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66章 吴茵的改变

吴茵走进这栋熟悉的二层楼建筑,看见一楼的办公室门缝里露出一线光。她掠了掠耳边的一缕头发,走过去,轻轻敲了两下门。伸手一推,一大片光洒了过来。在那灯光的源头,江之寒坐在那里,从一大堆文件上抬起头来。他头发有些蓬乱,眼角有些红丝,像是睡眠不足的样子。

吴茵抿嘴一笑,走近了,看见硕大的办公桌的一角放着一个方便面的盒子。她皱皱眉,关心的问:“怎么会吃方便面?小顾呢?”

江之寒有些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好像神经系统还停留在商务上,没来得及转换模式。吴茵常常看见江之寒这个样子,偶尔的还取笑他说,过于专注通常是天才的特征。

吴茵伸出右手,像召唤小狗一样,在他面前挥了挥,嘴里说:“喂,醒醒!……醒醒!”

江之寒仿佛真的被唤醒了一样,哦了一声,“你回来啦?”

吴茵拉过一个椅子,坐在他身边,说:“我刚才问你呢,怎么会一个人跑回来吃方便面?不是说在吴楼请小顾吃完饭么?”

江之寒说:“他家里有急事,赶下午的飞机回中州了。我不是告诉过你吗?小顾的妈妈身体不好,以前做过手术,一直都害怕癌症会复发……”

吴茵问道:“不会有事吧?”

江之寒叹口气,“希望吧……世事无常,谁又知道呢?按理说,这家伙出身豪门,从小衣食无忧,偏偏有碰到这样的事情。”

吴茵嗯了一声,皱皱眉头,“一个屋子都是方便面的味道……”站起来,走过去把窗户推开一半,让晚上清冷的空气涌进来。

江之寒看了眼她的背影,犹豫了片刻,还是问:“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去图书馆自修,还是去研究所了?”

吴茵一边摆弄着窗户,一边说:“今天既没有去图书馆,也没去研究所。有个中学同学到青州来,和他约好一起吃了晚饭,后来又带他到中兴路的夜市去逛了逛。”

江之寒不经意的说:“很好的朋友?……明天约个时间一起吃饭好了。”

吴茵转过身,看见的是江之寒的背影。她说:“嗯……算是比较熟悉吧,我们那里地方小,中学同学家也住在一处,父母都相互认识,所以通常还挺熟的。”

江之寒问:“他还在读书?”

在他身后,吴茵深深的看了他一阵,脸上慢慢浮出个开心的笑容。半晌,她说:“他是来出差的,明天就要去十封了。早知道你今天没有饭局,晚上可以叫上你的。”

江之寒问:“他晚上住哪里?”

吴茵说:“学校招待所。”

江之寒说:“招待所?”

吴茵说:“嗯,他要订个便宜的。拿我的学生证,订一个通铺的房间,只要八块钱一晚上呢。”

江之寒转过头,说:“那个……条件不太好吧。怎么不邀请到我们这里来住呢?反正有空的房间的。”

吴茵说:“他说没关系的,他出差都是住类似的地方。”

江之寒问:“他自己开公司,还是替人工作?”

吴茵说:“他才出来自己开个小公司,所以各方面都比较吃紧吧。”

江之寒问:“他的公司是干什么的呢?”

吴茵说:“哦,我忘了仔细问了。”

江之寒说:“这样啊……”,揉了揉有些蓬乱的头发,忽然转了话题,“我们在京城和沪宁的宫廷菜馆的投入不小。羊城那边,思宜她妈的公司需要现今注入。虽然私下里罗行长答应给我一批贷款。仔细算下来,现在的现金流动还是有些紧张。对了,你明天记得打电话给杜姐,让他们一周内再给我交一个下季度和明年上半年预测性的财务分析上来。”

吴茵答应了一声,说:“后天晚上所里有个聚会,张盛王宁他们都让我带话,要你去凑个热闹。”

江之寒说:“有啥特别要庆祝的么?”

吴茵说:“感恩节呀!”

江之寒失笑道:“感恩节他们也庆祝?关卿何事?”

吴茵笑道:“不过是找个由头聚一聚嘛,干嘛这么认真?”

江之寒停下手中的笔,抬头看了眼吴茵,“你说,是认真好?……还是不认真好?”

吴茵眼珠子转了转,说道:“我嘛,是喜欢认真的。”眼里含着丝笑意,像一根长长的线,不知连在何处,延伸去了何方。

※※※

江之寒在尼姑山上早练完了,一路小跑,到了学校田径场。进了门,只见跑道上熙熙攘攘的早练的人还不少,那一队穿着整齐的服装的应该是校田径队的半专业人士。他四处看看,却不见吴茵的踪影。正在此时,听见有人在头顶上叫他,一抬头,只见吴茵正坐在上面的台阶上。

江之寒走过去,笑道:“哼哼,你今天偷懒了吧?”这学期开始,吴茵也常常早上出来跑步。因为江之寒练习的强度是她没法比的,所以两人通常是各去各的地方,约好了时间在田径场碰头。

吴茵穿一身黑色的耐克运动套装,因为休息的缘故,外套也披上了。头发在后面梳成马尾,颇有些英姿飒爽的风度。

她牵上江之寒的手,嗯了一声,说:“我们回吧。”

江之寒看看她的脸色,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了么?”

吴茵嫣然一笑,“什么也没发生,回家啦。”

江之寒停下脚步,说:“我可是智能测谎仪。”

吴茵使劲拉了他一把,边走边说,“没什么了……跑步的时候,有两个家伙老是跑在附近,还很讨厌的吹口哨,就不想跑了。”

江之寒轻轻的哼了一声,就要扭头往回走。

吴茵嗔道:“你干嘛?人都走了。你多大了,还因为他吹几声口哨就打一架不成?”

江之寒皱眉道:“调戏妇女不应该被打么?”

吴茵噗嗤笑出声来,“好久没有听到调戏妇女这种古老的词汇了……咯咯,你还真老土。”

江之寒白她一眼,“喂!我是想替你出头呢,你干嘛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吴茵挽着他的胳膊,把身子紧紧的靠过来,柔声说:“你想替我出头,我才开心呀……不过别忘了哦,你师父嘱咐你的,要少争强斗狠。否则的话,重回师门更是遥遥无期了。”

江之寒听她提起这个,不由得叹了口气。

吴茵又说:“对了,明天下午去京城的机票我给你订好了。今晚和王宁他们喝酒,不要喝的太多太晚,明天还要上路呢。”

江之寒说:“到时候你叫走,我就走啊。”

吴茵说:“晚上我来打一头就走,你陪他们多呆一阵。”

江之寒皱眉道:“你又有事?”

吴茵说:“是啊,你不是要宫廷菜馆京城点开业以来的财务报告,和以前的营销文件么?有的东西在中州,有的在京城,我现在手里的材料还不全。下午或者傍晚的时候,他们会传真其余的给我。我晚上需要整理汇总一下,你明天可以在飞机上看,或者到了旅馆再看看。Autumn那边,我今天和她打电话确认过了,没有问题。还有,你要交给Autumn她爸的材料,最新的版本我还没有校对过。所以,我需要再看一遍,然后打印出来。”

江之寒说:“这样啊……我和你一起走就成了。这几个家伙,今天约的是一帮女生,我们在那里反而碍事儿。”

吴茵眨眨眼,揶揄道:“听说青州医学院的女孩儿很漂亮的。”

江之寒凑近她的耳朵,小声说:“在我们小茵面前说漂亮,那不是班门弄斧么?”

吴茵赏给他一个卫生球,道:“说正经的,王宁他们挺肯帮忙的。大师姐的项目,他们出了很多力。尤其是整理数据和写论文上,帮了我很多忙。上个星期张盛问我哪家饭馆环境比较好,价格又不是太贵,我告诉他金兰不错,你有贵宾卡可以打折。今晚上,你记得买单好了。吃了饭,他们应该还回去唱歌吧。金兰旁边那个辉煌娱乐城音响挺好的,装修也很好,包间很大,就是价格贵一点。我明天提前打电话订一个,就用你的名字了。王宁他们收入都不高,你跟着去,可以替他们付账啊。”

江之寒笑道:“原来我的作用就是去当冤大头的。”

吴茵说:“你的作用岂止这个呀?要说和小姑娘活跃气氛,王宁他们比你大几岁,却是水平远远不如啊。”

江之寒深深的看了吴茵一眼,说道:“小茵……”

吴茵说:“怎么了?”

江之寒说:“你以前可是不开这种玩笑的。”

吴茵迎着他的目光,轻轻的说:“我会变呀……做女朋友的,都会吃醋的,你知道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