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70章 献给天堂的礼物【下】

斯科特对女孩儿的判断,在舒兰这里遇到了最严重的挫折。

同过去和他有过关系的女生相比,他觉得舒兰比她们都漂亮。从一开始,斯科特就被吸引住了。有那么几个时刻,他感觉到一些不同的东西,急切的想再见到她,或者在梦里能朦朦胧胧的看见她的笑容。

这对他是一件很特别的事。

这些年下来,一个又一个的女孩儿,更像是一些抽象的符号,慢慢混合在他的脑子里。征服的技巧逾娴熟,征服的过程反而好像逾无聊,留下的记忆也逾模糊。到了后来,有些为了做这件事情而做这件事情的味道。这个明眸皓齿,笑容甜美纯净的女生,仿佛唤起了一些不同的东西。

在开始的时候,斯科特还是信心满满的。他觉得,这个女生也许漂亮一些,但和那个彭丹丹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差别,有几分天真,有求于自己,又对自己的长相谈吐颇有些好感。当他讲完一个笑话,看见她拼命克制,但仍然忍不住捂嘴笑起来的样子。那一刻,他能感到自己的心怦怦的跳了几下,心里有些欲望四处奔腾,却无处宣泄。

渐渐的,他发现舒兰这个女孩是个很精明的女孩儿。更重要的是,她似乎完全没有被自己吸引。她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学英文的好老师,或者说在Fellowship评估时的一个朋友。

在斯科特眼里,面对他的恭维和他的攻势,舒兰礼貌的微笑,矜持的躲避,又风情万种的站在不远处,像个魔鬼一样,展示着迷人的魅力。

那天他混在水里给舒兰吃的东西,是他不久前从一个浪荡的法国人那里得到的。那法国人号称睡过300个女人,包括三位数的东方女人。

把舒兰带到那个住处,斯科特是有预谋的。开始的时候,他做了最后的一些尝试,许诺加上一点点的甜言蜜语。屡试不爽的东西,在这个女孩面前又碰了壁。舒兰有些慌张他忽然有些侵略性的攻势,站起来想要离开。斯科特迅速转变了话题,回到学习上面,给她倒了一杯水。

放药的时候,斯科特有几分紧张。但奇怪的是,当他从洗手间里出来,发现舒兰跑掉了,而彭丹丹拦住他的时候,他却一点也没有为可能的后果担忧。也许这些年的经历慢慢改变了他,理所当然的,斯科特认为自己什么也没做。而且在这片土地上,他不是那个普通的斯科特,而是一个很“特别”很“特别”的存在。

那天走出公安分局的大楼,斯科特觉得背上出了一层的汗。现实很残酷,他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英文老师,并不是那么Special的一个家伙。直到领事馆的人出现之前,斯科特都在为自己的命运担忧着。领事馆的人拯救了他,但私下里留给他的并没有太多太好的脸色。

也许是失去这种我是特别的那一个的感觉,让斯科特有些愤怒,有些沮丧,甚至有些丧心病狂。他嚣张的挑衅着敢于告发他的彭丹丹,得知她的死讯以后只觉得无比的快乐。接下来呢,当然是去挑衅那个婊子。

即使丑闻爆开了,有人跳崖了,你们又能拿我怎样?不过就是换个学校而已。

这种有些歇斯底里的情绪一直跟随着他到了苏城。一到姑苏大学,他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勾搭了一个女子。这次与以前不同,是个三十出头的已婚之妇,还是一个学校老师的老婆。

事情很快就暴露了,那女人的丈夫,和她夫家的六七个人一起到了姑苏大学斯科特的办公室,砸了东西,打了他两巴掌,才被急急赶来的保卫干事控制住事态。

今天和学校还有系里的领导谈过话。虽然没有人提起不久前在青州大学发生的事情看,但领导们的脸色不是那么好,难得的在外国友人面前露出了些威严。

※※※

斯科特骑着自行车,往老城区那边的住处赶。他今天走的很晚,天已经黑透了。不知道什么缘故,一颗星星也看不见,月亮更不知道去了哪里。

老城区的边缘上,昨天的台风弄倒了几条高压线。一天的抢修,也没能恢复全部的电力供应。街道上,还有台风肆掠后的痕迹。

斯科特拐进一条漆黑的偏僻小巷,车的前轮好像压到了什么,失去了平衡。他一捏刹车,颇为敏捷的从左边跳下车来。在这个自行车王国呆了这么多年,技术也练就出来。下一刻,只觉得被什么东西在后颈上敲了一下,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一个个头不高,一身灰衣的人,站在漆黑的夜里,仿佛把自己溶了进去。他站在那里,好像沉吟了片刻,不慌不忙的用戴手套的手摸出一把刀来。

※※※

夜色降临,苏城的老城商业区正灯火通明着。

被台风困了几天的市民和旅游者蜂拥而出,在这条最有名的大街上熙熙攘攘,进进出出。

一个灰色衣服的男子,站在魁星楼的前面,耐心的等了十五分钟,终于等到一个临窗的空位。他走过去,坐下来,隔着窗户看外面的热闹。

他喝了口泡的功夫茶,迷迷糊糊的咕哝了两句。没人能听懂他在说什么,甚至包括他自己。

其实,他咕哝的是,牛老子倒是骟过不少,今天倒是做了点儿新鲜的……妈的,谁说老外的那个大来着,这家伙的一点儿也不大嘛!

点心上来了,男子去洗手间细细的洗过手,回来挑起一个薄酥饼,细细的品尝了一口,摇头赞了一声,不知怎么的,就想起自己那个年轻老板的话:

据说只有神仙上帝才有资格决人生死,我一定是没这个资格的,所以我不会这么做。不过,我倒是会很高兴的看到,共和国最后一个太监,有着深陷的眼眶,和不一样的血统,那会是万国来朝,天朝兴旺的象征啊。

男子举起杯,轻声自语道,干杯,老板!

也许一天后,或者一周后,年轻的老板会听到这个他策划了很久却在最后一刻突然被自己改变了方向的计划。不知道他知道这个消息以后,会惊讶或者愤怒或者失落成什么样,应该还是会有一点高兴的吧。说实话,他很想亲眼看看那个年轻的过份也冷静的过份的小家伙失态的样子。想到这里,他自顾自的呵呵笑了起来。

举起杯,朝着天空,他抿了一口,这算是献给那位有一面之缘的女子在天堂的一份礼物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