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65章 灯火阑珊处

顾望山到青州的第二天,拉上江之寒去拜见了几个父亲和爷爷以前的老部下老关系,现任青州政法委书记的张乔生,青州医学院的院长万枞阳,和武警总队的政委商应良。

第三天,两人说好了骑车环湖。翠湖并不大,半日的功夫,就绕着骑了一圈。在渔村人家吃过中饭,二人骑上车,去挑战静山北麓那陡峭的山路。

若论骑车,江之寒练习的时间远不如小顾。但说到体力,顾望山便是拍马也赶不上。两人骑了几个小时,才堪堪过了三分之二的路程。停下来歇息一会儿,江之寒接到吴茵的电话,告诉她晚上不用等自己和顾望山吃晚饭,等到他们下山,估计已经是日落西山,饥肠辘辘的时候。

刚放下电话,顾望山的手机响起来。

他说了两句,脸色顿时沉了下去。放下电话,顾望山简短的说,“我妈身体有些问题,我要连夜赶回中州去。”顾司令左迁至江南军区任职以后,不知道是何原因,顾望山的母亲这段日子还一直住在中州。她从以前的军区别墅搬出来,现在住的地方距离西山很近。

江之寒也不多话,拿出手机,打了两个电话,对顾望山说:“五点四十五有最后一班飞机,还有预留的位置,应该还来得及。”

两人调转车头,放开刹车,风一般的往山下冲。到了山底,江之寒叫来的小车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们。三点十五的时候,两人来到候机厅的门口,江之寒从汉港开发的一个经理手中拿过机票,点了点头,表示感谢,便跟着顾望山往里冲。

到了安检口,江之寒看看表,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顾望山一挥手,转头就走。走了几步,江之寒叫住他。看见顾望山回头,江之寒说:“小顾……别着急,阿姨不会有事的。”

顾望山略一点头,转身进了安检的地方。过了关卡,他便小跑起来。一会儿的功夫,便消失在视野里。

※※※

江之寒坐在小车里,心情也有些许沉重。如果顾望山他妈是癌症复发的话,绝对是一个很糟糕的事情。江之寒记得,上次听顾望山说,切除以后,一直没有发现任何复发或者扩张的迹象。但江之寒看一些杂志,癌症病人很多都讲所谓的五年十年三十年存活率,复发的可能性并不是那么的低。

据江之寒观察,小顾虽然有时候颇有些放荡不羁,但和他妈的感情却是很好,要不高中的时候也不会请长假去陪她手术。正因为这个原因,顾望山对许箐一直持有强烈的敌意。也许是潜意识的受他影响,久而久之,江之寒对许箐的观感也越来越差。

不可否认的是,许箐好几次都想从江之寒这里空手套白狼。但如果从纯商业的角度出发,许箐不过是江之寒联络顾司令和他背后庞大势力的一座桥,有些讨价还价,都可以算是商业行为。但也许部分受了小顾的影响,江之寒慢慢的对她有了些厌恶的感觉,心里一直琢磨着,一旦有了机会,要让她好好的吃一次亏。

江之寒想起说好和研究所的两个研究生讨论课题,却一直没有时间。趁着傍晚平白空出来的一会儿功夫,便让司机载着他往青大去。

车从断桥门进了青大,江之寒忽然想起给吴茵打个电话。才摸出手机,透过镀了膜的车窗,却看见吴茵站在一棵大树的后面,眼睛正朝着门口的方向张望。

江之寒的手指放在手机的键盘上,停留了几秒钟,终究还是把它放回口袋,对前面的司机说:“前面那条支路,右拐,停路边。”

坐在车里,江之寒静静的看着七八十米外好像有几分焦虑的吴茵,脑子里空空的,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或者在期待什么。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身边,好像是想拿出瓶酒来,喝上两口。

时间嘀嗒嘀嗒的往前走,江之寒坐在车里,心里涌上好久都没有的一种感觉,患得患失的感觉。认识吴茵以后的一幕幕,仿佛自动的弹射出来,显示在大脑正中央的显示屏上。

江之寒总是对自己说,他要改变一种方式,不再追逐爱情,而是要选择一个伴儿,寻找些相互的慰籍。慢慢的,这个伴儿很自然的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她好像一直在那里,认真的处理文件,安排诸多繁杂的事情,牵着他的手在校园里游荡,依偎在他怀里坐在大操场的石阶上。就像一个戴眼镜戴了十年八年的人,有时候你根本感觉不到有个东西架在你的鼻梁上,但它确实,一直一直的都在那里,似乎慢慢成为了你有机的一部分。

江之寒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发生。关于过去,关于隐私,他和吴茵分享过一些,但没有谈过的更多。他蜻蜓点水的告诉过她,自己的上一任女友叫伍思宜,在她以前,自己的第一个女友叫倪裳,就是不久以前在校园的路上偶遇的那位。

而她呢?她可有初恋的男友,或者亲密的异性朋友?江之寒从没有见过,也从未曾问起。

二十分钟左右的功夫,像是被引力的空间拉长了,流淌的非常非常的缓慢。天色已经黑了,路边的路灯亮了起来,在地上映出一个长长的等待的身影,带着些昏黄的孤寂的味道。

终于,有一个高大的男孩子走进视线,他穿着身灰扑扑的衣服,背着个硕大的背包。但江之寒一眼看去,远远看到的却是他的笑容。

那男生咧着嘴,笑的很阳光很真切。朝着吴茵走过去,他一直那么笑着,直到最后,仿佛整个眼睛都眯了起来,里面盛着的是要溢出来的快乐。他一直那么走着,步伐很快也很大,一直走进那灯火阑珊的地方。

江之寒听到自己的喉结处吞咽口水的声音。

半晌,他本能的说:“去……嗯,回家!”声音有几分沙哑。


阅读www.yuedu.info