虐的人。”

江之寒大概是知道一些张主任和赵书记之间的矛盾,他附和说:“对呀,有些领导,不把自己的学生逼死就不高兴一样的!”

张主任叹口气,“为了往上爬,什么都做的出来呀!……也不积积德!”顿了顿,问道:“小江,他们为什么会找你了解情况呢?”

江之寒说:“我也不清楚,难道因为我认识那个女生?……事情不是结了,那个老外不是都走了么?”

张主任说:“我听说啊,好像那个老外出了啥事儿。这次来的,还有公安局的同志,和领事馆的人。”

江之寒心里咯噔一跳,下意识的伸手摸到兜里的手机。斯科特出了事?有英雄比自己先出手了?不可能!他心里想,脸上神色变幻。

张主任问:“怎么了,小江?”

江之寒平静了下呼吸,说:“他能出什么事,被人打了?……主任,我不是说呀,一个外国人,出个屁大的事儿,咱们就像天塌下来了一样!”

张主任用指节敲敲桌子,叹气道:“谁说不是呢!唉……”

裤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江之寒道了声歉,接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吴茵很郑重的声音,“之寒,楼大哥刚到机场。他有很重要的业务向你汇报,有空的话早些回来。”

※※※

江之寒的住处。

吴茵端来两杯水,便出了一楼的办公室,把门带上,又去把外面的大门锁好了,自己上了二楼的卧房,给江之寒和楼铮永留出单独谈话的空间。

江之寒一只手托着下巴,静静的看着楼铮永。

楼铮永忽然难得的咧嘴笑了笑,他说:“之寒,能告诉我你现在心情如何吗?”

江之寒忽然像只泄了气的皮球,耷拉着头,有气无力的说:“干了?”

楼铮永说:“干了,爽爽利利的。”

江之寒问:“是你动的手,还是老周动的手?”

楼铮永说:“老周。”

江之寒叹了口气,“大哥,你怎么能这样啊!”

楼铮永摇头苦笑,“我也才知道。这件事,是老周自己决定的。”

江之寒不甘心的摇摇头,“这个老周啊……唉!”

楼铮永说:“老周我已经把他指派到偃城公司一个扶助贫困学生的项目组去了,他主动提出来的。走之前,他在中州和我长谈了一次。回头看,之寒,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那番话,他嘱咐我要讲给你听。”

江之寒道:“你说。”

楼铮永敲敲桌子,沉吟了一会儿,道:“先说啥呢?说点儿实际的吧。这是老周的原话。他说,我是搞过刑侦的。既然我们决定要做这件事,就要把它做的漂漂亮亮,同时不要把自己陷进去。我们原来的计划,是等彭丹丹这个事情冷一冷,过个一年半载,在大家的记忆里慢慢淡漠了,然后在另外一个城市动手。但想来想去,这个关联总是在那里,对吧?我们做最坏的假设,如果警方要全力的介入这件事情,会是怎样一个过程呢?很简单的,顺藤摸瓜,一定会联想到彭丹丹这件事。因为不管隔了多久,不管在不在一个城市,彭丹丹这件事是斯科特闹得最大的,险些上了法庭。再加上后来还有橙子那么一出,动机在那里,关系也在那里。没错,之寒从来没有出过面。但如果我来负责调查,很容易的我就能发现之寒和彭丹丹,和舒兰,和橙子还有小怪之间的关系。他有强烈的动机,而且在所有这些人里面,他有最强的执行能力,所以一定会是注意的焦点。”

楼铮永喝了口水,继续说道:“老周说,如果之寒要坚持自己动手,那么到时候最关键的一个事情就是不在场证据。当然,这个事情,以他的精明和关系,应该不会是太难的一件事,但总会是一个隐患。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所以,我想来想去,其实时间间隔并不重要,地点也不是最关键的。水搅浑一些可能会有帮助,但也不是事情的关键。最关键的一处,恰恰就是执行的人。而如果我来做这件事情,从警方的角度,我就是一个透明的人,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上次来青州帮忙,我主要接触的就只有你和之寒两个人。有天晚上,见过舒兰他们几个人一面,但他们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我并不在公司青州办事处的编制以内,只是公司名下一个普普通通的员工。即使最细致的调查把线连到之寒那里,从他到我之间这个关联是外面看不见的,线在这里就会断掉了,而之寒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因为本来就不是他干的嘛。之寒公司下面的人,现在有好几百,即使是再细致的调查也没法一个一个的筛选过来。退一万步说,即使找到了我,我没有动机,我很容易说出不在场的证据,我对付刑侦的能力强于任何别的可能去执行的人。”

看了看不出声的江之寒,楼铮永说:“老周这是纯粹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亲力亲为,也许感觉更快意一些,但其实结果并没有区别。老周说,他以前搞刑侦的时候,最怕的一种案子就是无头无尾,像是偶发的。譬如说,你没有任何的犯罪记录,今天走到街上,忽然遇到一个人,就把他抢了,对方还没看清你长成啥样。这样的案子,基本是不可能破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去销赃的时候被抓获。他来做这个事情,就像一个没有关联,没有动机的人,突发奇想的去干了这件事,所有的物证都处理的很安全,没留下任何痕迹,还不用去销赃。理论上说,这是死案,不可能破的。但如果你来做,动机和关联都很明显的在那里,始终会是一个隐患。”

江之寒叹口气,说:“老周说的当然有理。要说做这个事儿,他执行能力一定比我强太多了。但是……这毕竟是我的事……并不想把他这么深的牵连进来。”

楼铮永说:“老周说了,虽然你对他有雪中送炭的帮助之德,知遇之恩,但如果这件事不符合他一贯做人做事的原则,他也一定不会去干的。他上过南疆的战场,也负过伤,也见过生离死别。为的是什么?保家卫国,不被外国人欺负嘛。这件事情,也是一样的,也是打洋鬼子。既然正常的道儿走不通,最后到了通过法律的途径没法解决的份儿上,那么就让自己的拳头来解决好了。他很乐意自己是干这个事儿的那个人。”

江之寒点了点头。

楼铮永说:“本来,按照老周的意思,他告诉我,我不用过早告诉你的。这样如果有人来找到你,你不用佯装,也是完全不知情的人。不过我们商量一下,你一定是忍不住要知道事情的经过的。而且,我们也相信你能够应付其他的事情,所以我特地跑过来和你讲讲经过。”

江之寒苦笑道:“楼哥,看来在你们眼里,我还是小孩子啊。”

楼铮永点头道:“不管你再聪明再能干,之寒,你年纪还小,我们有责任要保护你。你做的很多事情,都很有意义,我们需要你领着我们一直干下去,你明白吗?”

江之寒嗯了一声。

楼铮永问:“还是不甘心?”

江之寒说:“有一点,嗯……就一点点啦。”

楼铮永说:“忘了,老周还有一个理由,说自己是更好的人选呢。他说,他阉过牛,你一定没干过。所以,他有经验,手法一定比你好。”说完话,哈哈大笑起来。

江之寒咧咧嘴,跟着他笑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